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七集 第六章 偶遇

2013年2月16日 更新

  把刚出锅还冒着热气的菜肴放在桌子上,何老板退回了柜台后面,重新打开账本,装作算帐的模样,只是眼睛微微转动,在字里行间不时悄悄向小店里的那些客人望去。

  周一仙、小环和野狗道人三人,此刻都已经坐到了三眼灰毛猴子小灰的那张桌子上,至于新点的菜,自然也送到了这张桌子,只是他们都毫无胃口就是了。倒是小灰颇为开心,大口喝酒大口吃菜,很是开心的模样。

  周一仙等三人的眼睛,此刻都没有望着小灰,而是默默望着桌子一边,正仆着的那个男子。

  小环沉默半晌,慢慢伸手,推了推那个男子,低声叫道:“鬼……厉。”

  那个男子身子被她推的动了一下,却没有什么反应。旁边周一仙与野狗对望一眼,面面相觑。

  那男子身材模样,自然就是他们往日见到的那个鬼厉,只是这曾经令无数人闻风丧胆的人物,此刻竟变得如此落魄,他们一下子还反应不过来。

  小环转过头来,愕然道:“他怎么变做了这个模样?”

  周一仙瞪目耸肩,道:“这话你别问我们两个人。”他停顿了一下,忽地眉头一皱,转头对着仍趴坐在桌上的小灰,露出笑容,道:“小猴子,你主人怎么了啊?”

  小灰三只眼睛一起转动,向这位道骨仙风的老人看了一眼,没有其他反应,只有身后一条尾巴竖了起来,在身后摆动几下,片刻之后,忽地“嗤”地从口中啐了一声,大模大样地转过头去喝了一口酒,浑没把这看去如神仙一般的老头放在眼中。

  周一仙大丢面子,登时脸上挂不住了,怒道:“死猴子,居然敢给我脸色看,反了你了。若是惹怒了你家仙人,待我用仙法将你收了压在青云山下,镇封了一千八百年的,看你怕不……”

  话音未落,周一仙只听见一声呼啸,眼前一黑,似有一物当面冲来,眼看躲闪不及,旁边小环也惊呼一声,幸好从旁伸过一只手,迅速无比地将周一仙推了一把,将老头推倒在地。

  周一仙猝不及防,只摔了个四脚朝天,登时将仙人模样摔的七七八八,大是狼狈,不过总算也因此而躲过了当面丢来的那件事物。这时那东西砸了个空,飞出一段距离,“嘟”的一声闷响,砸到小店墙壁掉了下来,却是个烧鸡的骨头。

  众人包括正站在远处看热闹的何老板一起转头望去,只见三眼猴子手中抓着一只鸡腿啃得不亦乐乎,只不知道这骨头是它用手仍出来的,还是直接用嘴吐出来的?

  周一仙只恨得牙痒痒的,但他阅历毕竟非同小可,知道这猴子乃是不世出的灵物,而且看这模样,似乎脾气居然颇为暴躁,还是不惹为妙,再说这背后还有个以嗜血闻名的主人鬼厉,万一那家伙清醒过来,更是麻烦。

  当下骂骂咧咧爬了起来,怪眼一翻,却是冲着野狗道人怒道:“你这厮存心要我死是不是,干嘛用那么大力推你家仙人?”

  野狗哑然,若是依他以前的脾气,自然早就骂了回去,只是如今狗一般的眼睛转了转,居然将头转了开去,不理周一仙了。

  周一仙吃了个闭门羹,更是恼火,正要再说什么,小环已在旁边嗔了一句:“爷爷!”

  周一仙近年来,倒是对这个牙尖嘴利的孙女最为害怕,当下呐呐住口,但嘴里仍是低声咕哝着什么,显然很不甘愿。

  小环不去理他,转过头望着小灰,露出笑容,道:“小灰,还记得我么,我给过你冰糖葫芦吃的哦。”

  小灰眼睛望着小环,三只眼一起眨呀眨的,忽地点了点头,咧嘴笑了起来,而且居然连尾巴也摆了两下,不知道是不是多年前在青云山大竹峰跟那只黄狗“大黄”学的。

  小环噗哧一笑,道:“想不到你还记得我,过来罢。”说着伸手向猴子招手。

  小灰眼珠转了转,伸手到脑袋上,看样子似乎是微微有些困惑,习惯性地想抓抓脑袋,不料双手中一手拿着酒壶,一手抓着鸡腿,都不得空,索性干脆直接用鸡腿在毛茸茸的头上蹭了几下,留下了几点油渍。

  小环掩嘴轻笑,小灰望着她的笑容,也咧嘴笑了笑,然后慢慢移了过来,来到小环身前桌上,蹲了下来。

  旁边周一仙、野狗还有远处的何老板都看直了眼睛。

  小环细细打量了一下猴子,从怀中拿出一块丝巾,皱眉道:“把手上的东西丢掉啦。”

  三眼猴子怔了一下,“吱吱”叫了两声,显然不是很愿意,小环轻轻拍了它脑袋一下,道:“快!”

  小灰撇了撇嘴,将手中鸡腿放回盘子里,还多看了一眼,然后刚要放下酒壶,却忽然又拿到嘴边喝了一大口,这才放回桌上。

  小环摇头失笑,道:“怎么变得这么馋了。”说着伸手将小灰两只猴手都拉到身前,用丝巾将猴子手上的油渍细细擦去,小灰居然也就这么一动不动,任由小环摆布。

  说来也怪,除了主人鬼厉之外,三眼灵猴似乎只对其他少数几个女子有些许好感,至于像周一仙、野狗之流,似乎它从来就看不顺眼。

  擦拭完毕,小环将丝巾放到一旁,目光向酒气冲天仆着的鬼厉看了一眼,对小灰道:“他怎么变成这样了?”

  小灰伸手抓了抓头,“吱吱吱吱”开始叫唤起来,同时手臂挥舞,无奈在场众人大眼瞪小眼,很明显没人听的明白。小灰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停了下来。

  忽然,猴子伸手一指小环,险些戳到了小环脸上,小环吓了一跳,旁边野狗道人身子欲动,以为这猴子野性难训,不料却被他身边的周一仙一把拉住。

  野狗一怔,向周一仙看去,周一仙低声道:“看看再说。”

  只见小灰此刻指了指小环,然后身子忽地就在桌子上翻了个跟斗,跳到桌子中间,口中“吱吱”乱叫,对着小环比划着,接着双手从上到下沿着身体做曲线状。

  小环愕然,旁边周一仙却皱起眉头,道:“女人?”

  小灰连连点头,接着一指那个仆倒的鬼厉,随即双手捧心状,口中“吱吱呀呀”叫唤了几声,忽地身子向后一倒,整个猴身直挺挺向后倒了下去。

  小环突然叫了一声:“小心!”

  话音未落,只见小灰表演的太过投入,忘了这只是张不大的桌子,自己刚才蹦蹦跳跳不知不觉已到了桌子边缘,这一倒下去,只听“扑通”一声,登时掉到了桌子底下。

  小环又好笑又担心,连忙要起身查看,但“唆”的一声,猴子已然从地上重新窜了上来,双手及地,咧嘴对着小环笑着。

  小环看三眼猴子似乎没受什么伤,这才放心,伸手摸了摸它的脑袋,小灰眼睛眨呀眨的,望着小环。

  小环沉吟片刻,又看了看鬼厉的身影,转头向周一仙道:“爷爷,他这个是……”

  周一仙皱眉道:“难道是他被一个女子所伤?以他如今的道行和鬼王宗的势力,放眼天下,可没几个女人能做到这一点了。是青云门的水月,要不就是魔教合欢派的三妙?……”

  一直坐在一旁的野狗道人突然开口道:“我看不像。”

  周一仙怒道:“你说什么,居然敢说老夫,呃,本仙人说的不对。”

  野狗道人却不看他,一张狗脸上浮现着奇怪的表情,望着那个仆倒的身影,慢慢道:“以我所知,他不是那种把胜败看得很重的男人,再说了,他身上也没有什么伤……”

  周一仙哼了一声,大是不以为然,讥讽道:“那是你道行和人家差的太远,若是如你一般只会几手三脚猫的道行,打一场败一场,自然对胜败看的很轻,天天说道:胜败乃兵家常事……”

  野狗道人大怒,正欲反驳,小环在旁边瞪了他们这两个人一眼,提高声音道:“好了,别说了!”

  周一仙和野狗这才同时住口,但仍怒冲冲对望一眼。

  小环想了想,随即点了点头,似做了什么决定,然后对蹲在自己面前的猴子道:“小灰,你们先跟我们一起走吧。”

  “什么?”

  小灰还没反应,周一仙和野狗道人却先喊了出来,声音之大,连远处的何老板都被吓了一跳。

  小环看了他们一眼,道:“怎么了?”

  野狗道人一时有些结巴,呐呐道:“他、他仇家太多,只怕会有麻烦的。”

  小环道:“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野狗道人默然,但他旁边的周一仙却不干了,对着小环怒道:“我们又不是开善堂的,你干嘛整天收留别人?”

  小环瞪了爷爷一眼,道:“他不是别人,他在死泽里救过我的命!而且,”她忽地大有深意地笑了一声,道,“爷爷,十几年前你骗了人家踩狗屎运的事,你还记得么?”

  野狗道人一怔,周一仙却是老脸一红,怒道:“十几年的旧帐你翻出来做甚?”

  小环哼了一声,淡淡道:“你记得就好,反正我不能看着不管。”说罢也不理会爷爷,转过头去照看鬼厉。

  将这个男子身子轻轻翻转过来的时候,一股酒气迎面而来,小环皱了皱眉,却只见那张熟悉的脸上,双眼紧闭,眉头却皱在了一起,不知是不是就算在酒醉时候,他也在伤心的。

  小环默默看着这张男子的脸,心头忽地掠过了那日在死泽之外,这男子走到她算命的摊位前,低声说的那么一句:

  “你长大了……”

  周一仙自然不知道孙女此刻心中突然有些胡思乱想,但他却很清楚自己只怕要多了一个大大的麻烦,如此之下,心情哪里会好,恨恨转头,瞪了鬼厉一眼,大声道:“老板,算帐。”

  何老板连忙跑了过来,陪笑道:“客官,您不多坐会了?”

  周一仙没好气地道:“多坐?本仙人坐了一会就惹了大麻烦,在多坐还给麻烦烦死了!”

  何老板忍住笑,道:“谢谢客官,四钱银子。”

  周一仙嘴里咕哝着,才从怀里拿出银子,忽地旁边小灰窜了过来,却把身后背着的那个大酒袋拿到身前,对着何老板不停挥动,口中“吱吱”叫个不停。

  周一仙、小环等都是一怔,不知道这只猴子在搞什么鬼,倒是何老板与这猴子相处三日,多少知道一点,此刻眉头皱起微一沉吟,突然道:“你是不是要往这酒袋里加酒?”

  小灰大喜,拼命点头,咧嘴而笑。

  周一仙等人愕然,过了半晌,小环咳嗽一声,干笑道:“掌柜的,你就帮它加……加点酒罢。”

  何老板大为高兴,连忙应了一声,回身拿酒去了。

  说起来这大酒袋委实极大,随着酒水灌入,酒袋渐渐鼓起,但那个何老板倒了两坛子的酒进去,竟然还没有倒满,小灰在一旁眉开眼笑,周一仙却是忍无可忍,再也顾不得仙人身份,跳起来怒道:“够了、够了……”

  “呼!”一道黑影当面飞来,周一仙这时有了经验,一听声音连忙躲开,果然是小灰直接就丢了个菜盘过来,“砰”的一声砸到地上四分五裂。

  周一仙还待再说,“呼呼呼”桌上的盘子接二连三被小灰丢来,他左闪右避,也顾不得再说什么,只是那何老板却见一个个盘子清脆的碎裂声,登时心痛不已,再看酒袋其实也剩下不多,连忙道:“算了,算了,剩下的一点酒水算我奉送、奉送。猴子老爷你就别丢盘子了,这位、呃,这位仙人你就算两坛子的酒钱好了。”

  小灰这才住手,周一仙停住身子,大口喘气,口中咒骂,却不敢再靠近那只脾气暴躁的三眼猴子。

  小环笑了笑,从那边转回目光,重新回到鬼厉身上,却不曾注意到身旁很久没有作声的野狗道人,此刻也从旁盯着鬼厉,眼中渐渐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

  青云山,通天峰。

  玉清殿大殿前方石阶下方,碧水寒潭之中,青云门镇山灵兽水麒麟在水中惬意地翻了个身子,水波翻滚,被它巨大的身子向四周压的滚滚流去,掀起层层波涛,煞是壮观好看。

  焚香谷特派弟子李洵在石阶上向碧水寒潭里注目一会,转头微笑道:“早就听说青云门镇山灵兽水麒麟乃是千年灵兽,如今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李师兄过奖了。”一声清朗笑声,发自陪在李洵身旁,如今青云门通天峰长门一脉最出名的弟子萧逸才口中,只见他也向水麒麟望了几眼,笑道,“说起来灵尊还是当年我派青叶祖师收服之灵兽,遥想当年祖师风范,真叫我等后辈弟子敬慕不已。”

  李洵点头微笑,他出身正道名门,眼高于顶,但对于当年那个惊才绝艳的青叶祖师,却也一样是钦佩不已。

  萧逸才伸手做势,向山顶方向道:“李师兄请。”

  李洵谦让片刻,与萧逸才同时走去。

  萧逸才边走边道:“不知道李师兄此次来访,有什么要事么?”

  李洵笑道:“倒也没什么事情,不过是家师有一封信,要我呈递给道玄真人。”

  萧逸才一怔,动容道:“怎么,难道贵谷主云老前辈已经出关了么,我前一阵子还听刚从南疆回来的陆雪琪陆师妹言道,云老前辈仍在闭关呢?”

  李洵微微一笑,道:“不瞒萧师兄,家师乃是数日前刚刚出关的。听他老人家言道,与中土道玄真人、普泓上人等故友多年不见,十分关怀,颇有心前来拜访啊!”

  萧逸才脸色微变,随即大笑道:“如此可再好不过了,云老前辈仙驾光临,真是我中土正派许久未有之大事了。”

  李洵转目看去,萧逸才与之对望,二人注目良久,忽地同时大笑出来,状极欢悦。

  萧逸才一把拉住李洵的手,笑道:“走走走,家师今日正好就在玉清殿上与诸位师叔聊天,让我领路,替李师兄引见。”

  李洵笑道:“如此有劳萧师兄了。”说着说了几步,他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般,对萧逸才道:“对了,萧师兄,有一事我还要请问。”

  萧逸才笑道:“李师兄但说无妨。”

  李洵道:“之前青云门派遣陆雪琪师妹到南疆探望家师……”

  萧逸才脸色微变,随即恢复正常,但这表情仍落在李洵眼中,李洵心中一动,口中却仍继续道:“当日分别时候,似乎见陆师妹身负轻伤,说来她也算是为了帮忙我焚香谷所致,在下心中十分不安,不知道她近日身体可好?”

  萧逸才想了想,道:“多谢李师兄挂念,陆师妹身体无恙,正好,今日水月师叔也带着门下弟子文敏和陆雪琪两位师妹过来了,呆会你便可以见到她了。”

  李洵脸上忍不住掠过一丝喜色,点头应了一声。

  萧逸才看了看他的神情,没有说话。二人向上走去,路上话题却也转了开去,都聊些无关紧要的东西,过不许久,二人已走到石阶之上,来到通天峰玉清殿前。

  一座规模宏大、气势恢弘的巨大建筑,出现在李洵面前。李洵注目许久,叹息道:“我本以为焚香谷中山河殿、玄火坛已是世间绝唱,今日一见,方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萧逸才大笑道:“李师兄客气了,来,这边请!”

  李洵呵呵一笑,随萧逸才走了过去,来到玉清殿前,深深呼吸,整肃衣衫,随即大步走了进去。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