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六集 第八章 巫术

2013年2月15日 更新

古老的禁地之外,鸟鸣山幽,除了远方山峰之前隐约传来的争斗嘶吼之声,便没有其他的喧哗了。有徐徐的山风,从远处轻轻吹来,满山青翠一起摇动,彷彿不是人世间的景色。

幻月洞府那四个苍劲大字之下,古朴的洞外石壁看去已经剥落了许多,彷彿记载着无尽的岁月在这里悄悄流淌而过。而此刻,这片山野似也沉默着,注视着两个男子默然对峙。

多少年的时光,似就这般悄悄而过了,回头时候,旧日好友,又还剩下几个?

林惊羽一直沉默着,但脸上的神色表情却同时不停的剧烈变化着,只有他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鬼厉的身影。那个默默站在他身前的男子啊!还真的就是当初的张小凡么?

终于,他开口了,声音低沉而略带着一丝沙哑,道:“你为什么要杀他?他只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而已。”

鬼厉面上的肌肉似乎抽搐了一下,抬眼向林惊羽望去,那个童年的玩伴,面上隐隐有青筋闪动,可以看出他正在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是那么刚烈的表情,彷彿就是他与生俱来的样子啊!

就像是,儿时的时候,他就已经熟悉的。而如今,他光明正大的站在那里,站在阳光之下,质问着自己……

深深的密林中,彷彿还有一双幽暗的眼睛,冷冷注视着那两个男子的身影。

鬼厉凝视他良久,慢慢地说了一句:“他挡了我的路。”

林惊羽哼了一声,随即,他抬头望天,深深呼吸,像是对着自己深心诉说什么一般,片刻之后,当他回头过来时候,已然是一副冷漠表情。

他深深看着鬼厉,看着这个曾经无比熟悉但此刻却这般陌生的脸庞,冷冷地道:“从当年草庙村惨祸开始,只有我们两个人幸存下来的时候,我就一直当你是我的兄弟,你知道么?”

鬼厉嘴角抽动了一下,慢慢的点了点头。

林惊羽盯着他,道:“在我心里,从来都以为,我们两个是最亲的人,所以就算是十年之前你叛出青云,我也一直心存希望,希望将来有一日你能迷途知返,重返正道。”他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惨淡表情,但这种失望之中隐隐还透露着恨意,冷笑道:“可是,我终究还是错了,我早就应该明白,你已经不是我当年那个最好的兄弟张小凡了,你现在已经是魔教的凶人,心狠手辣的鬼厉了。”

他惨然而笑,面上神情更加决然,只听“呛啷”龙吟之声,碧光大盛,“斩龙剑”奋然出鞘,剑气如龙,汹涌澎湃,直欲择人而噬,映衬着林惊羽年轻却愤怒的脸庞,彷彿有些狰狞。

“你我往日情义,今日一刀两断!”

铿锵之话语,如斩钉截铁一般。随之而起的一道碧光剑芒,撕破了这片寂静,凌空在坚硬的地面石块上横扫而过,轰然而响,良久方息。尘嚣过后,留下的是横隔在两个人中间,石板之上深深的一道剑痕。

鬼厉的脸色突然变了,甚至于他的身子不知为何,竟然轻轻颤抖了一下,他紧紧地盯着地上的那条深痕,面上第一次出现了难以掩饰的一丝痛苦之意。

那条剑痕如此的深,镶嵌在坚硬石块之上,再也无法抹去。他如此地望着那条痕迹,以至于连林惊羽说的话,他都有些疏忽过去了。

深深的剑痕,曾几何时,竟然似曾相识?

似乎在什么时候,也有个心中所珍惜的人,似这般断情绝义,似这般斩钉截铁!

深痕,深深之痕,割破了脚下石板,斩断了世间情义,伤了的,却又是谁的心?

像是无法呼吸一般,鬼厉不由自主的大口喘息,甚至连身子也开始无法控制的颤抖,但是下一刻,他又一次的控制住了自己。激动的表情在脸上一闪而过,再也不曾出现。他慢慢的低头,不为人知的,悄悄紧咬着牙。

然后,他抬头,望着林惊羽良久,把双手紧握成拳,甚至指甲深深陷入肉中。

但是他面上,却微笑了。

林惊羽越发愤怒,道:“你笑什么?”

鬼厉注视他许久,轻声道:“迷途知返么?”他忽然大声而笑,笑声凄厉,道:“我是迷了途,我是找寻不到路,但是什么路才是正路,你的路么?”

林惊羽厉声道:“不错,正道便是正路,你叛弃正道,便是堕入迷途。”

“呸!”

林惊羽身子一震,竟是怔住了。

鬼厉脸色惨然,仰首看天,愤然唾弃道:“什么人说过正道便是正路?你说的么?便算你说的正道乃是正路,你们青云又凭什么就一定算是正道?”

林惊羽双眉紧皱,面露杀机,冷冷道:“你我既然已是恩断义绝,何必多言!”

鬼厉冷眼看去,道:“你要杀我?”

林惊羽凛然道:“死在你手下的那位老人,这十年来对我悉心教导,待我如子,恩重如山,直如我父。他死在你手,你又执迷不悔,我便要为民除害,为他老人家报仇。”

鬼厉冷笑一声,道:“这世间尽多豺狼之辈,本也并没有什么意思,只是我心愿未了,决然是不能死的。”

林惊羽长笑一声,满是轻蔑之意,斩龙剑剑芒腾腾亮起,冷然道:“废话少说,你我这十数年来的恩怨,便在今日做一个了结吧!”

鬼厉哼了一声,右手处幽幽青光亮起,当年的烧火棍闪烁的玄黑光芒,静静飞起。

鸟轻鸣,山更幽,漫山青翠,清风徐徐,无垠青天之下,千年古洞之前,两个儿时的好友,冷然相对,便要做生死相搏。

便是在这个时候,突然,从他们二人身后地方,那座“幻月洞府”之中赫然传来一阵低沉轰鸣,周围地界竟然开始微微颤动,二人神色为之一变。

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刻,那座千年洞府之中,一道紫气闪过,转眼间紫气升腾,笼罩洞穴,云霞涌动,其间一声雷鸣般声响,紫气如柱,气势万千,直冲上云霄而去了。

只剩下两个在这等天地奇观面前,此刻显得十分渺小的男子,衣襟飞舞,再度冷漠相对。

风正萧萧。

通天峰头,凝重肃穆,非但是正道这里鸦雀无声,就连前方那些黑压压的一片兽妖,似也感觉到了什么,纷纷安静下来,默然抬头,仰天观望。

站立在白骨妖物巨大的头颅之上,兽神身上鲜艳的丝绸衣衫轻轻随风飘荡,一张看似少年的脸庞,但眼神中却是不知经历了多少风霜的目光,也一样看着天空之上那逐渐现形的宏大剑阵。

雄雄紫气,首先从青云山通天峰后山之处升腾而起,其速如电,其势无匹,冲天而起,如顶天立地之巨大紫柱,霍然现身于这苍茫世间。只见得紫气蒸腾,汹涌流动,破空而起,最终落到了那柄似石非石的诛仙古剑之上。

下一刻,诛仙古剑亮了起来,即使隔了老远,无数的人类生灵,依然可以感觉到在高高半空之上,那柄古剑之中,彷彿有什么事物,就这么触动了一下,从悠久的沉眠中缓缓醒来。

诛仙古剑之上,毫光绽放,映亮了道玄真人的脸庞。

他一身墨绿道袍无风自鼓,猎猎作响,右手持剑,面目肃然,左手紧握剑诀,天地之间传来了他低低声音,似梵唱、似异咒,回荡悠远。忽地,他左手剑诀挥动,直刺天际,几乎就在同时,青云山脉其他六座高耸山峰处,六色光芒同时升腾而起,如长虹贯穿天际,破空而来,在苍穹上划过了长长轨迹,最终竟也都落在了那柄诛仙古剑之上。

瞬间,诛仙古剑被耀眼之极的光辉吞没了,如旭日落入人间,无法目视,灿烂的光芒从古剑之上迸发出来,登时将原本盘旋在天际一端的黑气驱散的无影无踪。

在强烈的光芒之中,七色光芒融为一体,在耀眼的那团白光中升腾起来,在天空之中,化作了一柄巨大的七色巨剑,流光异彩,虹光闪动。随后,那柄巨大的彩色主剑在七脉山峰灵气源源不断的注入之下,开始逐渐变大,并逐渐在变大的过程中分离出各色小的单色气剑,越来越多,密密麻麻开始分布于天空之上。

地面之上,望道的人群之中爆发出一阵欢呼声音,无数年轻弟子,不管是不是青云门下,都面露敬仰崇拜神情,仰望天际那个几如神话一般的雄伟剑阵。而许多经历过十年之前那场青云动乱的人们,此刻的心情似也颇为复杂,有人欢喜,有人默然。

在人群之中,在周围年轻弟子纷纷喜笑颜开的人群里,陆雪琪默默仰头看着那璀璨无比、气势万千的诛仙剑阵,道道霞光,甚至从天空中倒映下来,将包括她在内的所有人群笼罩其中,映亮了她的脸颊。只是,她清冷美丽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有一双明亮的眼眸里,倒映着七色彩光,幽幽然,闪动着异样情怀,却终究没有人可以看到她深心之中。

十年光阴,原来在不经意间,就这么悄悄过去了,谁还记得,当年在青云山头撕心裂肺的吼叫声音?谁还记得,那个陷入绝望之中的少年男子?

陆雪琪的身子轻轻颤抖了一下,彷彿突然想到什么无法忍受而动容的事,甚至连脸上的神情也为之黯然,只有下意识的,她将手中的天琊神剑握的更加紧了。

漫天剑影,越来越是稠密,无限毫光,遮盖了整个天幕。

兽神双目瞳孔之中,倒映了整个天空的无限剑影,看了半晌,点了点头,面色肃然,叹息道:“果然是鬼斧神工,想不到中土竟然有此不世出的人物,能集聚山势灵气,创出这等绝世剑阵。当真是了不起!”

他击掌赞叹,连说了三声:“了不起!”

“了不起!”

“了不起!”

他口中如此赞叹,但脸上并无一丝惧怕畏惧神情,或者说,谁也不知道,如他这般似人非人、似鬼类妖的东西,可还有畏惧害怕的情绪么?

风云之中,巨大的白骨妖物发出低沉咆哮声音,缓缓升腾而且凌空而立,正对着前方张牙舞爪的水麒麟,还有站立在水麒麟背上的道玄真人。

狂风吹过,天际寂然!

脚下那些人群兽妖的喧哗声,彷彿突然都变得遥远了,只有两个人这么面对面的对峙着,天地空旷,却又似狭窄,容不下两个人一般。

二人目视。

道玄真人冷冷道:“诛仙剑下,妖魔邪灵从未逃得活口,你若聪明,便就此降了,自闭在青云山一生,我可饶你一命。”

兽神一怔,随即失笑,竟是不去理会,只是微微摇头,脸上表情似还有几分讥嘲。道玄真人见状,便不再多言,深深呼吸,右手紧握诛仙古剑,左手忽地一招,漫天纷繁气剑之中,突然一柄橙色气剑从诛仙剑阵之中离群而出,发出破空锐啸,向着兽神射来。

兽神面色漠然,但一双眼睛则紧紧盯着这柄飞射而来的气剑,眼看这橙色小剑如电芒一般,转眼飞到跟前不到一丈地方。兽神忽然抬起左手,五指平服向着气剑飞来的方向这般展开。

半空之中,黑气凭空而生,在兽神身前丈尺地界,瞬间凝结成一面黑色盾墙,上方下尖,硬生生挡在了橙色小剑的面前。

片刻之后,橙色气剑撞在了黑色盾牌之上!

天地间,在那么一个瞬间,依旧寂静。

“轰隆!”

随后,如初升旭日跃出水面,天地初开轰然雷鸣,巨大的轰鸣声瞬间迸发而出,而在黑气橙光之中,更有几道电芒闪了几闪,才慢慢消退下去。

这两件本来都是无形之气的事物,却如这世上最坚硬的宝物彼此硬撼一般,整个苍穹天地,都笼罩在巨大的轰鸣声中。

无形音波,随着劲风掠过,青云山头,人人是耳中嗡嗡异响,面容失色。虽然众人早知道这两人都是道法极高的人物,但刚一交手,看似普通的一个彼此试探,竟然威势如此之大,实在是出人意料之外,同时这一场斗法的最终结局,也更加的让人无法捉摸了。

甚至有人心中已经隐隐想到,这一场浩劫过后,在这般剧烈的斗法之下,青云山上,不知道又会变成什么模样了。

半空之中,道玄真人和兽神彼此对望,俱是面无表情,看不出有丝毫惊奇愕然的情绪。漫天辉煌的彩色气剑之下,兽神周围笼罩的一团黑气,看去显得特别的刺眼。

半晌,道玄真人似轻轻冷哼了一声,左手剑诀一引,道袍飞舞处,映衬着手边那柄光辉耀目的古剑诛仙一阵闪动,但见得苍穹之中,陡然间狂风四起,漫天剑影,竟有半边天际之数都在瞬间轰然晃动。一时间,天际流光异彩,炫目已极,几乎不能目视。

兽神面容为之一变,凝神相对。果然不过片刻工夫,从道玄真人身后开始,数十支彩色气剑已然掉转过头,在空中颤颤巍巍,对准了兽神。冰寒之气,转眼间汹涌澎湃,不消多久,空中半数气剑,一眼望去也不知到底多少,都似被无形之力所操纵,缓缓转过头来了。

天地间,一片肃杀之意。但也不等人为之惊叹,道玄真人手中古剑诛仙已是异芒暴涨,同时地,如怒潮迸发,惊涛拍岸,诛仙剑阵之中百余枝单色气剑成一长宽各七丈之大的巨大剑雨,轰然扑下。

漫天尽是破空锐啸之声,“嗖嗖”之音响彻天地。兽神望着那铺天盖地而来的剑雨,一声大喝,脚下巨大的恶灵妖物同声仰天长嚎,声音凄厉之极。但见他双手大开大合,身姿摆动,动作古拙,即使隔了老远,不知怎么,通天峰上的所有人耳中竟同时都响起了怪异之极的苍凉歌声。

那歌声与中土迥然不同,苍凉雄劲,如荒野巨兽风雨之夜仰天长啸,更有萧萧不尽之意。

随着低沉古音响起,伴之点滴铿锵擂鼓怪声,兽神周遭黑气骤然腾起,漆黑如墨,在狂风中迅速流动,几如一只张牙舞爪的黑龙一般,雄视天下。

  • :

    深深的剑痕,曾几何时,竟然似曾相识?似乎在什么时候,也有个心中所珍惜的人,似这般断情绝义,似这般斩钉截铁!深痕,深深之痕,割破了脚下石板,斩断了世间情义,伤了的,却又是谁的心?像是无法呼吸一般,鬼厉不由自主的大口喘息,甚至连身子也开始无法控制的颤抖,但是下一刻,他又一次的控制住了自己。激动的表情在脸上一闪而过,再也不曾出现。他慢慢的低头,不为人知的,悄悄紧咬着牙。为了复活碧瑶 很多东西他都要隐忍 甚至于他的爱情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