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一集 第一章 噬血

2013年2月19日 更新

  青云山,通天峰。

  幻月洞府前,鬼厉、陆雪琪与林惊羽三人相对而立,本来就十分微妙的气氛,突然间仿佛僵硬了一般,三个人的所有注意力,瞬间都凝结在了场中那柄倒插在地上的古剑之上。

  诛仙!

  名动天下的古剑,牵扯了无尽往事,决定了多少人一生命运的传说之剑,此刻就那么静静地插在地面上,看去平凡而不起眼,仿佛已和这片山川大地融为一体。

  只是,那剑刃之上的名字,竟如此的刺眼而不可一世,虽静默却桀骜不逊,凛然注目着周围诸人,令它身边的人,不能顺畅呼吸。

  也不知过了多久,像是才从不可思议的震撼中苏醒过来,三人同时长出了一口气,但几乎是在同时,他们之间的气氛已经悄悄发生了变化。

  林惊羽本能的身子一动,欲上前去,但在他看了看周围那两人之后,却是皱了皱眉头,缓缓的重新站稳了身体。

  陆雪琪的表情先是愕然,随即眼中似闪过一道极亮的光芒,面对这柄在青云甚至是在天下间都有着无上地位的古剑,她也微微地皱了皱眉。随后,她却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身旁的鬼厉,看着他的面色神情,她悄悄的,与鬼厉拉开了一段距离。

  鬼厉沉默着,仿佛面无表情,但一双眼眸之中,却如焰火一般似在燃烧。

  那柄剑,十年来日日夜夜都出现在噩梦中的古剑,赫然就在眼前,古朴的剑刃此刻在山野的微风中似闪烁着淡朴的光,倒映在了他的眼中,就像是,刺进了他的胸膛。

  那一个,在半空中轻轻坠落的婉约无力的绿色身影啊……

  ‘啊!……’

  他仿佛是从胸膛中迸发出狂怒的嘶吼,撕扯着心肺,向着诛仙古剑冲了过去,玄青色光芒闪烁而起,噬魂在他的身前呼啸疾进,像是体会着主人的心绪。

  只是猛然间,有碧色剑芒从旁杀出,林惊羽手持斩龙剑,已然挡在了他的身前,怒涨的碧绿剑芒将尖啸而来的玄青黑气硬生生挡了下来。

  一声闷响,两件法宝已在半空之中相撞而回,林惊羽正欲喝止,突然之间,但觉得自己虽然处在白日之下,但周身伴随着鬼厉那件诡异法宝,陡然间天地昏然一暗,四周轰然鬼啸,身躯如被千丝万缕无形之丝索生生缚住一般,甚至就在眼前,竟不由自主的有诸般九幽地府之恐怖幻象。

  而眼前的鬼厉,不知何时双眸已经重新变得血红,杀气大盛,身形更如鬼魅一般。

  林惊羽瞠目大喝,在黑气丛中碧光暴涨,硬生生从上破空而跃起,几乎是在同时,鬼厉身影瞬间已到了他所立足之地,黑气轰然散开如妖异之翅,旋又聚合如鬼手,将鬼厉身影淹没,从四面八方如怒涛滚滚,向那诛仙古剑涌去。

  林惊羽在半空中一时被逼退,阻挡不及,心中大急,正欲怒喝,忽见诛仙古剑之前,黑气深处,一道亮如秋水的光芒,如霜雪一般绽放出来,清音铮然,远远的回荡开去,在黑气丛中,盛放如花,一剑直刺了出来。

  天琊!

  那似雪如霜的白光,划过半空,所过之处,黑气颓然散去,直刺向最深沉的前方,挡住了去路。

  陆雪琪现身挡在诛仙古剑之前,面无表情,一张清艳的容颜之上,脸色却白的似没有了一丝血色。

  黑气深处,两点如鬼火一般的光点直视着陆雪琪,鬼啸森森,狂怒而不可抑止。

  似什么,在前方,如野兽一般咆哮喘息,那般的陌生?

  黑气暴涨,从地面陡然高涨至凌空数丈之高,而黑气之中,那两点凶狠的鬼火也顿时消失不见。陆雪琪嘴角轻轻抽动了一下,面上仍苍白而没有表情,只有一双眼眸中光芒闪动不停,如千山万水,都在瞬间走过,千万心绪,片刻也冲上心头。

  只是,她手中天琊,仍是不肯放弃,背后那柄古剑,突然间像是变做了万丈深渊,让她竟不能退却分毫!

  一柄古剑,或是一个沉默而古老,养育她的门派?

  她举剑向天,幽然刺去,那剑光似雪,却带着一丝凄凉。

  黑气森森,鬼啸乍起,半空之中,正在天琊刺去的方向,黑影乍现,鬼厉从黑气深处现身而出,但在他身前,噬魂飞起,瞬间,原本铺天盖地的黑气弥漫而下,通体玄黑的噬魂尖啸不已,棍端诡异的一道道血红细丝,已经全数亮起。

  一只苍白的手,从半空伸出,抓紧了噬魂,从天而下,风烟顿狂,无数黑气在噬魂前端凝聚成柱,当空打了下去。

  向着陆雪琪,也向着她身后,那柄沉默的古剑。

  只是,她终究,还是没有退开……

  剑华如雪,向着黑气当面洒去,还未触到,周遭的乱石沙尘,都已被大力卷起,如风暴一般旋转飞舞。陆雪琪站在那漩涡中心,容颜渐渐模糊。

  天琊与噬魂,半空中飞舞闪耀的两件法宝,都似在轻轻颤动,仿佛多年之前的那一场争斗,又回到眼前。

  只是光阴终是短暂,如心绪转眼而过,剧烈的轰鸣声,终于还是响彻在青云上幻月洞府之前。

  风烟悄悄散去,尘土落下,还有几块小石子在地上孤独地转动,不由自主地向远处轻轻滚去,最后滚入了草丛深处,再也看不见了。

  陆雪琪还是站在原地,身躯没有从原来的地方移动半分。在她身后,诛仙古剑似还散发着古朴的光芒,凝望着那个女子的背影。

  不知怎么,这个绝世的女子,此刻看去的眼神与脸色,竟是那样的疲倦,像是刚才那一剑,已耗尽了她的心力与体力。

  她幽幽低着头,眼光漠然,望着不知名处。不知道多少时候,她才缓缓抬头,看往自己的前方。

  那个男子!

  那个如同疯子一般的男子!

  那个沉默如铁的男子……

  那样一双眼眸,默默地注视着她,没有杀气,没有愤怒,也没有爱惜和温柔。

  陆雪琪身子突然不为人知的颤抖了一下,那般轻微,甚至连她都差点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只是随之而来的,那胸口突然令她几乎弯腰倒地的痛楚,似世间最锋锐的钢针,从深心中对穿而过。

  她的苍白如雪的脸,突然红了,身躯轻轻摇晃,在眉头微微皱起那一刻,在她似还要咬牙坚忍的那个时候,却忽然闭上了眼,弯下了腰。

  天琊‘嘶’的一声轻鸣,倒插在地下,陆雪琪扶着剑柄,吐出了一小口鲜血,倒溅在秋水般的剑刃之上。

  血,渐渐地凝结成珠,依附在天琊光滑的剑刃上,微微颤抖,然后,悄然滑落。

  不知哪里吹来的风,在幻月洞府之前的空地上,晃晃悠悠地掠过了,风中还带着几声轻哨声。

  黑气散尽,鬼厉漠然站在那里,噬魂闪耀着玄青光芒,从天空中落了下来,他伸手接住。

  便在鬼厉转眼向陆雪琪看去的时候,林惊羽已然收身回转,闪现在陆雪琪身旁,将那柄诛仙古剑,挡在了身后。

  鬼厉的目光冷冷看着林惊羽,然后又转到陆雪琪的脸上,这两个如今对他而言几乎是世间最重要的人,在他眼中,却也和陌生人无异了。

  人世间,一世光阴,却又有几许人儿,可以相伴终老,一生不变?

  他咬牙,露齿,微笑却孤傲,决绝而桀骜,奋然向前踏步行去。那柄古剑,就在前方,纵然是无底深渊,他也要向它冲去!十年光阴,十年的锥心痛楚,怎能一朝舍弃?

  林惊羽面上有愤怒之色,手中斩龙剑碧光再起,便在这个时候,忽然陆雪琪站直了身子,虽然看去她的脸色更是越发苍白,但她的话音却仿佛依旧与当年一般清脆动人。

  ‘站住!’

  鬼厉身子顿了一下,停下了脚步,然后向陆雪琪深深看了一眼,凛然道:‘你让开!’

  陆雪琪面上有凄凉之色,道:‘你听我一句,走吧!永远都不要再回来。’

  林惊羽眉头一皱,向陆雪琪看了一眼,欲言又止。

  鬼厉听了,却并没有领陆雪琪心意的意思,冷笑道:‘你们让我毁了诛仙,我立刻就走。’

  陆雪琪疲倦地摇了摇头,低声道:‘我不能让你那么做,前山的人马上就要过来了,你现在走还来得及。’

  鬼厉和林惊羽同时一怔,凝神细听,果然听见远处隐隐传来一阵细微人声喧哗,似乎人数还是不少,正在争论呼喊什么一样。

  其实仔细想来,这也并不奇怪。诛仙古剑在青云门是何等神器,重要性无与伦比,前山战场上青云门遍寻不到,自然就向后山搜寻过来。不要说是后山,就是要把整个青云山倒翻过来,为了诛仙古剑,只怕青云门这些徒子徒孙也是愿意的。

  耳听着那远处喧哗声渐渐变大,听的越来越是清楚,显然人群正向着这里搜索过来。鬼厉面色渐冷,忽地冷哼一声,身形一动,竟是不顾一切,向着陆雪琪和林惊羽此处飞身而来。

  陆雪琪面色惨然,但还不等她有动作,林惊羽已然拔身而起,斩龙剑‘呜’的一声在半空中如裂帛般一剑刺去,剑芒大盛,几如游龙一般张牙舞爪,向鬼厉扑去。

  鬼厉面色阴冷,身形如鬼魅,左手一挥,噬魂魔棒重新飞出,却是根本不顾斩龙剑之威,直接打向林惊羽头颅。林惊羽倒是为之一怔,这种打法刚烈勇猛,却反而更似林惊羽往日作风,不想鬼厉却反过来用在了他的身上。只是面对这等凌厉攻势,林惊羽性子深处的好强骄傲一点一滴都被激发了出来,一声大喝,他果然也是不顾噬魂魔棒,斩龙剑去势有增无减,看着就打算是和鬼厉赌上一把,看谁的胆子更大了!

  二人一交手即是以生死相搏,旁边的陆雪琪看在眼中,也忍不住身体一震,注目看去,眼中不由自主的有一丝担忧。

  就在场中二人眼看要同归于尽的时候,鬼厉身子突然在原地晃了几晃,竟如黑烟一般四处散了开去,几如幻象。林惊羽收势不住,一剑刺空人往前飞,心中已大呼不妙,慌乱间回头张望,却只见黑色身影如魅,幽灵般现身身后,飞向陆雪琪。

  这等异术,自然不是青云门、天音寺道法所有,魔教之中亦不曾得见,而是鬼厉在阅读三卷《天书》之后,从中慢慢体悟到的诡异术法,不得为世人所见。今日一试,果然大获成功,连林惊羽这等人物,也被瞒了过去。便是陆雪琪眼中,也忍不住有几分惊疑之色。

  只是不知怎么,施展了《天书》异术的鬼厉,此刻周身上下似乎和刚才完全都不一样了,倒不是如常人想像的那般尽是妖气森森的鬼魅黑气,他面上青、金、红、赤数气轮番涌现,隐隐有痛楚之容,但身形快捷如风,竟似乎比适才道行更进了一层般。

  陆雪琪心下惊疑,却隐隐有几分明白。与林惊羽不同,当年在西方大沼泽神树之上,‘天帝宝库’之中,她与鬼厉同时看到了那神秘的《天书》第三卷,以她这等的天赋资质,比起鬼厉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早已将《天书》牢牢记在心间。

  《天书》虽然诡异莫测,但字里行间尽皆是不世出的深奥妙理,修道中人对此天生的痴迷,这些年来若说她没有用心钻研,那也是骗人的鬼话。只是这等异术毕竟不可与外人道,她也并未告诉他人,而且她所看到的不过是《天书》第三卷,前后断裂,尤其少了《天书》总纲的第一卷,更是令她无从着手,晦涩难明。这些年来,凭借她自己的天赋聪颖,强行领悟,多多少少对本身修行有些助益,却也并不明显,不过也是因为如此,青云门那些长老方才没有发觉,否则道玄真人、田不易、水月大师等人都是何等人物,如何会注意不到陆雪琪道行修行中的怪异。

  此时此刻,陆雪琪将鬼厉怪异身法看在眼中,眉头微皱,但见鬼厉骗过林惊羽之后,身子又如无形之物般在半空中由道道黑烟凝结,迅速化出他本身模样,速度却是一分不减,迳直向陆雪琪飞了过来。

  陆雪琪牙关一咬,突然间身体向旁连退三步,竟是将紧靠在自己身后的诛仙古剑让了出来,出现在鬼厉面前。这个举动鬼厉和身在远处的林惊羽都吃了一惊,不同的是鬼厉脸上泛起一丝喜色,林惊羽却已怒声叫道:‘陆师妹,你做什么?’

  陆雪琪充耳不闻,眼中掠过一道精光,仿佛还犹豫了一下,但终于还是一声轻喝,天琊神剑迎风刺出,但剑芒所指,却是鬼厉相反方向,在诛仙古剑右前方三尺之空白地下。

  ‘噗!’

  一声轻响,天琊神剑看似刺了一个空,但不知怎么,陆雪琪身子却震了一震,而剑锋处,在片刻寂静过后,赫然溅起了鲜血,洒向半空。而一旁正疾飞向诛仙的那个鬼厉,在半空中发出‘呀’的一声厉啸,居然再度化作一阵黑烟,四散飘去。

  便在这令人惊愕的电光石火之间,在那鲜血迸溅如花,陆雪琪面色苍白有些恍惚时候,一声咆哮猛然传来,鬼厉黑色身影轰然凌空闪现,天琊神剑正插在他的肩上,但看去他仿佛根本感觉不到痛楚,狠狠扑来,噬魂魔棒前端的噬血珠血红一片,一股噬血妖力铺天盖地而来,将陆雪琪笼罩其中。

  陆雪琪花容失色,觉得周身精血顷刻间如滚烫之水沸腾汹涌,几乎就要破体而出,脑海中嗡嗡作响,剧痛难忍,脚下一软,再也支持不住,坐了下去。

  鬼厉一声长啸,声音凄烈,在噬血珠闪耀在陆雪琪那绝美面容前的一刻,生生拧了回来,同时左手挥动,将陆雪琪扫了出去。陆雪琪飞出的同时,天琊神剑也随之而去,拔剑而起的那一刻,鬼厉肩头的鲜血又是如泉涌一般流了出来。而陆雪琪人在半空,噬血珠妖力却依然汹涌如潮,鼓荡不休,她胸口剧痛,哇的一声也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场中,鬼厉落下身形,眼中再无他物,只有那柄诛仙古剑。此刻他浑身浴血,半边身子都被鲜血迅速染红,但他恍若不觉,面上似有诡异切齿之痛,直直盯着诛仙古剑。

  古朴的诛仙古剑安静地倒插在他的面前,非石非玉的剑刃甚至不能倒映他的脸容。只有那一道淡淡细细的裂痕,仿佛如新。

  鬼厉仰天大笑,状若痴狂,十年来岁月瞬间一一闪过,更不多言,左手猛然伸出握向剑柄,右手招回噬魂魔棒紧紧抓在手中,恶狠狠向着诛仙剑刃,向着那道细痕打了下去。

  林惊羽在后面大声怒吼,拚命追来,但已然是来不及了,陆雪琪此时刚刚落下,脑海中兀自一片混乱,远方,那群人喧哗声陡然大了起来,似乎发现了什么,都迅速向幻月洞府这里赶来了。

  只是,在那片刻的时光中,谁又能做到什么呢?

  就像是,谁也终究无法,挽留上片刻光阴!

  那闪烁着玄青黑光的噬魂在半空中呼啸而下,它的主人此刻血流如注,顺着他的左手淌下,一滴滴落在了诛仙之上,划过了诛仙那看似有些粗糙的剑刃,慢慢隐去,却不曾有丝毫落到地上。

  隐隐的,在那个瞬间,鬼厉心头动了动,像是有什么怪异而熟悉的场景触动了他的心怀,如闪电般掠过他的脑海。

  片刻之后,他猛然醒悟。

  是血!

  他的眼角余光在那个瞬间,赫然看到自己的血液,在流淌到诛仙古剑的剑刃之上,尤其是流淌到那道裂缝之时,慢慢消失不见,迅速而悄无声息地融入了诛仙古剑之中。

  诛仙!诛仙!诛仙!

  诛仙竟然与噬血珠一样,竟能吸噬活物的精血!

  他愕然而不能自持,但是手上砸下的噬魂魔棒,早已超越了他脑海中念头的速度,硬生生打在了诛仙古剑之上!

  

第一篇文章
  • :

    小凡好可怜 最好的朋友都放弃了他 还好有雪琪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