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八集 第八章 炼狱

2013年2月17日 更新

  狐岐山,魔教鬼王宗的总堂所在,笼罩在一片肃杀之中,原本强大的门派,陡然间死去了整整一半以上的人手,无论对天底下任何强大的门阀,也是极其惨重的打击。那么多的热血弟子,战意高昂地出征,而回来的时候,却只有一身浴血的鬼王一人。

  挥之不去的阴影,显现在狐岐山中每一个人的脸上和心里,谁也不知道,那些残忍凶狠的兽妖下一个对手,究竟会是谁?

  鬼王回来之后,直接就闭门修养去了,没有人敢问他,但是人们并没有等待很久,很快的,消息一个接一个的传了回来,事情也渐渐变得清楚起来,这一场西南大战中,魔教三大派阀破天荒的合力对抗兽妖,虽然为什么三大派阀会暗中结盟或者另有图谋,除了鬼王只怕已经没有什么人知道了。

  而这一场大战的结果,可以说让魔教遭受了千年以来最惨痛的失败,鬼王宗损失了一半以上的人手不说,万毒门先在门中内乱里大伤元气,其后兽妖攻入毒蛇谷,残存的一些高手弟子几乎也是死伤殆尽。至于一向暗中蛰伏的合欢派此次不知为何,也举全派之力加入这场大战,而他们的下场也是在无穷无尽的兽妖面前全军覆没。

  此时此刻,元气大伤的鬼王宗上下一片惊恐,但无论如何,他们此刻的情况仍远远好于万毒门和合欢派,鬼王宗大部分高手都留在狐岐山,所以中坚实力实际上并未受损,而万毒门与合欢派经此一役,就连有没有人逃出来都不知道。

  这一天,在修养了多日之后,在门下弟子忐忑不安的猜测之中,鬼王重新出现在了鬼王宗弟子们的面前。对于刚刚经历的这一场大败,鬼王提都不提,而是直接了当地连续下了多道命令,很快的,整个狐岐山山腹之中,开始骚动起来。

  所有的人都开始收拾行装,打包东西,准备干粮清水,因为鬼王的命令中最后一条,清楚的说明了一件事,因为此刻中土兽妖肆虐,而且圣教元气大伤,为了圣教的未来,他已经决定,鬼王宗全体上下,一齐向西北而去,进入那片万里蛮荒,去那个传说中圣教的诞生之地——“蛮荒圣殿”。

  在一片忙乱景象中,鬼王面无表情地背负双手,向山腹深处寒冰石室中走去。这一路行程万里,而且蛮荒那里荒凉燥热,以碧瑶目前的情况,并不适宜长途前往蛮荒。本来以鬼王心意,是想拜托小白照顾碧瑶,以九尾天狐千年道行,加上狐岐山机关重重,自然万无一失,但如今事情却有了变化。自从他回来之后,不知怎么,小白竟然从这里消失不见了,他问了好几个人,但所有人都不知道她的去向。

  想到这里,鬼王眉头微微皱起,不知不觉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女儿所在的寒冰石室之外,他叹息一声,开门走了进去。

  鬼厉正站在那里,默默陪伴着碧瑶。听到了身后有动静,但他连头也没有动一下。

  鬼王慢慢踱步,走到了鬼厉身旁,从他的身体旁向安静地躺在寒冰石台上的女儿望去,那张苍白而美丽的容颜一如往昔般清丽,就像是她冥冥中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关心她的两个男人,也是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两个男人都在她的身边。

  她的表情很安静,很从容,很安心!

  鬼王看了碧瑶半晌,眼中闪烁过幽光,有难得一件的慈祥,过了许久,他长出了口气,淡淡道:“你怎么不去整理一下东西?”

  鬼厉没有抬头,也没有直接回答他,反而问了鬼王一句,道:“我听说蛮荒方圆方里,但不是荒凉戈壁就是一望无际的沙漠,一年到头都酷热异常,是不是?”

  鬼王点了点头,道:“不错,当年我曾经去过蛮荒圣殿,那里气候的确如此。”

  鬼厉皱眉道:“那碧瑶怎么能去,她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能受的了这个苦?”

  鬼王看了鬼厉一眼,道:“我本来就没想带瑶儿去蛮荒。”

  鬼厉神色一动,向鬼王看来,鬼王道:“蛮荒荒凉酷热,的确不适合瑶儿,我本意是让她就留在狐岐山中,待我们走后,发动山中机关禁制,关上入口,如此便十分安全。但为防万一,还是要有个人至少一月进来查看一次,以免生出意外。”

  鬼厉站了起来,道:“要留个人么,是谁?”

  鬼王淡淡道:“我原意是想托付给小白,她道行高深,而且很愿意在这狐岐山中好好休息几年,但不知为何,这些日子却找不到她了。”

  鬼厉面色微微一变,鬼王看在眼中,心里一动,道:“怎么,你知道她去哪里了?”

  鬼厉慢慢摇头,沉默了片刻,道:“让我在这里照顾碧瑶罢。”

  鬼王凝视着他,道:“你照顾瑶儿我当然放心,也信得过你,但如今圣教甫遭重创,我有意重振声威,首先就要安定教众,一统圣教,身边很是需要你这个人才的。”

  鬼厉的目光第一次离开了碧瑶,慢慢移到鬼王身上,忽然道:“这一次与兽妖大战,跟随你出去的那些弟子都死了吗?”

  鬼王脸色一变,眼中精光大盛,这是第一次有人敢在他面前当面提起此事,但他并没有发怒,只是这般深深看着鬼厉,然后徐徐道:“都死了。”

  鬼厉收回了目光,重新落到碧瑶身上,过了半晌,道:“这一次大战过后,魔教之中虽然元气大伤,但万毒门与合欢派全军覆没,对我们实力尚存的鬼王宗来说,却不能不说是一个统一魔教的大好机会。目前形势如此,就算没有我在,教中也已经没有什么势力能和你一争长短了。”他静静地道,“可是碧瑶这里,还需要人来照顾,你就让我留下来照顾她好了。”

  鬼王看了他好一会儿,点头道:“既然你这么说,我就不勉强你了。瑶儿就权且托付于你,我也相信你能够照顾好她,不过你记住,兽妖实力可怖,且感觉敏锐,为了以防万一,最好还是封住山门禁制,然后你大概一两个月进来查看一次即可,如此便不会有什么不妥了。”

  鬼厉缓缓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鬼王的目光重新看了看自己的女儿,片刻之后,他发出一声谓叹,转身向外走去。

  就在他将要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鬼厉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宗主……”

  鬼王一怔,倒有些出乎意料之外,鬼厉很少主动向他打招呼说话的,此番突然开口,倒不知为了何事,当下道:“什么?”

  鬼厉沉默了片刻,忽然道:“你心里恨我么?”

  鬼王背对着他,一动不动,没有说话,也看不到他的表情。

  鬼厉慢慢地道:“碧瑶都是因为我才变成这样的,在你心中,是不是很恨我?”

  他面色漠然,像是在说着与自己无关的话题一样,但鬼王却一直没有说话。石室之中,两个男人就这么背对背站着,空气中的气氛似乎僵硬起来。

  轻烟了了,从碧瑶身下的寒冰石台上轻轻飘起,飘散在空中,不知过了多久,身后突然传来拉开石门的声音,鬼王什么也没有说,静静地走了出去。

  “轰隆!……”响着低沉的声音,石门再一次的关上,寒冰石室中只剩下了鬼厉陪伴在碧瑶身边。他面色木然,怔怔地望着面前的那个女子。

  ※※※

  古老而茂密的原始森林中,随风传来一阵阵可怕而焦臭的味道,就像是难看的伤疤,原本青绿的树林中到处都是被兽妖肆虐过的痕迹,巨大的林木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下,无数森林里的动物尸骨丢的到处都是,整个森林中的安宁气息荡然无存。

  在找到那个已经发疯了的魔教弟子的第二天,萧逸才、法相等一行七人正道弟子,顺着越来越是明显的兽妖痕迹,渐渐接近了那个藏在深山之中的山谷。一路之上经过的森林,到处都是他们刚才看到的那幅景象,虽然并没有看到人的尸骨,但这副景象依然让人为之动容。

  在许多人的心里,甚至都不约而同地想到,难道这些兽妖,真的就是天生为了杀戮而来到这个世上的么?

  这一天的午时时分,一行人出现在了毒蛇谷之外的那条残破古道之上,这里的周围被兽妖怪物们破坏过的痕迹是如此明显,以至于众人几乎没花什么力气就看了出来,那条古道是硬生生被无数兽妖踩踏过而扩宽了数倍,到处都是兽妖怪物们留下的巨大脚印和尖利爪痕,空气中也仍然弥漫着一股腥臭味道,除此之外,似乎还有一种比较微薄,但却让人更加忍受不了的恶臭,不过谁也分辨不出那是什么味道。

  看着前方那个山谷入口,里面同外面一样的一片狼藉,被那片可怕洪流肆虐过的土地森林清晰可见,古道弯曲蜿蜒,谁也不知道在那山谷之中,究竟还有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的神色都有些紧张,陷入了一片尴尬的沉默中。最后还是萧逸才咳嗽了一声,但发声之后他却悄悄发现,自己的喉咙竟是干燥的发疼。他镇定心神,道:“诸位,看来那个魔教弟子没有说谎,应该就是在这里,兽妖和魔教发生了一场大战。”

  他环顾四周,犹豫了片刻,然后问道:“我们进去看看?”

  没有人说话,此刻就连李洵的脸色看去也很不好看,片刻之后,站在萧逸才身边的法相低声喧了一句佛号,道:“既然到了这里,我们便无谓说再放弃了,进去罢。”

  其实这个道理在场众人谁都明白,只是不知为何,那个山谷之中仿佛有股诡异的东西,悄悄影响着每一个人的情绪,让人心生畏惧。一直跟随着法相的师弟法善,瓮声瓮气地应了一声,走到了师兄身旁。

  “走吧。”说这话的并不是萧逸才,而是林惊羽,他手中的斩龙剑握得紧了紧,然后面色肃然,当先一个向毒蛇谷中走去,跟在他身后走去得是陆雪琪,李洵也随即跟上,萧逸才和法相对望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隐隐有担忧之意,但片刻之后,众人还是都走了进去。

  偌大的山谷,一望无际的森林,众人走在毒蛇谷中,四周却只有一片死寂,不要说是见到动物,竟然连惯常的鸟鸣声,竟然也没有听到。这个山谷周围地方,竟似已经变做了死气沉沉的鬼蜮。

  空气中兽妖怪物的腥臭味一样的浓重,但随着众人的深入,每一个人的眉头都越皱越紧,此时此刻,随着山谷中的风吹来的另一股气息,几乎让人闻之就欲呕吐出来的可怕气味,也越来越浓了。

  山路曲折,弯弯曲曲,众人全神贯注地警戒周围,缓慢前进着。前方有个拐角处,是一道山坳,走到这里,空气中的味道已经恶心到让人无法忍受的地步。忽地,走在中间的燕虹冲到路旁,其他人都是大吃一惊,李洵惊道:“师妹,你怎么了……”话说了一半,他就停了下来,因为他和众人都看到了燕虹站在路旁杂草丛中,拼命呕吐。

  没有人开口嘲笑,因为谁都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这个山谷虽然还没有露出它的真面目,但似乎已经比这个世上绝大多数的地方都更加可怕。燕虹喘息着停了下来,面色苍白,走回到众人身旁,低声道:“对不起,我、我实在是……”

  法相勉强一笑,道:“燕师妹,没有关系的。”

  萧逸才也道:“不错,这个气味谁都受不了,你不必在意,如果你不行的话,要不先去山谷外面等我们罢。”

  燕虹迟疑了一下,却摇了摇头,道:“我们走吧。”

  李洵走过来,对着燕虹点了点头,眼中有安慰之色,低声道:“自己小心,不要硬撑着。”

  燕虹点头答应,萧逸才转头道:“好,我们继续走吧。前头不知道有什么怪物凶险,大家一定要小心。”

  众人纷纷点头,再一次向前走去,林惊羽依然走在最前方,眼看着越来越接近那个山坳拐角,他握着斩龙剑的手心里,开始溢出了冷汗。此刻空气已经恶臭的难以呼吸,林惊羽脸色微微发白,一咬牙,一个箭步跨了过去,绕过了这个山坳拐角,看到了山谷之中的景象。

  他整个人瞬间僵硬了。

  在他身后的众人立刻都注意到了林惊羽的异状,不由得都紧张起来,萧逸才低声叫了林惊羽两声,他却根本没有反应,一双眼睛只是死死看着前方。陆雪琪第二个走上去了,然后李洵、燕虹、萧逸才、法相和法善,一个接一个地走过了山坳拐角,看到了毒蛇谷里的景象。

  然后,所有的人都呆住了。

  那便是传说中悲惨的修罗地狱吧,如此可怖的场景,赫然出现在晴朗的青天白日下。无数的尸骨落在毒蛇谷中那片屋宅内外,有人的,也有各种兽妖怪物的,有一些完整的,但更多的却是惨肢断臂,四分五裂到认不出来的尸骨,密密麻麻满地都是,几乎看不到有空隙的地方。

  在勉强定住心神后,萧逸才等人苍白着脸继续勉强向里走着。

  惨不忍睹的景象到处都是,而且越往山谷深处,景象就越发惨烈,这里的战斗不用想象就可以看出极为惨烈,无数人的尸骨和怪物兽妖的尸体都纠缠在一起,脚下的土地已经完全变做了深黑色,那是被鲜血所浸染的颜色。

  走进了那片宅院,每一处房间内外,重要的通道入口处,都可以看到惨烈的激斗残痕,有些地方甚至尸骨高高的堆了上去,显然是为了争夺这个小小的入口,双方前赴后继地拼死争斗,踩在战友的尸体上不死不休地搏斗着。

  在庭院中,众人开始看到有几只体形巨大的妖兽尸体,甚至有的比整座殿堂屋子还要高大,但此刻曾经凶猛不可一世的妖兽,也只是静静地躺在这人间地狱一样的地方,等待着腐烂。

  空气中的恶臭尸臭,已经到了可怖的程度,但正道弟子一行人却反而比刚才好过了一些,因为眼前的惨状,反而让他们对这些恶臭淡漠了一些,只是,没有一个人的表情是好看的,任谁看来,这些人的脸色似乎也已经和死人差不多了。

  他们继续向宅院深处走去,更多的尸骨出现在他们面前,现在已经没有人知道,在这个山谷中到底死去了多少魔教弟子和兽妖怪物,他们几乎就是下意识地向里走去,走去,走去……

  每一个人的面色都如此呆板木然,每一个人都紧紧握住了自己的法宝,丝毫都不肯放松,在跨越了无数的尸骨血海之后,他们来到了一处灵堂之前。

  之所以还看得出是个灵堂,是因为他们看到这个房间里有一具棺材,而这个屋子的内外,似乎是搏斗最激烈的场所,用尸骨堆积如山来形容都不过分。也就是在这里,众人发现了许多魔教中熟悉的尸体:百毒子、吸血老妖、端木老祖……

  这些曾经叱咤风云、呼风唤雨的魔教凶人,此刻都死不瞑目地躲在这个地方,许多人的脸上还带着恐惧之色。

  谁都可以想象,但谁也不愿意去想象,他们临死之前究竟是怎样的一副场景!

  随着探查的深入,萧逸才等年岁稍长的人又相继在这里发现了更多的魔教成名人物,包括毒神的三大弟子、合欢派里许多重要人物,倒是鬼王宗那边,虽然穿着鬼王宗服饰的弟子死亡极多,但成名的人物尸骨却极少发现。

  众人慢慢地聚集到灵堂前方,看到周围的人的脸色都很难看,萧逸才涩声道:“这里死了很多人,魔教重要的人物都在这里了,万毒门好像全死了。”

  旁边的燕虹脸色白的吓人,低声道:“那边也是一样,合欢派也死了不少,连三妙夫人都、都在那里……”

  陆雪琪的脸色苍白,牙齿紧紧咬着下唇,脸上神情复杂变化,看去又是不忍,又是恶心,更不知怎么,她似还有几分害怕。在最后一个走回众人这里之后,她忽然道:“有没有看到鬼王宗的人?”

  众人一起摇头,随即都怔了一下,站在一旁的李洵脸色忽然更加难看起来。萧逸才看了他一眼,对陆雪琪道:“鬼王宗的普通弟子死了不少,但好像没看到……成名人物的尸体。”

  陆雪琪面色一缓,但旁边的李洵眼中忽地精光大盛,冷冷道:“萧师兄,你难道忘了这些兽妖都是吃人的吗,一路之上我们进来,看到了多少白骨,谁知道那些鬼王宗妖孽,会不会已经被……”

  “哇!”一声呼喊打断了李洵的话,却是燕虹突然忍耐不住,又跑到墙角呕吐出来,李洵怔了一下,忽地叹息一声,住口不说了。

  法相面有不忍之色,和法善两个人一起低声颂读佛号,谁都知道,李洵话虽然说的难听,但这个可能性真的很大。萧逸才、林惊羽等人面色复杂,都慢慢低下头去,只有陆雪琪面容惨淡,脸上苍白的更无一丝血色,就连身子也不由自主地摇晃了几下。

  只是这个清冷女子却没有低头,她慢慢抬头,向天仰望,那一片无垠青天上,就连山谷上方的云彩看去都是血红色的。

  陆雪琪的嘴唇动了动,仿佛想要呼喊什么,可是,终究是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已经是本卷最后一篇文章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