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八集 第七章 疯狂

2013年2月17日 更新

  狐岐山,鬼王宗总堂所在。

  “吱吱,吱吱!”小灰熟悉的叫声在幽深的通道中响了起来,从阴影处走出了鬼厉的身影,在他肩上,小灰拿着那个大酒袋喝了几口,然后聪明地将酒袋口子扎上,垂了下来。大酒袋上有细长绳子,正如一个套子般系在猴子身上,倒不怕会掉落了。

  鬼厉面无表情,往前走去,看那方向正是碧瑶所在的寒冰石室,小灰似乎有点困倦的样子,趴在他肩膀上打着哈欠。狐岐山四下荒凉,并无多少野果,小灰回到这里以后,多半时间只能去鬼王宗地窖里偷点酒水来喝,几日不见下来,看去似乎又胖了一些。

  鬼厉缓步而行,一路之上却甚少碰到鬼王宗的普通弟子,他微微皱眉,这几日鬼王宗里许多弟子,都被集合了起来,在数日之前由鬼王亲自带领出山去了。至于去向他并不清楚,而奇怪的是,这个看起来似乎非常重要的事情,他这个副宗主不知道,而跟随鬼王多年的幽姬、鬼先生包括刚刚加入鬼王宗的苍松道人,以及他所知道的许多鬼王宗精干人物,俱都留在了狐岐山。

  鬼王那么神秘地带着一只人数虽然众多,但实力却只是鬼王宗不到一半左右的弱旅之师,究竟要到哪里去呢?鬼厉心头也有些迷惑。不过鬼先生、幽姬等人都保持了沉默,鬼厉自然也不会多话,而且他最关心的,也并非是鬼王要去哪里或者这个事情关系多么重大,在他看来,碧瑶始终才是第一位的。

  而他现在,也很快地来到了寒冰石室之前。

  门口悄无一人,幽姬也不在这里,平常最经常看到这个神秘女子的地方就是寒冰石室,但这一段以来鬼王宗里似乎气氛很有些不对,她来这里的次数也少了。

  鬼厉在门口站了一会,定了定神,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一进门之后,他便看到一个白色而苗条的身影正站在碧瑶的旁边,鬼厉一怔,刚开始还以为是幽姬,但随即反应过来,幽姬向来身着黑衣,这并不是她。果然当前面那个女子听到石门响动,转头看来的时候,面上并没有蒙着黑纱。

  却是小白。

  鬼厉微感惊讶,自从大巫师施法“招魂引”失败之后,自己伤心离开狐岐山,再回到这里之后,便没有再见过小白。虽然他从那几日鬼王与小白见面景象来看,多少知道小白与鬼王之间乃是旧识,但也无意去过问此事。

  此刻小白见到鬼厉,面容也是微微一怔的表情,随即露出淡淡笑意,道:“是你啊。”

  鬼厉毕竟与小白有过一段交情,而且小白在救碧瑶一事上也算是指点过他,他心中仍有几分感激,当下点了点头,道:“你好。”这时趴在鬼厉肩头的猴子小灰也兴高采烈地向着小白吱吱叫了两声。

  小白对小灰笑了笑,然后望着鬼厉,道:“你是来看碧瑶的么?”

  鬼厉慢慢走了上去,碧瑶美丽而恬静的容颜又一次出现在他眼前,他的声音渐渐低沉下来,道:“是。”

  小白静静地看着这个男子在碧瑶身边坐了下来,然后望着那个躺在寒冰石台上的身体,一动不动。她轻轻叹息一声,摇了摇头,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石室之中,只留下鬼厉一人面对着碧瑶。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沉重的石门才再一次的打开,鬼厉慢慢从寒冰石室中走了出来,看过去神色似乎又憔悴了几分。他刚出石室没走几步,忽然停住步子,在石室之外不远处的通道上,九尾天狐白色的身影还耐心地站在那里。

  小白看着他的模样,叹了口气,道:“看到碧瑶那个样子,你一定很难过吧,真是难为你了。”

  鬼厉木然摇头,道:“我没事。”

  小白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道:“别泄气,总还是有希望的。”

  鬼厉身子一震,转头看她,微微张大了嘴巴,但小白看到他的神情,已经抢先苦笑道:“你别问我,我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

  鬼厉的脸色一下子黯淡了下去,默默转身,刚想迈步,忽地脑海中嗡的一声,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瞬间全身一片冰凉,体内气脉中冰凉之气霍然腾起。鬼厉这一惊非同小可,此刻在他体内作怪的冰凉气息正是他十分熟悉的噬血珠妖异之力,但往日里,特别是在他修习了三卷天书真法道行大进之后,这股冰凉气息已经渐渐被他约束起来,不再作怪,不知今天怎么搞得,突然就这般爆发出来。

  不到片刻工夫,在小白惊愕的眼神下,鬼厉脸上血色全失,看去仿佛笼罩了一层寒霜,而且身体周围三尺范围之内,渐渐被他身体散发出来的一种诡异的墨绿光芒所笼罩,其中更隐隐有凶悍噬血的味道。

  小白脸上变色,刚伸手想要扶鬼厉一把,但手一接触那个墨绿光芒,登时只觉得一股吸噬妖力从异芒中向自己冲来,小白眉头紧皱,连退三步,这才避开了这股妖力。而原本趴在鬼厉肩头的小灰此刻也已发现不对,早早跳离鬼厉身子,落到小白身后,睁大了自己三只眼睛,怔怔地望着主人。

  鬼厉面上泛起痛苦之色,袖口忽地一动,一道冰凉气息闪过,噬魂魔棒滑了出来,竟也不掉落地上,就漂浮在他自己身前,缓缓转动,似乎是用奇异而冰冷的目光,注视着这个拥有他多年的男子。

  闪烁的墨绿色异芒伸缩不定,空气中充满了诡异气氛,小白面色苍白,眉头紧皱,但这股噬血妖力竟是从鬼厉身体之内散发出来,自己纵然要帮鬼厉一把,除去这突如其来的妖力,但根源却在鬼厉自己身体之中,如何能够下手?一时之间,小白竟也茫然失措。

  就在鬼厉脸色越来越是苍白,看去似乎连气也要喘不过来的时刻,忽地,他胸口处射出一道温暖的纯阳红光,登时将这阴寒妖力抵去不少,鬼厉面色一动,勉力坐下,面上瞬间金光青色同时闪动,在他体内正道两大真法同时催持之下,“玄火鉴”纯阳之火愈发旺盛,渐渐将这股阴寒气息压了下去,但等鬼厉完全恢复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

  此刻的鬼厉,周身已经尽数湿透,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小白关怀的眼神。

  鬼厉苦笑了一下,却什么也没有说,慢慢站了起来。小白望着他,低声道:“是噬血珠罢?”

  鬼厉将不知什么时候掉在地上的噬魂魔棒拣了起来,深深看了一眼,然后再一次的,收回到自己袖子中去。

  小白眼角一跳,忽地踏前一步,道:“你别以为不说别人就不知道,如今噬血珠凶邪妖力已经开始反噬于你。这十年来你体内的气脉精血,更是早已因为与这凶物日夜相处而变得阴凉凶毒,现在你能侥幸逃过一死,只是你运气好,竟然得到了这世间仅有的几件可以与噬血珠抗衡的法宝之一玄火鉴。但是……”她面色似乎有些苍凉,连声音都变得沧桑,“可是,你有把握逃得过几次,下一次么,你能逃过去么?”

  鬼厉一直都站在那里,憔悴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静静地听着小白说话,半晌以后,他轻声道:“我没把握,可是,我又能怎么办呢?”

  小白皓齿咬唇,怒道:“你别跟我装傻,你会不知道?如今只有立刻将这邪物丢弃,然后你带着玄火鉴到一个至阳之地,以地火催动玄火鉴纯阳入体,这才是你唯一活命的方法!”

  鬼厉看了小白好一会儿,忽然笑了一下,那笑容看去,竟有几分不可思议的天真,仿佛遥远的十年之前,那个淳朴的青云少年。

  然后,他慢慢转过身子,仿佛脱力一样,慢慢地扶着墙壁走去,小灰立刻向主人跑去,三下两下窜到了鬼厉肩头之上。

  小白怔怔地看着那个坚毅中却同时显露着脆弱的背影,忽然大声道:“你想死是不是,你根本心里就是想死,对吧?”

  鬼厉的身子顿了一下,却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片刻之后,他又继续向前走去。

  小白的声音,从他的身后大声传来:“你想死吗,别做梦了!你欠这个世上多少人的债还没有还清,就想一死了之么,不可能的!你不听我话是不是,好,你厉害,那我自己去,我去找‘八凶玄火法阵’的阵法真诀,让你自己救自己。你给我记住了,碧瑶还躺在寒冰石室里面,她没醒过来以前,你就是想死也由不得你!……”

  “由不得你、由不得你、由不得你……”幽长的通道中,远处隐约传来了回音,鬼厉面容惨淡,身子慢慢挺直,但终究还是没有再回过头去看上一眼。

  ※※※

  茂密的森林,幽静的山谷,毒蛇谷的早晨原本是安静而祥和的地方,只是此时此刻,大地渐渐颤抖,腥气越来越重,原本聚集游动在山谷边缘的无数毒蛇突然都消失不见,仿佛隐约感知到了什么,这些动物全部都躲藏起来。

  一片黑色的烟尘,出现在山谷远处,迅速向毒蛇谷方向涌来,空气中传来浓重而呛人的气息,越来越大的咆哮声渐渐汇聚成一股排山倒海的嘶吼!

  越来越近!

  “吼啊啊啊啊啊……”

  赫然是无数的怪兽,如从九幽地府冲出的恶鬼凶魂,血红的眼睛锋利的獠牙,尖利的吼叫迎面扑来。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怪物妖兽,汇聚成了势不可挡的汹涌洪流,在这股凶恶洪流面前,根本没有人可以阻挡和生存,甚至于道路两盘的森林树木,竟也在震天响的吼叫声中,快速地被洪流吞没。

  没有迟疑,没有停顿,这股洪流直接冲进了毒蛇谷,如黑色的潮水瞬间冲进绿色的海洋,在森林的各个角落,不断有惊恐万状的毒蛇被抛了出来,绝望地在洪流之中挣扎,但无一例外地瞬间淹没。甚至于连森林中那奇毒的彩色薄雾也无法阻挡这可怕的兽妖洪流,冲在最前面的十几只兽妖倒地而亡,但更多的不可计数的兽妖踩着同伴的尸体势不可挡地冲过,强大的飓风转眼就将彩色的毒雾吹散,飘散至森林的上空。

  在黑色的兽妖洪流之中,有四、五只看去比普通怪物体形大上数十倍的强大妖兽,张牙舞爪地带领手下冲去。而在毒蛇谷入口的地方,仍然还有无数的怪物源源不断地冲来。

  整个的毒蛇山谷,此刻似乎都在战栗着。一切看去,仿佛是这个世间的末日景象。

  在毒蛇谷的另一端,站在高处的鬼王深深呼吸,尽管他已经见识过兽妖的厉害,但眼前的景象仍然让他为之变色,他定了定心神,沉吟片刻,又向毒蛇谷北方的那片森林看去,在清晨阳光之下,那片森林中隐约倒映着闪光。

  鬼王嘴角慢慢浮现出一丝冷笑:总有一天,你们都会知道,最后取胜的那个人是谁?

  他在心里这么吼了一声,脸上的神色渐渐变得刚硬起来,碧瑶不在了,那么,就用天下来弥补罢!

  他缓缓转过身子,在他身后的密林中,是鬼王宗的弟子们,密密麻麻站满了林子,战意高昂。鬼王望着他面前的这些人,无数的目光凝望在他的脸上。

  那一刻,有谁知道他的心情?

  慢慢升起的手臂,看去似乎变得沉重,远方的嘶吼声和渐渐响起的惊恐呼叫,仿佛也传到这里,鬼王的面色突然又变了变,然后,他重重的将抬起的手臂挥下。

  手臂如刀,如斩向世间的利刃,斩断最后的温情,撕碎曾有的梦想,那手臂在风中带出的声音,仿佛也似刺入胸膛的骨折!

  无数的人,在他雄伟的身后,发出热血沸腾的呐喊,高举起手中的利刃冲下山去,衣襟飞舞,劲风习习,森林中树木摇摆晃动,似也在为此而狂舞。鬼王站在人群潮流之中,如坚硬冰冷的岩石一动不动,他转身向北方的森林看去,那里的森林也是一阵骚动,渐渐的蔓延开去。

  鬼王笑了,他在这赴死的人海之中忽然大声狂笑,那笑声这般刺耳却没人敢问他只字片语,只有清晨刚刚升起的阳光啊,依旧带着淡淡的暖意扑向这疯狂的尘世人间!

  ※※※

  七日之后,受道玄真人、普泓上人和云易岚等正道领袖的委托,从青云山出发的正道弟子一行人,到达了西南地方。因为事关重大,三大派都派出了自己最得力的弟子,仿佛是巧合一般,这些人都已经早就相识了。

  青云门的萧逸才、林惊羽和陆雪琪,天音寺的法相和法善,焚香谷的李洵和燕虹,一行七人,从青云山出发之后,一路之上小心谨慎,昼伏夜行,尽量避免与路上的兽妖发生冲突,全速赶往西南地方,希望能够查清为什么大批的兽妖会突然向这个地方汇聚过来。

  当这些正道弟子刚刚上路的时候,虽然明知道此行危险极大,但为了天下苍生,却并无一人有退缩之意。但到了他们出行之后的第七日后,所有的人都已经变得脸色苍白,整日整夜的沉默不语,包括最擅长言辞的萧逸才,定力身后的法相,甚至是一路上本来一直想和陆雪琪说话的李洵,都沉默了下去。

  千里之行,越往南去,情况便越是惨烈。不是整个村庄整个城池的尸横遍野、白骨森森,就是一个接一个的村庄城池荒无人烟,沃野化作焦土。谁也不知道,这些兽妖为什么居然还会放火焚烧,为什么如此残忍噬血,就像谁也不知道,这一场浩劫到底何时才能结束?

  幽幽鬼鸣,仿佛永远都回荡在南方的大地荒野之上,述说着悲凉凄惨的往事。

  进入西南地区之后,一行人更加小心谨慎,但他们此刻面临着一个极大的麻烦,首先,他们根本找不到当地的居民,所有的百姓民众不是在兽妖来临前逃往北方,就是已经惨死在这场浩劫之中,所以,这些正道弟子也没有办法找当地人询问这些兽妖的动向。而另一方面,那些兽妖绝大部分都与人语言不通,纵然他们冒险抓了几个兽妖怪物过来,但问到的多半都是怒吼挣扎,哪里能问出什么东西?

  无奈之下,一行人商议之后,最后只得按萧逸才的提议,冒险暗中跟随兽妖,哪里的兽妖聚集越多,便往哪里去,看看这些兽妖究竟要干什么?如此他们在西南地方跟踪了三日三夜,其间数次都险些被一些感觉敏锐、嗅觉听力灵敏的兽妖发现,幸好萧逸才、法相、林惊羽等俱是绝顶聪明的人物,每一次都在间不容发的生死关头,有惊无险地躲了过去。但是尽管如此,他们仍然没有什么收获。

  就在他们开始渐渐灰心的时候,一个意外之下,他们竟在兽妖经过的一片森林中发现了一个已经发疯了的魔教弟子,在众人仔细询问,或者可以说是耐心哄骗之下,渐渐知道兽妖此次大举进入西南,竟然是和魔教进行了一场大战,而战役的结果,赫然是兽妖大获全胜,曾经气焰嚣张不可一世的魔教三大派阀,几乎都在这次大战中全军覆没。

  这个消息立刻让所有人都惊的目瞪口呆,而在众人之中,站在最远处的陆雪琪的脸色,尤其苍白!

  望着这个缩成一团,口中不断念叨着“怪物、怪物”的可怜人,不时还全身突然发抖,惊吓尖叫的疯子,正道七人的心中都蒙上了一层重重的阴影。

  萧逸才咳嗽一声,看向法相,道:“法相师兄,眼下形势我们大致都清楚了,你觉得该怎么办?”

  法相眉头紧锁,看了缩在地上的那个可怜人一眼,叹息一声,道:“阿弥佗佛,罪孽啊,罪孽。”顿了一下之后,法相缓缓道,“诸位,其实我们此行的目的,如今大致都已经知晓了,小僧以为,不如我们先行回山,禀告几位师长目前这个情况再说。”

  “不可!”

  突然,一声清冷声音,从旁边传了出来,众人愕然,这说话的人竟是一路以来最沉默寡言的陆雪琪。法相有些惊讶,道:“陆师妹莫非有什么其他见解,请说。”

  陆雪琪面色依然很是苍白,但说话声音却极为冷静,淡淡道:“我们现在知道的一切,都是从这个已经吓疯了的魔教弟子口中问来的,而且他刚才说话的时候,颠三倒四,翻来覆去,很多地方都是我们自己猜测。若只以此就认为是我们完成了诸位师长吩咐的任务,我以为不妥。”

  法相沉默了下来,众人面面相觑,片刻之后,法相点头道:“不错,陆师妹说的的确有理,刚才是小僧太过心急了。”

  萧逸才沉吟片刻,道:“陆师妹说的是有几分道理,但我们这段日子来日夜在西南地方查探,却根本没有丝毫头绪,难道我们以后还要这么查下去么?”

  陆雪琪嘴角一动,却没有说出话来,显然对目前两难形势,她也想不出什么好的解决方法。但就在这个时候,一直都不时向陆雪琪看来的李洵忽然走上一步,道:“我倒有一个法子,或许有几分希望。”

  众人都是吃了一惊,连陆雪琪都多看了李洵几眼,法相喜道:“当真,李师兄请说。”

  李洵深深吸气,让自己不去看陆雪琪的眼神,道:“我刚才认真听了这个疯子的说话,听他曾数次说到一个地名,叫做‘毒蛇谷’的,诸位不知道有没有注意?”

  萧逸才点了点头,道:“不错,我也注意到了。这毒蛇谷我以前也有所耳闻,传说乃是西南这里深山之中的一处山谷,其中聚集了无数毒蛇,森林中还有剧毒瘴气,中人立死,向来都没有人胆敢进入此林。年深月久之后,就再也无人知道这个山谷的具体位置了。”

  林惊羽忽然道:“李师兄莫非是以为兽妖与魔教的这一场大战,就是在这个传说中的毒蛇谷进行的?”

  李洵点了点头,断然道:“不错,以我推断,就是在毒蛇谷发生决战,更有甚者,我以为这毒蛇谷或许就是魔教三大派阀中其中一派的总堂所在。只要我们能够找到那里,自然就能搞清楚到底这个疯子说得是不是真的?”

  一直都沉默不语的燕虹此刻忽然道:“但是师兄,已经过了许多天了,我们此刻先不说能不能找到那个毒蛇谷,就算找到的话,那里的景象也未必能够保持原貌……”

  李洵冷然道:“师妹,你难道忘了,那些残忍的兽妖的确会放火吃人,但是放火之后,也会有残垣断壁,兽妖吃人,但也不吃骨头的!”

  众人脸色都是一变,燕虹听了之后更是脸色苍白,忽地做恶心呕吐状,显然这一路之上他们所见到的种种惨事,让这个女子已经渐渐到了心理极限。

  李洵叹了口气,不再说话,法相和法善同时低声念着佛号,萧逸才摇了摇头,走过去到燕虹身边,低声安慰了她几句,待燕虹神情渐渐安定下来,他才转身慢慢走到仍然缩在地上微微发抖的那个魔教弟子身旁,蹲了下来。

  “你知道毒蛇谷在哪里么?”萧逸才尽量的让自己的声音柔和一些,听起来带着几分和气,但是那个魔教弟子身子一抖,却把头埋的更低了,什么话也没有说。萧逸才又接连问了三次,但那个魔教弟子却似乎聋了一般,什么反应也没有。

  萧逸才慢慢站了起来,望向众人,没有人说话。萧逸才叹了口气,道:“怎么办?”

  站在一旁的李洵眉头一皱,忽地大步走到那个魔教弟子身边,一把将他拎了起来,大声喝问道:“那些怪物杀人的地方在哪里?”

  那个魔教弟子身体大震,刹那间脸上浮现出恐惧之极的表情,张大了嘴巴,片刻之后发出尖锐之极的惊叫,但李洵如铁石心肠一般,紧紧抓住不放,大声喝道:“那些怪物杀人吃人的地方,在哪里?”

  “啊!……”

  深陷在恐惧之中的魔教弟子全身战抖,牙关蹦蹦作响,眼中满是恐惧,但头颅竟是不由自主地望向了北方。李洵目光一凝,急道:“在北边,是不是?”

  那个魔教弟子忽地头颅一歪,整个身子软了下去,众人大吃一惊,连忙上前查看,却只见此人瞳孔放大,一探鼻端,呼吸已经没有,竟然是死了。

  李洵慢慢放下此人尸体,站了起来,面向北方,众人都顺着他眼光望去,那一片林海远方,虽然是在晴朗白天,却仿佛有一朵血色云彩,笼罩其上。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