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八集 第六章 剧毒

2013年2月17日 更新

  青云山,通天峰。

  茶香袅袅,从洁白的青口绿盖茶杯中不住散发出来,刚沏好的茶水飘起丝丝白气,飘散在房间之中。

  这是在玉清殿后堂之中的一个僻静房间,当今正道最有权势,名声最大的三位高人,都聚集在这个房间里,神情自若地品茶商谈。

  旁边原来端茶送水侍候著的青云弟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悄退了下去,屋子中只留下了道玄真人、普泓上人和云易岚三位。

  道玄真人首先开口,微笑道:「此茶也是我青云山附近的特产,虽然算不得什么罕有珍奇,但也算芳香上品,二位喝著,看看如何?」

  云易岚放下手中茶杯,点头道:「芳香留喉,似从口齿一直流入腹中,果然是好茶。」

  道玄真人笑道:「云师兄若是喜欢,待来日破了这场兽妖大劫,多带一些回焚香谷好了。」

  云易岚含笑点头,道:「如此甚好,真人你到时候可不能不认帐哦。」

  二人相对一笑,普泓上人却在旁边念了声佛号,道玄真人向他看了一眼,道:「大师怎么了?」

  普泓上人叹了口气,道:「其实贫僧也知道面临如此大劫,非得保持镇定心态,方可从容应对。只是佛家慈悲为怀,老衲一旦想到世间百姓此刻正在水深火热之中,就不免心急如焚,一时失态,二位还请见谅。」

  云易岚脸色微变,道玄真人眼中也掠过一丝精光,但随即面容也肃穆下来。

  望著普泓上人,道玄真人缓缓道:「大师说得甚是,我等既然自诩正道,自然该以天下苍生为己任,贫道刚才失礼了。」

  普泓上人合十摇首,低声道:「真人说哪里话,刚才老衲并无意责怪真人的。」

  云易岚此刻脸色早已回复正常,闻言微微一笑,道:「好了,好了,你们这般文绉绉的样子,不是更让人受不了,我们还是不要再说废话,赶快说整体罢。」

  道玄真人和普泓上人都是一笑,道玄真人点头道:「云师兄说的是。其实今日请二位来此商量,的确是为了眼下这场兽妖大劫,似乎有奇怪的变动。」

  云易岚和普泓上人都是一怔,云易岚道:「什么变化,真人请说?」

  道玄真人面色凝重,道:「前几日我又派遣门下萧逸才、林惊羽等精干弟子出去探查兽妖情况,结果他们昨晚刚刚赶回,却向我禀告了一件不大寻常的事情。」

  普泓大师见道玄真人面色严肃,神情间似乎还有一丝疑惑,忍不住追问道:「出了什么事?」

  道玄真人顿了一下,这才道:「据逸才禀告,原本从南方杀入中土的无数兽妖,一直都是向著北方长驱直入,一路杀戮。但近日不知为何,突然有大批的兽妖停止北上,纷纷向西南方向去了,而往我们北方继续前进的兽妖数目,看来只有原来的四成左右。」

  云易岚沉吟片刻,道:「西南方向,那不是魔教向来最猖獗的地方么?」

  道玄真人点头道:「不错,如今魔教内部三派割据,万毒门、鬼王宗和合欢派争斗不休,虽然我们不知其总堂所在,但从蛛丝马迹来看,应该这三大派总堂都在西南,所以那个地方向来是魔教势力所在。而这一次兽妖突然大批向那个方向而去,不知到底所为何事?」

  普泓上人皱眉道:「莫非兽妖已经和魔教起了冲突,而且吃了点亏,所以大批兽妖前去支持?」

  道玄真人面色深沉,道:「目前还不清楚,但若是如此最好不过,兽妖与魔教俱是祸害,若能彼此火拚,天下苍生幸甚。」

  云易岚此刻忽然摇了摇头,道:「二位掌门,我看这其中没有这么简单。」

  道玄真人看了他一眼,道:「哦,请云谷主赐教。」

  云易岚道:「你我都很清楚魔教中人一向自私自利,要说他们为了天下苍生奋起与兽妖为敌,这种事我看是不可能的……」

  看到道玄真人和普泓上人同时都微微点头,表示同意,云易岚微微一笑,又道:「相反,以我一向对魔教的了解,他们看如今兽妖如此势大,不要说与兽妖为敌,就算是兽妖无意中伤了他们,只怕他们也宁可哑忍下来,甘愿退缩,而让我们正道锄头去对付这些穷凶极恶的兽妖。」

  道玄真人点头道:「不错,云谷主说的有理,但如今兽妖却的确是大批人马向西南而去,以谷主高见,这又为何?」

  云易岚沉默了片刻,沉声道:「以过往一段日子兽妖进入中土的行径看来,它们并无特定目标,都是沿路杀戮,一直北上的。所以这次突然大批转向,其中必有古怪,应该就是原来靠近西南方向的兽妖中吃了什么大亏,所以那个叫做兽神的妖孽才会调动大批人马向西南而去。但在西南方向,一向除了魔教中人,并无其他强大势力人物,所以我以为,这只怕是魔教之中,发生了什么异动?」

  普泓上人白眉一皱,道:「异动,谷主指的是什么?」

  云易岚嘿嘿一笑,道:「这个,却不是我能知道的了。」

  普泓上人不禁莞尔,摇头道:「如此说了半天,云施主你不是白说了么?」

  一时三人都笑,但片刻之后道玄真人沉吟道:「其实以我看来,云师兄所说的未必没有道理,不管怎样,如今兽妖大批向西南而去,我们面前的压力也松了不少,至少可以为我们争取一些时间。如今天下苍生对我们期盼之心殷殷,我们也要做些动作让天下人看看。」

  云易岚看了道玄真人一眼,道:「哦,真人莫非是想我们趁兽妖主力不在,下山好好打上一场?」

  道玄真人正色道:「不错,多除去一只兽妖,世人便少了一分苦楚,如此责任我们正道自然责无旁贷。」

  普泓上人低声念了一句佛号,云易岚眼中悄悄掠过一丝讥讽之色,但随即凛然道:「真人说的极是,如此一切就听真人安排,我焚香谷一脉愿为先锋。」

  道玄真人微笑道:「有云谷主这份心意,何愁兽妖不败!不过西南方向那边,我寻思许久,觉得此事大有玄机,我们虽然不可贸然插手,但若置之不理,似也不大妥当。」

  普泓上人点头道:「不错,老衲也是这个意思,毕竟兽妖大劫,祸害苍生,西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们至少也要心中有数。」

  云易岚道:「既然如此,不如我们还是派遣几个道行高的弟子,悄悄跟过去探听一下罢。」

  道玄真人点了点头,道:「好,就这么决定了。」

  这时,云易岚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忽然对道玄真人道:「对了,还有一事,还要向真人求个情。」

  道玄真人一怔,道:「云谷主太客气了,什么事啊!但说无妨?」

  云易岚微笑道:「听说贵派小竹峰弟子陆雪琪最近一直都被责罚在小竹峰望月台面壁反省,在下听闻之后,心中著实不安,而且……」他笑了笑,道:「我那个劣徒这几日三天两头跑来求我,说不愿以我们之求而累陆姑娘受到责罚。再说如今兽妖祸害天下,正是用人之际,陆姑娘又是青云杰出弟子,不如请真人就看在我的面子上,暂时让陆姑娘免除责罚了罢。」

  道玄真人叹息一声,道:「都是贫道管教不严,让云谷主笑话了。」

  云易岚微笑道:「真人说哪里话,是劣徒痴心妄想而已,而且这些小辈之间的事情,我们乾脆以后也不用管了,省得烦心。」说罢呵呵大笑出来。

  道玄真人沉吟片刻,道:「既然云谷主亲自为她求情,这个面子我断然是不能不给的。这样吧!我即日就让雪琪回来,同时再挑选几个弟子,和她一起去西南查探,也算是戴罪立功吧!」

  云易岚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道:「啊!怎的如此之巧,我刚刚还想说让劣徒李洵也去西南那里历练一番呢!」

  道玄真人看了他一眼,淡淡道:「那就一起去吧!」

  云易岚大笑,拱手道:「那我先替劣徒谢过真人了。」

  道玄真人收回目光,从面前桌上拿起茶杯,慢慢喝了一口,眼中神色变幻,缓缓道:「谷主太客气了。」

  西南毒蛇谷。

  这个庞大的山谷周边都是茂密的古老森林,一年之中的大部分时间,清晨与黄昏时候,林子中都有类似瘴气的毒雾升起,那些其实都是这个山谷中栖息著的无数毒蛇的毒气所聚。

  谁也说不清为什么这个山谷之中会栖息著如此众多的毒蛇,数量之多,甚至已经到了树上地下无所不在的地步。只有山谷之中万毒门的那片屋宅所在,因为万毒门密法而令这些毒虫不敢靠近。

  而这些满山遍野的毒蛇也成为了万毒门天然的屏障和取之不尽的毒药宝库。

  此刻,正是一日之中的清晨时分,从毒蛇谷茂密的森林之中,隐约可以看到升起了淡淡色彩的雾气,看去像是清晨初起的晨雾,但若是无知的人走近之后,不消片刻便会被这剧毒毒得七窍流血而死,最后葬身蛇吻。

  而在平日之中,除了这些毒蛇守卫山谷之外,万毒门向来都有弟子巡逻,防备外敌,只是这几日不知为何,这些平日戒备的弟子全部都没有出来过,看来万毒门中的派系之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了。

  「啪」,轻轻的一声响,一块小石子滚了过来,在毒蛇谷外那条唯一的,同时也已经残破不堪、杂草丛生的古道上跳了两下,滚入了旁边的草丛,消失不见。

  随后,随著轻微的脚步声音,有三只高大但奇怪的野兽出现在道路之上,都是恶狼脑袋,身子却是平常看到的虎豹模样,看上去怪异之极。

  只见这三只怪兽看上去小心翼翼,鼻子不断抽动著,在空气中闻嗅著什么,慢慢接近了毒蛇谷。而山谷之中一片安静,似乎完全对这三个不速之客的到来没有戒备。

  忽地,当中的一只怪兽狼头一震,似乎发现了什么,随之发出低声的吼叫,其他两只怪兽都立刻停下了脚步,看著站在中间那只最健壮高大的怪兽。

  狼头怪兽眼中凶光闪动,鼻子不断闻嗅,却没有向毒蛇谷中走去,而是慢慢走向了就在毒蛇谷外头古道旁边的一处茂密草丛,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道,从草丛中缓缓散发出来。

  怪兽低声咆哮一声,踏入了草丛中,从外面看去,只见怪兽的身子不停动弹,似乎是在草丛中翻找什么东西。

  片刻之后,草丛又是一阵抖动,那只健壮怪兽从草丛中一跃而出,跳回古道之中,而在它口中,正咬著一件奇怪的东西。

  那看起来像是一条长长的鞭子,又似什么怪物的尾巴,上面的皮毛已经开始有些腐烂,色泽黯淡,不住地散发出一丝血腥味出来。

  另外两只怪兽同时咆哮起来,显然又惊又怒,眼中凶光闪动。

  拾回这只尾巴的怪兽将东西放到古道之上,忽地昂首长啸,那声音如狼嚎,凄厉尖锐,直上云霄。

  片刻之后,那只怪兽又衔起尾巴,也不顾其他两只怪兽,四脚如飞,迅速向后跑去,离开了毒蛇谷。

  而那两只怪兽吼叫几声之后,突然发力,向毒蛇谷中冲了进去,进入到毒蛇谷中,只见古道更加弯曲狭窄,向前蜿蜒前进,两侧山林荆棘密布,其中更飘荡著似有似无,微带彩色的薄雾。

  怪兽径直向前冲去,看它们咬牙切齿的模样,只要此刻有人出现在它们面前,只怕立刻就会被它们撕成碎片。

  彩色薄雾轻轻飘荡,在林中渐渐聚集起来,两只怪兽吼叫连连,看都不看,直接冲了进去。开始还没有什么异状,但这两只怪兽不知怎么,吼声渐渐低落,越跑越慢,片刻之后全身开始抖动。

  似乎知道不妙,两只怪兽停下了脚步,艰难地转过头来,想要离开这片林子,但还不等它们走出几步,已经颓然倒下,转瞬间面上七窍流出血来,眼看是不活了。

  山林之中,远近同时响起了「嘶嘶嘶嘶」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纷纷向这里涌来,不到片刻工夫,从草丛树梢间出现了无数蛇头,丝丝作响,一条条或大或小的毒蛇全部都爬了过来。

  而就在这些毒蛇兴高采烈地争抢著食物的时候,忽地,有许多蛇儿停住了动作,警惕地抬起头来,然后纷纷转向毒蛇谷的入口处。

  那条荒凉的古道远方,彷佛有幽幽低沉的战鼓轰鸣,整个大地慢慢开始轻轻颤动,怪异的声音如千军万马前进一般,从无尽的远方传来。

  清晨的山谷中,突然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呼!」

  长长的出了一口恶气,毒神生前所收的大弟子范雄恶狠狠地一甩手,将一个被他抓裂脑壳的万毒门弟子尸体甩到一旁。尸体飞过半空,砰的一声砸到灵堂前方的供桌上,掉了下来。

  彷佛是冥冥之中有恶魔冷笑,又或者要给毒神这一位生前杀人如麻的魔教门主做个祭奠,在毒神灵柩所在的灵堂内外,此刻已经是血流成河,到处都是万毒门弟子的尸体。

  浓重的人血腥气,在空气中飘荡著。

  此刻,毒神三大弟子范雄、程无牙和段如山三派势力已经厮杀数日,除了为首的一些道行高深的首领,普通的万毒门弟子已经死伤大半,而这数日的争斗让这三个为了权力而拼争的人都早已红了眼睛,几乎陷入了疯狂。

  灵堂里供桌之上,装著门主印信的盒子,依然还安静地躺在那里,冷冷地看著这一切。

  彷佛是杀的累了,灵堂内外的争斗渐渐平息下来,但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却反而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老三段如山在四个容貌怪异的老者簇拥下,双眼凶光闪现,看著前方分立的范雄和程无牙,冷笑道:「我说二位师兄,你们还不肯罢手么,现在除了你们身边的几个老家伙,还有谁能拿的出来?」

  范雄和程无牙对望了一眼,互相都从对方变得猩红的眼睛中看到了一丝绝望,自从毒神头七的那天晚上,灵堂中突然发出异声,早就彼此戒备的三派立刻大举杀入灵堂,生怕迟了一步,门主印信为别人所盗。

  而在那混乱情况之下,无数人冲进灵堂,自然都认为对方是早有预谋要破坏协议前来抢夺门主印信,三言两语间已然杀做一团。

  而到目前为止,三派混战的结果,终于渐渐清晰起来,一向道行较弱的老三段如山,却凭藉著手中雄厚实力,渐渐压倒了范雄和程无牙。

  此刻,除了还站在他们二人身后的百毒子、吸血老妖、端木老祖等不到十人,他们手中已经没有什么筹码了。

  而段如山身边不但有「毒门四老」为护卫,明里暗里至少还有上百人,其中高手所在多有,万毒门一向的雄厚实力,竟然有六成都在段如山的手上,比开战之前还多,委实出乎他们意料之外。

  眼看著败局已定,范雄和程无牙眼中满是不甘之色,但终究无法再说什么,看到两位师兄的模样,段如山忍不住哈哈大笑出来,一向以来他上头有两个霸道的师兄,下面师父毒神又更加疼爱那个秦无炎,只有他一向被人漠视,忍了这么多年,终于可以扬眉吐气,如何不让他欣喜若狂。

  段如山趾高气扬地向前走去,毒门四老护卫在他周围,范雄和程无牙眼睁睁地看著他走到供桌前方,站在那个盒子前面,一个紧紧握拳,一个牙齿咬的嘎崩的响,显然心中愤恨之极。

  不过他们此刻的愤怒在段如山的眼中看来,无疑都是胜利者最喜爱的模样,他甚至觉得,就是有了这么一个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时候,他才不枉费了这一生。

  段如山哈哈大笑,态度骄狂,得意万分地伸出手去,将那个绿色盒子拿在手中。

  范雄和程无牙口中同时发出低声嘶吼,向前踏了一步,但毒门四老立刻转身望向他们,同时周围段如山的手下呼啦一下拥了过来,将他们围了起来,二人眼中如欲喷出火来一般,远远地瞪著段如山手中的那个盒子。

  段如山笑声更是得意,志得意满地扭开锁扣,打开了盒子,只见盒子里面金色丝绸铺底,丝绸中间放著一块深褐色小印,印上方雕刻著一只栩栩如生的小蛇,虽然没有翻转过来,但在场的每一个人包括段如山都知道,那小印下方刻著的是四个字||

  万毒神印。

  段如山傲慢地环顾周围,目光更在范雄和程无牙脸上逗留的时间久了片刻,在充分享受了胜利者的喜悦之后,段如山微笑著,虽然这分笑容因为他脸上溅到的鲜血而显得有些诡异和凶狠,他拿起了这个万毒神印,将它翻转过来。他要好好的、仔仔细细地看著这个代表著万毒门最高权力的象徵。

  那一刻,灵堂之上除了范雄和程无牙愤怒的喘息声外,再没有任何声音了,眼看著,新一代的万毒门门主就要诞生。

  突然,就在众人屏住呼吸的那一刻,段如山竟然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手中的盒子和那个至关重要的万毒神印竟然掉在了地下。众人大惊,一起向他看去,片刻之后尽皆骇然。

  只见刚才还不可一世的段如山此刻全身都在颤抖,一张脸完全失去了血色,尤其是两只手,竟在转眼变做了诡异之极的深黑颜色。

  片刻之后,一声低鸣振翅的声音从他手间发出,有一只怪异的飞虫在他手指缝中飞了起来。

  在场的无一不是万毒门中的资深人物,虽然那怪虫飞的速度极快,但几乎都已经看清了它,百毒子首先失声惊呼出来:「七尾蜈蚣,那是七尾蜈蚣!」

  这声音如震动心魄的吼叫,震住了所有人,众人一齐向段如山看去,只见他全身抖动的越来越是厉害,旁边一个老者刚想伸手去拉,但手只稍微碰到他的衣服,忽地身子一抖,大叫一声向后飞了出去,片刻间右手黑了一片。

  站在远处的吸血老妖瞳孔收缩,涩声道:「『腐肉苔』……」

  那个中毒的老者大声惊呼,旁边的另一位老者想都不想,大吼一声,操起身边掉落的一根不知是哪张椅子破裂的椅腿,向他右手劈了下去,在他高深道行之下,那椅腿如刀锋一般无坚不摧,硬生生将中毒老者的右臂切了下来,随即那老者立刻将椅腿丢了出去,似乎生怕多拿一会,自己的手也会遭到同样下场。

  椅腿在空中飞舞,所有人都闪避不迭。

  此刻的段如山已然满脸黑气,众人清晰地看到,他那两只已经完全乌黑的手上,噗的一声皮肤破裂开来,流出的竟然也已经是黑色的血。

  片刻之间,但听得这令人毛骨悚然的「噗、噗、噗」声音响个不停,身中天下最毒的两种毒物的段如山,周身皮肉炸裂,黑血四溅,颓然倒地,挣扎了片刻之后,再也没有动弹了。

  范雄怔怔地看著这个前一刻还猖狂不已,现在却已经一命归西的师弟,忽然回头大声吼道:「秦无炎,你这个奸诈的畜生,给我滚出来!」

  众人顿时醒悟,「腐肉苔」毒性凶猛恶毒,乃是天底下最恶毒物之一,就算是在万毒门中,向来也只有毒神一人能够使用,范雄、程无牙、段如山等三人限于修行都不能使用此物。

  而七尾蜈蚣更是绝毒珍奇之物,向来只有毒神贴身收藏,此番两大剧毒同时现身,又是在这万毒神印的小盒之中,不问可知,定然是秦无炎骗了所有人,暗中下毒。

  一时之间,灵堂上人人自危,所有人都向自己四周悄悄看去,生怕秦无炎的身影忽然从身边冒了出来。段如山死状实在太过可怕,没有人不为之震动惊恐。

  此时此刻,灵堂上连大气都没有人敢出,只有段如山的尸体处,那滴滴黑血缓缓落下,碰到地面上的时候,发出轻微的嘶嘶声音,硬生生烧了小洞出来,转眼间尸体周围都是小洞,可见这毒性之烈。

  「呵呵,怎么了,两位师兄,诸位长老供奉,我们不过才几日不见,难得大家竟这么想我啊!」一个从容平和的声音,忽地从灵堂外传了进来,众人震动,向外看去,只见秦无炎换了衣衫,脱去了麻衣孝服,换上了平日所穿衣服,面上含著微笑,缓缓走了进来。而眼尖的人已经看到,在他肩膀之上,停著一只小小怪虫,正是七尾蜈蚣。

  范雄恨恨地道:「是你下的毒?」

  秦无炎此刻似乎将所有人都视若无物,大模大样地走上前去,来到段如山的尸体旁边,在众目睽睽之下,伸手将那只剧毒无比的万毒神印拣了起来。

  范雄和程无牙眼睛收缩,程无牙冷笑道:「好啊!小师弟,我们三个都实在太小看你了。」

  秦无炎微笑道:「二师兄说笑了,其实以三位师兄的实力,要取小弟的性命实在易如反掌,小弟本也不敢反抗。只是师父临终之前千叮万嘱,说到如今鬼王宗、合欢派俱都虎视耽耽,三位师兄又不成大器,让我一定要接受门主之位,以免万毒门数百年基业毁于一旦。小弟从小被师父抚养长大,师恩深重,不敢不从,所以只得略施小计,让三位师兄受苦了。」

  范雄怒道:「呸,你以为你现在就一定赢了么,告诉你,老子第一个杀的就是你!」说罢,他转头对程无牙叫道:「老二,这小子太过狠毒,我们先合力杀了此人,然后我们再平分天下。」

  程无牙立刻道:「好,我们上!」

  喊声之中,只见他二人就要冲上,而跟在他们身后的百毒子、吸血老妖等人见状正要追随的时候,秦无炎淡淡道:「几位长老,你们如今也看到了,我这几位师兄委实不成气候,你们要过来杀我,且不说光凭我有七尾蜈蚣和腐肉苔,你们能不能胜的过我。就算你们合力杀了我,跟著这两个废物,你们以为日后的日子好过么,能胜的过鬼王宗和合欢派么,能在正道那些人的围剿下逃脱么?」

  百毒子和吸血老妖、端木老祖等愕然停住脚步,刚才秦无炎在段如山身上用的两大剧毒,非深得万毒门毒经真传之人不能施用,他们虽在万毒门多年,但仍然无法到达那个地步,心中实已对秦无炎这个看去年纪轻轻的青年大为忌惮。此番听秦无炎说了这么几句,一时心中迟疑,都不再向前。

  而另外许多跟随著段如山的人,首先就不会听从范雄和程无牙的命令,此刻也多半是面面相觑,不知所措。秦无炎看著众人,微笑道:「诸位,在下保证,只要在下接掌门主之位,必定不计前嫌,各位原来在门中如何,在下必定一以待之。」

  在范雄和程无牙愤怒而焦灼的眼光中,众人对望良久,然后百毒子首先退了回去,片刻之后吸血老妖、端木老祖以及毒门四老等人也缓缓走到一边,只留下秦无炎和范雄、程无牙三位师兄弟站在场中。

  范雄面上露出绝望神色,知道大势已去,程无牙更是面如死灰。秦无炎面上看去还保留著淡淡笑意,但心中却一样是愤恨难解,他此刻恨的并不是面前这两个已如垂死挣扎的师兄,而是苍松道人。本来他早就定好计策,让三位师兄自相残杀,但绝不是如此大规模的厮斗,只要除去这三个师兄,他自然就能掌握万毒门大权。

  不料苍松道人那晚突如其来的插了一手,将三派纷争引发做一场大混战,生生将万毒门原本深厚的实力在内战中化为乌有。秦无炎此刻又是愤怒又是伤心惋惜,实恨不得将苍松道人生劈成两半才好。不过想归想,苍松道人此刻人影也不见一个,秦无炎只能哑忍下去。

  但是不管怎样,眼下秦无炎已经稳操胜券,他带著胜利的微笑,向两位师兄看去,悠然道:「二位师兄,你们还不在师父灵前谢罪么……」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