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六集 第七章 决战

2013年2月15日 更新

看去被重创的恶灵妖物,模样似乎有些狼狈,半边身子阴白,半边身子却变做了焦黑,看去颇为古怪,甚至还有几分滑稽。只是在远处那些正道弟子的讥笑声中,这巨大可怖的妖物慢慢抬头,忽地发出一声怒吼,硕大的头颅张开大嘴,一股黑气如旋风一般从其中喷出,直向半空之中的那三位冲去。

道玄真人等人是何等修行,自然不会着了道,身形拔高数丈,同时身体周遭俱有青、金、红三色毫光亮起护体。不过饶是如此,那股黑气在这云海之上、劲风之中,居然凝而不散,隔了老远还能闻到怪异的一股异臭,显然剧毒无比。

与此同时,站在巨大妖物头颅之上的兽神面无表情地挥动双手,姿态诡异,动作古朴,彷彿是上古未开化之时,那些久远先民敬天时候的动作。随着他的动作,彷彿无形中有诡异之力,滚滚而来,天空中的黑云再次集聚起来,浓浓如墨,风云间更见有闪电异芒窜动,在层层黑暗之中照亮了几分。

地面上的人们一时震慑,不知其又施展什么妖术,只是自从这兽神出场以来,所施展怪异巫术尽是场面浩大,震动人心,众人心中竟都是暗生畏惧了。

而半空之中,道玄真人眉头紧皱,忽然挥了挥手,下令让所有的长老都向后退去。

黑云低垂,压的很低很低,终于有人发现不对劲之处,惊叫起来,随即,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之中,那漫天黑云层层叠叠,越来越低,终于是从九天之高,落下了凡世人间,就在这云海之上,将兽神与那个巨大恶灵的身躯吞没进去。

黑云垂地的范围看去赫然有几十丈方圆,正道中人纷纷后撤,而那些停留在云海之上的兽妖有极多被笼罩其中。道玄真人三人落下云头,凌空停住在那黑云之外十丈地方,面色凝重之极,紧紧盯着那片滚滚涌动的黑色云团。

云海广场之上,此刻再度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寂静之中,只是,这种沉默终究无法保持太久。那团黑云滚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即使站在远处的人,此刻也感觉到了其中汹涌澎湃的妖力。

终于,那团巨大的黑气,面对着道玄真人的方向,缓缓开了一个小口。

没有一点的光亮,彷彿就是永恒的黑暗,那个漆黑的小洞冷冷面对着前方,周围的云气突然开始疯狂旋转起来,向着这个小洞盘旋涌去。而这个小洞无止境地吞噬着所有涌来的黑气,慢慢开始扩大,从一寸变做一尺,从一尺变为一丈,短短时间之中,一个最恐怖恶兽狰狞的面目就出现在三位正道领袖的面前。

那最深沉的黑暗深处,一声狂妄而凄厉的嘶吼,轰然而出!

瞬间,所有的黑云一起震动飞舞,整座巨大的通天峰为之撼动,那个恐怖的身影已全身化作了血色,从那个深深黑暗之洞中飞扑而出,如巨兽啸天,向着道玄真人等人扑来。

所有人一起变色!

站在风云顶端的那个兽神少年,仰天长啸,全身衣衫在狂风之中疯狂抖动,与之相伴的,他脚下的巨大恶灵嘶吼狂怒之声,远远胜过了他,如山一般压了下来,声势之大,世无其匹!

只不过这片刻工夫,在道玄真人、普泓上人和云易岚这三位天下一等一的修道高人眼中,已经看出了这恶灵全身浴血,狰狞可怖,但最关键的是其妖力高涨,刚才云易岚的纯火之焰所造成的伤害早就无影无踪,反而有过之而无不及。而此刻黑云散去,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这等妖物背后,黑云之中,那堆积如山的兽妖尸骨尽皆如乾枯之叶,委顿于地。

此刻,巨大的身影张牙舞爪,遮盖过整个天幕,阴影瞬间笼罩在三位高人的头上,道玄真人面色肃然,正要有所动作,忽听身边普泓上人低声颂佛,道:“两位道兄,请稍往后退。”

说罢,普泓上人身形向前漂移两步,面对着天空中扑下的那个巨大无比的阴影,远远看去,普泓上人直如蝼蚁一般渺小。

一道金色光芒,忽然从他手间散发开去,在这漫天黑云戾气的世间,直如一点灿烂阳光那般的耀眼!

那位得道高僧,面上隐隐透着慈悲之色,双手合十,却是从掌尖之处,金光霍然绽放,从小变大,瞬间璀璨,放射出万道金光,直冲云霄。金光之中,一件圆盘金轮模样的法宝缓缓祭起,金光灿烂,通体金黄,一尺直径见方,边缘一圈镂刻着诸罗汉金身法相,围绕着中间处正是佛祖单掌合十,慈悲普度众生真身法相。

远处,无数人几乎是在同一时刻,惊呼而出!

“‘大悲金轮’……!”

这件佛门至宝甫出,金光登时更加灿烂无比,以普泓上人一人之力,这片金色光幕比之刚才正道百位弟子所做光幕竟似毫无逊色。而在金色的光幕之中,各种各样的佛门真言时隐时现,所照亮之处,尽是庄严肃穆慈悲之气,与前方那股戾气形成了鲜明对比。

只是,虽然面对着这不世出的佛门异宝,但从黑云深处腾跃而出,满含杀戮之意的那只恶灵异兽,在兽神的驱驰之下,依然不见有丝毫退缩之意,依旧从天而降,轰然扑下,一头撞进了金光之中。

出乎意料之外的,那道巨大的阴影与灿烂无比的金光撞在一起的时候,竟没有丝毫声音,没有任何预想中的惊天动地的景象,漫天金光忽而回转,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而原本漫天席地的黑气突然变小,逐渐收缩,但依然飞射向前,到最后,那个恶灵的巨大身影被压做只有原来的十之一二不到。

然而,那依然存在的飞射黑气却更加浓黑,戾气不减反增,隐隐的咆哮嘶吼声中,这黑色之箭划天而过,冲破无数金色屏障,冲到了普泓上人的面前。

森森冷气,狰狞面容,彷彿就在眼前,那最深的黑暗之中!

普泓上人闭目合十,口中低低颂念佛咒,轻而快,似歌非歌,似语非语。那轮在半空中缓缓转动,散发出万道金光的“大悲金轮”,从头顶落了下来,落在了普泓面前,佛祖真身与诸罗汉法相,一起面对着这亘古一见的暴戾妖物。

金光中,衪们的脸色似慈悲,似肃杀,慈悲做怜悯天下万物,肃杀为伏魔凶狠杀戮,谁又知道,哪一面才是佛之真容?

低低梵唱,从小变大,瞬间响彻天地!

灿烂的金光喷射而出,直令人无法目视,如漫天的佛焰燃烧一切,将所有前方的黑色尽数吞没,生生在半空之中升起了一个巨大金色光团。此等壮观场面,当真是举世罕见,云海之上众人尽皆震动,为佛家无匹之大法力所震撼。

然而,就在众人目瞪口呆之时,那似乎已经被无匹无对的大佛之力震慑之下的诡异黑色,赫然又从金色光芒之中顽强闪现出来,在一片灿烂辉煌之中,就像是一根细细的黑色之针,刺在了大悲金轮之上。

佛门至宝金轮之上,原本慈悲的佛祖面容在片刻之间,突然诡异地闪过一道黑色,几乎是在同时,漫天庄严的梵唱突然停顿,喧闹的天地顿时怪异的静止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立刻都聚集在那片金光之中的两道身影之上。

普泓上人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神色,而那缕黑气如获新生,从原来细丝模样快速变大,渐渐成形,现出兽神身影。

黑气渐渐高涨起来,正道众人一起变色。远远看去,兽神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就连眼神也依旧冷漠。此刻金轮之上,佛祖神像面容之上开始出现诡异黑色,越来越重,而原本慈悲平和的神像容颜竟也变得暴戾起来,越来越是狰狞。

普泓上人脸色大变,面色一沉,低吼一声,一身僧袍无风自鼓,身形在瞬间膨胀了起来。彷彿是受到了刺激,漫天金光陡然回转,发出丝丝尖锐啸声,急速倒回普泓上人身前,迅速凝成一金色光球,如手掌大小,金芒窜动,几如天上之日,隔了老远也能感觉到其中的佛力汹涌。

天空之中,又再度响起了庄严的梵唱之音。

金色光球闪烁了耀目的光辉,缓缓向前推进,在这等庄严肃穆的佛家法力催持之下,大悲金轮之上的佛像容颜黑气渐渐消去,开始回复正常。而兽神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面色微变。

眼看着金色光球终于与大悲金轮碰触在一起,陡然间,金光内敛,整个法宝金轮之上竟似乎变得透明起来,如一道霞光终于绽放,恍如流动一般的佛力从其中像是酝酿多时的火山,闪烁着无数金光耀眼的诸佛真言,喷射而出。

刹那间,整座天空顿成一片金色海洋,金芒漫天席地一般涌来,再也看不到其他的色彩。在这等辉煌至极的光海之中,彷彿再也没有什么妖魔可以幸存下来。

除了,那隐约中的一只手指!

被无边佛光吞没的世界中,那金光深处,竟还有一缕黑气,细若烟尘,轻飘飘地飞扬而上,时隐时现,似有似无,盘旋至大悲金轮之前,轻轻的在佛祖容颜之上,在和蔼慈悲的脸上眉间,点了上去。

那一点,如沧海中一粟,如须弥中芥子,与漫天佛光相比,那么的微不足道。可是,普泓上人的脸色刷的就变了,整张脸就那么刷的一下黯淡下去,如死灰一般。

于是,所有的人都看到了那片辉煌之中,忽地天地动摇,佛光动荡,那位看去几如仙人一般的僧人,“哇”的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出来,染红了身前法宝金轮。

狂风悄悄止歇了,纷乱的天地安静下来,金光在摇曳飘零中轻轻消散。普泓上人嘴唇微微颤抖,身子似也踉跄了一下,向后退去,后边法相等人早就冲上,将他搀扶住。

普泓上人微微苦笑一声,向着前方那片虚空,合十道:“施主法力高强,当真是老衲生平仅见,佩服,佩服!”

青云山通天峰上,无数的正道弟子哗然一片。

半空之中,金光退散,黑气重生,如从虚空跃出,一声厉啸,那只巨大的恶灵妖兽赫然重新现身,真不知道如此巨大的身躯,刚才在那般激烈的斗法之中,为何竟无法看到它的影子,而现在竟又这般活生生重生过来?

而在它头颅之上,那个此际天下正道无不侧目惊骇的人物,面色越发的苍白,冷漠的脸上也第一次隐约有些疲倦之意,只有他的眼神之中依旧冷漠如常。不过当他的目光看到普泓上人的身影的时候,终究还是微微动容,冷冷地哼了一声。

“中土修真之术,果然亦有不凡之处。”

普泓上人微微摇头,本有意开口劝说几句,但看对方模样,料知说也无用,当下在法相等人搀扶之下,退了下去。

正道三大领袖之中,此际竟然已有两位在这个来历神秘诡异的妖人手下吃了亏,一时之间,通天峰头是人人变色。而兽妖那里,则是万兽齐吼,声势气焰高涨。

便是在这个时候,一声咆哮,从众人身后冲天而起,通天峰玉清殿下,寒冰潭水之中,突现巨大漩涡,水势急速旋转,越转越急,那如龙吟似虎啸一般的吼声也越来越响,竟然硬生生将前头那些无数兽妖的声音压了下去。

但见得在寒冰潭内,水柱如催,轰然而起,成笔直一条向天飞起,直冲到数十丈之高处,水柱凝而不散,如狂花绽放,青云山镇山神兽灵尊水麒麟的巨大身躯现身而出。

通天峰上的青云弟子先是惊愕,随即狂喜而大声呼喊,精神大振。水麒麟在万众注目之下,仰首对着青天长啸一声,摇首摆尾,离开水柱向前飞去,落下云头。

冲天而起的水柱这才轰然落下,顿时轰隆隆如山洪一般,将寒冰潭周遭溅了透湿冰凉,来不及躲闪的正道弟子到处躲藏,一时颇有几分狼狈。

但是大多数的人,此刻哪里还顾得上那么许多,目光尽皆看向青天之上。水麒麟怒目圆睁,咆哮不止,在半空中虚空而立,而一道墨绿身影,缓缓落下,就在水麒麟的身上,面对着前方,那一个此刻看去几乎是不败的兽神。

道玄真人!

兽神冷漠的脸上还是没有什么变化,目光与道玄真人隔空对峙。倒是他脚下的巨大恶灵妖物对着水麒麟,同样的厉声咆哮,而水麒麟对着这等妖物,显然没有丝毫好感,模样更是凶恶,满口獠牙露出,吼声连连。

吼声之中,水麒麟猛一抬头,淡淡青光闪过,从口中吐出一把似石非石模样的长剑,凌空飞起,道玄真人伸出右手,一把接住。

那个瞬间,突然,整座青云山都静止了下来,而片刻之后,震天一般的呼喊如潮水一般迸发出来。

诛仙古剑!

传说中不可一世、无坚不摧的诛仙古剑,正道之中降妖伏魔之无上仙器,终于在十年之后,再度重现人间。

一束光,从那把传说中的古剑上,如轻柔的水悄悄流淌,传到了道玄真人的身上。在人群中无数的欢声呼喊中,道玄真人的身子刚刚握住剑柄的那一刻,身子不知怎的,却是微微颤抖了一下,然后,他再一次的用力、沉稳、重重地,将诛仙古剑抓在了手中。

“天赐神剑,诛杀邪魔!”

道玄真人面目如常,神色平和,只是他手持诛仙,举剑平指前方兽神,就这般淡淡地说着,在无数人的眼中,已如不可亵渎的仙人一般。

诛仙剑下,无数人一起为之欢呼。而在仙剑之前,兽神看着那柄古剑良久,又仔细地看了看道玄真人,忽地冷漠的脸上起了变化,他竟是不可思议地摇头大笑起来,笑声响亮,回荡在这个天地之间,其中偶尔还夹杂着几声低低的咳嗽之音。

“好剑,好剑!”兽神竟是击掌赞叹,然而口气之中,有着几分讥讽之意,道:“似这般凶戾无上之剑,连我亦畏惧几分,不料竟然在你等手上出现,当真是……哈哈哈哈哈……”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像是看到什么平生最可笑的事情一般,不可抑止地大笑出来,让全部的人都莫名其妙。

望着那个猖狂的身影,道玄真人面容不变,也不说话分辩,只是深深吸气,双目微闭随即睁开,目射精光,瞬间,一道耀眼光芒从诛仙古剑之上,绽放出来。

水麒麟仰天长啸!

兽神的笑声戛然而止,面露凝重之色,面对着前方。

而脚下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谁都知道,这两个人之间的斗法,已经是最后的决战了。

这一场浩劫的最后结果,终将到来!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