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七集 第四章 伤心人

2013年2月16日 更新

  狐岐山,鬼王宗总堂。

  大巫师去世,到现在已经有三日了,青龙着人将老人的尸身火化,收藏在了一个骨灰瓮中。此刻,这个青花小瓮,就安静地放在他手边的桌上。

  青龙凝望着小瓮良久,轻叹一声,转开了目光。这三日以来,鬼王宗里的大小事务,俱是由青龙和幽姬代为处理,三日前那场变故之后,鬼王与鬼厉竟然全都缩到自己房中,至今没有出来。

  青龙依然很清楚的记得,三日之前,那个沉重的石门发出“吱呀”声音缓缓打开的时候,从里面走出来的那两个男人,那两个放眼天下几乎都无所畏惧的男子,竟然都如失了魂魄一般,神情恍惚而悲凉。

  鬼王还好,低低说了一句:“三日之内,谁也别来打扰我!”话一说完,人便径直走回卧房,再也没有出来。

  至于那个鬼厉,整个人失魂落魄,一个字也没有说,走着走着,竟然直接撞到了坚硬的石壁之上,以至让额头都流下了鲜血。而他,竟也毫无知觉一般,缓缓转过身子,脚下依稀有些踉跄般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被这诡异的情景震住的众人,其实多半已经猜到了结果,但当他们向石门中看去的时候,满地流淌的鲜血,还有端坐在血泊中却已垂头而亡的大巫师,那场面之凄厉惨烈,实是触目惊心。

  只有依旧躺在寒冰石台上的碧瑶,安详而栩栩如生的面容里,还是如往日一般的宁静,而在她手间的合欢铃,正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光芒。

  脚步声从旁边响起,打断了青龙的思绪,他抬起头来,只见幽姬的身影如幽灵一般飘了进来,站在他的身旁,却没有直接看他,而是向他身后的房间望了一眼,低声道:“宗主还没有出来么?”

  青龙缓缓摇头,低声道:“三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

  幽姬面上黑纱轻动,默然无语。

  虽然没有亲眼在现场看到一切,但他们二人完全可以想象的到那个场面的悲凉。

  这世间若说还有什么比绝望更令人伤心,那便是在看见希望,甚至那希望就在眼前的时候,你却又陷入了绝望!

  就在他们两人相对无语的时刻,忽地,从青龙背后那座门扉之处,传来了轻微的声响。

  门,缓缓打开了。

  青龙和幽姬身体一震,连忙转身看去。

  简朴的木门缓缓向内打开,发出低沉而轻微的“吱呀”声,带着几分往日沧桑,许也是在诉说着主人的悲凉。

  一只脚,从那个房间里,轻轻踏了出来。鬼王的身影,慢慢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青龙和幽姬默默地望着,那个恍如隔世的男子。

  三日白头!

  鬼王的头发,竟然已全部变做雪白。

  青龙的声音不知怎么,突然变得沙哑而迟疑,就连他自己听到,也在怀疑这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声音:

  “宗……主,你还好……好么?”

  鬼王嘴角动了动,却没有说话,而是闭上了眼睛,微仰起头,深深呼吸。

  幽姬在黑纱之下,突然道:“宗主,你自己要保重……身体。”话说到后面,不知怎么,她忽然想起碧瑶,声音竟是一阵哽咽。

  鬼王的肩头微微颤动,但很快平服下来,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虽然沧桑与悲凉依然刻在他的脸上,但眼眸之中,却已有了淡淡光芒。

  那仿佛是看透了世事沧桑的目光。

  “我看起来,老了许多罢!”他竟是这么的,说了一句,嘴角轻动,有微微的笑意,可是那其中,却满是苦涩。

  青龙与幽姬同时低下头去,不忍再看这个男人。

  鬼王再一次的,深深呼吸,吐出了胸中之气,眼光转动,片刻后落在青龙手边桌上,那一个青花小瓮之上。

  “这里面的是……”他淡淡问道。

  青龙踏上一步,捧起小瓮,递给鬼王,道:“大巫师去世之后,属下大胆作主,将老人家尸身火化,这小瓮中的,乃是他的骨灰舍利。”

  鬼王默默接过青花小瓮,一双手在其上抚摸许久,轻轻叹息一声,道:“这位大师虽然没有救回瑶儿,但他以垂死之身,不顾一切耗尽元气,将瑶儿魂魄收全,虽然最后功亏一篑,但实也是我们的大恩人。”

  他将这小瓮再度递还青龙,道:“你准备一下,以我圣教重礼,恭恭敬敬地将大师送回南疆罢。”

  青龙接过青花小瓮,点头道:“是。”

  鬼王沉默片刻,道:“鬼厉呢,他怎么样了?”

  青龙迟疑了一下,幽姬却已经在旁边道:“从寒冰石室中出来以后,他好像整个人都垮了似的,失魂落魄,一路跌跌撞撞回到自己房间,就再也没有出来。”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低声道:“到今日为止,也有三日了。”

  鬼王面色萧索,缓缓将双手负在身后,半晌低声吟道:“十年伤心事,一夕在心头!唉,走罢,我们去看看他。”

  说完,他缓缓负手走去,青龙与幽姬对望一眼,默默跟在他的身后。

  从身后望去,鬼王一头白发,身影竟是异样的苍凉。

  鬼厉的房间离鬼王所居之处颇远,却离碧瑶所在的寒冰石室极近。这是当初鬼王不愿更加伤心,所以远离女儿所在的石室,而鬼厉若在狐岐山中,几乎每日都会去看望碧瑶的缘故。

  当三人穿过甬道渐渐接近了鬼厉的房间时刻,走在后头的青龙和幽姬明显发现鬼王的身体有些异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里又接近了那个伤心地方。

  可是他们,谁都没有多说一句话。

  终于,来到了孤单的石门外,鬼厉居住的地方,周围更无一人,他向来喜欢独处。只是在他门外,远远的还站着一个鬼王宗弟子。

  鬼王走上前去,打开石门走了进去,随即一怔。青龙和幽姬也发现似有不对,走进去一看,却只见房间里空空如也,非但不见鬼厉身影,连小灰也不见了。房间中一切摆设如常,丝毫没有动用过的痕迹,只有那张卧床之上,有些许凌乱模样。

  青龙眉头一皱,转身出去唤了一声,站在门外那个鬼王宗弟子连忙跑了进来,在鬼王面前跪下施礼道:“拜见宗主!”

  鬼王转头看去,青龙在他身边轻声道:“属下这几日处理门中事务之外,就在宗主门外等候,至于这里就叫这些弟子好生守着。”

  鬼王微微点头,转过头对这鬼王宗弟子道:“副宗主哪里去了?”

  那鬼王宗弟子显然对鬼王极是敬畏,连说话声音都有些微微颤抖,道:“回禀、禀宗主,副宗主在房间里把自己关了三天三夜,一点动静也没有。就在属下担心的时候,今天早上,他突然带着那只灰毛猴子走了出来,径直就离开了这里。”

  鬼王怔了一下,青龙皱眉道:“他去了哪里?”

  那弟子埋首道:“弟子一直跟着副宗主,只见他走出山腹,随即破空而去,弟子看他神情模样,很是可怕,也不敢上前询问,只好回来这里等着……”

  青龙脸上怒气一闪,鬼王在前头却忽然“咦”了一声,走前几步,从床头拿起一封封好的信,看了一眼,却递给青龙,道:“是给你的。”

  青龙怔了一下,接过一看,果然是鬼厉写给自己的,心中迷惑,看了鬼王一眼。却见鬼王面无表情,看向别处,青龙皱眉,撕开封口,将信看了一遍。

  信并不长,他很快就看完了,只是脸色忽也有些黯然,低声道:“宗主。”

  鬼王淡淡道:“怎么了?”

  青龙道:“他在信中,是拜托我辛苦一趟,将这位大巫师的骨灰送回南疆苗族七里峒。”

  鬼王缓缓摇头,突然叹息一声,道:“罢了,罢了!”

  青龙愕然,鬼王却转头对那鬼王宗弟子道:“你下去罢。”

  那人如遇大赦,重重磕了三个头,急忙退了出去。

  青龙望着鬼王,道:“宗主,那鬼厉……”

  鬼王向着这空荡荡的房间望了一眼,眼中尽是萧索之意,良久方转身,也不招呼青龙幽姬,只默默行去,从他背影之中,幽幽传来低沉声音:

  “都是伤心人啊……”

  ※※※

  南疆,焚香谷。

  这个近日来变故不断的正道大派,今日里又有一个震撼人心的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山谷。从焚香谷深处“天香居”里天鼓七鸣,响彻远近,预示着已经闭关许久的焚香谷谷主云易岚就要在今日出关。

  所有的焚香谷弟子纷纷归位,无人胆敢怠慢,在焚香谷正殿“山河殿”里,以上官策、吕顺等人为首,李洵等一众弟子列位在后,并列殿前,耐心等候着。

  在众人之中,尤其引人注目的却是一个站在李洵身边的女子,正是燕虹。自从不久前九尾天狐逃脱玄火坛的那个晚上,上官策在混乱之中依然认出燕虹乃是假冒之人,其后果然证明乃是魔教合欢派的金瓶儿所扮,但真的燕虹却直到三日前方在焚香谷一栋房子内的地窖中被发现。

  这自然是当日金瓶儿也不知如何,用诡异术法将燕虹治住,藏在这么个所在。这些日子来焚香谷中众人倾巢而出,找遍了附近大大小小山头,却惟独没有注意谷中房子。这还是三日前一个男弟子因为谷中缺了一味药材,下了那个藏药的地窖寻找,方才发现燕虹,否则也不知道这可怜女子要在那地窖中等上多久。

  只是这些日子折磨,燕虹明显神色变得憔悴多了,只不过众人此刻也无心注意于她,一个个眼神都望着正殿偏门,按照惯例,出关后的云易岚当从那里走出来与众人相见。

  站在众人最前的上官策依旧是一身黑衣,神态从容地站在那里,只是在众人无法发觉的眼眸深处,他眼中却隐隐有几分异芒闪烁。

  对他来说,这几年里这个当师兄的谷主云易岚每次与他见面,无不隔着一座屏风,而说话间更是有气无力,并且近日来越发苍老,他起初也不敢相信,但直到最近,他在心中已渐渐认定,这位一直压在自己头顶的师兄真的是快不行了。

  不料今日天香居中天鼓如雷,生生将他震在当地,云易岚竟然出关了!

  难道他真的是在闭关修习术法,而非遮掩什么?

  上官策心中烦乱不堪,忐忑不已。

  而在上官策身后,站在年轻一代弟子最前头的李洵,眼中却有遮掩不去的兴奋之意。一直以来,他都是云易岚最得意的弟子,在焚香谷中更是天之骄子。只是数年前云易岚突然闭关,事先更无丝毫预兆,就这么从此不与众人相见。

  虽然李洵本人还是为云易岚特别看待,与师叔上官策一样乃是焚香谷中仅有的两个可以觐见云易岚的人,但不知是不是因为云易岚认为李洵毕竟年轻,道行不够,焚香谷中大事他却是让上官策掌管的,如此无形之中,李洵的地位竟为之下降不少。

  但如今云易岚重新出关,形势自然为之大变,他乃是当今谷主最钟爱之弟子,下任谷主当仁不让的人选,说起话来自然分量不同。而且更重要的是,就在昨天,也就是云易岚出关的前一天晚上,他已经被云易岚秘密接见过,事先知道了恩师将要出关。

  而随着恩师出关之后,有一件他盼望许久的宿愿,也终于有可能达成了。一想到此处,李洵英俊的脸庞上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之情。

  上官策的身子动了动,缓缓转回了身子,身后侧后方那个年轻的师侄虽然竭力保持镇静,但那种从心底发出的欢喜与兴奋,毕竟不是他这个年纪阅历所可以遮盖的,也更不可能逃过上官策那如鹰一般看透世情的眼睛。

  “嘿……”他缓缓在深心中冷冷笑了一声,暗自道:“年轻人,你要走的路,还不知有多长呢!”

  就在这众人各怀心思的时候,忽地鼓声悠扬,如天外飞来,盘旋大殿之中。上官策等人精神为之一振,整理仪容衣衫,向那偏门望去。

  只见红影一闪,一人人影缓缓现身,一身火红色的衣衫正是焚香谷历来谷主的服饰,代表了这个尚火的宗派信仰。

  也没有感觉到火焰的热度,更没有耀眼的光芒,但不知怎么,众人眼前那么一红,却无不有一种感觉,一团红色的火焰,施施然这么走了过来。

  而当众人回过神来,看清了那团红光中的人物时候,包括一向镇定从容的上官策在内,竟都是不能置信地发出了一声低低惊疑的呼声。

  来人,竟只是一个看去至多四十上下的中年男子,一头鲜艳却柔顺的红发也不系起,随意飘洒肩头,更有一丝飘逸放荡的味道。

  众人面面相觑,云易岚数年前闭关时候,众人都分明记得他已经是个垂垂老矣的老人,头上更早已是白发苍苍,但此刻看此人比当初的云易岚年轻了不知多少,而且面容上皮肤光洁平滑,连一丝皱纹都看不到。

  只是此人面容轮廓,却又分明乃是云易岚的模样,尤其乃是上官策,他与云易岚在一起的时间比谁都长,更是认得这分明就是年轻时候的云易岚的样子,只是看那容颜,更胜过他年轻时的风采,在这般震撼之下,众人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倒是那个云易岚行若无事,大摇大摆地走到正殿之中,众人面前,目光炯炯有神,向众人望了一眼,忽地微笑一声,声音一反在密室中的苍老,清朗悦耳,道:“怎么,你们都不认我这个谷主了么?”

  众人身子一震,李洵首先回过神来,当先拜倒,大声道:“弟子恭迎师尊出关,恭贺师尊闭关修炼真法大成!”

  众人顿时醒悟,纷纷行礼,上官策眼中惊讶神色渐渐退去,也低下头行了一礼。

  云易岚显然看去气色不错,心情亦是极佳,摆了摆手,道:“好了,好了,大家都许久不见了,起来说话罢。”

  众人应了一声,纷纷站起,云易岚微笑着向众人看去,最后目光落到上官策身上,笑道:“师弟,这些年让你代管谷中琐事,烦了罢?”

  上官策摇了摇头,亦露出微笑道:“师兄不在,便是我这做师弟的分内之事,反是前些日子玄火坛出了变故,我……”

  云易岚忽地一声大笑,将上官策的话语打断,道:“过去的事,师弟何必耿耿于怀,来日方长,我们从长计议就是了。”

  上官策面上掠过一丝讶色,但也没有再说什么,低头道:“是。”

  云易岚向在场众人望去,只见众人眼中满是尊敬和惊奇眼色,显然自己这一身恍如返老还童的样子,让众人实在惊愕。

  只是他也不多做解释,掉头向早就侍立一旁的李洵问道:“最近谷中有什么事么?”

  李洵踏上一步,恭声道:“今天一早,中土青云门掌教道玄真人捎来一份书信,说是乃是对前些日子师尊去信的回复。”

  他口中这般说着,面上神色从容,但站在一旁的上官策面上却为之一变,云易岚闭关期间,焚香谷大事都由他作主。与青云门掌教通信往来,自也是重要之极的事情,他却是一无所知。而这封回信今早即到,李洵不知怎的竟然半路截下,而不让他知晓,分明此事乃是师兄云易岚故意不让他插手的。

  上官策心中怒气渐生,但面上却依然如故,异样神情一闪即过。

  云易岚点了点头,将李洵递过来的书信接下,打量了一眼,只见信封上端端正正写着数字:焚香谷云易岚师兄亲见。

  落款乃是:青云门道玄拜会。

  果然乃是青云门道玄真人的手书,云易岚微微一笑,将封口撕开,抽出了一张薄纸,从头到尾看了一遍,面上始终带着微笑之意。

  末了,他微微点头,沉吟片刻,将书信收好放入怀中,朗声对众人道:“今日就到这里,你们回去准备一下,不久之后,我当率领焚香谷出色弟子,进中土去拜会青云门与天音寺两派道友,共商天下大计!”

  众人一惊,焚香谷大举进入中土,已经是许久以前的事情了,不料今日谷主甫一出关,便下了这个绝大的命令。只是云易岚向来威望深重,焚香谷众人也没有多想,一众人见过礼后,纷纷退了出去,各去准备不提,只有李洵却被云易岚留了下来。

  待众人走后,山河殿上只留下了云易岚和李洵师徒二人。李洵与师父单独相处,便也没有众人在场时那般拘谨,笑道:“师父,你闭关究竟修的是什么法门,竟有如此神效?”

  云易岚笑了笑,道:“这乃是我焚香谷祖师传下的异术,等日后你道行够了,还怕我不传给你么?”

  李洵一怔,却见云易岚眼中笑意和蔼,似大有深意,略一思索,不由得大喜过望,连忙拜倒,道:“多谢师父厚恩,弟子必定不辜负师父的期望!”

  云易岚微笑着将李洵搀起,上下看了看他,叹道:“你根骨精奇,乃是修道的大好人才,只是我看你年轻气盛,心气还有些浮躁,自己还要多加把握,如此再勤加修习,方能成其大器。”

  李洵连连点头,道:“多谢师尊指点。对了,师父,你留我下来,可有什么事么?”

  云易岚看了他一眼,道:“不错,我要你先去一趟中土。”

  李洵一怔,道:“中土?去哪里?”

  云易岚淡淡道:“青云山。我等一下会写一封回信,你立刻动身,将此书信送到青云山道玄真人手中。”

  李洵点头道:“是。”

  云易岚来回走了几步,又道:“道玄真人看过此信之后,多半要留你在青云山暂住几日,你也不必推迟,就在青云呆几天,我随后就带其他人到了。”

  李洵点头,但微感迷惑,道:“师父,你这么急着进入中土,有什么要紧事么?”

  云易岚微微一笑,道:“还不是你求了我许久的那件事!”

  李洵身子一震,随即面上露出掩饰不住的兴奋之意,当即再次跪倒,大声道:“多谢师父成全。”

  云易岚摇头笑道:“好了,好了,你且先回去准备一下罢,等会过来取我书信,就直接动身好了。”

  李洵兴奋的答应一声,大步走了出去。

  待这个年轻弟子的身影消失,云易岚面上的笑容也渐渐淡漠,他转向南方,向着那十万大山的方向远远眺望,半晌之后,忽地冷哼一声:

  “既然你要出来,我便让整个天下来挡。要我一人独挑这个担子,嘿嘿,我可没那么傻!”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