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六集 第十一章 诛仙

2013年2月16日 更新

与前山那场惊天动地的大斗法、大搏杀不同,鬼厉与林惊羽这两个童年好友的一战,规模远小于前者,但激烈的程度,却彷彿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任谁也不曾想到吧!曾经亲如兄弟的男儿,终于是到了这种地步,两个人的身影忽而分散,忽而冲撞,如狂风暴雨一般席卷了幻月洞府周围地方,所有的树木尽数倒下,或连根拔起,或当中斩断,就连坚硬厚实的大地,也完全被这两个人强悍之极的术法之力搞的变了模样,坑坑洼洼,到处是深坑碎石。

若单论道行法力,鬼厉身怀数门真法,又修习三卷魔教经典《天书》,其道行法力之高,其实已绝非普通修道之人可比,直逼方今天下第一等的人物,纵然是林惊羽这等奇才,比他也颇为不如。

但此刻二人相斗,不知怎么,竟然是旗鼓相当。若论情由,其实不外二者,第一便是林惊羽本身性子激烈,这十年来追随祖师祠堂之中神秘老者修行,所学的正好乃是激发本身潜能之刚猛异术,配合他之本性和斩龙剑无往不回的气势,其战力气势倒是比本身实际修行更高上了一筹。而此刻他愤恨满胸,剑剑夺命,几乎与百年前那位传说中的万剑一一般,势不可当。

而鬼厉本身道行虽高,根基扎实,但却有一个弱处,始终制约着他。当年他同时修行青云门道家“太极玄清道”真法和天音寺佛门“大梵般若”,彼此抵触,以至进境缓慢,日后虽然侥幸学得天书总纲,能将这二者奇功真法贯通,道行大进,但其本身处,根基大法却已换做了魔教经典之《天书》异术。

只是这《天书》异术玄妙艰深,更有一番坏处,虽然总纲皆在,但书中道法,三卷之内并不完全,每每修习到关键地方,便有断裂处,如人行坦途,大道往来,忽而竟有绝壁悬崖隔于身前,不得前往,欲行别途,却又更无去路。如此种种,实不在少数,这些年噬血珠戾气反噬,鬼厉无力抵挡,也多半由此而来。以至鬼厉一身修行,竟是不能完全发挥了。

不过饶是如此,鬼厉一身数门真法,岂是等闲,《天书》异术虽然不全,但毕竟是开天辟地之奇术异法,种种神妙,非常人所能想像。

二人激斗许久,终于还是鬼厉渐渐占到上风,噬血珠红芒血气,如毒蛇吞吐,渐渐将斩龙剑碧光压了下去。

林惊羽又惊又怒,虽然十年来鬼厉反出青云,投身魔教,与正道为敌,但一向并未与青云正面冲突。而林惊羽一向在祖师祠堂里修行,所以二人其间虽然在西南死亡沼泽中见过一次,但可以说一直都未交手。在林惊羽心中,鬼厉其实还多半是当初那个木讷的张小凡的印象。

从小到大,从草庙村到青云山上,林惊羽哪一点不比张小凡强,虽然在他心中,一向都把当初的张小凡当作兄弟一般,但不知不觉之中,以他从小那般骄傲性子,在许多事上是看不起张小凡的。而许多年来,事情也的确如他所想,张小凡没他聪明,没他英俊,上了青云山上,众多师长也是抢着要收他为徒,却无人理会张小凡。日后他二人分道扬镳,他去了龙首峰,张小凡去了大竹峰,道行更是与他差了老远。

这种种情况,在在都显示张小凡实是比不上他的,只是后来到了青云山七脉会武那一次,张小凡不知怎么走了好运,竟然挤进四强,而自己却在当时遇上了师兄齐昊,败下阵来,虽然心中有些郁闷,但想来众人也知道当时原因,林惊羽心中也并未改变什么想法。一直以来,他看张小凡如兄弟,张小凡有事被欺,他也凛然出头,彷彿是在照看自己不成器的弟弟一般。

直到今日决裂,生死相搏,林惊羽却愕然发现,原来这个一直在自己之下的人,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有胜过自己的模样了。

一股无名愤怒之火,从心中霍然燃起,林惊羽英俊的脸上,突然有些狰狞了。他这般骄傲性子,唯一的坏处便是太过爱走极端,一时之间,他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碧光乍起,如骄龙狂啸,愤而反噬。

激斗中,但见得二人盘旋的紫气光柱因为天机印已破,更比刚才粗大了数倍不止,腾腾紫色,已将二人都笼罩起来。林惊羽身处劣势,却突然反攻,剑势若排山倒海一般涌来。鬼厉吃了一惊,眼看着林惊羽身随剑走,剑剑飞驰,威力虽然极大,却已是置自身安危于不顾,直如拚命的打法。

鬼厉眉头紧皱,此刻距离二人开始交战已有一段时间了,或许是因为此地乃青云山圣地,更有诛仙古剑引发的紫色气柱缘故,最初开始,鬼厉心中激发的戾气,非但没有像往常一般控制心神,反而由着本身精纯功法,缓缓消退了下去,鬼厉心头也渐渐回复清明。

只是头顶天空,便是那诛仙剑阵,十年来他无日无夜不想到此物,当真是刻骨铭心,碧瑶的身影更是在他眼前不断晃动,又是伤神伤心。而眼前此人,神志清明之后,鬼厉又想起了多年情谊,而此刻他这番愤怒,多半也是由自己引起,想起刚才在祖师祠堂里的那位老人,鬼厉心头多少有些惭愧,由此,竟渐渐没了相斗之心。

长叹一声,心烦意乱之下,鬼厉再也无心缠斗,只觉得此时此地,实在是痛苦不堪,便欲离开,心中更有一番痛楚思念,恨不得转眼就回到狐岐山中,见见碧瑶模样,对她诉说一番。

便在此时,前方林惊羽已然是一剑凭空,锐啸而来,碧芒如电,刺破长空。鬼厉面色一沉,连退三步,噬魂魔棒当头劈下,正劈在斩龙剑剑刃之上。

林惊羽身体大震,只觉得一股怪异绝伦的血腥戾气从那个烧火棍模样的黑棒上传了过来,同时有古怪吸附之力,竟然牵动了一身精血,就要向外涌动,几乎不能自己。

林惊羽大惊失色,料知乃是鬼厉手中之至邪大凶法宝,但他性子刚烈,竟是怡然不惧,不退反进,斩龙剑若剑底游龙,反腾而起,不顾自身胸口大开,迳直攻向了鬼厉面门。

鬼厉目光闪动,此刻他若出手,虽然自身不免重伤,但却有十成把握击杀林惊羽,只是看着那张熟悉脸庞,鬼厉心头忽地如闪电般掠过当初二人一起玩耍的身影,随后,还有碧瑶的面容。

这个世上,还有多少人是我可珍惜的,还活在人间的呢?

彷彿是自嘲,他这般微微苦笑着问自己,收回噬魂魔棒,将这个千钧一发的危机,腾空而起,躲了过去。只是他的苦笑容颜看在林惊羽的眼中,却如同讥笑一般,更令他怒火万丈。

就在这个时候,身在半空的鬼厉忽然身子一震,向远处望去,只见一个白色身影,迅若闪电般飘了过来,待看清了这里场中情况,那人竟也似身子大震,一张绝美脸上,呈现出惊喜交集、悲喜难明的神情,甚至连声音,也有些微微颤抖。

“你……当真是你……”

正是陆雪琪。

在她雪白面颊之上,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生平第一次的,在人前悄悄滑落了两滴珠泪。

那个男子,愕然看着自己,在半空中缓缓落下,那么熟悉的面容,多少年来刻骨铭心的思念?

当初以为他终究已经死去时候,却又是怎样的伤怀与痛楚?若不是此刻还有外人,简直就想扑进他的怀中,好好痛哭一场。

谁愿意孤苦一生?

谁愿意孤单度日?

若不是情到深处难自禁,又怎会柔肠百转冷如霜!

鬼厉也有些呆了,张开口似要说些什么,却什么话也没有说出口来。不料便在这时,身后的林惊羽却并没有停手,斩龙剑如风如火,大喝声中,依然席卷而来。

鬼厉陡然惊醒,翻身迎敌,已是失却先机,眼看碧芒耀眼,就要冲到跟前,鬼厉面上戾气大盛,噬血珠瞬间红了起来。

便在这千钧一发的关头,突然,彷彿曾几何时的记忆,幽幽又醒了过来。

一只白皙手掌,从身旁伸了过来,将鬼厉的手腕握住。

鬼厉身子一颤,突然间,身上的力气竟似乎是全部消失了,一股从最深处就要迸发出来的激情涌上心头,脑海深处嗡嗡作响,骤然回头,一声“碧瑶”就要呼喊出口。

只是他愕然而止,挡在他面前的,白衣飘飘,正是陆雪琪。

“呛啷……”

如凤鸣九霄,清脆悦耳,天琊神剑如秋水流淌,出鞘而来,一剑将势不可挡的斩龙剑挡了开去,陆雪琪更是自己挡在了鬼厉身前。

那张清秀艳丽的脸庞之上,柔情无限,却又哪里管的着,这世间所有?

林惊羽怒喝道:“陆师妹,你疯了么?”

陆雪琪身子一震,似从梦中惊醒一般,然后,她默默转头,望着鬼厉,眼光中迷离而柔美,轻轻一笑,她慢慢放开了鬼厉的手。

“疯了啊……”陆雪琪幽幽地笑着,眼中似只有鬼厉的模样,低声道:“我许久之前,想必就已经疯了吧!”

鬼厉默然,面上戾气消散,只有痛楚之意,掠过脸庞,默然垂头。

林惊羽为之愕然,场中,一时寂静下来。

便在此刻,忽然天际之上,传来了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山脉顿时剧烈震动,以他们三人如此道行,竟也立足不稳。

三人都是吃了一惊,抬头仰望天际,只见青云之上,那一场旷世浩劫,终于已经到了最后时刻。

         ※       ※       ※

炽烈白光,耀眼夺目,再没有人能看清楚那团光晕之中的人影。人们只是看到,天空中耀目的光芒照亮了整个苍穹,甚至连天边旭日终于也失去了颜色。

而整个天际之上,曾经气象万千的诛仙剑阵,此刻只剩下了唯一的一柄主剑,但那隐含的威势,更胜过了漫天剑影。越来越是炽烈的白光从道玄真人那团光辉中激射到主剑之上,整个主剑的颜色由七彩转为单一,由单白转为纯白,光辉万丈,彷彿是一柄就要破天而去的狂剑。

狂风处,兽神凌立云霄之上,望着前方那柄根本不应该在人间出现的神剑,狰狞的脸上多了一丝茫然。

在万千人期待的目光中,在万千人彷彿狂欢一般的欢呼声中,巨大的炽烈神剑,缓缓催动,掉转过头,对着兽神。只片刻工夫,兽神周围的黑气便被这天生敌对般的白光逼退了数丈。

白光深处,彷彿有人深深喘息,声音嘶哑,如猛兽低吼,困兽咆哮。

兽神紧紧盯着前方那柄神剑和那团白光,良久之后,忽地放声大笑,他声音本就嘶哑难听,此刻纵声而笑,更是刺耳,听者无不侧目。

只见兽神大笑,神态疯狂,似乎在他心目之中,有什么世间最可笑之事一般,不过终究他也只是狂笑而已,没有多说一字。

天际之上,狂风越来越是凄烈,诛仙神剑的威势亦越来越大,不知从何时开始,彷彿是某个声音从天界地府传来,低低唱颂着神秘咒语,开始回荡在天地之间。

那团炽烈白光,忽地腾空升起,竟是落在了那柄光芒万丈的诛仙主剑剑柄之上,几乎与此同时,诛仙剑阵已然发动,如破天之势,那柄狂剑呼啸袭来,看似缓慢,但天上地下,竟彷彿更无一处地方可躲了。

遇神杀神,遇仙诛仙!

方今天下,更无一物有这番气势了。

风卷残云,尽数飞散,没有人会知道,此刻面对着这柄诛仙狂剑的兽神的心里,究竟在想着什么?

只是,他竟没有丝毫惧色,更无一丝一毫退避之意,迎着风,迎着光,兽神巨大的身躯奋然跃起,竟是向着诛仙狂剑当面飞去。

天地似也静默,洪荒都在屏息,人们目瞪口呆地望着青天之上,黑白二色横贯天空,轰然相撞!

没有人能形容当时的景象,天为之崩,地为之裂,青云山山脉一日之内三次震动,这一次最是厉害,巨大的山峰绝壁间,出现了无数条龟裂缝隙,无数巨石纷纷脱落山体,掉落下来。通天峰上的碧水寒潭之内,更是水波动荡,原本平滑的水面不断凭空冲起几丈之高的水柱。

而在青云山头,正道中人和残余的兽妖们,个个都是噤若寒蝉,尤其是那些似兽非兽的兽妖,此刻更是吓的厉害,狂躁不安,疯狂咆哮。

然而,这一切比起天上那惊天动地的景象,彷彿都不算什么了,也不会有人在意。

巨大的诛仙主剑横贯天际,隆隆刺下。所过之处,只见空气中丝丝锐响,一路上所有事物,尽数是灰飞烟灭,不留一点痕迹。在狂剑剑刃的外围,更可看见白光外沿呈现出暗暗红色,不知是空气太烈摩擦的,还是这柄狂剑本身太过激烈了。

那一剑轰然而下,兽神仰天长啸,全部手臂俱合到胸前,怪目圆睁,在诛仙主剑刺下的那一刻,赫然间黑气大盛,怪手伸缩,天际中一声惊雷轰隆,他竟是硬生生将这柄直能开天一般的神剑抓住了。

瞬间,天上地下,尽数骇然。

然而,只见白光腾起,万丈光辉,巨大的诛仙主剑发出隆隆雷声,从数十只如铁箍一般的黑手间,赫然硬生生、缓缓插了下去!

一寸,一寸,又是一寸。

黑手一只接着一只,缓缓的被炽烈的白色光芒吞没而消散了。那柄狂剑此刻看去,便如无上恶神,张牙舞爪,夺人性命,带着无尽杀意,一点一点地向着兽神胸膛插了下去。

黑气闪烁,厉啸冲天而起,黑色的血液喷洒而出,诛仙剑终于插进了兽神的胸膛,并且已然一分一分的插了进去,炽烈的白光激烈闪烁着,如天际闪电乱窜,打在兽神肌肤之上。

皮肤血肉,都悄悄褪去,巨大的身躯,彷彿也开始虚无飘渺,就要被这惊天之力破为虚空。兽神眼中光芒越来越弱,终是不敌这等绝世神剑。

只见他身形在诛仙剑下,越来越小,但不知怎么,彷彿是力量对撞消耗一般,随着兽神身躯渐渐变小,原本庞大的诛仙主剑,也开始缩小下来,只有那团光辉,还是那么明亮耀眼。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着,直到兽神终于重新变做了常人身形大小,黑气笼罩片刻之后,轰然散去,众人看的真切,他竟是重新变回了那个少年模样,只是此刻模样惨白,头发疯乱,显然是败局已定。

而更为重要的是,几乎是在黑气散去的同时,诛仙主剑也消散开了,但那团光辉却凝结在兽神面前,闪烁不停,终于汇聚到二人中间,幻化出那柄似石非石、似玉非玉的诛仙古剑出来,正插在兽神胸膛之中,横贯而出。

道玄真人的身影,从光芒中缓缓出现,只是他的面颊更不复当初道骨仙风的模样,反而变得突兀凶戾,眼中更是一片血红。

兽神大口喘息着,不断咳嗽,嘴唇轻轻有些颤抖,低头看了看胸口。

诛仙剑正插在他的心口,从中间流淌出的鲜血,却不是红色的。

他惨然而笑,长叹一声,道:“了不起……了……不起!……”

忽地,声音才落,他双手一合,此刻他身躯已回复常人模样,手臂也直如常人,但这一合之下,将诛仙古剑夹在手掌当中,登时但见黑气汹涌,直涌入古剑诛仙剑刃之中。

“卡!”

一声低微到几乎无法听见的声音,赫然从诛仙古剑的剑刃之上传来,道玄真人面色大变,连忙看去,只见古剑之上,清晰地现出了一条裂缝,横在诛仙剑上。

道玄真人这一惊非同小可,大吼一声,使劲全身力气,拔剑而出。几乎是在同时,在诛仙古剑抽离兽神胸膛的那一刻,彷彿是剧痛袭心,兽神亦是大吼一声,声音凄烈,整个人腾空而起,向后飞了出去。

道玄真人此刻但觉得脑海之中气血翻涌如惊涛骇浪,一股杀戮戾气翻来覆去如欲冲破胸膛一般,但他到底修行深厚,知道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虎归山,更何况他强开天机印,地脉灵气太盛,已然令诛仙古剑负担过甚,刚才更被那妖兽临死一击,留下裂痕。

当下他强提一口气,正要追赶,忽地觉得诛仙剑剑上猛然传来一股巨力,直冲入脑海之中,瞬间冲破他苦修数百年之经脉气穴,轰然而鸣。一时之间,他身躯震颤,七窍转眼之间流出血来,身子摇晃两下,大叫一声,手中诛仙古剑一松,竟从云端栽倒下来。

这一幕惊心动魄的场面直把底下人看的是眼花缭乱,目瞪口呆,忽然间却见大变乍起,兽神重创而逃,道玄真人却忽然昏了过去,众人顿时乱做一团。

一时间,有人去追兽神的,有人扑过去抢救道玄真人的,还有的年轻弟子从震骇之中醒悟过来,突然发现通天峰上还有无数兽妖正发呆一般,立时杀了过去,而兽妖如何甘心束手就擒,一时间通天峰头,又是杀声一片。

而在这一片混乱之中,忽地有人惊叫出来,声音急切而慌乱,彷彿看到了生平最可怕的东西:“诛仙……诛仙剑呢?诛仙剑落到哪里去了?……”

刹那间,通天峰上,又是大大骚乱,无数人如没头苍蝇一般,乱作一团。

         ※       ※       ※

后山地界。

幻月洞府之内的紫色气柱缓缓消散,只剩下一点瑞气还残留不去。刚才天际那一幕惊心动魄,三人都看的呆了。

此刻,他们才回过神来。

林惊羽深深呼吸,定了定神,向陆雪琪冷冷道:“陆师妹,你意欲何为?难道你也要叛出师门么?”

陆雪琪愕然,张口欲说什么,却又转头看了看鬼厉,终究没有说出什么来。

鬼厉深深看了她一眼,二人目光对望,彷彿都看到了对方深心……

鬼厉笑了笑,转过头去,面对着林惊羽,重新站在了陆雪琪的身前。

陆雪琪从背后望着那个背影,眼中光芒闪烁,复杂难明。

林惊羽冷冷一笑,便要动手。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只听天空中一声锐啸,呼啸而来。

三人都是一惊,向后一让,便只见一物从天而降,似缓实快,“噗”的一声落在地上,原本坚硬之极的石板如豆腐一般,被它深深插了进去。

这是一柄长剑,剑质怪异,似石非石,样式古朴,只在有着一道细细裂缝的剑刃之上,清晰地雕刻着两个字──
诛仙!

已经是本卷最后一篇文章
  • 侠骨柔肠:

    顶雪琪,总算是回归自我找到本心了

    回复
    • 顶顶顶f:

      我要为民除了你

      回复
  • 逍遥自在:

    同上

    回复
  • 123:

    太激烈了

    回复
  • 爱米:

    有病的陆雪琪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