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一集 第四章 禅室

2013年2月19日 更新

  惊雷,闪电,狂风,暴雨,似乎一直都在耳边呼啸不停,脑海中那般的混乱,浑浑噩噩,似乎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了?只是在剧烈的痛楚中,感觉着一阵阵风雨从身旁掠过,向着某个未知的地方而去。

  身旁似乎有人在说话,那话语声音颇为陌生,听来有几分焦灼,隐隐听到:‘他好像有点不对劲,你快看看?’

  一只冰凉的手在他身上游动查看,片刻之后愕然道:‘他怎么伤得这么重?’

  旁边那人怒道:‘废话,他在那诛仙剑下,你以为……’

  后面的话他没有再听清了,因为这时一阵眩晕袭上他的脑袋,差点就昏了过去,在迷糊之间,他只隐约感觉天际依然在轰鸣,惊雷阵阵。

  身旁的人似吃了一惊,连忙查看,那手上冰凉的气息,令他稍微清醒了片刻,听见那人急道:‘糟了,他额头火烫,怕是发了高烧……’

  原来自己还发烧了么?

  这是鬼厉最后一个想法,之后,他再一次昏晕了过去,没有了知觉。

  一阵轰鸣,把他从无意识的情况下唤醒,第一个反应,他以为那还是天际炸响的惊雷。只是不知怎么,虽然人有些清醒过来,眼前却仍是一片黑暗,他拚命想睁眼看看四周,却愕然发现,自己的眼皮竟还是闭合著,睁不开眼。

  随后,一阵剧痛传来,却不是从他重伤的胸口,而是从喉咙间,他下意识动了动嘴,嘶哑而轻微地叫了一声:‘水……’

  周围仿佛没有人,只剩他独自一人无助地躺在地上,喉咙中的干渴感觉越来越厉害,就如火烧一般。他的嘴唇轻轻动了动,身体中竟不知哪来的力气,微微移动了身子,而脑海中的意识,似也更清醒了一些。

  ‘啊!’突然,旁边传来一个声音,这声音与往常不同,却仿佛似曾经听过的,有几分熟悉,说话声调中带着几分惊喜,道:‘你醒了,师兄,快过来,他醒了……’

  周围猛然安静了一下,片刻之后立刻有个脚步声迅速接近过来,走到鬼厉面前。鬼厉挣扎着再次想要睁开眼睛,但不知怎么,这一次,他全身的气力都完全消失了,只模模糊糊望见了两个人影蹲在自己身旁,而在人影的背后,似乎黑乎乎的还有几个黑影。至于这些人的面容,他却是一个也看不清楚。

  ‘水……’他再一次地低声说着。

  这一次,周围的人听懂了。

  ‘快,拿水来,快点。’

  脚步匆匆,来往奔走,须臾之后即有人跑来,随即一只冰凉的手将他的头小心扶起,一个碗沿般的东西靠在了他的唇边。

  清凉的水,接触到他干裂的嘴唇,鬼厉脸上肌肉动了动,费力地张开口,将水一口一口喝了进去。那清水进入喉咙,如甘泉洒入旱地,立刻缓解了那火燎一般的痛楚。

  鬼厉心头一松,立时一阵倦意上来,再度又昏睡了过去。

  旁边的人都吃了一惊,立刻有人过来给鬼厉按脉,片刻之后方松了口气,道:‘不碍事的,他是伤势太重,又兼发烧,体力消耗殆尽所致,眼下并无性命之忧。’

  此言一出,周围人影似乎都松了口气,随后,似乎有人看着鬼厉,轻轻叹息了一声。

  这一睡去,又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其间鬼厉醒过数次,但无不是片刻清醒之后又立刻昏睡过去,印象中,他只记得身旁始终有人守候。

  恍恍忽忽中,他看到了许多人,年幼时的父母,天真美丽的师姐,刻骨铭心的碧瑶,若即若离的陆雪琪,还有许多许多人,都一一在身前闪烁而过,有一次,他甚至觉得自己看到了十年前天音寺的法相、法善师兄弟,正坐在他身边为他颂经念佛。

  他那时苦笑了一下,但是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的这个苦笑,脸上能否表现出来,或许,终究也只是一场梦幻罢了。

  就像是,这一场颠倒的人生,如梦如幻!

  何必为我颂经呢?

  颂经,又有什么用呢?

  在鬼厉片刻清醒的时候,他在脑海中这般悄悄想过,然后,他又昏了过去。

  ‘咚……咚……咚……咚……’

  仿佛是回荡在天边的低沉钟声,悠悠传来,将他从深深梦魇中唤醒,那沉沉钟声,由远及近,缓缓的,似乎敲入了他的心底。

  第一次的,他竟没有睁开眼睛的冲动,就这么安静地躺着,不去想不去管,自己身处何方,身外是何世界?

  大千世界,此刻却只剩下了阵阵低沉钟声。

  ‘咚……咚……咚……咚……’

  钟声悠扬,仿佛永远也不会停下,就这般一直敲打下去。他侧耳倾听着,呼吸平缓,全部精神都融入到这平缓的音色里,再也不愿离开。

  多久了,他竟是第一次这般心无挂碍地躺着。

  有谁知道,背负多少重担的日子,该是怎样的一种痛苦?

  只是,这个小小天地,终究也是不能持久了,一阵脚步从远及近,向他处身之地走来,打乱了他的思路。

  那本是敲打在心间的钟声,陡然间似乎离他远去,一下子远在天边。

  默然,叹息……

  他缓缓的,睁开眼睛。

  佛!

  这竟是他第一眼所望见的。

  一个斗大‘佛’字,高悬屋顶,围绕这个佛字,周围一圈金色花纹团团围住,然后顺着外围,一圈圈精雕细刻着五百罗汉神像,又形成一个大圈。诸罗汉尽皆一般大小,但神态身形尽数不同,排列成行,端正无比。然后,在大圈外围乃是蓝底黑边的吊顶,比中间佛字圈高出二尺,其上画风又有不同,乃是正方形方格,每方格一尺见方,金色滚边,内画有麒麟、凤凰、金龙、山羊等佛教吉祥瑞兽,这些图案,却是每个方格中一样的。

  虽然对雕刻建筑并不在行,但只看了一眼,鬼厉便知道此乃是鬼斧神工一般的手笔。房顶上,这一片围绕佛字的内圈之中,垂下两个金色链条,倒悬着一盏长明灯,从下向上看去,大致是三尺大的一个铜盆,里面想来是装满着灯油的。

  鬼厉皱了皱眉,又转头向四周看去,只见此处倒像极了是一间寺庙内的禅房,房间颇为宽敞,四角乃是红漆大柱子,青砖铺地,门户乃桐木所做,两旁各开一个窗口,同样使用红漆漆上,看去十分庄重。一侧墙壁上悬挂着一幅观音大士手托净水玉露瓶图,下方摆着一副香案,上有四盘供果,分别为梨子、苹果、橘子、香橙;供果之前立着一个铜炉,上面插着三枝细檀香,正飘起缕缕轻烟,飘散在空气之中。

  而另一侧的墙边,便是鬼厉所在。此处摆着一张木床,古朴结实,并未有更多装饰,想来是出家人并不在意这等东西,房间也是一般简朴,除了上述东西,便只有摆在中间的一张圆桌,周遭四张圆凳。桌子一字都是黑色,桌上摆放着茶壶茶杯,乃朴素瓷器。

  也就在这个时候,脚步声已经到了门外,这间禅房的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一个人迈步走了进来。鬼厉向他看去,不禁怔了一下,却是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的年轻小和尚,手里托着木盘,上面放着一个新的水壶,走进来却也没有向鬼厉这边看来,而是直接走向房间中的桌子,将桌子上的茶壶与手中木盘上的那个调换了一下。

  ‘你……是谁?’鬼厉开口问道,但是才说了一个字,突然便觉得喉咙疼痛,虽然没有上次自己昏迷时那般剧烈的火烧火燎,但也极不好受,声音也顿时哑了下来。

  虽然如此,也把那个小和尚吓了一跳,立刻转身看来,动作着急之下,还险些把手上的木盘给打翻了。

  ‘啊!你醒了?’那小和尚似是颇为惊讶,但眼中却有喜色,笑道:‘那你等等,我立刻叫师兄他们过来看你。’

  说着,他就欲向门外跑去,鬼厉冲着他的背影,嘶哑着声音问道:‘小师父,请问一下,这里乃是何处?’

  那个小和尚回头一笑,面上神情颇为天真清秀,微笑道:‘这里?这里当然就是天音寺了啊!’

  天音寺!

  鬼厉一下子呆住了,如被惊雷打中。那小和尚一路小跑跑开了,想来是去叫人的,只剩下鬼厉一个木然躺回床上,心中混乱无比。

  天音寺……

  他心头惊疑不定,但不知怎么,却另有一番苦涩之意,从深心之中泛起。

  天音寺……天音寺……普智……

  远处隐隐传来说话声音,同时有几个脚步向这间禅房走来,有人似低声向那个小和尚问些什么,那个小和尚显然年纪不大,天真活泼,笑声不断地回答着。

  不知怎么,听着那些问答,鬼厉竟一时出了神,不去想现在自身处境,也不想往日仇怨,此时此刻,他突然竟无端端羡慕起了这个平凡的小和尚了。似他这般天真活泼的样子,或许还不知人世也有苦楚仇恨吧?

  年少无知,却反而是我们这许多年来,最感幸福的日子么?

  脚步声戛然而止,就在门外,有人对小和尚道:‘你就不用进去了,不如你现在就去后院通报给方丈大师,就是张小凡施主已经醒来了。’

  小和尚笑道:‘也好。不过法相师兄,你可是说好了要教我修习大梵般若了,这可不能反悔。’

  门外那人笑道:‘小家伙,恁地贪心,快去罢,我答应了你,自然不会反悔。’

  那小和尚显然是十分高兴,呵呵一笑,蹦蹦跳跳去了。木门开处,吱呀声中,仿佛有人在门外停顿了一下,深深呼吸,然后,走了进来。

  果然便是法相,跟在他身后的,还是那个高高大大的和尚法善。

  一身月白僧衣,白净脸庞,手中持着念珠,法相看去的模样,仿佛这十年间丝毫都没有变化。只见他缓缓向鬼厉躺着的木床走来,待走到床铺跟前,眼光与鬼厉视线相望,两个人,竟都没有了话语。

  房间的气氛,一时有些异样,片刻之后,法相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合十向鬼厉行礼道:‘张施主,你醒来了?’

  鬼厉眼角抽搐了一下,忽地冷冷道:‘我不姓张,那个名字我早忘了。’

  法相面容不变,只望着鬼厉,过了一会轻声道:‘用什么名号自然是随你自己的意思,只是,你若连姓也不要了,可想过对得起当年生你养你的父母么?’

  鬼厉脸色一变,哼了一声,却没有再说什么,转过头去,不再看他。

  法相也没有怪他的意思,他与法善二人,看着这个被天下正道唾弃的魔道妖人的时候,眼神中竟完全都是和善之意。法善从背后圆桌旁边搬过两张椅子,放在床边,低声道:‘师兄请坐吧!’

  法相点了点头,在椅子上坐下了,看向鬼厉,道:‘你现在身子感觉如何?’

  鬼厉不用他问,其实早就暗中查看过自己身体,原先胸口被重创至骨折的肋骨已经完全被接好,此刻用厚厚绷带绑住,显然是帮助固定着,至于肩上身上那许多皮外伤,也一一都被包扎完好,伤口中虽然不时传来痛楚,但隐隐有清凉之意传来,显然伤口上敷了极好的伤药,才有这等疗效。

  法相见他没有回答,也不生气,微笑道:‘你昏迷的时候,我已经帮你把断骨接好,其他皮外伤并不严重,只是你内腑受了重创,非得细细调理方能完好,也亏得你身体强壮,否则纵是修行深厚之人,在那样重伤之下,只怕也是不免。’

  他顿了一下,又道:‘刚才我那个小师弟也和你说了吧!此处便是天音寺,你在这里除了我们寺中少数几个人,天下无人知晓,所以很是安全。你只管在这里好生养伤就是……’

  鬼厉突然打断了他的话,直视他的双眼,道:‘是你们救了我?’

  法相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似乎有些犹豫,回头与法善对望了一眼,法善低头,轻轻念了声佛号。

  法相转回脸,不再犹豫,点了点头,道:‘是。’

  鬼厉哼了一声,道:‘别告诉我你们不知道,你们这般举动万一被青云门知道,那会是什么局面?’

  法相淡淡道:‘我自然知道。’

  鬼厉冷笑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背着师长来救我这个魔教妖人?’

  法相向他看了一眼,不知怎么,目光中却有些异样。

  鬼厉皱眉道:‘你看什么?’

  法相笑了笑,道:‘你怎么知道,我一定是背着师长来救你的?’

  鬼厉一怔,道:‘什么?’

  法相悠然道:‘青云门当年七脉诸首座皆非寻常人,个个有不凡之处。风回峰首座曾叔常亦是其中之一,当日与他一战,要缠住他且短时间内不可暴露我门道法,这等功力,我自问还做不到的。’

  鬼厉盯着法相,注视良久,法相坦然而对,微笑不改。许久,鬼厉忽然闭上了眼睛,不再看法相。

  法相点了点头,道:‘你重伤未愈,还是需要多加休息才是。’

  鬼厉闭着眼睛,忽然道:‘你们为什么要救我?’

  法相沉默了片刻,淡淡道:‘这个问题,我不能回答你。’

  鬼厉深深吸气,道:‘为什么?’

  法相低声颂了一句佛号,道:‘你也不必着急,等过几日你伤势大好了,自然会有人告诉你的。’

  鬼厉睁开眼睛,皱眉道:‘谁?’

  法相嘴角动了动,似又犹豫了一下,但终于还是道:‘告诉你也无妨,便是我的恩师,天音寺方丈普泓上人!’

  鬼厉一时怔住了,片刻之后,他看法相那张脸庞,料知是再也问不出什么了,干脆长出了一口气,埋头躺下。

  远处钟声悠扬,又一次幽幽传了过来。

  ‘咚……咚……咚……咚……’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