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七集 第五章 颓废

2013年2月16日 更新

  

  十万大山,镇魔古洞。

  兽妖复活之后的镇魔古洞,情景已经与之前黑云压顶、阴风呼啸的模样大不相同,虽然天空仍然昏暗,但集聚在洞口的那片黑气已然消散,终年不止从古洞之中吹出的阴风也消失无踪。

  除了依旧荒芜的山脉,只有伫立在镇魔古洞洞口的那尊石像女子,依然风雨不改地站在那儿。而就在它的面前,身着鲜艳丝绸衣衫的,竟是一个模样极其俊逸、甚至可以说是带着一丝妖艳的少年。

  比寻常女子更加白皙的脸上,细眉丹目,薄唇尖颌,细细看去,这张脸庞却隐隐和那尊石像女子有几分隐约的相似。

  只是,在两个人的面容上的气质,却截然不同!

  这个少年,便是从镇魔古洞中复活的兽妖,谁也料想不到,令无数南疆人恐惧的恶魔,竟是这般一个看去俊俏的少年。

  从复活的那一天开始,不知为何,他什么也没干,既没有大肆杀戮,也没有狂喜呼啸,却只是这么默默站在玲珑巫女的石像前,沉默地凝视着。

  黑影闪过,巫妖从远处无声地飘了过来,来到少年的身后。

  “兽神大人。”

  少年身子一动不动,头也不回,道:“怎么样了?”

  巫妖盯着他的背影,道:“十三妖王已经将十万大山中残余的蛮族全部收服,一起听命于兽神大人。”

  少年的身子这才动了动,缓缓转过身来,淡淡道:“一共还剩多少族?”

  巫妖道:“如今只有三十七族了。这百年间,十万大山里群龙无首,各蛮族多互相残杀,许多族都被灭了。”

  少年冷冷一笑,面上也不见有什么失望表情,相反,却更有股从深心隐隐散发的桀骜感觉,目光如电,在巫妖蒙着黑纱的脸上转了转。

  巫妖突然觉得,自己面上几如被火焰烧过一般的感觉。

  “其实,应该是三十八族的,”那少年悠然道,“不是还有你这个黑巫族的最后传人么!”

  巫妖低头,沉默无语。

  少年缓缓转过头,目光又一次落到玲珑巫女石像的脸上,凝望许久,突然叫了一声:“黑木。”

  巫妖身体一震,这个名字对他来说,仿佛如刻在深心的伤口一般,每唤一声,都要伤他一次。

  只听那少年注视玲珑石像,语气中突然多了几分沧桑,道:“这么多年了,在玲珑面前,你心里有没有后悔过?”

  巫妖沉默,许久才低声道:“有。”

  少年也不回头,一双眼中闪烁着怪异的光芒,流转不歇,幽幽道:“这世间除了你那个变做凶灵的大哥,也只有你知道我和玲珑的关系了。当年你们一行八人,追杀我穿过千山万水,现在想起来,仿佛就在昨日一般。”

  巫妖黑纱之下的身体,忽地开始微微颤抖,似乎曾经的往事,他也历历在目。

  只是那个少年,却根本没有注意巫妖的反应,他所说的话,与其说是对巫妖说的,不如说是对着石像低低自语,在他眼中,此刻只有了那个玲珑巫女的石像。

  “你,”他的声音,慢慢透着一分伤心、一分悲凉和一分的愤慨,“你究竟是为了什么?”

  石像无语,沉默伫立。

  “在你心中,什么世间苍生,什么天命造化,都是那么重要么?”这个少年的声音,忽有些激动起来,慢慢变大。

  “如果你把那些看得比我还重,所以要除了我,是这样吧?”少年脸上的表情,浮现着诡异中带着一丝妖艳的冷冷笑容,“可是你知道么,我根本不在乎!”

  “什么狗屁天意,什么天下众生,那算什么?”他的神情越发凄厉,奇怪的是,尽管那眼神表情极其可怕,他的容貌却越发的妖艳漂亮,几不似常人。

  “你要我死,说一句就够了,你知道么?你知道么?”他厉声咆哮着,对着那尊石像女子,然后,慢慢的,他的声音低落下来,

  “可是,为什么……你竟然把那些东西,看的比你自己、比你自己的性命还重要啊……”

  慢慢的,他伸出手去,轻轻抚摸过经历了无数岁月风霜侵蚀、渐渐粗糙的面容,拂过深深记忆之中,那曾经温柔的脸庞啊!

  冰冷的感觉,不带一丝的温暖,从手心缓缓传来。

  张开了双臂,轻轻的拥抱,将石像拥在怀里,少年的表情渐渐变成异样的温柔。巫妖站在背后,默默地注视着那个怪异的场景。

  “我知道,是这个天下苍生害了你的。”那少年半闭上眼睛,如梦呓一般的轻声道,“你放心吧,我会让所有的一切,都来为你陪葬,然后,我再来找你……”

  “你等着我……”

  低低的声音,悄悄低落而终于消失。妖艳的少年拥抱着冰冷的石像,黑衣的巫妖木然而立,天空中的乌云一声惊雷,天际飘落了雨滴。

  大雨在风中飘落,将这个世界变得朦朦胧胧,隐约中,巫妖怔怔望去,雨滴落在那石像女子脸上,无声滑落——

  恍如泪水!

  ※※※

  青云山东方三千里,从空桑山向东南延伸的古道边,寂寂荒野,正是草长莺飞的时节。

  离小池镇一日路程地方的何家小店,也和往日一般,孤独的站立古道旁,迎送着过往的旅人。小店的主人何老板自然已经不记得自己到底迎接送走过多少的客人,过路的人么,自然是什么样子的都有。但是在这三天之中,他渐渐肯定,虽然自己岁数渐大,但想必是会记住这么一位客人的。

  其实要说是一位客人,也不大准确,真正来说,应该是带着一只古怪猴子的客人。而且对何老板来说,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那只模样古怪居然有三只眼睛的猴子的作用,反而还更大一些。

  三日之前,正站在古道旁边店门外拉客的何老板看到这位满面风尘之色、一脸茫然的男子从古道上走来,肩上趴着一只三眼猴子之后,不知怎么,就觉得有几分眼熟。当时他迎上前去,本想说个天花乱坠将这位客人拉进小店歇息片刻,却不料他只说了一句:

  “客官,本店有热茶美酒,不如到里面休息……”

  这后面的话还未出口,那看起来十分憔悴的男子忽地就从他眼前消失了,下一刻,在何老板回过神来的时候,那男子已经坐在他小店之中的木桌旁边。而桌子之上,丢着一锭足可以在这家小店里不停吃喝三日的银子。

  何老板自然是好生欢喜,连忙端酒送菜,只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这位客人和这只猴子,居然真的就这么在他的小店中,足足呆了三日三夜,直到今天,似乎也没有上路的意思。

  那个男子的精神,显然非常不好,三日之间,何老板竟未看到他说过一句、笑过一次。每次当他将酒菜端上饭桌,那男子都只是默默望着酒壶,然后慢慢喝酒。

  只是这位客官的酒量似乎极差,每次喝了一点,何老板心里估算着还不到半壶罢,整个人就仆倒在酒桌之上,不省人事。而与主人相反,这个男子带来的那只三眼猴子,却令何老板惊讶的目瞪口呆。

  老实说,何老板在这里开店,地方虽然偏僻,但因为过往客商颇多,也算是有点见识的人物,但这三天之内,他已经在内心里无数次的发誓,自己真的见到了这辈子最能喝酒、酒量最大的一只猴子。

  只不过是一日夜的工夫,何老板小店中所有库存的美酒,包括他藏在店后那棵老槐树下的一坛女儿红烈酒,都被这只猴子喝完了。

  而这只猴子,显然仍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捉耳挠腮,四处张望,蹦跳许久,冲着何老板“吱吱”叫个不停。何老板虽然不通猴语,但傻子也能看出这只猴子的意思,本来不欲理会,不料这猴子机灵的如鬼一般,居然偷偷将何老板收起来的银子又偷了回来,并在何老板面前晃来晃去。

  何老板无可奈何,何况别人本来就付了足够的银子,只得派伙计从小池镇上连夜往这里送酒。刚开始他还颇为恼火,但时间稍久,居然渐渐喜欢上了这只猴子。而且这只三眼猴子除了爱喝酒之外,倒也并没有其他恶劣地方,反而时常在店中玩乐嬉闹,心情好时居然还玩了几个杂耍,比如凭空就能从手上生出一丛火焰之内的玩意,不仅何老板看的眼睛发直,其他这几日经过的客商,也无不看得兴高采烈,在何老板这店中多呆了许久,让他赚了更多的银子。

  而那只灰毛三眼猴子的主人,却与活泼的猴子截然相反,大部分的时间都是酒气冲天的仆着睡觉,间中醒来一次,也只是双眼无神地望了望周围,偶尔猴子跑回身边,他眼中才有几分光彩,懒洋洋伸出手摸摸猴子脑袋,随后似又想起什么伤心事情,拿起酒壶又喝起来,不到一会,便又沉醉于梦乡了。

  有时候何老板也偷偷想过,这男子该不会是个疯子罢。只是他虽然只是个普通店主,但仍然感觉到了这男子与其他过往路人的不同。别的不说,单是这男子呆在这小店中的三日,以往夜间这个时节最多的蚊虫,突然全部都消失不见了;更有甚者,往日每到深夜,小店外古道荒野中时常回荡起的鬼哭声音,竟然也似被什么东西吓到一般,全部都消失不见。以至于何老板听惯了这些鬼哭狼嚎,突然这三日里如此安静,他竟然睡不着了。

  这一日黄昏时候,何老板站在小店的柜台后边,合上刚刚算好的账本,长嘘了一口气。随后,他向自己的小店中望去。

  窗外西落的残阳还有淡淡的余光,照红了天际晚霞的同时,也从小店的窗口照了进来,将这里的桌椅都拉长了影子倒影在地上,仿佛时光也在这里悄悄路过。

  何老板的心情忽然有些异样,心头一阵惘然,算来自己也已经过了五十了罢。虽然帮忙的伙计从来都说自己看着只有四十左右,但他自己知道,身体还是渐渐不行了。

  岁月不饶人,就这么过了一辈子么?

  他怔怔地向着地上那些渐渐变长的桌椅影子望着,抬起头来的时候,他又看到了这间小店四壁上斑驳脱落的痕迹。

  寂寂残阳,照在他的脸上,有几分人世莫名的沧桑。

  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这些事,还是不要想罢。何老板苦笑一声,拿起账本向着此刻小店中唯一的客人和他的猴子走去。

  那位客人总是坐在最靠里的那张桌子旁,此刻如往常一样,正喝醉了仆在桌子上,一动不动。而他的那只猴子则蹲在桌上,左手拿着酒壶,右手从桌上几个装着菜肴的盘子中抓着美味,喝一口酒,吃一口菜,日子过的有滋有味。

  何老板走到那位客人身前,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但眼睛却是忍不住先向那猴子望了一眼,只见三眼猴子显然也不在乎他的到来,只看了他一眼,又把注意力放到手中酒壶上去了。何老板叹了口气,这只猴子实在是他生平仅见的如此嗜酒的动物,而且看它背后还背着一只大酒袋,虽然已经干瘪,但可想而知往日这里面是装什么的。

  何老板收回目光,不知怎么,心中却有几分紧张,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又咳嗽了几声,才小心翼翼道:“这位……客官。”

  他身前的男子一动不动。

  何老板有些尴尬,但还是说了下去:“呃,客官,是这样的,三日前你付的那锭银子,如今已然用完了,本店本小利薄,是不是……”

  那男子不知是不是真的醉了,伏在那里,还是没什么动静。

  何老板叹了口气,呐呐道:“其实,客官你付的那锭银子的确不少,别说在小店里吃三日,便是吃上五日也尽够了。只是……只是贵畜实在太过厉害,酒量太大,只这三日工夫,已喝去了小店里所有存酒不说,另差人分两次送来的四缸酒,居然也被它喝完了……”

  何老板说到这里,又看了看三眼猴子,却只见猴子瞪了他一眼,做了个鬼脸。

  何老板低声下气道:“能不能请您再付一些银子,呃,对了,三日前您付的那锭银子,还被贵畜给偷了去,至今未还,我……”

  话未说完,忽只听“叮”的一声,一锭银子在桌上蹦了两下,出现在何老板面前。何老板定睛一看,却是猴子不知道从那里又摸出了那锭偷去的银子,丢在他的面子。

  何老板连忙收起,收到怀中,但迟疑片刻,看了一眼那只猴子,又将银子取了出去,拉开衣襟,放在自己贴身衣服里去了。

  就在他收好银子,打算再次向那个男子开口的时候,小店门口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有人在么?”

  何老板一怔,回头望去,只见门口站着三人,两男一女,为首一个老者,手边拿着一只竹竿,上边挂着一块白布,上书着“仙人指路”四字;在他身旁,是一个看去十七、八岁的少女,容貌秀美,脸上正挂着一丝微笑。

  这老少二人,老的是仙风道骨,少的是美貌秀气,而在这二人身后,站着一个中年男子,拿着所有的包裹,却是生得古怪,身材高过前二人一个头以上,一张脸却长的如野狗一般,望之生厌。

  何老板连忙迎了上去,毕竟带猴子的客人显然不可能偷偷溜走,还是先招呼刚来的客人为好。只见他迎上笑道:“有,有,三位客官,请问是吃饭还是住店呢?”

  为首那个老人呵呵一笑,眯着眼睛笑道:“怎么,何老板,不认识我们了么?”

  何老板为之一怔,仔细端详了一会那位老者,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他在这古道边做生意,过往路人何其多,如何能一一记得,只得尴尬摇头,道:“抱歉,客官,在下年纪大了,记性不行了。”

  那老者面有恻隐之色,摇头叹道:“唉,可惜、可惜啊,世间凡人,多半如此,有仙缘在前,竟无慧眼可知。”

  何老板心中一惊,登时起了几分敬畏之心,仔细看了看这老者,只见他白须飘飘,鹤骨仙风,多半乃是得道高人。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得道高人看起来像是个江湖相士,而且那个老者身边的少女看起来大是不以为然的表情,但想来既然是高人,自然是自己这等凡人无法明白的,若是自己明白了,岂不是自己也成高人了?

  想到这里,何老板脸上早就多了几分尊敬,恭声道:“是,是,这位客官……不,大师里面请。”

  老者答应一声,手持仙人指路的竹竿当先大摇大摆走了进去,他身后的少女苦笑摇头,转头对背后那背着包裹的男人道:

  “野狗道长,我们也进去休息一会罢。”

  那男子应了一声,也跟了进来,三人坐到一张桌旁,狗脸男子将身上包裹往旁边椅子上一放,发出了“砰”的一声,看来分量不轻。

  这三个人,自然就是周一仙和小环爷孙两人了,至于那个狗脸男子,便是炼血堂一系仅存的野狗道人。自从死泽之役结束之后,野狗道人就跟着周一仙和小环两人,浪迹天涯,四海为家。

  一开始的时候,周一仙对野狗委实看不顺眼,三天两头地挑野狗的不是,时不时就出言讽刺,而野狗道人不知怎的,仿佛洗心革面、重新变了个人一样,居然听若不闻,仍是一路跟了下来,而小环心地善良,看不过眼,多有出言维护。

  她年纪虽小,但牙尖嘴利,周一仙纵然是个老江湖,却时常被说得无言以对,最后只得接受这个事实。幸好时日一久,他倒渐渐发现野狗也并非一无是处,比如往常需要自己背的包裹重物,如今可以全部丢给这个“苦力”,而且“苦力”在小环略带歉意的眼神中,居然没有丝毫反感,反而很是高兴的样子。

  至于其他好处,诸如野外行走遇到野兽、行路见鬼、过山遇见强人等等等等,自然也是派遣这位野狗“大侠”一力摆平,一路下来,周一仙只觉得舒畅之极,天涯路走了一辈子,还从未走的如这几个月一般舒服,恨只恨没早点遇到野狗这厮。

  这段时日,他们三人重游故地,反正是浪迹天涯,什么地方都可以去得,走着走着,又走回了这条古道之上。也亏得周一仙如精鬼一般,竟然还记得何老板这么一个在路边开小店的人,上来就装扮了一回高人,唬的何老板一惊一咋的模样。

  看到何老板对自己必恭必敬的样子,周一仙大是得意,大模大样地点了几个菜,待何老板快步走开前去准备的时候,他才回头正欲向小环和野狗道人吹嘘一番,却忽然见小环和野狗道人脸上不知怎么,突然浮现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目光直噔噔地。

  周一仙奇道:“喂,你们怎么了?”

  野狗道人抬起似乎变得有些沉重的胳膊,向小店内里深处指了一指:“你自己看。”

  周一仙瞪了他一眼,转头看去,忽地身子也是一震。

  只见黄昏残阳余光中,最后一缕光线从窗口落下,在小店深处那个昏暗的角落,仆着一个男子身影,而桌子之上,在阴影之中,一只三眼猴子正向他们望来。

  小环愕然,低低叫了一声:

  “小灰?”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