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八集 第五章 内乱

2013年2月17日 更新

  夜色渐渐暗了下来,沉浸在无形的紧张气氛中整整一天的毒蛇谷似乎也慢慢的进入沉眠,幽暗的灯火缓缓熄灭,除了那个清冷孤寂的灵堂。

  灵堂的门依然向外打开著,凄冷的夜风呼呼吹过,把灵堂上依旧燃烧的蜡烛吹得明灭不定,在地上投射出诡异的影子。门外远处,寂静之中,彷佛有什么声音在低声轻语,似哭泣,似低笑,又似乎根本就是风吹树动的声音,让人听不真切,只觉得心中有些发冷。

  从灵堂上那几根还在苟延残喘的残烛照到屋外的光亮中,这个山谷的夜晚,屋外还飘著淡淡的薄雾,如轻烟一般,在黑暗和阴影处,飘过来荡过去,变幻著各种形状。

  而灵堂之上,彻夜守灵的人,依旧只有一个秦无炎。

  他仍跪在灵前,低著头,眼光飘忽不定,似乎在看著某个不知名处。在他面前的那个铜盆中已经满是烧化的纸钱变的黑色纸灰,随著不时吹进的夜风而颤动著,偶尔有一两片散落的纸灰被风吹起,离开铜盆,缓缓飘荡在屋子之中,然后多半都悄悄的落回在灵柩前方的供桌上,飘落在供奉的三牲盘中。

  冥冥中,可还有一双眼睛,正望著这一切?

  脚步声忽然响了起来,踏在平整的地面走进了灵堂。秦无炎身子震动了一下,任谁来说,此时此刻突然在身后响起脚步声音,都不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他回头望去,眉头一皱,面色有些惊讶,显然来的这个人并不在他意料之内。

  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身材高大,但服装与普通魔教弟子大不相同的人,一身道袍,方脸凝重,正是魔教万毒门的供奉苍松道人。

  秦无炎看著苍松,苍松也看了看秦无炎,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然后苍松径直走到灵柩前的供桌前方,拿起桌上摆放的细香,放到一旁一枝残烛上点著了,对著灵位恭恭敬敬行了一礼,又踏上一步,将香烛插在香炉之中。

  秦无炎耐心地看著苍松道人的一举一动,从头到尾,当苍松道人再次转过身来的时候,秦无炎微微低头,算是弟子还礼,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语气依然很镇定礼貌地说道:「多谢道长。」

  苍松道人点了点头,道:「我与老人家毕竟宾主一场,虽然这一炷香上得有些迟了,但总是我一番心意。」

  秦无炎还是跪著,看向灵位,淡淡道:「无妨,道长只要心诚,想必师父在天有灵,必定会欣慰许多的。」

  苍松道人凝视秦无炎,看了一会,忽然笑了一下,道:「秦公子,你好像一直都不喜欢我。」

  秦无炎双眼微抬,似乎没有想到苍松道人会突然问这么一句,有些奇怪,但看了苍松道人片刻之后,他仍然心平气和地道:「道长误会了,阁下乃是恩师在世时候的客宾供奉,在万毒门中也算是德高望重的前辈,无炎不敢心存怠慢。只是如今恩师不幸撒手人寰,在下心中悲痛,若有不敬失礼之处,还请前辈海涵。」

  苍松道人脸上依然挂著微笑,目光也缓缓转到正前方毒神的灵位上,在那个灵位之前,装有万毒门门主印信的盒子正安静地摆在那里。苍松道人看了一会,忽地从他身上传出几声低微而怪异的叫声,似乎如什么虫鸣一般,秦无炎脸色微变,苍松道人也是一怔,但随即忽然笑道:「老门主啊老门主,你应该可以安心地去了,你看看你教出来的,居然还有个这么了得的徒弟,真是不简单啊!」

  秦无炎面容一沉,眼中厉芒隐隐一闪而过,沉声道:「道长,你说什么?」

  苍松道人转过头来,微微一笑,却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拉起手腕袖子。秦无炎双眼瞳孔收缩,见到苍松道人手臂之上贴肉绑著一只小盒子,刚才那阵怪声此刻又从这里面发出来,清晰可闻。

  苍松道人面上带著神秘笑意,慢慢将这只手伸向前方灵位,但绑在他手腕上的盒子稍微靠近灵位之前放置万毒门掌门印信的那个盒子时,灵位之前的那个盒子里,突然也发出了低沉但十分清晰的虫鸣声,那声音听起来,和苍松道人手腕上盒子里发出的声音一模一样。

  苍松道人慢慢收回手臂,转头望著秦无炎,淡淡道:「七尾蜈蚣?」

  秦无炎深深吸气,闭上眼睛,待他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眼中精芒大盛,整个人突然从那种沉默颓废的感觉变得精干凌厉,只见他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一双眼睛紧紧盯著苍松道人,缓缓地复述了一遍:「七尾蜈蚣!」

  原本幽暗阴沉的灵堂,在他这般一站之后,突然变得似乎有些光亮起来,空气中原本的清冷气息也转眼消失不见,有的,只有凌厉的杀机。

  苍松道人却看不出有什么畏惧之意,反而像是对周围的变化什么也感觉不到,还神色自若地向秦无炎问了一句,道:「你说,若是你师父知道他的这些徒弟们在他刚刚死后不久,就在他灵前乱来的话,他应该会十分生气罢?」

  秦无炎冷哼一声,道:「师父他老人家睿智聪明,早就看破了这所谓的礼仪俗法,不要说在他灵前对他不敬,便是我等弟子在这里互相厮杀,他老人家也多半会笑著看热闹而已。」

  苍松道人缓缓点头,忽地叹息一声,道:「的确如此,我这十年来与老门主朝夕相处,以他的性格,怕真是如此了。」说著,他看了看秦无炎,微笑道:「想不到你跟随他时日最短,却反而是众弟子中最了解他的一个人。」

  秦无炎神色不变,但身子却往前踏了一步,冷冷道:「道长你,不也是十分了得么,不但看清楚了师父,而且连我的一举一动,也逃不过你的眼睛!」

  苍松道人面上的笑容微微一僵,眼睛向秦无炎的脚步瞄了一眼,忽然道:「现在已经过了你师父的头七了罢?」

  秦无炎一怔,不知苍松道人突然问了这么一句是什么意思,但今晚此人的态度委实古怪,高深莫测,更何况他已经看破自己在门主印信上做的手脚,只怕是不能留他了。秦无炎心中这般想著,口中淡淡地说道:「眼下是丑时,刚刚过去了,怎么,道长莫非有什么指教么?」说著,他又向著苍松道人走近了一步。

  苍松道人却随即向后退了一步,点头道:「那就好了,让你师父平安过了头七,也算是我一番心意了罢。」

  秦无炎一怔,还没等他会过意来,苍松道人忽地身形一动,转眼闪到灵堂门口,提气开声,大声道:「咦,门主印信……啊……」他前头几个字充满惊愕之意,说到一半,明明还完好无恙地站在原地,苍松道人却突然如同受到重创一般失声痛呼,像是被什么人偷袭一般。

  秦无炎顿时脸上变色,但已经来不及阻止,苍松道人的声音已然在寂静幽深的毒蛇谷上空,回荡不已,片刻之后远方都似有回声弹了过来,满山谷中到处都是隐约「啊」的声音。

  最初的一刻,毒蛇谷中像是被什么惊到了一样,几乎比原来更加死寂,但只不过过了片刻光阴,无数嘈杂声音从毒蛇谷各个角落上澎湃响起,如波涛一般轰然而响,但听得无数早已枕戈待旦的人跃然而出,种种问话声、责骂声、呵斥声、指挥声融为一体,化作无形之波涛,纷纷从四面八方向这座灵堂涌来。

  苍松道人回头微微一笑,对著面色铁青的秦无炎挥了挥手,道:「贤侄,做叔叔的我帮你一把,日后万一你能坐上门主宝座,千万不要忘了今日之情!」接著也不多说,身影晃动,在秦无炎扑到门边的前一刻,迅速飞入门外黑暗之中,转眼就消失不见。

  秦无炎凭门喘息,眼中满是怒火,显然苍松道人这突然其来的一下完全打乱了他的如意算盘,此刻周围人声鼎沸,眼看著灵堂就要被三位师兄的无数人马团团包围,秦无炎狠狠一跺脚,当机立断,也如苍松道人一般投身于屋外黑暗之中,片刻之后隐没了身形。

  下一刻,无数手持火把利刃,杀气腾腾的万毒门弟子,在毒神三大高徒的带领下,气势汹汹地冲进了毒神灵堂。

  而在片刻的寂静之后,夜幕下的毒蛇谷中响起了愤怒的喊杀声音,顿时席卷了整个山谷。

  夜色,愈发深沉了。

  当初升的太阳将第一道光亮投向大地的时候,从毒蛇谷中神不知鬼不觉地飞出的苍松道人,已经驭剑飞在半空,出现在毒蛇谷东北方向四百里外的一座小城上方,他在天空中向小城四周仔细看了看,然后像是发现了什么,立刻向城外北边的一处小山落了下去。

  这座无名小山丘上大都是野生枫树,从天空看下去,红作一片,十分美丽。枫树林前,此刻正站著三男一女,正是鬼王、鬼先生、鬼厉和幽姬四人。

  看到苍松落了下来,鬼王脸上现出一丝笑容,迎了上去,微笑道:「怎么样,还顺利么?」

  苍松道人点了点头,道:「果然不出宗主所料,秦无炎的确伤势已经回复,而且在万毒门门主印信的盒子中做了手脚,多半就是将七尾蜈蚣放在其中,无论谁打开这个盒子,秦无炎只要暗中操纵,任谁也逃不过七尾蜈蚣的噬咬。以七尾蜈蚣的奇毒,多半此人便要一命呜呼了。」

  鬼王放声大笑,转头对鬼先生等人道:「你们看,这些早就已经用了无数次的土办法,竟然还有人在用啊!」

  鬼厉脸色淡漠,什么话也没有说,幽姬也保持沉默,只有鬼先生淡淡道:「办法的确有些过时土气,但只要有用,就是好办法了。」

  鬼王点头道:「不错,说起来毒神前辈也算是我们圣教中的一代枭雄,怎的收的徒弟都是如此角色,真是让人失望。」

  苍松道人在旁边笑道:「不过那个秦无炎的确还算是不错的人物,可惜了。」

  鬼王看了他一眼,忍不住又笑了出来,众人一时都没有说话,鬼厉站在一旁,默默看了鬼王一眼,皱了皱眉,不知怎么,他似乎觉得鬼王今天有些奇怪。

  不过鬼厉的这个想法并没有深入下去,因为很快的,前方那座在清晨中刚刚醒来的小城里,突然爆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惊叫声,很快的,无数尖叫声音四处响起,其中清晰可闻有人充满惊恐地喊著:「兽妖,是兽妖来了……」

  刺耳而带著残忍的尖啸声音,从小城南边传来,远方平静的原野上突然冒起阵阵烟尘,如正在冲锋的战士组成了千军万马,势不可挡地冲来。那从远及近,夹杂著兴奋咆哮声音的呼喊,带著嗜血的渴望蜂拥而至,站在小城另一端的鬼王宗五人都腾空而起,向小城飞去。

  飞到近处,饶是众人早就见过了无数大场面,但眼前景象仍然让他们微微变色。无数的怪物和变异的妖兽,嘶吼咆哮著从原野上的烟尘中呼啸而出,庞大的身躯、矫健的身体、锋利的牙齿利爪,在清晨的光亮中散发著浓浓的死意。而另一头小城中的居民惊惶失措,疯狂地到处狂奔,却没有人知道该往哪里才是安全?

  密集的奔跑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大,终于到了震耳欲聋的地步,越来越多的兽妖从南方涌来,冲向那座小城。原野上的古道和道路两侧宽阔的大地,此刻都已经成了这些兽妖的乐园,红了眼睛的妖物们在震天的嘶吼声中包围了这座小城,来不及逃进城池的可怜人,转眼被妖兽们震起的烟尘吞没,灰色的迷雾中有血光闪动,有尖叫传出,随即湮灭。

  而小城城头之上,一些还勉强有著求生意志的人拚命拉起了城门的吊桥,暂时将这些凶狠残忍的兽妖挡在了城外,然后兽妖似乎无穷无尽般的从南方涌来,将这座小城团团围住。

  天空中的五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远处荒野之上,传来了一声厉啸,那声音听来尖锐刺耳,竟是有几分铿锵之声,远远的似穿透漫天烟尘冲了过来。鬼王神色一变,低声道:「来了,应该就是这个妖兽,大家小心,按原定计策行事。」

  其馀众人都微微点头,随即散了开去,只有鬼王留在空中,向那尖啸声音处多看了几眼,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随后身子向上飞起,没入天空云端之中,消失不见。

  随著那声尖啸越来越响,将这座小城重重包围的无数怪兽同时昂首大叫,各种刺耳声音夹杂在一起,混合著野兽腥气和风中隐约的血味,让人毛骨悚然。

  烟尘中,忽的一声轰鸣,那声尖啸戛然而止,半空之中光彩闪动,赫然只见一只身躯巨大,若猛虎状的妖兽从烟尘中跃然而出。从远处望去,这只妖兽形状若虎,就连额头上似乎也隐隐有个「王」字,但其身躯不知比普通猛虎大了多少倍,尖齿利爪,身上皮毛更是五彩斑斓,最奇特的是身后的尾巴奇长无比,看去似乎比身子还要长许多。周围那些凶猛的怪兽和它比起来,简直就像是小猫小狗。

  隐身在城外的鬼厉皱了皱眉,低声说了一句:「刍吾!(注一)」。

  被兽群包围的那座小城本来就不过是一座规模不大的小城池,这只身躯足有五、六丈高的妖兽往那座城池前一站,虎头几乎都构的到城池上方。浓重的腥气随风吹来,城墙上头的人不是吓的傻了,就是失魂落魄,亡命一般地逃走了。

  刍吾低吼两声,眼中凶光闪动,猛的发出一声尖啸,抬起粗大前脚,直接向城门砸了下去。锋利的虎爪轻而易举就刺入了厚木做成的城门,在城门之后拚死抵住的平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已经有几个被巨大的虎爪刺穿,馀下的人惊恐万状,四散奔逃。

  刍吾大声吼叫,利爪接连砸下,「轰、轰、轰」几声大响之后,残破的城门颓然倒塌,整座城池刹那间哭声一片,而城外兴奋的吼叫声也随即响起,无数猛兽蜂拥而入,转眼间腥风血雨。

  刍吾为其他的怪兽打通了城门,但自己却并没有进去杀戮,似乎它已经不屑于干这种事情,而且这个时候,它似乎发现了什么,虎头转动,巨大的身躯缓缓扭转过来,鼻子向空气中不断闻嗅著,似乎想确定什么东西一样。

  就在刍吾正犹豫找寻时,忽地从它前面小城城墙之上,轰隆一声大响,城墙一处猛然裂开,苍松道人破洞而出,正好出现在刍吾身前,手中一道黄色剑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中了刍吾胸口。

  刍吾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吼,整个巨大的虎身向后倒飞出去,但苍松道人毕竟乃是成名多年的人物,更是师出当今天下第一名门青云,一身道行岂同等闲,刍吾虽然倒飞出去,但只听如裂帛之声嘶然而响,刍吾胸口被划开了一道长过四尺的巨大伤口。

  若是换了寻常怪物,这个伤口已然是当场毙命,但刍吾显然与周围的寻常怪物不同,身为兽妖座下十三妖兽之一,它的生命力和妖法都远非其他普通怪物能比。虽然胸口鲜血如泉涌一般流出,但刍吾竟然看都不看一眼,狂怒地吼叫一声,转眼就扑了过来,看那身形动作,丝毫不比受伤前慢上多少。

  苍松道人脸色微变,身形一闪,躲过刍吾砸下的利爪,驭剑迅速离开兽群,向小城北边飞去,刍吾大声吼叫,双眼中如欲喷出火来,紧追不舍。

  苍松道人本想迅速飞到那座无名小山前,再和其他几人合力除去这只妖兽,不料才飞了不到一半距离,只觉得身后风声大作,腥风热气几乎就在脑后。苍松道人大惊,匆忙中回头一看,大吃一惊,只见这只刍吾的速度竟然快的不可思议,在受伤之后,四脚如飞,如疾风闪电一般,竟然追上了驭剑飞行的苍松道人。

  追到苍松道人背后的刍吾更不迟疑,大吼著张开大嘴一口咬下,看那架势不将苍松道人一口咬作两段实难消它心头大恨。但苍松道人毕竟修行多年,危急关头并不慌乱,身子猛的向下一沉,在间不容发之际险险躲过了葬身虎口的厄运。饶是如此,苍松道人也是出了一身冷汗。

  接下来苍松道人再也不敢大意,驾驭著仙剑忽上忽下,左腾右挪,让刍吾不能直线奔跑来发挥其不可思议的速度,这才险险跑到那座小山的枫树林前,而这时刍吾已经被引得离开那无数怪兽的兽群有一段距离了。

  眼看著苍松道人飕的一声,身形没入红色一片的枫树林中,刍吾更加愤怒,直向枫树林中冲去。但就在它踏脚枫树林前那片空地的一刻,突然鬼先生黑色的身影现了出来,口中低声颂咒,片刻后全身黑衣飘起,一股怪异灵力从他身上缓缓散发出来。

  刍吾猛的煞住奔驰的脚步,巨大的冲力惯性让它仍往前滑了几丈,冲倒了十数株枫树,但刍吾对身下的树林甚至刚才消失的苍松道人突然都不关心了,眼中只有漂浮在身边的那个黑色身影和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奇异灵力。

  而这一次,刍吾竟然也没有再度冲上前去,巨大的虎头一甩,但见它一声大吼,猛的张大嘴巴,从它口中竟然飘出三道黑烟,在半空中迅速凝做三具手持大刀的狰狞骷髅,张牙舞爪地向鬼先生扑了过去。

  鬼先生身子微震,这妖兽非但凶猛快速,竟然还会南疆诡异巫法,实在不可小觑。

  不过鬼先生并没有停止自己的施法以躲避刍吾祭出的巫法骷髅,果然,就在那三具骷髅堪堪冲到眼前的时刻,人影闪动,从两侧飞出幽姬和鬼厉,挡在鬼先生身前。幽姬双手交缠,握住奇异法印,手掌一正一反,与中土佛门的法印真诀截然不同,片刻间掌心出现一束银光,迅速放大抵住一只骷髅,那骷髅如被烧灼一般,猛的一震,还待冲来的时候,全身骨架却忽然散了开去,正是被幽姬的「朱雀印」给破了咒法。

  而另一端鬼厉脸色漠然,面对著当面杀来的两只凶异骷髅,右手一翻,噬魂魔棒出现在手上,但这次他并没有如往常一般将噬血珠为头祭出,相反,他很奇怪的将如烧火棍般的黑棒倒转过来,用青黑色棒身向前,冲了出去。

  两只骷髅同时挥刀砍下,但还未到黑棒周围三尺,在鬼厉奇异真法催持之下,黑棒周身猛然亮过一道红光,棒身登时发亮,黑气涌起,竟比那两只骷髅更加鬼气森森,转眼间双方撞到一起,鬼厉的黑棒如切豆腐一般穿入两只骷髅的妖体,黑气涌动,片刻之后两只骷髅张大嘴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悄无声息地就这般消散开,残馀的一点黑气,也被黑棒给吸了进去。

  鬼厉魔棒之上除了大凶之物的噬血珠,棒身的原物摄魂,正是这些鬼物妖法的老祖宗,也是天然的克星,当年吸血老妖用骷髅法阵偷袭还是张小凡的他的时候,就在这上面吃了偌大的暗亏。

  刍吾显然没料到这些人竟能够如此轻易地破去自己的巫法,不禁怔了一下,也就在这个时候,鬼先生行法已成,双臂忽震,一道红光从天降下,正是伏龙鼎被他祭出,只见瞬间天空殷红一片,红光中更隐隐有鸟鸣牛嗷,声音凄厉,威势似比当年更盛。

  红光如幕降下,登时将刍吾笼在其中。刍吾只觉得似乎有一座大山转眼压在身上,几乎喘不过气来,但南疆妖兽从来都是兽性剽悍,刍吾深陷逆境,反而更加恼怒,大口咆哮中,拚命挣扎。

  就在此刻,伏龙鼎上人影一闪,鬼王从天而降,如闪电一般在伏龙鼎红光中飞下。

  刍吾似有所觉,大怒抬头,但鬼王已到它的头顶,一声长啸,只见红光乱颤,耀眼夺目,外围竟看不清楚其中景象,隐约只望见鬼王人影闪动,手上突然现出一物,瑞气腾腾直拍而下,一下击中刍吾脑门。

  刍吾身躯剧震,从头到脚都颤抖起来,片刻之后红光渐趋安静,鬼王手中的神秘事物也消失不见,但见刍吾原本光彩的皮毛忽然都黯淡了下去,虎头之上的七窍全部流出血来。鬼王一声长笑,右手猛然贯下,硬生生插入刍吾坚硬头骨之中。

  刍吾发出了震天动地的一声大吼,身子摇晃了几下,终于不支地倒了下去。

  注一:《山海经.海内北经》刍吾:林氏国有珍兽,大若虎,五采毕具,尾长于身,名曰刍吾,乘之日行千里。

  另注:《神魔志异.妖兽篇》刍吾:神州南疆有异兽,状似虎,皮毛五采而长尾,号令百兽,曰百兽王矣。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