分享到:

第十六集 第四章 禁地

2013年2月15日 更新

看上去彷彿无穷无尽的兽妖洪流,一波又一波地疯狂冲上,以那几只巨大妖兽为箭头,狠狠撞击着正道中人的那道光幕。眼看着光幕摇摇欲坠,身旁年轻弟子脸上似乎也开始隐隐有些惧意,萧逸才眉头紧皱,知道若不击退这些为首的妖兽,只怕情势一发不可收拾。

萧逸才当下大喝一声,招呼周围弟子,当先向附近一只巨大妖兽冲去,只是他身形方动,还未飞出几步,猛然间身后一阵疾风掠过,一个身影从他身边如闪电般冲了出去,直向那只妖兽扑去。

萧逸才向那个身影看了一眼,怔了一下,只见那身影虽然染着鲜红,但身形窈窕,清冷绝艳,正是陆雪琪。但见在无数黑色兽妖和正道弟子光幕之上,陆雪琪似逆风直上,向着那比自己身躯大上数十倍的妖兽冲去。

旁边冲出另一个身影,却是曾书书,原本清秀的他现在身上也沾染了一片片的血污,向萧逸才急道:“萧师兄,我们快去帮她。”

萧逸才连忙点头,冲了上去。在他们正对面的那只巨大兽妖,正是曾在南疆苗人七里峒中出现的巨大白骨妖蛇,在黑云之下,它一身的骨骼呈现出异样的苍白颜色,而身后不断震动的那三对色彩斑斓的翅膀直接连接在白骨之上,更是诡异之极。

此刻,白骨妖蛇将接近三丈长的巨大身躯盘了起来,震动着身后骨骼之上的三对翅膀,蛇头上的蛇信不停地吞吐着,喷出一股股黑气,怒目向着正道光幕。每次当它巨头扫过,便立时有道行稍低的正道弟子死于非命,不是被这巨口咬死,便是受不了那黑色毒气,剧毒攻心而亡。

白骨妖蛇连杀多人,望着在自己身前四散逃开的正道弟子,巨口开合,虽然没什么肌肉的脸上看不到什么表情,但显然骄狂已极。便在它得意关头,忽地身前白影一闪,似有一声轻喝,声音清冷,一个绝美女子凌空出现,手中蓝色仙剑闪烁着灿烂毫光,临空劈下。

白骨妖蛇蛇骨之中发出一阵嘶吼,竟然没有丝毫避让的意思,将那柄天琊神剑视若无物,巨口张开,露出两根白森森巨大獠牙,向陆雪琪咬了下去。

眼看着那似乎比人还要大上几分的獠牙闪烁着冰冷白光,从天而降,陆雪琪面对这可怖情景,脸上还是冰冷一片,没有丝毫表情,更似不将那白骨妖蛇放在眼中,天琊神剑光芒更盛,冲天而起,在一片黑气中如凤鸣九天,刹那间斩断黑气,劈开乌云,在白骨妖蛇做出反应之前,砍在了白骨妖蛇的头下三尺骨骼地方。

“嘶……卡!”

低沉的闷响彷彿似从身影深处突然迸发出来,开始是低低的声音,转眼间却似猛兽吼叫。白骨妖蛇愕然怔了一下,暂时停止了攻击,低头看去,只见胸口白骨处,在被天琊击中的附近骨骼上突然出现了淡淡裂纹,紧接着迅速扩大,片刻间发出劈啪爆裂之声,飞溅粉碎开去。

天琊神剑乃是九天神兵,纵然是这种绝世妖物,也伤在了天琊剑下。

白骨妖蛇发出了惊天动地的一声狂吼,深深陷下的脸上眼眶中猛然冒出两团鬼火一般的火焰,显然愤怒之极,当下更不顾及其他人,巨头摇摆,直向陆雪琪扑来。

便在这转眼之间,萧逸才、曾书书等人已然赶到,齐声喝喊,法宝仙剑同时飞起,与陆雪琪天琊神剑一起挡下了白骨妖蛇这雷霆万钧的一击。

但只听得轰然巨响,光芒乱窜,萧逸才等人身躯大震,从半空中几乎被打了下去,幸好众人皆是年轻一代之中的佼佼者,道行不浅,各自稳住身形,但相顾间已然失色,这等恐怖妖物,妖力之强委实让人出乎意料之外,众人联手竟然也吃力无比,更不用说在它背后,还有一个神秘已极的兽神了。

反观那个白骨妖蛇,虽然将这一众人等全部震开,但众人都非等闲之辈,所持法宝更无一凡品,数道蓝、白、黄异芒反窜而上,重重打在白骨妖蛇头颅之上,其中更有一处生生将一块小骨打裂开去。白骨妖蛇再度大声狂吼,眼中鬼火更盛,几乎没有休息便再度疯狂攻来,显然对这些人憎恨之极。

萧逸才、陆雪琪、曾书书等人纷纷飞起,白骨妖蛇来势太猛,无论如何不能挡其锋芒,而且此次随着巨口攻来,更有浓浓黑色毒气从它口中吐出,老远着闻之欲吐,众人无法,当下仗着身形灵活,围绕着这妖物巨大的身躯围攻起来。

场中,此刻兽妖一方共有六只巨大妖兽,但经过最初的慌乱之后,以萧逸才等为首的精英弟子,少则数人,多则十几人将这些妖兽敌住,虽然碍于妖力高强,非但不能取胜,反而大多吃力之极,但终究将局势稳住。少了这些巨大妖兽的战力,面对普通的兽妖,正道弟子中登时胆气一壮,原本纷乱的局面也慢慢稳定下来,那道光幕又重新开始稳固。

玉清殿外,道玄真人等人面色凝重,眉头紧锁,只见战局激烈,血雨腥风中不知有多少生灵瞬间失去了性命。道玄真人注视着山下战局,只见人群之中,那彷彿杀之不尽的黑压压兽妖倒还罢了,惟独那六只巨大妖兽,此刻却似乎越战越勇,以萧逸才等杰出弟子以多敌少,此刻也慢慢现出颓势,竟有抵挡不住的模样。

道玄真人面色肃然,又看了片刻,然后又再度抬头眺望天空,苍穹之中的那无尽黑云,翻滚涌动,越来越低。

云易岚在身旁咳嗽了一声,低声道:“道玄师兄,眼下这情势,是不是……”

他没有继续说下来,但道玄真人何等人物,自然明瞭于心,而且目前战局也的确吃紧,他转过头对云易岚点了点头,道:“谷主放心。”

说罢,他回头向着身后看去,只见在他们三人身后,正道中数十位长老首座站在身后,这些人或白发苍苍,或仙风道骨,可以说,这些青云门的长老和其他各脉的前辈们,已经是正道最后的战力了。

道玄真人沉默了许久,终于缓缓道:“诸位,下去吧!”

没有人出声说话,只是随着道玄真人的这句话,这最后的数十人,或微微点头,或拱手回礼,然后瞬间光芒窜动,正道中最后的几十位长老同时腾空而起,向山下飞去。

而在玉清殿外,此刻除了道玄真人、普泓上人和云易岚外,还站着六人,却是青云门除了通天峰以外的六脉首座,他们不知怎么,竟意外的没有加入战团。

道玄真人面对着他们,点了点头,道:“诸位,看来局势已然到了危急关头,原先计议的那件事,就拜托诸位了。”

六脉首座之中,齐昊等新近上任的年轻一辈在他面前向来恭敬,只有田不易、曾叔常和水月大师三人神情平和,听到道玄真人的吩咐之后,其他人似也早就知道会有此事,面上并无惊愕表情,只有田不易脸上隐约有些阴霾掠过。

当下,六人俱是向道玄真人行了一礼,然后纷纷飞起,却是向不同方向飞去,看着是飞回自己所在本山山脉了。只有田不易不知为何,却停了一下,转头向道玄真人望了一眼。

道玄真人有些意外,道:“田师弟,怎么了?”

田不易犹豫了一下,压低了声音,道:“掌门师兄,天机印开启之后,诛仙古剑戾气大盛,反噬之力沛不可当,你自己千万小心,莫要、莫要晚节不保……”

道玄真人沉默片刻,面色肃然,点了点头,道:“田师弟,你我相交多年,你的心意我明白。放心吧,就算出什么事,为了天下苍生,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田不易面上肌肉是抽搐了一下,但终究没有再说什么,他看了看道玄真人的脸庞,点了点头,手边袖袍一振,赤黄异芒闪现,将他托起,飞上天空,却是向大竹峰方向去了。

前山隐隐传来的激烈搏斗之声,到了通天峰的后山已经变得渐渐难以耳闻,薄雾散去,鸟鸣幽幽,此处彷彿竟是另外一个世界一般。只不过相同的是,就算是在这个静谧的地方,依然还有着刀光剑影,血腥暗斗。

碧绿色的斩龙剑闪烁的幽幽光芒,剑身上似乎也在微微颤抖,彷彿在哀悼着什么。那个苍老的老者失去了生气,静静地躺在地上,头颅歪向一旁。跪在他身旁的林惊羽面色赤红的可怕,一双眼睛中变幻着种种狂怒之色,牙齿深深紧紧咬着,看去虽然沉默,却似乎在这沉默之中,隐隐有几分疯狂之意。

树林的阴影之中,黑色的鬼先生依然没有离去,如鬼魅一般在背后望着林惊羽的身影,他的目光从万剑一失去生命的躯体上转看到林惊羽,最后又落到那把斩龙剑上。然后,他忽然似想起什么,转过头,向着幻月洞府的方向看了看。

那条路,清冷而寂寞,孤独地向前延伸而去,看不到任何的动静。

黑纱之下,没有人能看到鬼先生的表情。

林惊羽此刻的脑海中一片混乱,万剑一的突然被害,让他陷入了一种近乎于有些疯狂的心境。自从十年前那场青云大乱、恩师苍松道人叛出青云之后,万剑一的突然出现,他的胸中所学与风度胸襟,在在都成为林惊羽所崇敬的人。十年以来,他在万剑一的栽培下刻苦修道,内心中实已将这个神秘之极的老人看作半师半父一般的存在,敬重之极。

而此时此刻,这个他最敬重的人却已经变做了尸首,就躺在他的身前眼下,而他却连凶手是谁,竟然都不知道,更不用说为他报仇。伤心、痛苦还有绝望,刺激着林惊羽原本就有些偏激的性子,让他看去似乎越来越接近疯狂。

便在这个时候,忽然从背后树林之中,传来一阵异响。

林惊羽身躯大震,霍然转身望去,只见树林丛中一阵晃动,竟然有一道人影突然从那林中闪现出来,随即快若闪电般向外掠去。那速度快的惊人,以林惊羽这等修行眼力,竟然也只能看到模糊影子。

而在此时此地,突然出现的神秘人物,又意味着什么呢?

林惊羽的身体比脑子动的更快,几乎就在同一瞬间,他一把抓住斩龙剑,化身做风驰电掣般追了上去,根本没有想过这个人如果真的是凶手,以他能够杀害万剑一的道行会是如何可怕的一个人。在林惊羽此刻的心间,除了复仇再也没有其他的想法存在。而且万剑一教导他十年时间,斩龙剑向来勇往直前,更无后退,便如他们的人生一般!

那黑影身形快极,闪动之间已然离开了祖师祠堂,在三岔路口微微停顿片刻,“嗖”的一声,赫然往幻月洞府的那条小道上去了。林惊羽转眼追了出来,一双眼中如欲喷出火来,望着那个隐隐约约的身影,更不多想,身形如电,瞬间冲入了本该是青云弟子禁地的小道之上,向着幻月洞府的方向冲去。

山风吹来,树枝梢头轻轻晃动,发出沙沙声音,这里很快就陷入了静默,只有那一个苍凉老人,静静地躺在地上,望着天空云朵,悄悄流过。

这一路追来,虽然林惊羽用尽全力,但仍然无法追上那道人影。两旁树木急速向身后退去,但前方那黑影却依旧若隐若现,此刻林惊羽心中原先的怒火稍退,忍不住暗暗心惊。

那神秘人物道行之高,可想而知,只是尽管如此,林惊羽依然没有丝毫放慢脚步,仍然全力追去,只是就在前头拐角处,那道淡淡黑影突然急速冲前,没入那山势死角,消失在视线之中。

林惊羽惊怒焦急,全力以赴,整个身子几如离弦之箭,蹦得笔直,“嗖”的一声向前破空飞去,一路之上因为来势太急,竟有尖啸之音发出。只是待他追到那山势拐角地方,虽然只是片刻工夫,那道黑影却已经消失不见,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山洞,洞口刻着四个大字:幻月洞府!

林惊羽悚然一惊,顿住脚步。他进入青云门多年,自然不会不知道这里乃是青云禁地,向来禁止青云弟子进入,如今他私入禁地,已然是大罪。但他举目四望,却只见周围古木森森,除了这个山洞外更无丝毫异样,那个人影就这般消失了。

他脸上神色变幻不停,犹豫之色闪过,只是一双星眸中异光闪闪,愤怒之色终究还是占了上风。他抬起脚步,彷彿有些迟疑,但片刻之后,他向前迈出了这第一步,向着那个山洞,走了过去。

与刚才追来时相反,此刻的林惊羽走的很慢很慢,彷彿那座平凡的山洞之中有着什么事物令他迟疑犹豫,但纵然如此,他还是很快走到了山洞的洞口,深深吸气之后,林惊羽一咬牙,走了进去。

山洞很小,一眼几乎就看到了所有的地方,没有任何的人影踪迹。

林惊羽怔了一下,脸上掠过一丝失望表情,但随之目光落到了这个山洞之中唯一显眼的所在:那个镶嵌在石壁之上的太极图案。

倒映在他眼中的太极图,彷彿也正向他述说着岁月流逝的沧桑,残破的边缘散发了久远的气味。林惊羽紧紧盯着这个太极图,半晌之后,他缓缓伸出手去,放在这个太极图上。

非石非玉的材质,带着一丝粗糙的感觉磨砺着他的手掌边缘,没有任何的反应。林惊羽目光炯炯,用力试着向旁边一转。

没有任何的预兆,甚至石壁本身都没有丝毫的变化,但忽然间从那个太极图案上传出一股炽烈之气,瞬间攻入林惊羽的手臂。林惊羽还不及反应过来,整条手臂似乎都已经置身在炽热火焰之中炙烤一般,全身的热血一阵沸腾,片刻间面红如血,额头尽是汗珠。

没想到此处如此普通的一个太极图案竟隐藏有如此惊人的道法禁制,林惊羽大惊之下,下意识要缩回手臂,不料手臂竟然被那股无形之力牢牢吸住,欲撤手而不可得。而与此同时,他周围的山洞石壁上突然开始发出一阵沉闷声响,似乎是什么东西被惊动一般,眼看就要从沉眠中醒来。

周围的古怪杂音越来越响,渐渐都向林惊羽身子处聚集过来,而手心前方那处不过过了片刻工夫,却已经热的让人无法忍受。林惊羽惊惶之下,牙关紧咬,体内被那股热气烤的几欲爆裂开来,只得用出全身道行拚命抵抗,将一生性命交修的青云门太极玄清道道法拚命向手心传去,希望能抵住那股神秘热气。

就在林惊羽头昏脑涨,全身被热芒烘烤的紧要关头,忽地,那个太极图案上的神秘热气退了下去,而且去势极快,如潮水一般瞬间从林惊羽身上消失不见,甚至让林惊羽都一时无法回神过来。

紧接着,周围那阵古怪的杂音似乎得到了安抚,也慢慢平静了下来,山洞中重新回到了平静的气氛。随着林惊羽的愕然收手,那个太极图案同时转动,轻微但与刚才已有所不同的低沉声音,再次从石壁上发了出来。

在林惊羽惊讶的目光中,原本连成一片没有丝毫缝隙的石壁,向两侧旋开,露出了一个怪异之极的洞口,而在洞口之上,呈水雾模样的诡异气体正急速旋转着,里面朦胧一片,神秘莫测。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