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集 第一章 暗算

2013年2月18日 更新

  早晨,青云山上微凉的风轻轻吹着,将一山的薄雾都徐徐翻转,如轻纱飘荡在茂密林间。祖师祠堂之外的三叉路口,鬼厉、鬼先生与扫地老者三角而立,在微妙的气氛中对峙着。

  那老者脸上的皱纹动了动,沙哑着声音缓缓道:‘二位并非这青云山上的人,为何私自到此青云重地,不知有什么事情么?’

  鬼厉默然无声,眼神在那老者身上打量了片刻。鬼先生就站在他身侧六尺之外,以他们二人的道行,放眼天下也未必怕了谁了,只是在他二人之间,却很明显的谁也不信任对方。

  不过此时此刻,鬼先生隐藏在黑纱之后的眼眸,却一直盯着那位扫地老人,目光炯炯有神,似乎有另外一种奇异的感觉。

  那老者感觉到了什么,颤巍巍转过身来,看向鬼先生,道:‘这位高人,你一直盯着老朽,莫非有什么话要说么?’

  鬼先生忽然笑了一声,道:‘你不过是个看守青云山祖师祠堂的老人,何必多管闲事,眼下这位年轻人……’他一指鬼厉,道:‘他久闻青云山幻月洞府的名声,想要进去见识一下,不知老丈放不放行?’

  鬼厉站在远处,忽地冷冷哼了一声,道:‘上山之前,你我早就商量好了,由我进入幻月洞府吸引青云门的注意,你趁机潜入青云山祖师祠堂,将青云门列代祖师灵位全部毁去,给青云门一个好看,怎的到了此处,你还不进去么?’

  鬼先生一窒,向鬼厉望去,只见鬼厉面色肃然,面上表情严肃而认真,要说没这回事都很难让人相信。鬼先生看了他半晌,似苦笑了一声,微微摇头。

  那老者看了看鬼厉,又看了看鬼先生,面色渐渐冷淡下来,眼中锐光也逐渐明亮,淡淡道:‘看来不管怎样,二位都是对青云不怀好意了。只是青云重地,老朽看守多年,二位想要在此肆虐,便先跨过老朽的身体好了。’

  他这般淡然说着,面对着前方这两个神秘而陌生的人物,慢慢站直了身体。

  清晨后山密林之间,悠远传来的清脆鸟鸣声音,突然似停顿而消失了,只有满山的薄雾依旧飘荡着,缠绵在他们周围。

  人生数十载的光阴,似也在这静默中悄悄流淌过去,变作了眼角的细纹。

  鬼先生忽然道:‘你的左手可还好么?’

  鬼厉与那老者同时一怔,鬼厉自是不明白鬼先生怎的突然冒出这句莫名其妙的话来,但那个老者却很明显的身体震动,一双眼直盯着鬼先生,再也无法离开。

  清晨里,薄雾中,那老者凝视许久,忽然长长地出了口气,面上的惊愕表情渐渐消去,徐徐道:‘是你?’

  鬼先生笑了笑,道:‘是我。’

  他顿了一下,目光在老人的脸上打量着,就连声音中忽然也带了几分感慨,道:‘这些年来,你怎么老得这么厉害?看你这个样子,谁还认得你就是当年名动天下的青云门万剑一!’

  那老人耳中听闻著「万剑一’三字,身体忽地颤抖起来,就像是这三字如三把利刃,一刀一刀都刺在他的心间,就连被岁月深深刻痕的脸上,此刻竟也浮现出久不曾见的激动神色。

  ‘万剑一,嘿嘿,万剑一……’

  他低声念着这个名字,面上的神情复杂而带着痛苦之意。

  鬼厉在一旁皱起了眉头,万剑一这个名字,他在多年前还是青云门下弟子的时候也曾经听说过,只是绝然没有想到这个传说已经去世多年的人物竟然还活在世上,更没有料想到,那个令当今青云门诸长老首座之间纷争不已,苍松道人更因此背叛青云的绝世人物,竟然变做了如此一个不起眼的糟老头。

  冷风吹过,掠动着三人衣襟,在这一山薄雾如梦如幻的地方,往事仿佛也在这里回荡。

  直到,那个曾经的万剑一,曾经睥睨世间,如今却皱纹满面的老人,慢慢抬起头来。

  ‘噗’,一声轻响,却是从他手间发出。鬼厉和鬼先生同时望去,只见细细灰粉簌簌落下,万剑一手中的那把残破扫把,竟是在他心情激荡之际,被大力压成粉碎,散落一地。

  山风吹来,将一地的粉末一点一点吹走,万剑一凝望着片刻之前还在手间的东西,此刻却消失无踪。随后,他抬头凝望着鬼先生,一字一字道:‘当年若非是你,我已是残废之人,你对我有恩,我一直都记在心上的。’

  鬼先生淡淡道:‘你我当初一见如故,在西北蛮荒还有那普智和尚……’

  一直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的鬼厉忽地身子一震,眼中精光大盛。

  鬼先生和那万剑一此刻却都没有注意到旁边鬼厉的神情变化,继续道:‘我们三人虽然门阀不同,却总归是相交一场。如今普智过世多年,你也早就断了消息,不料今日居然还能相见,也不枉我来这青云山一趟了。’言下感慨之意,却是不胜唏嘘。

  万剑一脸上原本紧绷的表情,此刻也渐渐松弛下来,叹了口气,道:‘不错,我也没有想过,居然还能再见故人……站住!’

  他话说了一半,声音忽然急促,断喝一声,却是鬼厉在一旁默然转身,不愿再听这两个人牵扯往事,正欲向幻月洞府走去。

  万剑一冷哼一声,也不见身子如何晃动,只一抬手,原本干枯的手掌忽地像是变大变长了千百倍,从背后如巨爪一般抓了下去。

  鬼厉脚步一窒,也不回头,手腕震处,却是在头顶闪动,凌空画出一圆形图案,片刻间光芒大盛,正是太极图,青光耀耀。万剑一巨爪被青光擎住,瞬间被反震回去,但只这片刻工夫,万剑一原本干枯的身子已经挡在了鬼厉的身前,只是他的脸上重新浮现出惊愕表情,道:‘太极玄清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鬼先生的声音在身后幽幽传来,道:‘他可是当今魔教鬼王宗的大人物哦!’

  鬼厉眉头一皱,但还是没有说话。

  万剑一打量了他几眼,点了点头,道:‘原来你就是十年前那个被青云门逐出山门,投靠魔教的张小凡么?’

  鬼厉面冷如霜,寒声道:‘让开。’

  万剑一没有丝毫让开的意思,但上下打量了鬼厉片刻之后,却忽然叹息了一声,道:‘田师弟竟然能够教出你这样一位弟子,当真是了不起。’

  鬼厉面上神色一动,但随即哼了一声,面上更浮现出几分倨傲神情,如视这当年鼎鼎大名的万剑一无物一般,迳直抬脚走去。万剑一站直身子,负手而立,却也没有退避的意思。

  眼看二人越来越近,万剑一忽地眉头一皱,身子拔地而起,几乎是在同时,他原本脚下土地一声闷响,瞬间龟裂开去,闪烁着幽冷青黑玄光的噬魂赫然从他脚下土地激射而出,直追而去。

  万剑一人在半空,身子摇摆,忽地大喝一声,震动左右,竟然是凌空赤手空拳向飞来的噬魂抓了过去。噬魂顶端的噬血珠片刻间红芒大盛,一丝丝一缕缕暗红血丝全部亮了起来,夹杂在黑光之中,更无迟疑,直冲而去。

  黑气翻滚,红芒暗闪,瞬间周围似乎都暗了下来,但万剑一赫然冲下,所有的幽厉气息似乎对他都不起作用。鬼厉面色一变,这等人物道行,可以说他也是第一次见到。

  眼看万剑一就要将这世间凶物抓在手中,但就在这片刻工夫,忽地在黑气红光之中,噬魂顶端噬血珠表面之上,突然从珠子深处浮现出一个怪异图案,从小变大,从暗变亮,瞬间从黑气玄光中脱颖而出,金光灿烂,正是一佛家真言‘卍’字,一股浑厚纯和之力,其中却又夹杂着一分诡异,生生将万剑一的手掌反震回去。

  万剑一与鬼厉同时后退,半空中的法宝噬魂也飞回了鬼厉手中。

  万剑一人停顿在半空之中,脸色微微苍白,盯着鬼厉,一字一字道:‘大梵般若!’

  鬼厉面无表情,但心中震动,眼前此人道行之高,当真是深不可测,这十几年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够空手抵御噬魂妖力的人物。

  他这里心中震撼,却不知前方万剑一也是吃惊不小。万剑一本身当年就是个惊才绝艳的绝世人物,道行远胜于同门中人,除了一个道玄真人能与他相提并论之外,更不把其他人物放在眼中。后来虽然累遭不幸,命运坎坷,但今日面对这个小辈,他心中那股与生俱来的傲气却依然如故。

  只是与鬼厉此番交手,却是让他吃惊不小,噬血珠妖力诡异凶狠,虽然外表无恙,但已然牵动他一身精血激荡。而之后鬼厉所施展之佛门真法大梵般若,更是与道家魔教真法融为一体,浑然无隙,连他这等修为也无计可施,被逼了回去,不由得心中震动不已。

  冷风飕飕,从场中吹过,薄雾轻轻飘荡,已经开始有散去的模样。

  万剑一看了鬼厉半晌,点了点头,道:‘果然是江山代有人才出,想不到老夫残生之年,还能遇到你这等人物,也算是天不负我。’

  鬼厉皱了皱眉,不是很明白万剑一话里意思。只是鬼先生站在后头,却是低声地叹息了一声,似乎也在感叹曾经的老友多年之后,那股心间的桀骜志气依然未变。但也就是在他叹息时候,他一双眼眸中异光闪烁,紧紧盯在了万剑一的身上。

  鬼厉冷冷道:‘让开。’

  万剑一看着他,那个年轻人在自己面前冷漠倨傲,那神情神色,忽然间竟如此熟悉。他忽地笑了出来,神情间有那么一分酸楚,但随即被一股豪情占据,长笑道:‘好,好,好,果然是年轻男儿。世间人物本就该不放眼中!只是你要过去,就用自己的真本事吧!’

  鬼厉一声长啸,更不多话,纵身而上。万剑一瞳孔收缩,忽地后退,身子飞到密林边缘,右手抓住一根一人合抱大小的松树,一声大喝,刹那间周遭震动,隆隆声中,巨大的松树竟被他硬生生连根拔起,如巨臂横在半空。

  万剑一此刻手擎巨树,傲立半空,哪里还有丝毫曾经的猥琐佝偻模样?看他意气风发,面上神色激动,眉目皆张,正是当年不可一世的模样。

  ‘来,’万剑一大喝一声,如惊雷响过,‘你有噬血珠,便看看我这青云巨树如何?’

  他身子晃动,刹那间巨树舞动,‘呜呜’声响,转眼间迅疾无比,漫天皆是树影,铺天盖地冲来,风声劲急,再也听不到其他声息。

  鬼厉脸色大变,在树影中翻腾,那巨树风暴如汹涌澎湃的巨浪,又似永无止境的潮水,一波压过一波,一浪高过一浪,追逐在青天之下,一山薄雾也似为之震颤。

  风过林梢,便化作狂风,在半空中转为漩涡,吞噬着世间万物,鬼厉便置身在那漩涡中心,周围幢幢皆是树影,劲风刮面如刀,仿佛一不小心处,便要被这锐利之物切割的粉身碎骨。

  万剑一狂笑不止,仿佛又回到了曾经纵横天下的岁月,脸上表情更是兴奋,全神贯注在鬼厉身上。鬼厉在风暴之中,忽地一咬牙,眼看前方树影如山压来,这一次却不躲闪,右手一抬,噬魂闪烁着幽红暗光飞出,在千万树影中‘噗’的一声,准确无误地钉在树身之上,片刻间妖力狂舞,道道红光从噬血珠上腾起,从树干上缠绕过去,所过之处,树干迸裂,碎屑横飞。

  片刻间,巨树树干已被这妖力噬去三分之一,但万剑一脸上神色却不惊反笑,长笑一声,左手横空切下,树干被那无形劲风掠过,登时如豆腐一般被生生切断开去。被红芒笼罩的前头树干,转眼间似发出一声呻吟,化作粉末,散落风中。

  但前头的万剑一将残余树干擎起,如擎天一般,威武而不可一世。漫天树影转眼消失,风暴止歇,劲风停顿,世间万物瞬间停顿呼吸,都在凝望着那个飞扬在半空的身影!

  他从天而降,大喝声中,举木轰下。

  劲风尖啸,刺耳而来,三丈方圆地上,‘轰然’一声,瞬间沙石尽数向外飞去,只有鬼厉一人衣襟激荡,面容苍白,死死盯着天空落下的巨树。

  那怪啸之声如雷震耳,转眼即至,鬼厉牙关紧咬,忽地双手舞动,太极图疾转不止,在头顶霍然升上,挡在如惊雷一般的树干之前。

  两股大力轰然在半空相撞,就连他们周围的土地山峰也似为之震动,鬼厉站立的脚下土地,脚已陷入了土中。

  树干前头被太极玄清道大力逼迫,尽数迸裂,木屑乱飞,转眼又化作粉末,四散无踪。但之后的树干赫然硬生生逼了下去,从青光闪烁的太极图案上一分一分刺下。鬼厉脸色又白了一分,噬魂妖芒更盛,佛家真言再度出现,就在太极图案下方,金光闪动,赫然又布下了一层。

  劲风呼啸,场中几乎令人无法呼吸,狂风肆虐,那两个男人在青山密林中忘我相搏,谁也不见其容,唯独那黑影隐隐闪动。

  万剑一脸上神色激昂,看去连深深的皱纹此刻都已经消失不见,仿佛多年之前的年轻岁月时光都在这个时候,回到了他的身上。

  那曾经激动不已、笑傲天下的光阴啊!

  他仰天长啸,如龙吟啸日,那劲风扑面的感觉,就像是全身的热血都在燃烧!

  他大笑着冲下,全身的道行都在那树干上迸发出去,一生的全部修行就如火焰一般,轰然而出。

  佛家真言瞬间散去!

  层层重压如排山倒海一般压下,鬼厉嘴角流出血丝,面色苍白中突然又涌现出潮红,忽地一口鲜血喷出,洒落在噬魂之上。

  滴滴鲜血,悄无声息地融化其中,冰冷的气息,从深心回荡开去。

  他双眼赫然变做血红!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忽地,漫天呼啸的劲风停止了,神惊鬼愁的杀意消失了,那个半空中如天神一般威武的身影,突然间开始摇晃起来,渐渐无力。

  一道黑影,从万剑一的身后迅疾无比的掠开了去,而鬼厉蓄势已久的真法瞬间失去压制,立刻迸发开来,青光金芒,暗红妖力,三大真法融为一体的大力瞬间逆天而上,结结实实打在了万剑一的胸口,刹那间,碎骨之声如落珠一般劈劈啪啪响个不停。万剑一停顿在半空,并没有飞出去,只是他的身子忽地就这么软了下去,从胸口开始,全身的肌肉似乎都失去了支持,开始了不可挽回的萎缩。

  鬼厉怔住了,下一刻,他竟是不由自主地抱住了万剑一的身子,入手间,那个苍老的身体重新告诉了他,这是一个如此苍老的老人。而在翻转的时候,他清清楚楚地看到,在万剑一的背后清楚地印着一个黑色的掌印。

  鬼厉抱着万剑一落到地上,他和喘息着的万剑一同时转头看去,那个在将散未散的薄雾间站立的黑影,赫然正是鬼先生。

  鬼厉眼中异芒如妖火,熊熊燃烧,冷然道:‘你做什么?’

  鬼先生却没有理他,而是看着万剑一,那个此刻垂死的老人,也在凝视着他,只是,他眼中的神情却复杂的多。

  鬼先生面上的黑纱轻轻飘动着,不知道是不是也有着心神激荡,只是他的声音,依旧还是那么的平淡:‘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个样子么?对朋友总是这么相信,一点也不提防么?’

  万剑一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可是口一张开,却是喷出了满口的鲜血。他的脸色在迅速的苍白下去,仿佛生命也在悄悄离他而去。

  然后,他却是轻轻笑了一下,在鲜血与苦涩中,淡淡的微笑了一下,转过头,看着鬼厉。

  那目光,此刻不知怎么,却有几分柔和。

  鬼厉深深呼吸,忽然间眼眶竟是一热,这前一刻还在生死相搏的老人,此刻却令他不敢正眼相看。他默默放下了老人,站了起来,低声道:‘你手中若有斩龙剑,我绝不是你的对手的。’

  万剑一看着这个年轻人,他双手紧紧握着,身子似也在微微颤抖。然后,鬼厉转过了身,盯着鬼先生。鬼先生没有回避他的眼光,甚至连鬼厉眼中不加以丝毫掩饰的鄙夷厌恶的眼神,他似乎也毫不在意。

  鬼厉默默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再不言语,掉转过头,向着幻月洞府的那条山路走了进去,很快身影就消失不见了。

  场中,只剩下了两个人。

  鬼先生慢慢走到了万剑一的身旁。无力的老人躺在地上,慢慢抬眼,看着他,从嘴角边仍然不断涌出了鲜血。

  就在这个时候,忽地,从远处响起一阵脚步声音,却是有人从山下走来,穿行于薄雾之中,眼看就要走到这里。

  鬼先生脸色一变,黑影晃动,瞬间消失在薄雾之中。

  片刻之后,林惊羽的身影从薄雾中闪现出来,来到场中,看清了这一切。

  原本淡淡的笑意瞬间凝固,不可置信的表情占据了他的眼神,那个十年来与他朝夕相处的老人浑身是血,衰弱地躺在地上。

  ‘啊!……’

  林惊羽冲了过去,带着一丝绝望,而全然没有发现,在他身后,有一条黑影闪过。

  

第一篇文章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