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六集 第九章 妖兽

2013年2月15日 更新

说时迟那时快,那铺天盖地的剑雨已然冲到兽神跟前,劲风吹面生疼。便在这电光石火之际,兽神之身影忽然隐去,竟是消失在团团黑气之中,反是他身下恶灵巨兽黑气大盛,轰然跃起,全身骨骼卡卡作响,黑气笼罩之下,更是可怖之极。

那恶灵巨兽仰天嘶吼,吐气开声,刹那间风云变色,脚下大地是沙飞石走,几乎不能立人。风云之中,黑气腾腾,与那恶灵妖物融为一体,瞬间却又膨胀了三倍不止,从恶灵兽身白骨之上化出了数十道突出的黑气,如触手一般凌空飞舞。

这时天空诛仙剑雨已然飞至,千年剑阵岂是等闲,外围黑气涌了上去,未到跟前,瞬间便被剑气破的一乾二净,连痕迹也不留,硬生生又冲了下去,直向那狰狞之极的恶兽扑去。

那恶灵吼声不绝,怪啸连连,眼看这批锐不可当的剑雨就要打在这巨大恶灵的身上,忽地,那数十道如活物触手一般的黑气陡然飞起,迎了上去,黑气遮云蔽日,挡住了气剑去路。

诛仙剑气转眼间冲了下去,与这些道怪异黑气触手战在一起,只是这些黑气所成之触手,绝不似适才外围黑气一般不堪一击,又不似最初兽神所驭如盾牌一般的刚硬,百余枝诛仙气剑冲了下来,这些触手竟如活物一般,将之团团缠住,去势渐缓不说,便是剑上光辉,竟也是慢慢消磨了去,逐渐黯淡无光了。

不过诛仙之剑毕竟不是凡物,虽然乃是无形之气所化,为了化解这些气剑,周围的黑气触手依然可以明显看出被仙气锐芒所伤,蒸腾不少,只是从那恶灵身上,黑气却似源源不绝地涌了出来,转眼间就将前头补足。不消一会,这百余枝惊天动地一般的诛仙气剑,竟然都被化解于无形了。

青云山通天峰上,一片鸦雀无声,如死寂一般。

半空之中,道玄真人面色更是凝重,却并无畏惧之色,仙风道骨般的身影耸立在云端,手持着灿烂闪耀的诛仙古剑,如上古仙神模样。

但见他冷冷一笑,右手持剑刺天,缓缓挥动,伴随着古剑诛仙剑上光芒闪烁耀眼,天空中隐隐开始传来雷鸣之声,整个天幕之上,隆隆轰鸣,气势万千的诛仙剑阵一起转动,尤其是那柄七彩主剑更是光芒大盛,不可目视。

白光之中,从古剑诛仙之上,突然腾起一道紫气冲上天际,直入诛仙剑阵之中,瞬间方圆十丈之内紫色气剑拢聚而来;紧接着,其他六色光辉逐一腾起,耀目闪烁,飞入天际,瞬间在诛仙剑阵之中形成七星方位,各是巨大单色剑阵,威风凛凛。

风云呼啸,狂风猎猎。

那无声处忽的一声惊雷,轰然而鸣,如万千人心头震动,天际剑芒流转,彩光耀耀,无数彩色气剑划过天际,锐啸而下。

如天之怒潮,奔腾而来,紫气当先,一眼望去不见边际,比之刚才威势不知更大了多少。而在紫色身后,每隔十丈距离,便有一色剑气汇聚飞来,奔腾呼啸,汹涌澎湃,已非人力所能想像的了。

望着这几乎是毁天灭地一般的景象,无人不变色,手心出汗。

夹杂在巨大雷鸣和漫天尖啸声中的古拙歌声,渐渐隐没,便是那些许擂鼓怪声,也早已不见。但那巨大恶灵,面对这可怖剑雨怒涛,却是悍然不退,但见黑气升腾之中,它更是厉声长啸,如挑衅苍天,桀骜之极。

转眼间剑芒扑身,数十道黑气触手顿时涌上,饶是此番剑气与适才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但南蛮古老巫术,竟是有神鬼不测之奇功,黑气触手越战越勇,虽是转眼间被无数气剑刺的是千洞万孔,但彷彿无休无止的黑气转眼间便补了上去,最大的范围竟反而扩张开去,远达数十丈之多。

只是当先这一波紫色气剑冲进黑气之中,硬生生已将黑气压了下去,但不过片刻,黑气已然反噬,升腾起来,逐一将气剑吞没下去。饶是如此,还不等黑气回复原状,第二波气剑方阵已然冲到跟前。

万千气象,锐芒无限,苍穹中但见那剑芒如雨如蝗,密密麻麻,而随着道玄真人真法催动,诛仙古剑越发闪烁异芒,半空中七彩主剑更不断分离出越来越多的单色气剑,且分离速度越来越快,一波又一波组成惊心动魄的巨大剑阵,轰然劈下那团团黑气之中。

在诛仙剑阵这如怒涛一般的悍然攻击之下,黑气无复最初嚣张模样,逐渐从开始数十丈的范围,渐渐被压迫小去,而对着这一波强过一波,几乎无止境一般的令人绝望的汹涌剑芒,黑气也逐渐不支。巨大的恶灵妖物仍然咆哮不已,但周身黑气已然渐渐薄弱,每一波的剑雨都更比前一波接近了它的本身,黑气渐渐单薄,所成的怪异触手也逐渐无力,抵挡着那漫天剑雨也越来越是吃力。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在长时间的静默之后,脚下人群爆发出了如潮水一般的欢呼之声。

最后的六只黑气触手,在勉强抵住了一波青色剑气之后,终于消散开去,化于无形,半空之中,只剩下了那只巨大恶灵。

天地肃穆,剑气纵横!

幽幽古歌,茫茫荒野!

如惊雷,如闪电,无限剑芒从天而降,从四面八方扑去,将半空之中的巨大恶灵刺穿。

巨大的白色骨骼瞬间迸裂,无数的黑色血液挥洒开去,恶灵妖物猛然抬头,向苍穹发出一声撕心裂肺之长啸。

风消云散。

剑雨渐止。

万千双目光注视之中,恶灵巨大的身躯,每一寸肌肤骨骼,都似在轻轻颤抖,定眼望去,闪耀着的无数小剑,插进了每一处地方,从头到尾,从上到下,竟没有一处完整之地。

通天峰上人们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知怎么,背上隐隐有刺芒一般的感觉。

只是,那只恶灵竟似仍未死去,插满了诛仙各色气剑的巨大头颅,缓缓转动过来,看了看自己千疮百孔的身体,又慢慢的低下头去。它的声音不知怎么,不再凄厉凶恶,此刻显得十分低沉,似有几分不舍,更有几分痛楚。

巨口张合,它眼中掠过了两道红芒,如火焰一般,奋力燃烧,却终于是随即破灭消散。

下一刻,半空之中,从恶灵巨大的身体之上突然迸发出来一声巨响,响彻天地,无数气剑倒飞而起,就连天穹之上的诛仙剑阵,也是一阵紊乱。

随后,那曾经不可一世的巨大恶灵,像是突然变得脆弱无比,狂风吹过,坚不可摧的骨骼身躯,如沙石一般,细细垮了下来,白骨成沙,血肉为石,随风散去。

人们默然凝望天际,当此胜利在望之时,却未见有人欢呼了,彷彿是有一层怪异感觉,笼罩在所有人的心头。

天空之中,那曾经巨大的身躯眼看就要完全随风散去,忽的一声惊呼从脚下传来,随即众人纷纷惊叫而出。只见在那怪兽躯干之内,虽然血肉骨骼尽数化去,但其中仍有一团黑气凝而不散,在空中缓缓转动,片刻之后,那恶灵躯体终于完全毁去,而那团黑气也缓缓散开,露出其中景象。

赫然,竟是一个少年人形,正是突然失去踪影的兽神。不过此刻的兽神看去已经不复刚才的潇洒自若,而是显得十分狼狈,特别是身上原本华丽的一套丝绸衣裳,此刻不知怎么也变得千疮百孔,被天空中劲风一吹,纷纷化作了飞灰。

片刻之间,他便是赤身裸体,但在他脸上,并未有任何惊惧失望的神色,相反,他一双眼眸凝望着前方那片气象万千的茫茫剑阵,忽地竟是微笑了一下,舒展身体,整个人立在半空,抚掌道:“了不起,了不起!”

道玄真人脸色为之一变,显然也没有料想到兽神竟是如此难敌,面对刚才如此这般阵势,竟仍能抵挡下来,而一眼看去,此人不过是脸色更加苍白些,疲倦之色更浓郁些,周身看去,便连一处的伤口也没有。

脚下,此刻突然一阵喧哗,却是青云山许多女弟子此刻方醒悟过来,粉面通红,不敢再看天空。反是天际之上,兽神虽然赤身裸体,却是毫不在乎,彷彿天地初开便是如此一般,行若无事,只是紧紧望着道玄真人手中的那柄古剑诛仙。

道玄真人冷笑一声,道:“你若此刻降服,答应自废道行,在这青云后山幻月洞府之中重新修行向善,我便可饶你一命。否则,诛仙剑下,可不留你这等凶人性命!”

说罢,他手持诛仙古剑,轻轻一挥,登时漫天剑芒如受感应,一起晃动起来,威势凛凛。但就在此刻,道玄真人忽地面上掠过一丝痛苦之色,虽然一闪即过,但已然落在了兽神眼中。

兽神凌空虚立,眼中异芒炯炯,嘴角却是露出一丝微笑,淡淡道:“这样一柄凶戾无上的神剑,又加上这下面青山灵气,你居然能够支撑到现在也未见颓势,果然非常人可比。”

道玄真人眉头一皱,沉声道:“你此话是何意思?”

兽神笑而不答,只摇头道:“古剑凶灵,必定乃是天地戾气所生,与我本出同源,我如何不知?你强行驭剑与我而战,胜负未知,却多半为剑气所乘,这般损人害己之事,你并非凡夫俗子,何必要我多说?嘿嘿,”兽神说到此处,冷笑两声,又道:“我劝你早早弃剑才是,否则将来剑灵反噬,你下场只怕要比我更惨千倍万倍。”

道玄真人凝望兽神半晌,忽地摇头大笑,眼中尽是不屑之意,道:“妖魔外道,哪里懂得我道家仁心之意!更何况我道家真法,无上神剑,又岂是你所妄言能明乎?”

他一声清啸,振臂处,漫天剑气颤动,凛然道:“妖孽,受死吧!”

兽神冷笑,眼中如火焰一般光芒闪动,奋然道:“好,今日便让你见识一下我南疆巫术的厉害!”

言语方落,黑气已生,从他赤裸的肌肤之中,突然间闪过黑色气息,片刻间原本白皙的肌肤已经完全如漆黑墨迹一般,而肌肤之下,竟开始抖动起来,无数小小凸起如有生命一般,开始抖动不停。

遥远未知之地,四面八方空旷荒野,忽地传来了低沉之极的“咚咚”怪声,如人之心跳,怪异绝伦。而遥望天际,在诛仙剑阵光芒万丈之外,天空突然黯淡了下来,黑云从四面八方急速涌来,迅速集聚在兽神身旁。

道玄真人面色凝重,全身戒备,盯着前方怪异的变化。

只见在黑气萦绕之中,彷彿从冥冥九幽传来的低沉怪声越来越快,越来越密,让人不自禁的觉得自己的心跳竟然也随之加快,越来越快,到最后竟似要迸裂开去,少数道行较低的正道弟子竟然已是抵挡不住,只得跌坐在地,运功苦苦抵挡。

而半空之中,随着黑气越来越浓,忽地,一声低沉咆哮,如恶兽低吼,又似异虫破茧而出,众人看的分明,那兽神漆黑一片的身体上,从左臂处皮肤迸裂,在皮肤底层不断跳动的无数小凸起中,缓缓伸出了另外一只事物,有手有指,竟是另外一只手臂模样,而且这新生手臂,骨骼强壮,远远大过本身手臂,令人根本无法想像这究竟是如何从原来手臂之中伸展出来的。

然而这不过是刚刚开始,随着一声声低沉爆裂声音,兽神的身体彷彿每一处地方都爆裂开来,又从其中新生出各种各样新的巨大的躯干肢体。而过不多久,在这些新生的肢体之上,竟又是爆裂开去,重新生出新的更加巨大的肢体来。

通天峰上的人们骇然变色,面面相觑,如此怪异绝伦的妖术,非但见所未见,简直闻所未闻。中土千万年之下,无数典籍之中,亦从来没有人有记载过这等惊心动魄的异术。

便是此刻的道玄真人,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愕然地望着前方那个原本普通少年形状的兽神,此刻却彷彿不断膨胀起来,到了他终于停下不再分裂的时候,耸立在道玄真人面前,面对着诛仙剑阵的,已经是一个高达十丈,千手百头的怪物了。

通天峰后山,幻月洞府地界。

此刻从洞府之中升腾而起的紫色气柱依然如故,没有任何衰竭的迹象,远远看去,那气柱如实体一般,瑞气蒸腾,庄严肃穆。

而此刻天际之上,大半个天空中已经布满了诛仙剑阵的气剑,纵然是这里隔了老远的地方,鬼厉和林惊羽二人也可以感觉的到天际之上那奔腾汹涌的古剑诛仙之力。

按捺住手中微微颤动的斩龙剑,林惊羽从天空中收回目光,心中震撼于古剑诛仙的威力,同时心绪也有了微微的变化。就在刚才,他和鬼厉二人几乎已经到了动手决生死的边缘,忽地这诛仙剑阵发动起来,气象万千,当即震住了二人。两人竟是不约而同都停了下来。

而说起来,只怕那个站在自己前方的人,此刻的心境更是复杂吧?林惊羽不知怎么,心中闪过这个念头,转头向鬼厉望去。

那一个,看去似已历尽了沧桑的男子,默默仰望天空,那辉煌的、震撼人心的万千气象。

天地悄悄静默了,远处不知是哪里的风声,可是吹送而来的,竟彷彿是多年之前的声音,还有在脑海深心处,十年来回荡了无数次,每想一次便伤心一次的画面。

“叮……叮……铃……”

幽幽的,如风铃在微风中轻轻摇晃的声音,是谁的笑颜在铃声中回眸,曾经的淡绿身影和带着暖意的温柔身躯,那一点点的余温,天知道可温暖了这些年来,他多少凄清冷漠的夜晚?

最深的冰寒,从心中冷冷泛起,涌上了心头,寒了心,冷了身躯,从手指直到深心,像是再也感觉不到一丝的痛楚,却又忽然发觉,原来是光阴已化作了利刃,无时无刻不在割伤着。

却不见血!

“碧瑶……”

他轻轻的念了一句,身子不知怎么,开始轻轻发抖。在他眼眸之中,闪烁倒映着天空里那灿烂辉煌的万千剑芒,几不似人间景象。那无数道纵横驰骋的剑光,每一道都那般潇洒,都历历在目,提醒着往昔回忆。

那一个绿色身影,彷彿正站在他的身旁,就像十年之前一般,面对着所有人,绝不后退,不曾后悔!

“呼啊……”

鬼厉仰天长啸,双眼圆睁,两只手紧握成拳,发出低沉的“咯咯”声音。彷彿感应着主人愤怒情怀,噬魂缓缓飞了起来,通体玄黑的表面之上,一道道细若血管的暗红条纹逐一亮了起来,倒映在鬼厉眼中,将他的双眸渐渐染做了血红颜色。

“铮!”

清脆剑吟,惊动了他,鬼厉缓缓转头,一双血红眼中,看到了前方林惊羽冷笑而不屑的表情。

“你果然已经无可救药!”林惊羽决然道:“我早该知道,你堕入魔道,便难以回头,可惜我依然顾念旧情,望你回头。也罢,今日就在这青云山上,我们做一了断!”

鬼厉目视于他良久,忽而大笑,笑声渐渐显得疯狂,满是狂妄不屑之意。

林惊羽大怒,怒喝一声,剑诀一引,登时碧光大涨,斩龙剑剑芒如化作青龙一般,腾空而起。刹那间幻月洞府前狂风吹起,林惊羽手持神剑飞身而起,白衣飘飘,英俊潇洒,当真便如人中龙凤,飘然出世。只是此刻他眼中杀气之烈,却彷彿堪比鬼厉。

他人在半空,斩龙剑便已一剑斩下,虽然隔了颇远,但剑芒奔腾而来,如青龙般势不可挡,在地面激射出深深沟痕,直冲向鬼厉。

鬼厉面上依旧是那般疯狂的有些狰狞的神色,眼看着碧芒扑来,忽地身子竟如鬼魅一般,瞬间消失。

斩龙剑剑芒劈下,打在鬼厉原本站立之处,登时将地下坚硬石块打的四分五裂,生生击出了一个大坑出来。

下一刻,鬼厉诡异的身影突然现身在林惊羽身前一丈之处,噬魂魔棒轰然而出,红光耀耀,飞啸而来,劲风扑面,也是一般更无一点留手之意了。

林惊羽惊而不乱,身形陡然拔起,躲过了势若千钧的一击,回身驭剑已经是冲了上去。鬼厉长笑一声,更不躲闪,迎面而来,噬魂如闪电一般倒飞回他的手上,向着林惊羽冲去。

两个童年玩伴,就这般彼此怒目而视,生死相搏。

如离弦之箭,凌空相撞!

瞬间,四周狂风骤起,以半空之中二人为中心,无形音波向外涌去,靠得近处的树木纷纷是连根拔起,倒飞而起。

而在风暴中心,两个人的脸上几乎也是同时都闪过一丝痛苦颜色,其中鬼厉脸上更掠过了一丝隐隐的金色异芒。

这发生在通天峰后山的决斗,随着风吹拂过崇山峻岭,传到远方的时候,已经是轻不可闻,更何况此刻天上人间,世间万物,又有谁还在乎他们呢?

天空中,还有更重要的一场斗法!

只是,在人群之中,不知为何,陆雪琪突然身子一震,面上竟是颇为怪异的有一道淡淡金色异光一闪而过。

她愕然回头,身子竟有些僵硬,举目远眺,那远方处,却是遥远的冷清的后山地方……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