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六集 第六章 赤焰

2013年2月15日 更新

那个天空中的少年,面无表情,目光扫过脚下的战场,就算是看到那些曾经守护他的巨大妖兽一一倒下的时候,他似乎也没有什么动容,就像是早就看透了这些生死一般。

狂风吹过,他的身影从黑云深处慢慢降了下来,万兽嘶吼的声音越发震耳欲聋,甚至就在他的身旁,那漆黑的云气之中也有细细的电芒如灵蛇一般窜动着。

云海之上,前一刻还在奋力厮杀的人们和野兽都静止了下来,不由自主地望着天空中那个诡异的少年,他有些妖异的脸上,瞳孔中彷彿有两点光。

终于,兽神停在了半空之中,就在无数兽妖的上方。在他身后的恶兽饕餮怒目圆睁,向着正道通天峰这里的方向,狠狠嚎叫了一声。

“吼啊……”几乎就在同时,随着饕餮一声吼叫,万兽跟着大声嘶吼起来,那声浪突如其来却似排山倒海,一时间但见得风云变色、沙飞石走,许多正道中人竟情不自禁退后了几步。饕餮的身躯在这一片嘶吼声中,猛然涨大起来,转眼间已经成为一只巨兽,围绕着兽神。而就在他们左右,异样的情况也发生了。

半空之中的黑云突然像是受到了某种巨大引力,从四面八方急速涌来,汇聚在兽神少年的上方,然后逐渐形成一个巨大无比的黑色风柱,急促旋转,发出尖锐破空之声,从天空缓缓降落。

那风柱之粗大匪夷所思,粗粗看去竟有种能够吞噬整座通天峰的感觉。此际,天幕低垂,狂风凛冽,正是一派凶戾景象,如世之末日,即在眼前,不由得令人有绝望之感。

正道中人纷纷变色,如此神通妖法,当真是前所未见、闻所未闻。虽然众人早就料想这兽神定非等闲之辈,但也绝没有料想到此妖孽竟有如此神通。而传说中当年能够将他收服镇压在镇魔古洞中千年万年的那位前辈高人,真不知是何方神圣了。

眼看着巨大风柱缓缓落下,渐渐露出了那漆黑而可怖的样子,无形的吸力慢慢开始笼罩云海之上的所有人,不少正道弟子已经开始暗中运功抵御,任谁也知道,若是被这妖法吸了进去,只怕就是有九条性命也难以活转过来了。

玉清殿外,道玄真人等三人面色严峻。普泓上人看着那巨大风柱良久,低声道:“这等妖法,当真乃是老衲平生仅见。道玄师兄,底下那些弟子只怕未必能抵挡这等妖术,不如我们……”

道玄真人缓缓点头,道:“上人说的甚是,正主已经出来了,我们也该……”

就在他话音未落之际,突然,那巨大风柱一改原先缓慢下落的趋势,陡然间加快速度落了下来,直冲云海。与此同时,无数兽妖嘶吼之声更烈,直透云霄,凄厉之极。正道中人无不变色,面对着这前所未见的诡异妖术,一时间人人都不知如何应付。

眼看那风柱就快要落到云海之上,正道弟子之中有数个胆大之人,终于是忍耐不住,大声呼喊之下,首先祭出法宝向那暴风打去,旁边的老到前辈一经发觉,立刻大声喝止,但这等混乱情况之下,终究还是有几个人冲了出去。

那数件仙剑法宝闪烁宝光,光芒耀眼地冲入了风柱之中,片刻之间即没入其中,但却如泥牛入海,半点声息也未得见,紧接着彷彿受了什么惊动,那风柱中突然响起一阵轰鸣,数道灰黑色的粗大旋风如有形一般,直直向那几位弟子冲了过来。

正道众人大惊,纷纷抵御,不料那几道旋风根本如有灵气一般,其他人抵御的时候,它犹如无形之质穿越而过,偏偏到那数人面前,黑色旋风突然又露出了狰狞面目,凄厉风声之中,那数道旋风转眼缠住那几个弟子,“嗖”的一声又缩了回去,速度之快,众人竟不及反应,眼睁睁看着那几个弟子在众人护佑之下,被生生扯进了诡异的巨大风柱之中。

幽远处,隐隐传来了惨呼声音,那风柱之中,陡然间血红光芒闪动,片刻之后,便再无消息。

正道众人一时噤若寒蝉,面面相觑。

光芒乍起,从天落下三道毫光,落在正道众人的身前,闪烁过后,露出了道玄真人、普泓上人与云易岚的身影,三个人皆面色凝重。

道玄真人一挥手,急道:“众弟子退下,诸长老等留下此地。”

人群之中一阵骚动,但随即大部分年轻一代的弟子都退了回去,这些人中大部分都是三大派阀的弟子,自然知道轻重,便是在这等风云变幻的危急关头,却也大都能保持镇定,形势并未有多少混乱。

很快的,场中只剩下了三位高人和十来位长老前辈,刚才的那一场大战,仅存不多的诸位长老又已经死了几位。

道玄真人面上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随即不再多看,转过头来盯着面前那个生平仅见的大敌。

巨大的黑色风柱在无形的诡异之力操纵之下,从天而降,在狂风黑气之中,兽神少年冷漠的眼光似穿透了世间杀戮,冷冷看来,与道玄真人严峻的眼神隔空相望。

道玄真人心头微微一震,前方远处的那个兽神虽然身形似人,但一双眼眸之中的眼光不知怎的,竟没有丝毫人之情愫,那冷冷目光之间,直似将世间万物都看作毫无灵性的畜生,杀伐之意异样浓烈,当真便如穷凶极恶的野兽一般。

也就在这个时候,那风柱从天而降,终于落到了云海之上,瞬间坚硬之极的白玉石板在风柱落下之地发出低沉闷响,片刻间只见无数裂缝龟裂开去,轰然而开,无数沙石巨岩竟然被震得逆飞而上。而在风柱之中,丝丝作响,如恶鬼低吼,又似阴灵厉啸,彷彿是听到了什么诡异召唤,突然间原来被正道费劲全力才除去的那六具巨大妖兽的尸骨,竟然又动了起来。

正道中人一起变色!

此际,但见得天地无光,一片凄厉景象,鬼气森森滚滚而来,那六具巨大尸骨,纷纷踉跄而动,虽然不甚灵动,但却被古怪之力纷纷吸引,拖着巨大的身躯,在地上刮出深深痕沟,被吸进了巨大风柱之中。

一只,又是一只,直到最后白骨妖蛇的巨大骨架被完全吸进了黑色风柱,消失无踪。随即,彷彿是九幽地府之中的一声厉啸,一股戾气从那狂风之中从天而起。风云之上的兽神面无表情,踏在身躯变大的饕餮身上,如风驰电掣一般冲入了风柱之中。

血腥之气,浓浓传来,甚至连脚下的无数兽妖此刻都安静了下来,大都趴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更有些弱小的,埋头颤抖,竟是惊吓的不能自己。

忽而,狂风止,风云静,天地也悄无声息。然后,众人与无数妖兽一般屏住自己的呼吸,目瞪口呆地望着那风云散去,裸露出来的世间怪物。

云海之上,赫然耸立着一只崭新而无法想像的怪物,身躯之高之大,竟比原来的那六只巨大妖兽还要更高大上三倍,众人与普通的那些兽妖在这只怪物面前,直如蝼蚁一般微不足道。

从这只怪物身上不停地散发出血腥味道,甚至就是在它身上,也在不停地渗出血水,到处可以看见的都是的白森森的骨骼,巨大的骨架看去,让人很快明白过来,这就是将刚才那六只巨大妖兽的尸体重新拼凑起来的恐怖恶灵。

而站在这巨大怪物的头颅之上的,便是那个兽神少年,他的脸色现在看去微微苍白,但眼光之中,浓烈杀意却彷彿越发肆虐。

巨大狰狞的白骨头颅,缓慢地摇动着,同时发出怪异的“卡卡”声音,看去空洞的两个眼眶里,却彷彿另有一种无形凶光,恶狠狠地盯着面前那一些人。

腥臭恶气,扑面而来。

这只重生的恶灵,似乎全身上下都开始躁动不安起来,低低的咆哮着。

而除此之外,偌大的云海之上,竟没有丝毫声音。无数人都在屏息眺望。

在人群之前的道玄真人,一身墨绿的道袍迎风飘动,面容肃然。无数人在惊愕过后,或远或近的都有人悄悄向他看去,只是在那张道骨仙风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谁也不知道他此刻的心情是什么?

巨大的恶灵妖物一声低吼,突然间全身上下的白骨爆发出刺耳的声音,巨大的身躯缓缓移动,向前走来,每走一步,脚下的土地彷彿都经受不住压力,深深凹陷了下去,血腥气息,四散飘来。

“轰,轰,轰……”这可怖的东西走的很是缓慢,但每一步,都似落在了正道中人的心底,无数人木然望着那堆可怖的白骨如山一般缓缓靠近,就是连萧逸才这等人物,脸色也有些发白。

眼看那恶灵就要走到跟前,白骨如山,道玄真人沉声开口,道:“诸位道兄,随我来。”

话音刚落,只见为首三位正道领袖化身做三道毫光,率先飞起,随即身后跟上了十几道各色毫光,向着那恶灵飞去。而在巨大恶灵的头颅之上,那个神秘少年面色漠然,一双眼眸之中缓缓映着那些飞来的异芒。

天地之间,突然一片沉寂,像是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眼看着划过天际从天而降的正道毫光,就要落下,兽神眼中的瞳孔突然收缩,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但他脚下的巨大恐怖妖物,猛的抬起巨大狰狞的头颅,张开血盆大口,仰天长啸,声动四野,在它身后无数兽妖群众顿时一片哀鸣之音。

随着这声厉啸,巨大妖物身不离地,直接张开大口向着空中那几道冲来的毫光咬去,远远看去,那张大口的狰狞模样,便是一口也能将这些正道众人全部吞下去。

只是,这十数人俱是正道高人中的高人,精英中的精英,便是放眼天下,正邪妖巫各道,也都是一等一的人物,修为之高深更是不容小觑。

果然,那妖物恶灵虽然凶狠,气势汹汹,但空中冲下的各道毫光同时分散开去,向着各个方向飞起,转眼现出各长老真身,立在半空,一时之间人人叱喝,法宝异芒亮起,从不同地方向恶灵攻去。

而云端之上,道玄真人、普泓上人和云易岚等三人现身高处。云易岚首先出手,左手虚拂,但见得他手中火光乍现,如纯阳之玉,凌空而生,如琥珀一般色泽,正是到了极致境界的焚香谷玄火奇术。

那火焰几如凝固之物,看去小小模样,在云易岚手中燃烧,只见他手掌一翻,面容严峻,双手做飞舞状,如天边流星梭然穿越,那一点纯火之焰,离体而出,在半空之中似还缓缓转动,似缓实急,向着那恶灵飞去。

此刻身边的十几位长老都已纷纷祭出法宝,向这恐怖妖物打去,巨大的白骨躯体之上,到处都被各道异芒不断撞击。只是这妖物被这些法力高深之极的人物的法宝打中,虽然身体震动,但原本常人要魂飞魄散的力道法力之下,它竟然行若无事,只不过厉啸连连,显然并不舒服,而且看去越来越是愤怒,凶狠吼叫。

此刻,半空之中,云易岚发出的那道火焰散发着琥珀一般的光芒,模样小却凝而不散,向那个怪物飞去。不知怎么,那巨大妖物虽然对周遭一众人的法宝肆无忌惮,但对着这小小火焰,竟有几分顾忌,身子似还缩了一下,无奈这身躯太过巨大,如何能够躲避过去,不消片刻,这一点火焰就落在了恶灵白骨头颅的嘴边,在白森森的骨头之上,碰了下去。

“嘶……”

在无数轰鸣杂乱的声响中,那个不起眼的小小声音,琥珀一般的小小火焰,在势大如山也砍之不动的坚硬白骨之上,竟是硬生生烧了进去,在白骨上出现了一个焦黄颜色的深洞。而那点火焰也消失不见在深洞之中。

众人愕然,屏息相望。

片刻之后,突然,巨大的轰鸣声从白骨深处轰然炸响,像是喷薄而出的火山突然诞生在恶灵白骨的躯体深处,炽烈的热浪瞬间传散开去,原本白森森的骨头赫然有半边身子被烤成了枯黄颜色,一股赤焰粗达丈余,硬生生从白骨之中炸了出来,冲天而起。就连在远处的青云弟子等人竟然感到了酷热难耐,更不用说身在赤焰焚烧之下的那头怪物了。

一时之间,正道中人欢声雷动,正道三大领袖的手段,当真非常人能比。

如火山喷发,骄横无比的热焰渐渐散去,被剧烈火焰笼罩的怪异妖物慢慢现身出来,半边身子都被烤做了焦黑颜色,虽然更是诡异可怖,但看去模样却是比刚才狼狈万分,再无一丝凶戾模样。

原本被这只怪物出场的可怖场面震住的正道中人个个都放下心来,长吁了一口气。想想也对,有道玄真人等这些功参造化、如神仙一般的人物在,还怕什么妖魔鬼怪么?

只是,不知怎么,与身后远处那些兴高采烈的年轻弟子相比,云端之上的三位正道巨擘,面色却异样的阴沉了下来。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