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一集 第三章 黑衣人

2013年2月19日 更新

  狂风暴雨,依旧没有止歇的样子。

  在黑暗中,星星点点的亮光扫过,那是青云弟子手中的法宝,借助着法宝微光,在风雨之中搜索着。此处已经是接近青云山后山外围的地方,密林森森,古树丛生,植物茂密之极,加上天气极坏,天际电闪雷鸣,雷声隆隆,不时就有一道裂空闪电从天际打了下来,落在林中,往往就生生劈开了一棵树木,委实令人惊心动魄。

  当此天地之威面前,功力稍差一点的青云弟子,都忍不住为之心悸,战战兢兢。而在一片黑暗之中,那点点光亮,看去似乎就如颤抖的萤火虫一般,飞舞不止,只照亮了身边小小地方。

  ‘轰隆……’

  天际黑云上,又是一声惊雷炸响,地面上的人们只觉得耳中嗡嗡而鸣,不禁骇然失色。搜索鬼厉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了,但依然没有找到任何鬼厉的踪迹,许多人心中都开始嘀咕,该不是被这个妖人给跑了罢?

  其实想来也不无道理,鬼厉身为魔教鬼王宗副宗主,一身道行自是出神入化,虽然看着两个时辰之前似乎被诛仙古剑所伤,但谁又知道他伤的到底有多重呢?只要不是重伤到垂死的地步,想必鬼厉也必定有能力悄悄潜走吧!

  这种想法在许多青云弟子的脑海中暗自回荡,只是师长在背后催促责骂,终究不敢放弃,只得继续搜寻。殊不知,就在他们前方不远的黑暗深处,鬼厉正是受了重创几至垂死的重伤,无力逃走,正抱着最后一丝侥幸匍匐在地面泥泞之中。

  黑暗微光里,忽有人大声喝道:‘停下,所有人都停下!’

  此人声音在黑暗中远远传了出去,就连天际惊雷,也不能压过他的声音,显然是个道行极深的前辈。鬼厉一动不动趴在地面,任凭雨水打在身体之上,听到这个声音却感觉竟有几分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此人是谁?

  不过显然周围的青云弟子对此人极为信服和尊敬,几乎就在他呼喝声传出的同时,听到的青云弟子立刻都停住了脚步,站在原地,不再说话。风雨之中,原本喧闹嘈杂的搜索突然迅速静了下来,隐隐只有树林丛中,不知是谁的喘息声音。

  风雨愈急!

  似有人在细细倾听什么。

  鬼厉只觉得一股寒意陡然间浸入了心肺之间,全身冰凉,竟有种毛骨悚然的异样感觉。仿佛这异样的安静,竟比刚才那大声呼喊搜索时,更令人畏惧。

  过了片刻,忽然有个声音轻声道:‘父亲,怎么了,莫非你听到什么东西了?’

  鬼厉心头一震,这个声音他却是十分熟悉,那是他曾经的好友──曾书书,片刻之后他便知道了此刻指挥这一带的那个长老是谁了,正是风回峰首座曾叔常,也就是曾书书的父亲,而向这一带搜寻的青云弟子,多半也是风回峰的弟子了。

  曾叔常享名已久,果然并非寻常人物,在这风雨嘈杂之中,竟仍能听到鬼厉发出的一点异声,只是此刻在他面前这片阴暗丛林,伸手不见五指,除了风雨更无一点消息了。便是连他自己,也不禁有些怀疑刚才听到的那一声轻微之极的异声,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又或是这许多人一起搜寻,惊动了什么动物跑开所致。

  沉吟片刻之后,曾叔常在黑暗中皱了皱眉,一挥手,道:‘众弟子分开,排做一行,相隔不可超过三尺,向前慢慢搜索过去,不能漏下一点空隙。’

  鬼厉心头一惊,如此细密搜索,他几乎根本没有机会逃生,正在他心惊时候,只听曾书书的声音微含焦虑,道:‘父亲,这林子如此之大,你在这里派众弟子如此密集搜寻,那其他地方岂不是搜索不到?’

  曾叔常淡淡道:‘我自有道理,你不必多言,快去。’

  曾书书在黑暗中怔了一下,不敢再多言,只得转身前行。黑暗中,一时间竟无人说话,但见得光亮点点,在风雨中缓缓前行,渐渐变做一条长蛇,慢慢推进。

  不知怎么,这片树林中的气氛突然变得有些诡异,刚才那阵喧哗时候,人人激动,反而无人畏惧,此刻这般寂静,却不知怎么让人心中有点发毛的感觉。

  因为道行法宝缘故,青云弟子手中的那些法宝微光普遍不能照射很远,亮度也颇为有限,只是他们彼此相连,缓缓推进,很快的,距离鬼厉隐身地方,不过只有两丈距离了。

  ‘等等!’

  突然,曾叔常高声喝了一句,数十个分布在附近的青云山风回峰弟子同时停住脚步,曾书书吃了一惊,走到父亲身旁,借助着法宝微光,曾叔常面上竟赫然满是凝重之色。

  ‘怎么了,父亲?’

  曾叔常目光深邃,直视前方黑暗深处,但目光所想,并非鬼厉隐身之地,相反,反是望向平行前端遥远而幽深的密林深处。

  那最深的黑暗里,仿佛什么都没有,又仿佛充盈着无数妖影鬼魅,在风雨间嘶吼狂舞。

  ‘有些不妥……’微光之下,曾叔常面上的皱纹仿佛突然变得深刻起来,眼中竟有些疑惧,但他毕竟不是凡人,多年修行之下心志坚定,冷哼一声之后,已是下了决定。

  ‘铮’,一声轻啸,众人为之一惊,曾叔常竟然是祭出了随身仙剑,剑芒呈现银白,在黑暗风雨中吞吐闪烁,明亮耀眼,与周围那些青云弟子截然不同。

  但见他沉默片刻,大声道:‘我走前面,你们不变,依然按刚才所说,成一行搜索,但需跟在我身后一丈之处,不可靠近。’

  众人此刻多少都知道事情有些诡异不对,但有曾叔常在,众人心中也算是有了主心骨,当下只见曾叔常面容凝重,持剑走在了队伍前方,而周围众人依旧如故,只是与前面曾叔常保持了一丈距离,不敢靠近。

  这个奇怪的队伍,就这般继续缓缓前行着。

  奇异的气息,仿佛在这个风雨之夜的密林中,轻轻地喘息着……

  ‘呜……呜……’

  似风雨呼啸,又似野兽咆哮,可是猛然惊心处,却发现仿佛自己心跳。

  那心,竟似跳的越来越快了!

  曾叔常一张老脸倒映着仙剑上的毫光,越发沉重,前方树林深处,隐隐传来神秘的敌意,虽然感觉上有些模糊,似乎连是否是敌人也无法确定,但他心中这一波一波袭来的诡异心悸,仍然令他无法轻视。

  那种感觉,许久不曾有了,还记得上一次的时候,却仿佛已经是百年之前,他和田不易等几个人,一起跟随着长门万剑一师兄冲入蛮荒,直捣魔教老巢时的场景罢?时光悠悠,原来转眼间已经过了这么久了……

  却不知,英年早逝的万师兄现在可投胎了没有?

  这般古怪的念头突然在他脑海中冒了出来,连他自己也不禁有些意外与好笑。他深深吸气,振作了一下精神,不知怎么,今天真的有些不同往日啊!

  ‘轰隆!’

  又是一记惊雷,猛然炸响,天地之威,一时震动天地,仿佛脚下大地,竟也随之颤抖了几下。几乎就在同时,苍穹之上一道闪电撕裂长空,破云而出,降落人间。

  如天之利刃,斩向人间!

  众人为之骇然,众弟子心动神驰,有些竟不能自持,忽有一人光顾着仰望苍穹,脚下一绊,竟是跌了一跤,气急之下,差点怒骂出来。不料他回头观望时候,赫然只见在天际电光照耀之下,自己面前的竟是一个泥泞不堪的身躯,一动不动地扑在地下。

  ‘啊!……’声音凄厉,陡然响起,‘这,这里……’

  ‘咯!’一声闷响,那个弟子的呼喊声突然中断,但就是这片刻工夫,已然惊动了所有人,瞬间都转身扑了过来。

  一道黑影从地面上飞腾而起,但还不等他站稳,身子已经是晃了几晃,几乎就要跌倒。顷刻间十数道法宝已经夹带着风雨打了过来。

  鬼厉心头冰凉,但终究不愿就此束手待毙,咬牙向前飞奔,不料才走几步,胸口一阵剧痛,竟是坚持不住,一头栽了下去。

  而身后众人群中一阵欢呼,当先数个青云弟子已然赶了上来,伸手就向鬼厉抓去。

  便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密林深处的黑暗似乎陡然膨胀,如异兽无声厉啸,黑暗深处赫然有光芒一闪而过。

  曾叔常在一旁双眼瞬间放大,即刻扑前,同时厉声喝道:‘众弟子退下,快!’

  众青云弟子还没反应过来,只见曾叔常已独身一人扑进了前方黑暗深处,本来曾叔常手中仙剑光芒耀眼,但他蹂身而进那团黑暗之中后,竟然再也看不到他的仙剑光芒,只听见怒喝声呼、啸声不停传来。

  正在青云弟子们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从前方黑暗中激射出一道诡异身影,向着鬼厉倒地的地方,同时也是青云弟子这里飞了过来。借助着那点点微光,只见这个身影全身黑影包裹,只露出一双眼睛,精芒闪烁。

  青云弟子纷纷大声叱喝,拔剑冲上,不料此人道行极高,也不见他伸手施展法宝,却是近身迳直空手向最靠近的一个青云弟子抓去。

  那青云弟子虽惊不乱,手中仙剑法宝一剑斩下,那黑衣人一声不吭,视若无睹,抓势不变,在众人眼前,硬生生将那仙剑抓在了手中。众人大惊,还不及反应过来,只见那人用劲一抖,与他交手的青云弟子已经飞了出去,而那柄仙剑居然是被此人抢夺了过去。

  此人道行之高,竟是强悍之极。前方黑暗之中,曾叔常怒喝连连,却似乎被人缠住,无法分身前来相救,这诡异之夜,竟不可思议的有许多神秘高手埋伏此处。

  虽然来敌道行极高,但这些青云弟子俱是出身名门,并非寻常门派弟子,惊骇之下,却无一人跑走,反而纷纷驭起法宝,扑上前来。

  那黑衣人似乎有些焦急与不耐烦,手中加劲,那把抢夺而来的仙剑顿时光芒大盛,远过于刚才在那个年轻弟子手中的光景,但只见光华闪动,风声厉啸,竟是在半空中轰然斩下,一道宏大光环,直直向众人劈了下去。众青云弟子纷纷呐喊,叫声一片,俱都退步迎敌。不料那人声势虽大,却不过乃虚张声势,一招逼退众人几步,更不缠斗,直接抱起了无力垂在地上,不知是不是已然昏过去的鬼厉,向后方黑暗处疾飞而去。

  青云众人又惊又怒,惊的是这个横里杀出的神秘人道行如此之高,怒的是到手的鬼厉竟又被抢了去。鬼厉乃青云门心腹大患,又因为和青云门向来渊源,青云门上下早就有心除去此人,此番半路被劫,哪里忍的下这口气,当下纷纷追了上去。

  才追了一般,忽听一声呼啸,亮芒闪起,从黑暗中激射而来,众人眼中,仿佛这剑芒都似向自己射来一般,连忙顿住身子迎敌。只有曾书书赶到飞起,一剑拨去,但觉得手心大震,不由自主退了一步,但是来剑也被他打的改了方向,直冲上天,须臾之后倒坠下来,噗的一声倒插在泥泞之中,正是那柄被抢去的仙剑,兀自嗡嗡作响。

  而这一耽搁,那个黑衣人已然如鬼魅一般,抱着鬼厉迅速没入了前方黑暗之中,而黑暗里激烈缠斗的曾叔常,此刻也突然大吼一声,暗处则有人闷哼一声,血光乍现。

  众人大惊,也不知道到底是曾叔常受伤还是伤了敌手,师恩深重,此刻也不顾上那么许多,纷纷向前扑去。只是他们才到半路,曾叔常身影已从暗处闪了出来,落在地上,拦住了他们,看他身形,虽然闪动无碍,脚下却有几分踉跄,同时口中大口喘息,这片刻工夫的激斗,对他来说,竟是极大的消耗。

  他喘息稍定,即刻低声道:‘前头敌手道行极高,而且人数不少,你们不可造次!’

  曾书书等年轻弟子都是心中一寒,万万想不到在这个地方,竟会遇见如此情况。

  曾叔常盯着前方那团黑暗,沉声道:‘诸位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管我们青云门的事?以诸位道行,必定非无名之辈,何不见面说话!’

  风狂雨急,电闪雷鸣,却不知怎么,密林深处的那团黑暗竟然浓郁如斯,如丝毫化不开的墨一般。

  没有人回答曾叔常的问话,只有风雨声和众青云弟子的喘息声音,曾书书悄悄走上一步,低声道:‘父亲,他们是什么来路?’

  曾叔常微微摇头,压低声音道:‘他们故意掩饰自己身分,施展的都不是本身道法,一时看不出来。’

  说着皱了皱眉,提高声音大声喝道:‘诸位还不现身么?’

  这声音在密林中远远回荡了过去,但终究还是没有人回答,曾叔常忽地变色,跺脚道:‘糟了,中计!’

  说着,飞身扑上,仙剑毫光大放,这一次却是直射四周,再无阴影笼罩,显然那些人已全部退走,来如风,劫人即走,显然是早有计谋,盘算好的。

  曾叔常长叹一声,落下身形,曾书书一边指挥其他弟子继续向周围搜索,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一边低声问曾叔常道:‘父亲,怎么了?’

  曾叔常面上浮起一丝失望之色,随之叹道:‘刚才交手虽然仓促,但我隐隐感觉,这些人所用的并非魔教道法,再说魔教中人若救鬼厉,也不用躲躲藏藏。可是,那又是什么人物要救这个妖孽呢!而且人数不少,道行这么高?’

  说罢,他眉头紧皱,深思不已。曾书书默然无语,回头向前方望去,只见密林森森,前途一片黑暗,哪里看得到什么东西?

  却不知道,劫走鬼厉的那些人,又是什么人?可是不管怎么样,曾书书向前走去,悄悄这般对自己说道,总是比落在青云门手中好吧……

  他这般想着,在这个风雨之夜,深深密林中,他脑海里仿佛又回忆起了十年之前,在青云山通天峰初次见到鬼厉时候的模样。

  许久,他在黑暗中叹息一声,继续向前走去。不管未来怎样,现在总是要继续前行的。

  未知的密林另一端,黑暗深处,另有一个诡异的黑色身影远远眺望着曾叔常这一群人,正是鬼先生。

  他此刻眼中目光似也惊疑不定,看去也十分迷惑,深思之下,仍不得其解。许久之后,他眼见这些青云弟子搜索范围越来越大,但明眼人一看即知,这已经是放弃的前兆,如此搜索,这偌大密林,哪里还能找的到人?

  果然,不过一会,曾叔常的声音已经再度响了起来:‘罢了,你们都回来吧!’

  青云众弟子显然是巴不得听到这句话,纷纷都走了回去,鬼先生在远处看着场中曾叔常点数众人,随即转身,带领众弟子向青云山方向走去,逐渐消失在了这个密林之中。

  他缓缓从黑暗处现身走出,目光却飘向远方,望着那群神秘黑衣人所去的方向,深深凝望。

  风雨中,似有个声音低低道:‘竟然还有人对他感兴趣么……’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