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七集 第十章 不愿

2013年2月16日 更新

  森林中渐渐安静了下来,片刻前还凶狠吠叫的妖兽,不知怎么都远远散去,速度之快,着实让青龙吃了一惊。只是在他心中,金瓶儿看到这个奇怪少年时的反应,却更加令他捉摸不透?

  那个少年的目光缓缓落在他们二人的身上,仔细打量了一番,似轻轻皱眉,道:“你们是中土人罢?”

  这少年说的,竟是柔和好听而且十分纯正的中土语言,青龙心中怔了一下,反问道:“你是谁?”

  那少年微微一笑,露出了白皙的两排牙齿,看去竟有几分天真意思,与周围一片血腥的场面格格不入,只听他微笑道:“我是谁?这个问题问的好啊,”他徐徐道,“我是谁呢?”

  青龙哼了一声,压低声音道:“我是鬼王宗青龙,此人是谁?”

  金瓶儿吃了一惊,显然她也知道青龙的名头,本来魔教三大派阀向来内斗激烈,金瓶儿作为合欢派新一代的杰出弟子,虽然没见过青龙,但这个鬼王宗中举足轻重的人物的资料,却早已经烂熟于胸。

  当下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本来以他们立场,算起来当是敌非友,只是此刻在这南疆异地,妖兽横行,二人都不自禁将对方当作了战友。

  金瓶儿向前方那个少年望了一眼,低声道:“小心,他就是兽妖,周围所有的妖兽都是他的手下,道行很高。”她顿了一下,又轻声接了一句,“道法也很是古怪。”

  青龙眉头皱起,正欲多问几句,但身后方向却突然传来一声嘶吼,随即树木倒地声音不绝于耳,二人连忙转头望去,只见方才那只白骨蛇妖一路横冲直撞扑了过来,只是在它身旁却不见了其他小妖,想来也和其他妖兽一样,被兽妖的出现震慑,不敢接近此处。

  青龙不料白骨蛇妖这么快就追了上来,眼看那蛇妖转眼就到了面前,伴随着一股腥风扑面而来,白影闪动,蛇妖巨大的蛇躯横扫了过来。

  生长多年的大树在这等妖物面前,几乎就像小草一般被横扫而过,轰轰声中纷纷被连根拔起,向着这边飞来。

  青龙和金瓶儿同时跃起,他二人都不是普通人物,俱是一眼便看出面前这只白骨妖蛇并非普通妖物,其内妖气充盈,显然道行不低。但更重要的却是在前方那个神秘少年,从始至终都未出手,他二人却无论如何也看不透其深浅。

  青龙倒还罢了,只是心中暗暗忌惮,但那个金瓶儿却似乎知道的比青龙多些,紧张之极,就算面对白骨蛇妖时候,一半的心思似乎还是放在背后的。

  金瓶儿这般模样,自然逃不过经验丰富的青龙眼睛。他二人此刻也不与白骨妖蛇直接缠斗,而是靠着身法机灵,在白骨蛇妖附近追逐飞腾,偶尔趁空狙击白骨蛇妖一下,那蛇妖躯体却似乎极是坚韧,寻常法宝道法竟是伤不了它。

  而一直追不上青龙和金瓶儿,那白骨蛇妖怒吼连连,巨大的身体不断扭曲,速度竟然也是越来越快,并无丝毫笨重模样,渐渐的快追上了他们二人。

  青龙心下骇然,这一只白骨蛇妖已然如此难缠,身后那个被金瓶儿称做兽妖的少年是这些妖物的首领,岂不更是可怕。此番念头转动,他心中便萌生去意,趁着飞掠过金瓶儿身边时候,急道:“快走!”

  金瓶儿显然也不愿在这里久留,马上点头,同时手一指天空。

  青龙会意,几乎是在同时,两人发出一声轻叱,青龙手上一道清光夹杂在金瓶儿紫芒之中,从侧面打中了白骨蛇妖的骨椎。饶是白骨蛇妖骨骼坚厚,也被这两大高手打的向后倒去,蛇躯柔软,几番摇动便将这股大力消了去,但终究已经是被压下无法追赶。

  青龙趁此空隙,轻啸一声,腾空而起,但就在身子飞起的那一刻,他心念忽地一动,眼角余光向旁望去,果然不见金瓶儿身子向上飞起。

  “吼啊……”

  就在青龙心中一阵惊疑时刻,眼前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黑了下来,一片黑幕突然出现在他刚刚飞出树枝的头上,排山倒海般的大力直扑下来。

  青龙便在那千钧一发之际,险险有了戒备,右手上“乾坤清光戒”清光大盛,瞬间成一光团将全身护住,同时身体硬生生向旁边横移开去。

  只是虽然如此,那片黑幕下扑之势却是快的匪夷所思,“砰”的一声大响,青龙护身的光圈还是被大力击中,登时飞了出去,也就是在同一时候,青龙清楚地看到金瓶儿化作一道紫光,从被自己引开的那片黑幕之后飞上了天去,远远的,还听到她传来柔媚笑声:

  “多谢大叔了,日后有缘,小女子当当面拜谢!”

  青龙强忍住胸口翻涌气血,嘴角露出一丝苦笑,自己一生纵横,老来居然让这么一个小姑娘给算计了一次。

  只是这个时候,他哪里还顾得上金瓶儿,半空中伸手在一棵大树树干上一抓,“嘶”的一声手掌便深深陷入木头之中,身体随即顺势转了一圈,落了下来。

  而下一刻,白骨蛇妖已经追到他的身后,虎视耽耽,却没有立刻冲上,一颗巨大蛇头上蛇信吞吐,嘶嘶作响。至于前方那片黑幕,此刻落到地上,嗖的一声又不见了,速度之快,简直罕见罕闻。

  倒是那个妖艳少年,不知什么时候又如鬼魅一般出现在青龙身前一丈远的地方,负手而立。

  青龙落到地上,长出了一口气,他被阻截了下来,此刻却反而并不急于逃跑了,只是微微皱着眉头,向着那少年望了几眼,突然道:“刚才天空妖物,可是传说中之‘饕餮’?”

  那少年眉眼一抬,嘴角却露出一丝笑容,点头道:“想不到你倒有几分眼光,不错,正是饕餮。”

  “吼啊!”

  随着少年话语,这一次响起的怪声却是轻细低沉,从少年身后发出,片刻之后,一个狰狞之极的怪头从少年身影后,缓缓探了出来。

  说不清楚这个怪头究竟是像什么动物,但粗若铜铃一般大小的四只眼睛,上下两对分列脸侧,六只锋利獠牙从大口中露在外头,并有口涎从其上不停滴下。灰黑色的皮肤上,满是一粒粒粗硬的疙瘩,便是人间传说最凶恶的鬼魂,只怕也没有这只怪兽如此丑陋狰狞。

  青龙倒吸了一口凉气!

  饕餮的脖子似乎十分的长,那只怪头从少年身后伸出许多,转了过来,居然饶到了少年身前肩头地方,而那少年在这般凶恶异兽的身前,面上神色却从容自若。

  青龙镇定心神,缓缓道:“想不到这世上竟然还有这等凶兽存在!”

  那少年笑了笑,伸出手去,竟然摸了摸饕餮的脑袋,那饕餮看似凶恶无比,但在少年手掌之下,却只是低声吟吼,还用头去蹭少年的手,若不是长像太过凶恶,几乎就像一只小狗一般。

  那少年看了一眼青龙,忽然道:“刚才那个女子是你同伴罢,她明知饕餮隐在半空,却故意让你做饵,将饕餮引下来后自己逃走,你此刻心中一定十分恼怒罢?”

  青龙心中暗自戒备,但口中却笑道:“被她摆了一道,乃是我自己无能,怪不得人!”

  那少年多看了他一眼,点头道:“既然如此,你就死罢。”

  声音未落,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但一直在青龙背后虎视耽耽的白骨妖蛇突然像得到命令一样,巨口猛张,一口噬了下来。

  青龙一直凝神戒备,虽然白骨妖蛇突起发难,他却并不着慌,不退反进,直接就冲向白骨妖蛇,倒把那只蛇妖吓了一跳。

  就趁着那蛇妖一怔神间,青龙已冲到蛇妖身下,身子闪动,躲开了愤怒蛇妖喷下的毒气,脚一蹬蛇妖白骨,硬生生将妖蛇巨大身躯往前踹开了三尺,同时借力冲天而起,并且手中清光亮起,在饕餮方向瞬间布下六道光墙。

  这两兽一人之中,他最忌惮的,却还是那个一直没有出手的少年。

  白骨妖蛇怒吼连连,却已是追赶不及,眼看青龙就要飞上青天,得脱陷阱,忽地脚上一紧,冲天而起的身子竟然被一只手抓住,片刻之后,身下低沉笑声传来,那只手上传来一股大力,青龙只觉得体内忽地如热火焚身,身子剧震,竟是身不由己被这只手甩了出去。

  半空之中,只见他身子飘荡,伴随这树枝破裂折断声音,青龙的身子被再次甩进了森林。

  林中,又再一次响起了无数妖兽的嘶吼声音。

  半空中,那少年微微闭眼,仰首望天,有风吹过,吹动他鲜艳的丝绸衣衫猎猎舞动。

  远处,仿佛也似有猛兽嘶吼……

  ※※※

  青云山,通天峰,玉清殿上。

  青云门自掌门道玄真人以下,各脉首座齐聚殿上,另有多位长老也站在首座身后,少有的站立在玉清殿门口,看他们的模样,竟然像是在等候某人。

  不论是谁,能够得到青云门这般礼遇,实在已经是天下第一等的人物了。

  除了青云门的人,李洵也站在下首,安静恭谨地站着,只是眼中隐隐有激动神色,目光不时向另一边看去。

  那里,一身白衣的陆雪琪正站在面色漠然的水月大师身后。

  过不多久,远远的青云山头悠扬的钟鼎之声传来,连响五声,在座诸人纷纷向殿外看去,远远的,一个声音传来进来:

  “焚香谷谷主,云易岚云老先生拜山……”

  几乎就在那声音落下同时,一个火焰一般的身影,出现在了玉清殿门口。

  “呵呵,道玄师兄在哪里,可想死小弟了!”

  一身红衣、满面笑容的云易岚,大踏步走了进来,身后跟随着上官策、吕顺等人一众焚香谷长老弟子,人数望去,竟有将近大几十人之多。

  青云门人群中发出了一阵细微的惊疑声音,但片刻之后,众人的眼光却都集中到了云易岚的面容之上。这位享誉天下正道多年的人物,当年也曾是叱咤风云的角色,在场的年纪稍大的青云门中长老,多半都有见过此人,但此刻众人眼中,却都只有惊愕之意。

  这个面容依稀相似却分明只有壮年模样的男子,当真便是那个数十年前就已经白了须发的云易岚么?

  道玄真人仔仔细细打量了云易岚几眼,走上前来,含笑道:“云施主,你我多年不见,不料阁下道法已然大进,竟然已从‘焚香玉册’上领悟了‘玉阳境界’,开焚香谷八百年之先河,可喜可贺!”

  云易岚原本笑容可拘的脸上,表情突然一僵,片刻后眼中掠过一丝惊异,但脸色已经回复自然,道:“道玄师兄真是好眼力,佩服,佩服!”

  道玄真人笑道:“哪里,哪里,该当是我佩服你才对。”

  云易岚以目视之,道玄真人含笑对望,片刻后二人相望大笑。旁边李洵走了上来,跪倒行礼道:“师父,弟子在这里等候许久了。”

  云易岚点了点头,笑道:“起来罢,你在这里呆了这几日,可领略了青云山这份人间仙境的奥妙?”

  李洵站起身子,恭声道:“青云山果然名不虚传,弟子大开眼界,此外也要多谢道玄师伯和……”他顿了一下,朗声道,“和小竹峰的陆雪琪陆师妹,带着我领略了这片仙家胜景。”

  青云门人群中登时“嗡”的一声,议论开去,在座的除了长老首座,年轻一代弟子也有许多,无数目光登时就向那个冰霜女子望去。

  陆雪琪嘴角动了动,但面色漠然,终于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道玄真人笑了笑,拉住云易岚的手道:“云谷主有此佳徒,后继有人,来,请上座吧。”

  云易岚欠身道:“真人请。”

  二人相视一笑,同步走上,道玄真人与云易岚同坐主位,两侧各是本门中人。

  一阵寒暄客套过后,道玄真人笑道:“焚香谷乃天下正道巨派,天下人无不敬仰,云谷主此番竟然大驾光临,实在令青云门蓬荜生辉。”

  云易岚连连摇头,道:“真人太过奖了,太过奖了,”说着,他面色忽地一整,肃容道:“其实,在下这次前来拜山,实在是有两件大事,要向青云门诸位相求。”

  道玄真人连忙道:“云谷主太客气了,有话请说。”

  云易岚咳嗽一声,道:“不瞒诸位,这第一件事,就是一件关系到这数百年来天下罕见之大浩劫啊!”

  青云门众人登时纷纷动容,坐在道玄真人下首的田不易眉头皱起,道:“云谷主此话何解?”

  云易岚叹息一声,道:“诸位有所不知,就在一个月前,本谷世代镇守的南疆十万大山之中,有一个绝世妖魔已然复生了。”

  道玄真人怔了一下,道:“绝世妖魔?”

  云易岚点头道:“不错,正是一个绝世妖魔,诸位远在中土,并不知晓其中底细,但我焚香谷一脉世代镇守南疆,所以所知甚详。这妖魔自号‘兽神’,乃远古妖孽,不知其何所来,只知当年为祸世间,屠戮生灵无数……”

  坐在田不易身边、风回峰的首座曾叔常皱眉道:“难道以云谷主的通天道行,再加上焚香谷上下实力,竟然不能对付这只妖魔么?”

  云易岚面色黯然,道:“诸位见笑,非是敝谷怕事,不敢担当,实在是在下深知此事非同小可,绝非焚香谷一家能挡,所以才冒昧前来,请真人看在天下苍生的分上,登高一呼,天下共击之,如此方可有取胜希望。否则大事去矣,世间生灵不免死伤无数?”

  青云门人面面相觑,说来也是,本来好好的,焚香谷突然跳出来说出了一只绝世妖魔,非要全天下修道人一起抵挡才能有希望,如何让人能接受的了?不过道玄真人毕竟乃是得道之士,沉吟许久,决然道:

  “如果事情果然如云谷主所言,便是天下苍生的一场前所未见的浩劫。我等修道中人,又一向自诩正道,绝不能置之不理。既然如此,我青云门就与焚香谷共同携手,抗击此妖魔,稍后我当再发书给天音寺普泓上人,请他也来青云山相商。”

  云易岚长出了一口气,抚掌道:“如此甚好,小弟这才放下了一颗心啊。”

  道玄真人笑了笑,道:“云谷主说笑了。对了,不知那第二件大事,又是什么,莫非又是一场浩劫?”

  云易岚眼光一闪,向着道玄真人深深看了一眼,遂道:“非也,这第二件事,却是一场好事了。”

  道玄真人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云易岚微笑道:“在下此来所为第二件事,便是要为弟子李洵,向贵派陆雪琪陆姑娘求婚的。”

  此言一出,站在水月大师身后的陆雪琪身子一震,霍地抬起头来,而青云门中登时也如炸开锅一般,一时哗然,这个反应,简直比刚才听到有绝世妖魔天大浩劫还有惊讶的厉害!

  无数道目光,瞬间望到陆雪琪那惊愕的脸上,片刻后,又被道玄真人吸引了过去。

  青云门掌门人,道玄真人沉吟片刻,朗声说道:“李洵这孩子我这几日看了,的确是人中龙凤,前途不可限量啊。”

  云易岚笑道:“真人过奖,不过我倒的确是打算将来将谷主一位传给这个不成器的弟子,而大敌当前之际,我们有这么一件喜事,更显我们精诚合作,同时也振奋天下英雄士气,不知真人以为如何?”

  坐在一旁的田不易面上不屑,险些一声冷哼就哼出来,幸好他妻子苏茹眼明手快,一把将他拉住。

  道玄真人目光移动,扫过青云门众人,最后落在陆雪琪身上,陆雪琪紧皱眉头,嘴唇微微抖动,似乎要说些什么,但顾忌到场合不对,还是没有大声说出来。

  道玄真人微微一笑,转头对云易岚笑道:“云谷主此番好意,还当真出人意料啊!”

  云易岚抱拳,微笑道:“在下与小徒一片赤诚,还望真人成全。”

  道玄真人伸手到胸口一抚长须,徐徐道:“天生妖魔,祸在眉睫,务须你我两派并肩协力,才能拯救苍生。而且这桩婚事,郎才女貌,我也十分中意……”

  青云门中又是一阵哗然,众人都没有想到,道玄真人竟然是同意这件婚事的。

  只听道玄真人接着转头对坐在一旁的水月大师微笑道:“水月师妹,雪琪是你的弟子,该当由你拿主意才是。”

  陆雪琪脸色煞白,显然也是被这件事给震动心神,这时听到道玄真人的话,忍不住踏上一步,对水月大师叫了一声:

  “师父……”

  水月大师缓缓抬眼,目光在陆雪琪那绝世面容上转了转,似乎想从那容貌中看出什么一般,眼中神色复杂难明,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慢慢道:“琪儿,这桩婚事,我也十分赞同。李公子人中龙凤,乃是良配。”

  玉清殿上,突然一起安静下来,包括田不易等人在内,一起都不可置信地望着水月大师。

  陆雪琪的身子,忽地摇晃了一下。

  而远处的李洵,此刻早已经喜形于色。

  “哈哈哈哈哈!”云易岚的笑声打破了这片沉默,“太好了,太好了,既然两位长辈都同意此事,洵儿,你还不快快上前拜谢二位!”

  李洵连忙跑上,跪拜下去。

  云易岚笑道:“今日此番佳话,他日必定能够流传千古,为天下传颂……”

  “且慢!”

  忽地,一声轻喝,竟在这大殿之上,在这个号称天下正道巨擎之一的云易岚话声中,冷冷响起,打断了云易岚的话。

  满堂变色。

  陆雪琪一身白衣若雪,面色苍白,一只手紧紧握着天琊剑鞘,缓缓走了出来。

  道玄真人脸色微变,向水月大师看去,水月大师却只看着陆雪琪的身影,忽然低声叹息一声,闭上眼睛,一副不再理会的模样。

  道玄真人脸色又是一变,面色缓缓沉了下来,慢慢站起身子,道:“雪琪,你有什么话说么?”

  玉清殿上,寂静无声。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着那个白衣女子。

  她衣襟无风却轻轻飘动起来,远远看去,连她的身影也隐约若浮萍,飘摇不定,单薄而不经风雨。

  只是她的唇却抿的那样紧,苍白的腮间隐隐有异样的红潮,那一双开始轻轻发抖的肩膀,第一次令人感觉无助。

  忽地,她霍然转过身去,背对着这玉清殿上所有的人,向着那个高大雄伟的殿门之外,向着那片无垠的青天,向着青天之外的远方,向着远方未知的地方——

  深深凝望!

  那一眼是怎样的情怀?

  玉清殿上,有她低沉却似斩钉截铁、断冰切雪般的声音:

  “我不愿!”

  ※※※

  远方。

  陌生山头,匍匐在黑暗角落里的人影,忽地颤抖了一下。

  山野间原本此起彼伏的虫鸣声音,突然断绝。

  那个人影慢慢挣扎着,在阴影中站立起来,仿佛感觉到什么,怔怔向远处张望。

  一只猴子身影,从身边跳了出来,三下两下窜上他的肩头。

  许久之后,黑暗中传来他的声音:

  “小灰,我的心怎么突然跳的这么快……”

  

已经是本卷最后一篇文章
  • 方小明:

    额这是….

    回复
  • 方小明:

    我去草泥马逼

    回复
  • sssss:

    张小凡,你他妈给我老实点

    回复
  • 过客:

    什么乱七八糟的,老总接不上下一章节的。

    回复
  • 张小凡/鬼厉:

    听说有人要给我戴绿帽子,抢我老婆。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