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一集 第二章 逃亡

2013年2月19日 更新

  诛仙古剑没有动弹,在那个瞬间,仿佛谁都屏住了呼吸,可是场面却安静的可怕。

  没有声响,没有轰鸣,鬼厉看去势若千钧砸下的噬魂魔棒,打在诛仙古剑之上后,却突然间像是落入棉花堆中一般,悄无声息了。

  怒喝声起,林子尽头身影跃动,青云门众长老身形逐一现出,如风驰电掣般飞了过来,但只望见场中那柄诛仙古剑竟握在鬼厉手中,登时人人脸色大变。片刻之后,周围青云门的人越来越多,在这等混乱时候,谁也顾不上原先那些禁令,纷纷都冲进了这个原本青云门的禁地了。

  其中就有小竹峰文敏与大竹峰等人,他们一看到鬼厉在场,也是脸色大变。文敏等小竹峰诸女子随即看到陆雪琪无力地倒在一旁,连忙赶了过去,将陆雪琪扶起。

  像是被众青云门人惊扰,触动了什么,在万众注目下的那柄诛仙古剑,虽然还握在鬼厉手中,但不知怎么,它的剑刃本身,却发生了变化。

  原本古朴而略显有些粗糙的、非石非玉的剑刃之上,在那道裂开的细痕口上,因为刚才鬼厉猛力的一击,此刻看去,赫然又扩大了几分。只是此刻从那道细痕口内,开始隐隐泛起幽幽的红色光芒,仿佛就是刚才吸噬进去的那些鲜血,变得活了过来,在剑刃深处,开始缓缓鼓荡。

  一如原本平静的大海,渐起波澜,酝酿着无可匹敌的风暴,笼罩天地!

  沉默,沉默……谁都看到了诛仙古剑的变化,却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幻月洞府前悄无声息,所有人都屏息以待。

  也不知,是谁的心跳在悄悄悸动?

  鬼厉觉得口有些干渴,下意识地想松开诛仙,可是下一刻,他已发现,自己周身的气力似乎在瞬间完全消失了,一种曾经熟悉却遥远的感觉,在体内重新泛起,而这个感觉,本是他的敌人所恐惧的。

  鬼厉体内精血缓缓沸腾鼓荡,竟开始有向外奔流的趋势,而去向正是他手中紧握的诛仙古剑。

  鬼厉似乎明白了什么,竭力想要松开诛仙古剑,但手中无力,而诛仙古剑此刻仿佛就如一个苏醒的恶魔,紧紧抓住了他,不肯放他而去。便是他右手上的噬魂魔棒,此刻竟也紧紧吸附在了诛仙古剑的剑刃之上。

  诛仙古剑剑刃上那道细痕之中,红光渐渐从淡转浓,与此同时,就像是鲜血流过血管一般的诡异,从那个细痕处,细微的血色开始扩散,从细痕的两边,向着剑刃的两段迅速流淌过去。古朴的剑刃慢慢的,被血红色所掩盖。

  所有人都怔住了,包括那些见多识广的长老。此刻,谁都知道有些不对劲,可是没有人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又应该怎么办才好?

  而那柄诛仙古剑,仿佛根本无视人们的种种担心,一直进行着自己的蜕化,幽幽的血色,终于染红了全部的剑刃,一柄原本古朴的古剑,此刻已经变做怪异而诡秘的血红之剑。剑光幽红,缓缓流转,几如重生的恶魔之眸,缓缓醒来,注视着周围事物。

  场中气氛像是凝固了一般,直到,那个握着诛仙的男子,突然爆发出一声痛楚到撕心裂肺般的嘶吼。

  ‘啊!……’

  那声音凄厉之极,众人几乎都被吓了一跳,注意力顿时都集中到了鬼厉身上。

  鬼厉面色惨白,全身颤抖不止,脸上、手上没有被衣物遮盖的手足皮肤,竟然开始明显而迅速地萎缩下去,渐渐变得枯干。

  而与此同时,诛仙古剑上响起了怪异的轻啸声音,红芒越来越亮,有眼尖的人已然看到,从鬼厉握着诛仙古剑的左手上,隐隐有红丝被诛仙古剑吸入了剑刃之中。

  这场面诡异之极,哪里还有一分半点青云门光明正大的正道气派,在场之人尽皆愕然,却没有人动了一动。

  除了陆雪琪。

  那个女子原本无力地靠在师姐文敏的怀里,但此刻不知怎么,突然挣扎起来,竟似欲向鬼厉和那柄诛仙古剑扑去。文敏大惊,连忙拉住,陆雪琪挣扎了几下,身体终究无力垂下,纵然面上焦急万分,张口欲呼喊什么,只是她向周围望了望,却颓然闭上了嘴,倚靠在一脸关心的文敏师姐怀里,眼光深深,却望向那个男子。

  原来,辗转反侧、千思万念、痛断心肠之后,竟是眼睁睁看着他在自己眼前,这么悲惨的死去么?

  她泪流满面!

  终于是再也管不了,那周身之外其他人的目光了。

  诛仙古剑之上的红光已经越来越盛,而与之相反的,鬼厉的情况却越来越是难看,现在任谁也看了出来,在诛仙古剑的‘神威’之下,这个妖魔邪道,正道的心腹大患已经到了垂死的边缘,也许,这也是神剑通灵,施法除妖罢!

  许多人的心中,悄悄这么想着,却全然不愿去想,这个想法到底合不合情理!

  鬼厉自然不会想到也没那个工夫去想其他人心中此刻的念头,此时此刻,他正挣扎于鬼门关前,诛仙古剑上的吸噬之力越来越大,甚至对他来说,已经大过了当年他年少时候,在大竹峰后山遇见噬血珠时的情况。只不过此刻他修为道行早已非当年那个少年可比,这才苦苦支撑到了现在。然而,他也明白,自己是再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诛仙古剑上诡异的吸噬之力与当年噬血珠的妖力颇为类似,但又有不同之处,与噬血珠相比,此刻变做魔剑的诛仙之力更大,而且与当年噬血珠吸噬鲜血不同,诛仙古剑在吸噬血气的同时,对鬼厉体内修行多年的真元之气,同样也吸噬了过去。

  在鬼厉此刻的眼中,眼前的诛仙古剑散发着血红色光芒,隐隐似一个恶魔张开血盆大口狞笑着,马上就要将他吞噬进去。

  就这样,完结了一生么?

  在即将陷入昏迷的前一刻,他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

  一股暖气,轰然而起,从他心口迸发而出,乃纯阳气息,直散入经脉之中。他全身一震,脑海中片刻清醒,一声大吼,竭尽一生修行,提劲贯出,脑海中如电闪雷鸣,天书三卷转眼闪过,面上青、金、红三气同时腾起,虽然不甚亮,却重获生机。

  大梵般若横亘心脉,佛门真法固守,纵诛仙古剑也是为之顿了一顿。便趁这片刻喘息,太极玄清道为路,鬼厉右手瞬间粗大了一倍,暗红光芒疾驰而过,从手臂转眼注入噬魂魔棒之中。

  然而就在鬼厉欲反扑逃生之际,诛仙古剑那股吸噬妖力已再度攻破大梵般若,顷刻间鬼厉周身麻痹,再也动弹不得,而脑海之中的那丝清明,又再一次黯淡了下去。

  此刻,在旁人看来,鬼厉的脸色枯干,已与死人相差不远了。宋大仁等往日与张小凡有些交情的人,纷纷都转过头去,不忍再看。

  便在这个时候,看似大局已定了,鬼厉手中的那支噬魂魔棒却突然亮了起来,玄青光芒缓缓鼓荡,如沉眠中缓缓醒来,顶端的那枚噬血珠,道道妖异红色血丝,再度亮起,而珠子深处,竟是前所未有的,在玄青光芒与血丝之下,泛起了金色的佛门真言。

  佛、道、魔三门真法,竟在此时此刻,赫然真正在鬼厉临死时刻奋力一击中,融为一体。

  噬血珠越来越亮,怪异却绚烂的光芒闪烁不停,随后,整支噬魂魔棒都亮了起来,像是在呼喊什么,片刻之后,从噬魂和诛仙古剑的接口处,再度发出了一声闷响。

  人们这个时候才重新注意到,原来除了鬼厉的左手,他右手握着的噬魂也是一直接在诛仙之上,没有掉落下来。

  噬血珠上的异光越来越亮,三色异芒摇转,低沉如久远古时魔神低吟般的声音,缓缓散发了出来。

  ‘呜……呜……呜……’

  一道红气,晶莹剔透,首先从诛仙古剑那道剑痕之上,被生生吸了出来,融入到噬魂魔棒之中,在噬血珠内翻滚着,似乎还在反抗,但很快就可以看出,它被噬血珠内的奇异气息所压制收服,缓缓转化做了淡淡红色,一小半被噬魂同化,多半却是通过噬魂魔棒,重新输入了鬼厉体内。

  这怪异的变化一经开始就再也没有停止下来,从诛仙古剑中不停地吸噬着红气,随着吸噬的红气越来越多,得到增强的噬魂光芒越来越盛,而重新得到补充的鬼厉面色也渐渐回复,面容肌肤之上也渐渐从枯干恢复原状,更奇异的显露出一种隐隐温润之色。

  诛仙古剑之上的红芒从极盛时的红光耀眼,此刻却似乎对噬血珠的吸噬妖力无计可施,慢慢黯淡了下来,而噬魂魔棒则越发光亮。周围青云门众人也不是瞎子,此刻多半人都看出情况不对,现在分明是鬼厉这个妖人不知道暗中又施展了什么妖术,诛仙古剑竟然有些抵挡不住的样子。

  一阵骚动喧哗过后,人群之中,忽地数人叱喝声起,同时有几道法宝异光向鬼厉打了过来。鬼厉此刻全心全意正与诛仙古剑对抗,哪里还顾得上周围动静,竟是一点反应也没有,片刻之后,这几道法宝全数结结实实打在了鬼厉背上。

  鬼厉身躯大震,气血翻涌,喉咙一甜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正吐在诛仙古剑之上。诛仙古剑本来已经沉默下去,陡然间这鲜血一喷,赫然红光一闪,竟又有强盛之势。鬼厉感同身受,身后重创还顾不上,体内却已感觉到诛仙古剑那怪异之极的吸噬之力突然又盛。

  他心中如电闪雷鸣,明白此刻当真就是生死一线,若让诛仙重新得势,自己只怕再无机会,就要落得个被吸噬干枯的下场了。念及此处,他狂吼一声,再也不顾一切,用尽全身力气,一生修为,以刚刚领悟三门真法一体之神通,奋力击去。

  周遭众人也不见鬼厉有何动作,只看他硬生生受了数人法宝之击,口喷鲜血,诛仙古剑红光一阵摇曳,眼看似乎就要亮起的那一刻,鬼厉与诛仙之间突然迸发出一声巨大轰鸣锐响,间中伴随着数声骨裂断折之声,鬼厉整个人竟是被巨大莫名之力生生打了出去,如离弦之箭,划过众人头顶,远远落入远方树林之中。

  青云门众人一时震骇莫名,竟都怔在原地,半晌之后,突然有人醒悟过来,喝道:‘快追,绝不能让那个妖人跑了!’

  一语提醒众人,登时无数人向着鬼厉落下的方向追踪而去。在场人都看得明明白白,鬼厉分明是在和诛仙古剑的斗法中受到重创,此刻正是追杀此人的大好时机。

  眼看着周围人纷纷腾空而起追踪而去,只有大竹峰、小竹峰众人木然呆在原地,宋大仁等人是不追不是,追又不忍,而文敏等人那边却是一阵惊呼,原来陆雪琪已然昏了过去。

  在小竹峰诸女子手忙脚乱救护陆雪琪的时候,突然,在混乱之极的喧哗声中,一声极细小的声响传了出来。

  这声音虽然细小,但不知怎么,竟如细针般锋锐,刺进了在场每一个青云门弟子的心间。那是类似于什么事物悄悄断裂的声音,从他们身旁的,诛仙古剑上传来。

  所有人的脸上突然都失去了血色,仿佛那一声轻响,竟是这世间末日的回音。他们缓缓转头,似乎这个动作要耗费他们全部的力气。

  在所有人目光的注视下,那柄传说中的诛仙古剑,安静地倒插在地面石板上的诛仙古剑,从古朴的剑刃上那道已经扩大的细痕之中,再一次的,发出了一声细细小小的碎裂声。

  裂痕慢慢的变大,缓慢却势不可挡的向四周延伸,在古朴而曾经神圣的剑刃上蔓延,直到,诛仙古剑再一次的发出呻吟。

  啪!

  那么轻轻脆脆的一声,半截剑刃连着剑柄,掉落在了地上,而另一半剑刃,依旧倒插在土地里面。

  刹那间,所有的人都呆住了,都没有了呼吸,脑海之中全数空白……

  诛仙!

  诛仙古剑!

  断了……

  朗朗乾坤,青天白日,突然间天际一声巨雷,轰然而做,转眼间但只见四方风云滚滚而来,天地迅速变色,黑云低垂,聚集在青云山头。

  狂风大起,沙飞石走,伴随着风雨突至,雷电轰鸣,天地咆哮,狂风暴雨,一时竟是瓢泼而下。

  这苍穹天地,仿佛也在痛哭一般!

  是夜,天地恸哭,神剑夭折!

  冰冷的雨水打在脸上,如刀子一般生疼,寒意森森,全身都似冻僵了一样。鬼厉在林子之中,忍不住低低哼了一声。

  瓢泼大雨,已经下了整整一个时辰,却丝毫没有任何减弱的趋势,虽然时辰还在白日,但此刻天际黑云低垂,笼罩青云,竟如深夜一般,伸手不见五指。

  也幸好如此,鬼厉重伤之身,依靠这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才能暂时躲避开青云门的追杀。只是那一场与诛仙古剑的诡异对决,特别是最后一击,诛仙古剑的反噬之力直是沛不可当,硬生生杀入他体内,将他胸口半数肋骨尽皆击断,此刻断骨刺入心肺,饶是他修行深厚,却毕竟还是肉体凡胎,每走一步,便痛的他直冒冷汗,口中丝丝作响。

  此刻,鬼厉真想不顾一切,只是躺在地面之上好好昏睡过去,只是脑海内最后一丝清明不断地告诉他,一定要走,以他和青云门的恩怨以及他现在一副残破身躯,一旦被青云门弟子发现,只怕除死无他。

  而对他来说,却终究还有不能死去的理由!

  所以他强忍着,缓缓挣扎着向前跑去,离得青云山远一些,便更安全一分。

  大雨如注,疯狂倒向这个人世间,仿佛要用这苍天之水,来洗涤人世丑恶。鬼厉大口喘息着,嘴边每一次的呼吸,都在黑暗的雨夜里,吐出淡淡的白气。寒意笼罩着他,身后远处越来越接近的人声喧哗,带着却是杀意。

  很明显的,虽然鬼厉竭力向前逃去,但重伤之躯,远远没有背后搜寻的人来的行进迅速。只是青云山密林深深,天色又暗无天日,这才暂时没有被发现。只是,鬼厉心中明白,如此这般,终究是不免的。

  他脚下一个踉跄,似绊到了一根树枝或是藤蔓模样的事物,身形不稳,向前倒去,慌乱中他伸手乱抓,幸好抓到了身旁一棵小树,这才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子,但是这番折腾,剧烈动弹之下,胸口剧痛深入骨髓,几乎连气也喘不上来了,更不用说迈步逃命。

  背后的人声陡然接近,仿佛在这大风大雨之中,仍有什么人听到了异声,发令之下,有许多人的脚步声向鬼厉方向搜索了过来。

  鬼厉心头一凉,但终究不愿束手就擒,只是此刻纵然放腿逃命,也绝不能逃脱追捕,他一狠心,把双眼一闭,整个人悄无声息地滑到泥泞不堪的地面之上,脸面向下,埋入了泥浆之中。黑暗里,他仿佛就是一堆被这个狂风暴雨般世界所遗弃的一堆烂泥。

  脚步声,喧哗声,缓缓汇聚了过来,许多人都在纷纷喝骂,同时不停用手中事物猛力敲打着周边树木荆棘。劲风掠过,不知有多少人蜂拥而来。

  鬼厉在黑暗中,扑在地下一动不动,心仿佛也停止了跳动,在黑暗里,静静等待着命运的宣判。

  天地不仁,也许万物皆为刍狗罢……

  风雨正狂!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