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集 第五章 尘缘

2013年2月19日 更新

  如电芒撕裂黑夜,落下人间,那一道汇聚了真法大力的光柱,霍然从天而降,从白骨妖蛇的正上方落了下来,从头顶直贯而入。瞬间,一股巨力从那具巨大的身躯上迸发开去,游斗在周围的几个青云弟子都被这无形有质的气流推出了老远。

  白骨妖蛇仰天发出一声长吼,声音凄厉,支撑着身躯的巨大骨骼从上到下,突然间开始发出奇异的光辉,片刻后从无数地方发出了“卡卡”的微小声音,一道道光线从它的骨骼中投射出来。之后,随着一声轰然巨响,妖蛇庞大的身躯轰然倒下,硬生生将身下坚硬的白玉石板砸开了老大的深坑,在地上挣扎了几下之后,终于停止了颤动。

  耀眼的光柱缓缓散去,露出了漂浮在天际的七位长老和陆雪琪、萧逸才等人的身影,而在他们身下,那具巨大妖物躯体的身旁,尸横遍野,其中已经永远躺下了四位青云长老的身体。而仍然活着的人之中,挂彩的更多,年轻一代中,陆雪琪面冷如霜,但身上衣裳已经红了大半,萧逸才还算好,看去并无大碍,只有曾书书强自支撑着,看到这只巨大妖物终于死去,方松了口气的当口,忽地头一歪,却是不省人事地掉了下去。

  众人被吓了一跳,幸好萧逸才就在曾书书身旁,将他身体接住,仔细查看一下,松了口气对其他诸人示意并无大碍,众人这才放下心来,随之又继续投入另外的战局。

  从正道数十位前辈长老加入战团以后,这一场浩劫大战的局面终于第一次向正道有利的方向发展。这些前辈高人的道行法力远远胜过了普通弟子,虽然人数相比起来不多,但影响却相当巨大。在十数位长老和萧逸才、陆雪琪、曾书书等年轻弟子的合力围攻下,那几只巨大妖兽虽然妖力高强之极,仍然被这些人压了下来,最后更是被众人合力诛杀。不过这等妖物毕竟凶恶,也让正道付出了惨重代价。

  只是在这等腥风血雨之中,又有谁还记得死去的同伴呢?

  在白骨妖蛇巨大的身躯倒下的那一刻,高高飘荡在天空的人们已经转过了身子,面无表情地向着另外的战团扑去,持续着杀戮与争战。萧逸才飞到后方,将曾书书在一个僻静地方放好,连忙赶将回来,不料转眼时候,余光却望见刚才的地方陆雪琪似有些发呆,怔怔望着那具妖兽尸体,面色苍白。

  萧逸才心中奇怪,叫了一声:“陆师妹,你怎么了?”

  陆雪琪身子一震,似从梦中惊醒,转眼看了过来,嘴唇动了一下,似乎欲说什么,但看到是萧逸才之后,忽然又闭上了嘴,深深呼吸,随即驭剑飞去,重新加入了战局。萧逸才有些莫名其妙,总觉得陆雪琪今日大大古怪,但一想往日里这位天仙也似的同门师妹就性情孤僻冷漠,而且眼下正是战局关键时刻,他想了一下,便再次将这些念头抛在了脑后,重新冲杀了进去。

  天上的黑云滚滚而来,翻涌不止,黑云之下,那些野兽和众人都一般凶狠地厮杀着。只是这战局,终究越来越是有利了,投射在站在高处的那三位正道巨头的脸上,便是他们原本紧绷的脸色表情,终于也渐渐有些松弛下来。

  尽管付出了惨重代价,但在数十位长老加入战斗之后,原本势不可当的六只巨大妖兽的势头立刻被阻挡了下来,随之渐渐被压了下去,并在众人合力之下,首先是白骨妖蛇,然后又是其他两只巨大妖兽相继被众人诛杀。

  尽管在杀死这些巨大妖兽的时候,包括长老在内的正道中人也死伤惨重,但这战局的势头,终究还是一点一点扳了回来。普通的兽妖虽然仍然黑压压的无数,但随着巨大妖兽的死亡,气势也顿时消弱下来。普通青云弟子虽然道法上不如那些佼佼者,但对付这些普通兽妖仍然绰绰有余,更兼众人连成一片,光幕更显得坚不可摧。

  解决了一半的巨大妖兽,更多的高手向剩下的三只巨大妖兽围攻上去,任谁也看的出来,这些巨大妖兽便是兽妖之中的战魂。而在这些道行高深的正道长老以及年轻一代佼佼者的围攻之下,在漫天毫光和诸奇珍异宝的厉芒中,剩下的三只巨兽终于支撑不住,在尖利愤怒的凄厉嘶吼声中,一一倒下。

  兽妖群中一片大乱,显然这种局面让这些无知的兽妖也直觉得感觉到了不妙。而相反的,正道这边却是士气大振,终于战意高涨,那道璀璨光幕光芒大盛,向外压去,登时在一片血肉横飞之中,将兽妖压了回去。

  一片惊慌嘶吼,无数兽妖对天长啸,声音凄切,无情的光幕轰然而至,飞溅出怎样的血光与悲凉?

  便在这无数吼叫声中,天空中、苍穹里,那滚滚的黑云霍然静止,就像是,这世间猛然凝固,然后,有那么一道微光,从黑沉沉静悄悄的乌云之中,透射出来!

  白色的,细小的微光!

  瞬间,黑云轰然散去,如狂风席卷天地,吹过漫天风雨。从那黑云最深处,突然有巨大漩涡向外急速旋转,无数的黑色云气被席卷其中随后散开,不留痕迹。

  有一个少年身影,现身出来,面无表情的看着这战乱山头,血腥人间,据高而下,犹如传说中的神祇。他的黑发在风中飘动,一只忽大忽小的黑色怪兽在他的身后似乎有些焦躁不安地挪动着身子,发出低沉的吼叫。

  也就是在他现身的那一刻,忽然间全部的兽妖都停住身子,仰首向天,向着那个身影仰天长啸!

  万兽啸天,黑云退散,彷彿一股戾气,正冲天而起,欲上九霄。

  正道中人无不变色,道玄真人站在玉清殿外,眉头紧锁,低声自语道:“这就是兽神了么?”

  幻月洞府。

  那个如梦如幻的人间!

  闪烁着诡异光辉的那轮幽月,仍旧挂在天际,不论风雨,永远都散发着淡淡光芒。而挣扎在这个世间的人,彷彿都散了去,只留下孤独一人,独自迷惘。

  “我是谁?”他轻声低问,抬头望月:“我活着是为了什么?”

  他这般幽幽地问了,不知是问天际幽月,还是向着自己的深心。

  这半生风起云涌,波澜凶恶,往事一幕一幕都涌在了心头,生命中曾熟悉的人物,心中曾真心对过的人儿,都在脑海中一个一个的掠过,可是,竟都不留下半分痕迹,就这般悄悄远去了。

  他心中似有不甘,下意识伸出手去,想要抓住些什么,只是手在空中,终究还是握住了空。

  什么都没有!

  只有天际月光,穿过了无数风雨,还依旧落在他的身上,照着他的衣襟。

  颓然倒地,像是撕去了所有的外表伪装,在这个孤独的世界里,他无须任何坚强,风雨渐渐停歇,尘土悄悄沉默,那具身躯,眼看着也要没入这苍凉世界,归于无声。

  死了吧!古老传说,死去了便不再有苦痛思念,便不再有牵挂,纵然是九幽地府,阎罗殿前,又有谁知是怎样光景?繁华人间,也许终究是空吧!

  只是,那具沉默的躯体忽然又震动了一下,天际月光,彷彿也随之轻轻一抖,随即落下了一道光柱,洒在那个身体之上。

  他竟似要挣扎!

  他竟似仍不甘!

  他挣扎的爬起,每一个动作彷彿都用尽了他全身气力,脚下的大地分明有无尽的诱惑,诱惑着他躺下便不再有任何烦恼,便可以摆脱世间苦痛。

  只是他竟是不肯退缩,倔强地要直起身子,手破了流血,唇破了深痕,这萧萧凄凉世间,他竟然还是不肯放弃。

  那月光幽幽,如倾如述,落在他的身上,犹如轻声低语:“你何必坚持呢!放手吧,放手了你便自由了……”

  他挣扎着,像是在无限宽阔的天地间的一只蝼蚁,只是无论如何,面对着彷彿无限大的天地,他终究还是抬头,望天!

  慢慢站了起来。

  熟悉的面容,在心间悄悄飘荡,原来就算在生死之间,终究还是不能舍弃。这一生,总还有牵挂的人吧!

  张小凡,或许是鬼厉,这个天地间的蝼蚁,此刻正静静望天,凝望着天际幽月。

  月光诡异而幽冷。

  他忽然大喝,纵身而起,离开了这片无垠的土地,直冲上天。在他身前,有金、青、红三色光芒,猛然亮起,与他的身子一道,直冲向那轮幽月。

  月冷无声,但就在他的身前,忽地月光一暗,竟是一对夫妇身影,慈悲而欣喜地望着他,彷彿多年之前的雨夜,才降落人间时刻的欢喜。

  心头如被利刃瞬间割过,他竟是全身发抖,但身如离弦之箭,没有丝毫退缩之意,三色异芒如电,在他眼光注视之下,硬生生刺入夫妇身体,穿越而过。

  彷彿是鲜血飞溅,又像是风雨潇潇,打在脸上,冰凉一片。人影消失了,他彷彿也有些麻木。只有他的眼神依然坚决,向着那轮幽月冲去。

  忽地,月光再暗,田不易和苏茹的身影现身出来,苏茹微笑的望着他,田不易却一如记忆中一般,哼了一声,白了他一眼。

  而在他们两人的中间,田灵儿笑颜如花,一身红衣,依稀是十六七岁时候的模样,大声笑着叫着:“小师弟,我们上山砍竹子去……”

  他瞬间彷彿窒息了,那三个身影就在他的眼前,活生生的,挡在他的身前。那是怎样的战栗感觉,如电芒掠过全身,冰冷的光芒离他们的身影越来越近,他心头竟也似整个被撕裂开去。

  终于,三色异芒还是穿了过去,就这般硬生生穿越过了人影。一股凉意从头到脚,倒灌下来,他人在半空,面白如纸,忽地口一张,“哇”的一声喷出大口鲜血,将胸口衣襟都染做了红色,面上更无一丝血色。

  然后,他还是抬头,如百折不挠、不死不休的离弦之箭,向着那轮幽月冲去。

  月光冰冷,天地瞬间黯淡,彷彿有股凄凉之意,在悄悄弥漫。

  便在那电光石火之际,眼看冲近了月光之前,迷蒙的云气涌来,忽然间,竟有个身影在云气中隐隐现身。

  那是怎样一个,深深镂刻在心间的身影啊!

  他猛然呆住了,一身的坚持彷彿就要随风散去,那个模糊的身影在云气中翻转缭乱啊!彷彿是绿色身影,似又做白衣舞剑!

  手中握着的噬魂,散发着冰冷凉意,他心中曾为了那个身影而这般痛楚,只是,此时此刻,他究竟该如何进退?

  深深夜中,冷冷月色,遥远天际之上,猛然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彷彿垂死的野兽对月长嚎,满是绝望的痛楚。

  那一道灿烂的光芒,闪烁着三道奇异光环,冲天而起,直入云霄,穿过了云气,刺入了那个模糊人影!

  然后,像是什么东西突然碎裂了……

  漫天的风雨,就这般悄悄止歇,他眼中竟有热泪,凝望着那个人影。也许近在咫尺,可是他仍然无法看清她的模样,只是,幽远的冥冥处,彷彿有低低的叹息声。

  风消,雨散!

  月光坠落如浮云!

  天地苍穹尽如水!

  他的身子从天空跌落,像落入万丈深渊,在他心中却没有了畏惧害怕,有的竟只是几分不舍,凝望着渐渐消去的那道人影。下一刻,他已落在了地面,周围的幻象尽皆消失。

  在他脚下,一面古拙而明亮的古镜,已经碎裂成了数块,从墙壁上落下,散落在地面。而在他的身边周围,是古朴的洞壁、坚硬的岩石,距离他走进那个神奇的洞口,不过是十步的距离。

  这短短的十步,他却像是经历了一生,所有的痛楚回忆都这般轮回了一次。

  然后,他喘息稍定,定了定神,正要继续向着幻月洞府的深处走去的时候,忽然间身子一僵,像是发现了什么,随后慢慢转过了身子。

  随着那面古镜的破碎,洞口的那面神奇水雾也渐渐消散开去,露出了一个站在后面的身影── 林惊羽。

  两个人的目光在半空中相接,一时间都呆住了。

  许久,他们就这么无声地凝望着,两个男子的目光,从少年到青年到现在,彷彿就这么看透了一生。

  林惊羽的牙齿深深咬住了嘴唇,几乎要咬出血来,然后一个字一个字地道:“祖师祠堂里的那位老人,是不是你杀的?”

  鬼厉默然,微微低头,过了片刻之后,他轻轻点头,道:“是。”

  林惊羽的眼睛瞬间红了。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