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八集 第一章 偶遇

2013年2月16日 更新

  浩劫是从那一年的春夏时分开始的,千百年后,世间人依然记得很清楚,那一段恐怖而疯狂的日子。

  南疆极南处,十万大山之中,突然蜂拥出无数怪兽异族,数目不计其数,个个嗜血成性,亦不分男女老少,见人就杀,更有许多恶兽贪食人肉,所过之处,惨不忍睹。

  这场浩劫从靠近十万大山的南疆地区爆发,迅速即蔓延至整个南疆,南疆五族苗、壮、土、黎、高山奋起抵抗。

  但面对着无数怪兽异族,尤其在无数凶恶的怪兽异族中还有十几个妖力巫法特别高强的奇异妖兽,五族的抵抗无异于螳臂当车,转眼即为之击溃,南疆生灵涂炭,屍横遍野。

  此事随即震动天下,传遍世间,中土百姓一日数惊,惶惶不可终日,一些靠近南疆地区的中土百姓纷纷拖家带口,往北方逃去,只希望能离这场浩劫越远越好。

  天下间修道之士无不震骇,就连一向明争暗斗的正魔二道,这时也暂时都停下手来,暗暗注视着南方的动静,并开始盘算自己的对策。

  位在南方的正道大派焚香谷,因为谷主云易岚正好带领绝大多数弟子前往青云山拜访道玄真人,居然侥倖逃过此劫。

  传闻事发之后,身在青云山的云易岚谷主听闻南疆百姓之惨状,捶胸顿足痛不欲生,自言若自己在,绝不容妖孽作怪荼毒百姓。言下伤心自责极深,已有自尽以谢天下之心,幸好左右弟子拉住,又有青云门诸长老首座好言相劝,云谷主这才冷静下来,誓言定要尽焚香谷全谷之力,为南疆百姓报此血海深仇!

  未几,云易岚在青云山昭告天下修道中人,说明今日之浩劫实乃一兽妖所掀,此妖妖法高强,生性凶残,非天下共击之不可抵挡,有鉴于此,焚香谷与青云门一脉共同向天下修真之士号召,举天下之力而诛此獠!

  隔日,收到消息的天音寺正式做出反应,赞同青云、焚香之号召,不日即派人前来会盟。

  正道心急火燎地筹措商量,并派遣了数批优秀弟子向南查探这些怪兽异族的底细,毕竟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而平日气焰嚣张的魔教三大派阀鬼王宗、万毒门和合欢派却都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似乎在彼此观望,并不急于有什么动作。也就是在这等风雨欲来的情况下,中土暂时陷入了一片异样的平静中。

  这怪异的平静在夏至到来的前一天,终于被打破了,将南疆蹂躏到不成样子的怪兽异族,终于杀入中土。

  不过最初开始,民间百姓的死伤却并不甚大,因为早在一个月前,靠近南方一带的百姓就早已经跑得乾乾净净。 只是这些怪兽的数目似乎越来越多,也更加迅速地蔓延开来,眼看着就要逼入中土腹地,那时,就是全天下苍生沦入悲惨之地的时候了。

  说不清楚是惊人的消息还是真假难辨的谣言,但震动人心的消息却的的确确是一个接着一个传来,昨日说一个村庄被血洗,今天则是传闻整座大城化为废墟,在惊恐与害怕中度过的每一天无论对谁来说,都是那么难受与惊慌。

  只是,对于心丧若死的人来说,就算整个世间的人都死光了,彷彿也是事不关己。鬼厉与周一仙、小环还有野狗一行人待在一起,算来已经有一个多月了,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一直跟着他们,也许是早就觉得没有地方可去,也就任其自然了罢。

  一行人中,周一仙是最反对鬼厉跟在身边的人,平白多了一个傢伙吃白食不说,偏偏他还不会像野狗道人一样搬搬行李什么的做些杂活,整日里不是喝酒就是睡觉,反过来还时常要人去照顾于他。

  而要说到白食,鬼厉也不过是喝一点酒而已,周一仙现在最大的眼中钉反而是跟在鬼厉身边的那只三眼猴子,小灰非但食量大得惊人,酒量也远非鬼厉这个一喝就醉的人可以相比,一大袋烈酒下肚,猴子的脸连红也不红,若不是小环无论如何也坚持要带上这一人一猴,周一仙早就有多远跑多远了。

  至于野狗道人,自从那一夜突起杀心想要暗算鬼厉,却被小灰发现阻止,到最后反而是被鬼厉所饶,从那以后,野狗道人就更加的沉默寡言,时常数日里也不说一句话。

  不过这几日中,不管是唠叨抱怨的周一仙还是小环,包括沉默的野狗道人在内,都渐渐发现了鬼厉似乎有些变化,虽然叫他们明白的说出来也很难,但是鬼厉的确是渐渐清醒了,最明显的表现就是他酒醉的时候开始减少起来,有的时候居然整晚也没喝酒,但他的行为却一样很是古怪──鬼厉经常和小灰坐在一起,面向北方的方向,怔怔出神,似乎是在想什么心事一样。

  南方那场浩劫的消息,随着向北逃难的百姓涌向北方,渐渐也传播开来,周一仙等人也知道了这件事。

  众人之中,周一仙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先是一怔,随即沉思良久,摇了摇头,然后便整日叹气,说道要逃去哪里才好呢?

  至于其他人倒没有像他这么担心,鬼厉和野狗道人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小环则似乎没把那听起来还比较遥远的危机放在心上,对她来说,平日里与小灰嬉闹,偶尔照顾鬼厉和他说话,日子也过得有滋有味。

  不过这一行人在周一仙的坚持之下,终于还是向北而行,按照周一仙的说法,离南方越远,起码人过日子也轻松一些。但是随着一路之上从南方而来的难民越来越多,消息里的形势也似越发糟糕。从十万大山里出来的怪兽异族势如破竹,一路狂噬,已经渐渐逼入中土腹地了。

  前几日,众多消息其中甚至有个消息说,怪兽异族已经杀到了他们身后数百里的一座城池,吓得周一仙和小环等人连忙赶路,虽然不久之后便得知这消息是个谣言,但人心之害怕恐惧,由此可见。

  这一日夜深,一行人露宿野外,在一个小山头上生起火堆,围坐在火堆旁边,只有鬼厉坐在远处。

  小灰从黑暗中跳了出来,手上抱了好些野果,也不知是从哪里摘的,两三下跳上鬼厉肩膀,坐定之后,放口大吃。

  周一仙向那边看了一眼,沉吟了一会,看了看旁边的小环和野狗道人,道:“我有一件事,要对你们说说。 ”

  小环有些奇怪,看了周一仙一眼,道:“爷爷,什么事?”

  周一仙刚想开口,忽地坐在鬼厉肩头的小灰似乎发现了什么,大声“吱吱”地叫了起来。众人都是一惊,不知何事,纷纷站了起来,走到小灰身后,顺着牠手足舞动的方向看去。只见昏暗的光线之下,小山下方的古道上,走来一群人,男女老幼都有,个个看去疲惫不堪,但依然步履蹒跚地向前走着。

  周一仙看了半晌,叹了口气,道:“是从南方来的逃难的人。”

  众人默然,没有人说话,周一仙沉默片刻,道:“其实我想说的就是这个,眼下不知道南方那里到底怎么回事,但突然出来许多怪兽蛮族见人就杀,这个是不会错的了。这几日我们都看到许多人纷纷向北边逃去,我看我们也要再加快行程,往北边跑了。”

  小环皱了皱眉,道:“爷爷,往北边走是对的,反正我们也一向到处漂泊,不过北方那么大,听说那些怪兽异族行动特别快,你有没有个好地方可以躲藏啊?”

  周一仙瞪了她一眼,道:“你没听这些日子里的人传言么?那些怪兽之中颇有些本领的,有的鼻子灵,有的听力好,不管你躲在树上、藏入地窖,甚至跑到深山里去,都会被找了出来吃掉。碰到这种天杀的怪物,我去哪里找可以躲藏的地方?”

  小环面色一苦,道:“那我们怎么办,难道迟早都要被那些妖怪吃掉么?”

  周一仙哼了一声,道:“胡说,我周大仙人神机妙算,怎会死在这些畜生口中。我早就盘算过了,此刻放眼天下,只有一个地方最是安全。”

  小环一惊,旁边野狗道人甚至鬼厉的身子都动了动,向周一仙看了过来,周一仙不觉有些得意起来,“嘿嘿”笑了两声。小环又惊又喜,道:“爷爷,居然有这种地方么,快说!”

  周一仙咳嗽两声,然后郑重其事地道:“青云山。”

  野狗道人脸色一变,鬼厉则把头转了过去,只有小环有些诧异,道:“我知道青云山乃是青云门所在,修道之士颇多,但毕竟只是一派之力,遇上了那些怪兽异族,光自保就不错了,哪里还顾得上我们?”

  周一仙哈哈一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罢,虽然还没消息过来,但我料定焚香谷和天音寺诸派必定在青云会盟,因为云易岚那个老傢伙此刻就在青云,再加上十年前青云之战中,青云门的”诛仙剑阵 “……”

  鬼厉在一旁听到这四个字,身子猛的一抖。

  周一仙却没有注意他,继续兴高采烈地道:“青云门的诛仙剑阵出尽风头,人人都知道那剑阵实有惊天动地的神通,所以若是在青云会盟,起码多了一层安全。我看天下正道之士,只怕在数日之间,多半都会前去青云,共同对抗这旷古未有的大劫数,我们若是到了青云,自然也就是到了最安全的地方了。有那么多修道高人,总不会看着我们老百姓死了不管吧!”说罢,他心中越想越是得意,忍不住笑了出来。

  一声冷哼,却突然在他笑声中发出,周一仙一怔,与小环、野狗道人一起看去,只见鬼厉慢慢从阴影处站了起来,却不转身,冷冷地道:“只怕你那些正道高人不但看你死了不管,还会在背后踢你一脚的。”

  周一仙被他当面嘲讽,面子上有些挂不住,怒道:“呸,反正你是个歪魔邪道,去了也是被人赶出来……”

  小环忽地大声叫道:“爷爷!”

  周一仙看了小环一眼,知道话说的重了,悻悻住口,小环转身向鬼厉看去,有些犹豫,但终于还是道:“你、你别听我爷爷说的,他就是这样口无遮拦……”

  周一仙大怒,插口道:“你竟然敢说你自己的爷爷口无遮拦!”

  小环不去理会他,还是对着鬼厉道:“但是现在情况真的不好,你还是跟我们一起去罢,毕竟那里会比其他地方安全一些……”

  不待小环说完,鬼厉淡淡道:“不用了,天下之大,我自有去处。”

  说罢身子一动,向前走去。

  小环吃了一惊,脸上浮现出焦急神色,急道:“张……你,你要去哪里?”

  鬼厉没有回答,身影向前由慢渐快,趴在他肩头的小灰转过头来,望着站在小山头上怔怔眺望的小环,咧嘴一笑,举手摇动。

  小环看着那个迅速变小消失的身影,也不知为了什么,忽地没来由地觉得心里突然空荡荡的,鼻子一酸,险些就要流下泪来。

  “嘶!”

  破空之声轻响,鬼厉身影从夜空划空而过。天空中乌云沉沉,见不到一丝星光亮点,似乎连这天幕也受了那一场南方浩劫的影响,显得阴阴暗暗,不给人一点希望。

  离开了周一仙等人,鬼厉独自向南飞行了一段时间,只是在这夜空之中,乌云之下,但见得四面八方尽是阴沉黑暗之地,天幕下荒野连山,清冷寂寥,人在空中竟也是空空荡荡,不知往何处去才好。

  趴在肩头的小灰,忽然又叫了两声,鬼厉看了牠一眼,只见三只眼睛在眼前,小灰咧嘴笑着,对牠来说,似乎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快乐的。鬼厉难得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和怜爱,轻轻摸了摸猴子的头,身形一沉,向地上落去。

  落脚地方是个有着茂密森林的荒野高山,看着草木繁茂,灌木密集,林间竟难有容脚踏下的地方,想来在这荒郊野岭,也从未有人来过此山此林。鬼厉面色淡淡,落在林中,身未落下,右手一抖,噬魂魔棒从袖中飞出,在脚下盘旋一圈,也没有听见什么异响,转眼之间,这方圆六尺的地方里,所有的树木、灌木、荆棘突然全部枯萎了下去,转眼变作枯枝。

  而随着噬魂飞回手中,鬼厉清晰的感觉到一缕缕细细的冰凉气息在黑色的棒身中游走。小灰欢喜地叫了一声,从他肩上跳了下来,往林子深处跑去。鬼厉抬头看了小灰的背影一眼,自从去了南疆一趟,特别是小灰变身之后,牠的食量就开始急遽变大,老是想着吃东西。

  夜色深沉,夜风从原野上吹来,在这片山林上头吹过,树林发出波涛一样的声音,无数阴影一起摇动。鬼厉缓缓在地上坐了下来,慢慢闭上眼睛,周围的树影在他脸上掠过,黑暗中,他如沉默的阴灵。

  不知过了多久,远处隐约传来一声低吼,随即消失无踪,鬼厉微微皱眉,睁开眼睛,但身子并未移动,果然片刻之后,附近灌木丛中一阵抖动,却是猴子小灰跑回来了。

  尖利烦人的荆棘对小灰来说,似乎根本就不放在眼中,许多时候牠都是直接踩了过去,跑到近处,鬼厉看清了牠,只见小灰一只手放在胸口,果然是抱着几个野果,但另一只手却拖在身后,好似拉扯什么东西一样。

  鬼厉不由得有些奇怪,向牠身后看了一眼,倒是吃了一惊。只见阴影之中,小灰竟然是拖着一只动物模样的东西跑了回来,看那个子还不小,比小灰大了许多,但小灰拖起来却十分轻松。片刻之后,小灰已然跑到了近处,呵呵一笑,首先将野果放下,随即手一挥,“砰”

  的一声闷响,一大块的东西摔在面前。

  那是一只成年的野猪,个头极大,只怕站起来比小灰还要高,但此刻见野猪头上破了一个洞,身上流血,已然是死了。鬼厉向那伤口看了看,见伤口犹新,怔了一下对小灰道:“你捉来的?”

  小灰咧嘴一笑,同时指了指野猪,又指了指鬼厉。

  鬼厉叹了口气,笑了一下道:“我不饿。”

  小灰抓了抓头,三只眼睛一起眨了眨,随即指了指野猪,又指了指自己。鬼厉倒是被牠逗的忍不住笑了一下,一时心中沉重之意去了不少,微笑道:“好罢,我帮你。”

  小灰登时喜笑颜开,显然知道鬼厉的手艺非同小可,正是自己的最爱。鬼厉一挽袖子,并指如刀,在野猪肚皮上轻轻一划,登时将坚韧的猪皮划了开去,只见他动作熟练,两三下将野猪剥皮去骨,又飞起找了个有泉水的地方将猪肉洗净回来,支起木架生起火,开始烤猪了。

  火光渐盛,小灰和鬼厉的脸都被火焰照得有些红晕,小灰这时早就把几个野果吃的乾乾净净,此刻眼睛就盯着火焰上头渐渐冒出香气的烤猪。 鬼厉从腰间慢慢拿出自制的各种调料往肉上加了点,又找出香油小瓶,开始往猪肉上轻轻滴洒。香油顺着猪肉缓缓流动,受到下边火焰炙烤,慢慢渗入了肉里。 很快的,猪肉表面开始变成淡淡的金黄色,猪肉本身渗出透明的油滴,诱人的香味随即飘散开去。

  火光轻动,照亮了猴子和人的脸庞,也照亮了周围小小的空地树木。高高的树林倒影晃动着,彷彿有风呼啸。 鬼厉望着面前燃烧的火焰,渐渐出了神,而小灰则一副垂涎欲滴的样子看着烤猪,摸耳捉腮,不时跑到旁边折些木枝加入火中。

  寂静的空气中,瀰漫着奇异而诱人的香味。

  树林深处,忽地传来一声低低地吼叫:“吼啊!”

  那吼声低沉而有力,似乎离得很远,但仍然清晰地传了过来,一股肃杀之意迅速瀰漫开去。鬼厉猛的从沉思中惊醒,眉头缓缓皱了起来,身子没动,但目光渐渐深沉,望向吼声响起的那个方向。小灰则飕的一下跳上了鬼厉肩头,面上也没有什么惧怕神色,同样回头看去。

  火焰中“劈啪”响了一声,一根树枝爆裂开来,野猪的香味更浓了。

  三尺之外,便是黑暗的树林,林上的风似乎突然大了起来,呼呼作响,那一声低吼响过之后就再无声息,但那股冷冷肃杀之意却几乎以有形之质向这里迅速靠了过来。

  鬼厉的眼中瞳孔微微收缩,眉头皱得更紧。

  “劈啪!”另一根小树枝,终于也爆裂开去。

  突然,正在呼啸的风失去了声音,整个树林瞬间彷彿静止一般,再也没有任何声响,黑暗中的前方,茂密的树林和缠在一起的荆棘,突然向两旁倒了下去,现出了一条狭窄但容一个人走路的通道。

  一个身着鲜艳丝绸衣衫的少年,面容英俊的几乎是带些妖艳的感觉,从黑暗中一步一步走了出来。一片夜色之中,他竟是如此的显眼,彷彿周围就是因为他而发亮起来。鬼厉没有起身,没有动作,依然坐在地上,目光直视这个少年。

  那个少年看了看鬼厉,随即目光落在小灰身上,微微一怔,“咦”

  了一声,道:“三眼灵猴!”

  鬼厉没有说话,小灰却忽然“吱吱”叫了起来,很是恼怒的样子。

  几乎是在小灰叫嚷的同时,刚才那个低沉的吼声再一次地响了起来,所不同的是,这一次的吼声是直接从少年的背后响起的。

  “吼啊……”随着这低沉而有力的吼声,那个神色自若的少年身后,从他的肩膀处缓缓昇起一个狰狞之极的怪头,四只眼睛,上下两对分列脸侧,粗若铜铃。嘴巴极大,几乎和脸一样宽阔,张口之间,可见满口都是利齿,尤其是伸在口外的六支锋利獠牙,更是可怖之极,在场中火焰的微光下,隐约可见点滴口涎从牙缝间滴落,落在怪兽灰黑色满是硬皮疙瘩的皮肤之上。

  鬼厉的脸色终于变了变,缓缓站了起来,冷冷道:“饕餮?”

  那少年还未回答,眼光还在鬼厉身上打量,忽地似有所觉,转眼向饕餮(註一)看去,不由得一怔,只见这只恶兽一向凶狠的目光此刻更增添了十分贪婪,但目标却不是鬼厉与小灰,竟是地上正在烧烤的野猪。

  空气中到处飘散着烤肉诱人的香味。

  少年忽地笑了笑,对鬼厉道:“你的手艺不错啊!我说怎么今晚饕餮躁动不安,想不到是被你吸引过来了。”

  鬼厉淡淡道:“饕餮虽是上古恶兽,凶猛迅疾,但向来贪吃,一只烤猪算不了什么。 ”

  少年摇了摇头,道:“不然,我这只饕餮可是与众不同,一般美食早就不放在眼中了,想不到居然被你这看似粗糙的烧烤给馋成这样。”

  此刻果然如那少年所言,饕餮似乎对这只烤猪特别青睐,嘴齿之间口水狂流,顺着牙缝流了下来,忽的一声呼啸,饕餮从少年肩上跳出,化作黑影,扑向火焰。不料灰影一闪,“吱吱”之声愤怒响起,竟是小灰横空而出,挡在烤猪之前。

  饕餮“吼啊”一声低吼,落下地来,现出真身,只见牠四足利爪,身躯看去至少比那野猪大了四倍,最奇怪的就是脖子极长,往上昇起,几乎将身躯拔高一倍。

  小灰与牠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得可怜,但不知为何,饕餮竟似乎对小灰有些忌惮,不敢大意,只是又舍不得前方美食,当下口中低声咆哮,表情也渐渐变得狰狞起来。

  鬼厉看了那两只为了烤猪恼怒对峙的异兽,忽道:“这野猪还没烤完,味道也不到火候,你们争什么争?”

  他这话说得莫名其妙,连那少年也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但那两只对峙的异兽却起了反应,饕餮四只眼睛瞪着小灰,小灰还以三只眼睛圆睁,两只异兽七只眼睛瞪的一个比一个大,片刻之后,小灰对着饕餮“吱吱”叫了几声,露出牙齿,随即向后跑了几步,一屁股坐在鬼厉身旁,眼睛直盯着烤猪。

  饕餮四只眼珠随着小灰动作而晃动,当小灰坐下之后,这只恶兽 “吼啊吼啊”叫了两声,竟然不可思议地也慢慢走到火焰的另一头,后腿收起,前腿轻摆,居然也在火焰前边趴了下来,只是嘴里的口水,仍是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看着可怖之余,却还有几分好笑。

  那少年看着饕餮坐下,慢慢走了过来,也不在乎地上肮髒,就在饕餮身边坐了下来,看着鬼厉,微微一笑,道:“阁下是哪位高人,想不到竟然有这般手段,让饕餮都可以暂时压下凶性?”

  鬼厉也不看他,坐了下来,目光轻飘飘又回到火焰之中,道: “你我深山偶遇,何必知道姓名,区区一只烤猪,果腹而已。”

  少年望着鬼厉看了一会,忽地大笑,笑声嘹亮,惊起远处夜鸟无数。

  “说的好,说的好。”他轻轻击腿,面有意外讚赏之色,道: “好一个不过果腹而已。说起来天下芸芸众生,终日忙来忙去,岂不也只是为了果腹而已。如此说来,你说所谓之”人“,岂不是也和我这饕餮恶兽一般,并无分别了么?”

  鬼厉将烤猪轻轻翻转,猪肉上的香油味道登时浓郁了起来,勾引得对面的饕餮一阵躁动,但不知是为了品嚐美味还是什么,这只除了凶猛之外还以贪食着称的异兽竟然忍了下去,而同时小灰狠狠瞪了牠一眼。

  火焰静静燃烧,倒映在鬼厉的脸上,他缓缓道:“人还有不同。”

  少年道:“什么?”

  鬼厉道:“爱恨情仇,人有感觉。”

  少年大笑,道:“岂不知众兽亦有感觉,你杀了这只野猪,当知野猪痛苦畏惧,如我杀你,你亦如猪。 众生本是平等,何来人兽之分?”

  鬼厉抬眼,看着少年,道:“有分别处。”

  少年目光凌厉,道:“何分别处?”

  鬼厉道:“我平生有大憾事,日夜镂刻于心,生不如死,却又不能不生。生则尚有期望,死则为背情怯弱之人。此等情仇,猪如何能有?”

  少年一怔,眼中凌厉之色渐渐消退,随即脸上出现的是异样的神色。

  註一:饕餮:《神魔志异。异兽篇》:神州极南有恶兽,四目黑皮,长颈四足,性凶悍,极贪吃。行进迅疾若风,为祸一方。

  

第一篇文章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