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二集 第五章 收魂

2013年2月20日 更新

侥幸逃得性命的众人,在歇息之后,或沉默不语,或留下几句安慰的话,然后都一一离开了这个血腥恐怖的地方。这乱世之中,谁的命不是命,谁又管得了谁的命?每日每夜,每个陌生僻静的地方,不都上演着同样一幕幕生离死别么?

周一仙和小环也离开了那里,兽妖的窝腥臭恶心,实在不是人待的地方。他们勉强将野狗道人的尸身从兽妖窝里搬了出来,放在刚刚进入山林的那处空地上。

野狗道人的身体,似还是微温的,只是,终究是那么缓缓凉了下去。

周一仙眉头皱着,坐在一旁,摇头叹息,小环则跪在野狗道人身旁,哽咽哭泣。

夜风萧萧,吹动树梢摇晃,暗影中,神秘的黑衣人将刚才的一幕都看在眼中。尽管对他来说,要除去那两只兽妖不过举手之劳,但他彷彿血是冷的一般,从头到尾都站在黑暗处默默看着。此刻,他的眼神从小环身上打量着,又转移到周一仙的身上。

半晌,只听周一仙低声道:“好了,小环,他……他毕竟死了,我们找个地方安葬了他,让他入土为安吧!”

小环身子抖了一下,哽咽之声更大,忽抬头对周一仙哭道:“爷爷,你不是什么都知道么,不如你想个法子救救他吧?”

周一仙苦笑一声,道:“我又不是九幽阎罗,更不是天上神仙,这等起死回生的法术我哪里会知道?”

小环哽咽道:“可是道长他是为了救我们才死的。”

周一仙叹了口气,目光移到野狗道人脸上,点了点头,道:“说起来,我以前也是看错了他,未想到似他这般的人,竟然也会有真情真性。唉,可是现在说什么也迟了。小环,听爷爷一句话,我们好好安葬了他吧!”

小环木然,只有脸上泪珠不停掉落下来,一滴一滴,打湿了野狗道人的手心。

阴影处,那黑衣人目光闪烁,却并无丝毫伤痛怜悯之色,在他眼中,这世间人情彷彿都是一幕幕活剧一样,只有他在一旁冷冷观看。

周一仙起身,四下查找,只是这荒山野岭的地方,哪里能够找到什么趁手的东西。找个半天,他也只能随手扯了一根木棍回来,在地上挖了几下,却只不过少许泥土翻出,如果要挖坑埋人,天知道要挖到什么时候去了。

难道连好好安葬这一点也做不到了?

周一仙弃棍长叹,脸上少有的出现了一丝沧桑之色。叹息之余,他回头看去,忽然皱起了眉头。只见小环不知何时已经止住了哭泣,擦去脸上泪痕之后,她竟也是找了根木棍,在野狗道人身边打扫起来,将一众枯叶散枝全部都扫的远远的。

周一仙起初还以为小环料到挖坑艰难,所以是想初步整理一下野狗道人身边地面周围便罢了。不料这越看下去越不对劲,小环将野狗道人身体周围扫出了一个半径五尺左右的圈子,便弃了木棍,缓缓走了回来,面色上少了几分悲痛之色,却又多了几分毅然。

周一仙眼见小环似乎脸色不对,向前走了几步,道:“小环,你做什么?”

小环低声道:“我要救他!”

此话一说,周一仙大吃一惊,便是暗处那黑衣人,身子也为之一震,目光立刻盯在小环身上。

周一仙愕然道:“你说什么?”

小环声音依旧低沉,但说出的话却十分清楚明白,道:“我要救他!”

周一仙摇头急道:“是,小环,我明白你的意思……不,不是这个,我是说,你用什么法子救他?”

小环伸手将野狗道人尸身摆正,双手却摆做一个颇为奇怪的样子,过肩举起,一手向天,一手掌心握拳,同时口中道:“道长他是为了救我们才死的,我、我不能什么也不做。”

周一仙眉头越皱越紧,看着小环接着又把野狗道人的两只脚放直,将右脚放在左脚之下的时候,他的面色更是难看,突然大声道:“你是不是疯了,小环,难道你想用‘收魂术’?”

小环默然片刻,低声道:“爷爷,我只知道这个东西,或许、或许它真的能救人一命?”

“放屁!”周一仙第一次对小环如此声色俱厉地大声呵斥了出来,“你在胡说些什么?那‘收魂术’虽然有收罗魂魄之异能,但此法从来就是旁门异术,凶险难测不说,惊扰游魂,更是大犯幽冥鬼界的禁忌,你不想活了么?还有,这术法从来都是用在活人身上,气息尚存则魂灵即在,有此根本方可施法,对一个死人你怎么做?他气息断绝则魂魄必然散灭,你纵然有这异术,又去哪里找他的魂魄,莫非你要去九幽地府无穷无尽的鬼魂中去找么?”

黑暗中,那一双眼眸闪闪发亮,似乎突然发现了什么令他不可思议的事情。

小环眼眶一红,哭道:“爷爷,他、他刚死不久,或许魂魄就在附近,还有希望也说不定。再迟上一时半会,就真的没救了。”

周一仙脸色发白,大步走到小环身前,一把将她拉了起来,沉声道:“小环,我告诉你,你不要妄想了。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当年你凭着自己本事,将你那个金瓶儿姐姐将欲散尽的魂魄给收了回来,但是我告诉你,那次和现在不一样。我再说一遍,这法术是要对活人用的,而且此等鬼道异术,大损阴德,当年你不过救助金瓶儿一次,便已经自损阳寿一年。如今你要是再乱来的话,对这个死人施法,能否成功难说,你自身起码先毁了道行根基,阳寿只怕要去二十年以上。你想清楚了么?”

最后几句,周一仙几乎是用吼的说出来的。小环一时也怔了,她花样年华,说不怕死那是胡扯,只是面对躺在地上的野狗道人,无论如何难以自处,但一想到那恐怖后果,竟彷彿也是喘不过气来一般。

场中的气氛一时僵住了,过了片刻,周一仙放缓了语气,柔声道:“小环,命由天定,任谁也改变不了的。想来是老天要野狗他今日死的,我们好生安葬了他,也算是对的起他了,好不好?”

小环脸上神色变幻,不时有挣扎表情掠过,许久之后,忽抬头道:“爷爷,他的命数不是老天定的。”

周一仙看着小环脸色,心中一沉,乾笑了一声,道:“什么?”

小环长吸了一口气,决然道:“道长的命数,是他自己定的,是他自己不顾一切要冲来救我们,这才不幸过世的。若是他转身离去,这天下哪一处不是他能安身立命的地方。”少女的脸色有些苍白,有些伤悲,低声道:“所以,他是为我们而死的,没有他,我们也早死了,哪里还能在这里谈论什么阳寿?”

她望向周一仙,周一仙不知怎么,却移开了眼光。

“爷爷,我要救他。这术法再凶险,也比不上他刚才为了救我们所遇到的厉害吧?”

她斩钉截铁地道。

周一仙知道她心意已决,不能更改,只得仰天长叹。而黑暗中那人,此刻一双眼眸都望在小环身上,闪闪发光,熠熠生辉。

树林之中,此刻正是夜深时候,阴气大盛。

微光里,那一场诡异的术法,慢慢展开。

第一滴鲜血,从小环白皙的胳膊上割开的口子里滴落,缓缓落在野狗道人的身旁,随即,小环绕着野狗道人,用自己的鲜血,在野狗道人身旁滴落下来,看她手腕缓缓摇动,滴落的鲜血在地面上,慢慢形成了怪异的图案。

密林之中,随着那血红图案的渐渐成形,隐隐开始传来鬼哭声。周一仙站在一旁看着,眼角微微抽搐。而在阴影之中观看这一幕许久的那个黑衣人,此刻忽然也皱起了眉头。

这一幕,他竟彷彿在什么地方看过一样!

大巫师……

那黑衣人竟是不由自主的,身子微微发抖了一下!

小环现在所布的血阵,显然与当日在狐岐山大巫师救碧瑶时有几分相似,但在小环绕行一周之后,法阵成形,那黑衣人已然看了出来,小环所布法阵与大巫师当日还是有所区别。别的不说,单是阵法规模便小了许多,或许都是以鲜血为媒,而小环自身一人割脉求血,自然无法与当日大巫师相提并论。

或许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小环所布法阵,图腾式样也远比大巫师当日所做简单的多,但饶是如此,一圈下来,小环也已经是摇摇欲坠,面色苍白了。

周一仙一言不发,上去扶住了小环。小环有些虚弱,回头冲他微微笑了笑,然后缓缓在阵法顶端,也就是野狗道人头颅前方三尺处,盘坐了下来。

幽幽密林之中,霍然一声鬼啸凭空而起,瞬间整座树林异啸连连,阴气铺天盖地席卷而来。阴风阵阵,从四面八方吹来,将周围树木吹得摇摆不定,所有的树枝阴影背后,彷彿都有无数冷冰冰的目光注视着这里。

小环面色肃然,缓缓闭眼,一双白皙双手合在胸口,口中低低念颂着神秘咒语,片刻之后,修长的手掌在胸口处展开,慢慢放下,放进了身前血泊图案之中。

环绕在野狗道人身体周围的鲜血图案顷刻间突然全部亮了一亮,全部的鲜血像是突然得到了生命,在图案之中开始流转起来。与此同时,小环脸上原本苍白的脸色里,突然多了几分诡异黑气。

阴风越来越盛,整座密林此刻都似乎暗了下来,只有这法阵之中开始闪亮。活泼流转的鲜血,彷彿最可口的美味,将无数幽魂吸引了过来。

周一仙面上神色越来越是担心,他深知这收魂奇术的凶险,试想,寻常人竟要从阴司地府抢夺魂魄,这该是何等凶险的事情。不过小环碍于修行,也不过只在这座密林范围内施法,影响勉强算是不大,想来尚不至于惊动那些鬼力高强的冥界护法,否则一个不小心被盯上了,当真是不堪设想。

只是现在看来,似乎只是这等样式的阵法,小环也有点吃不消的感觉,但见她面上黑气越来越重,身子也开始颤抖起来。要知道此番施法,与当年她救治金瓶儿并不一样,金瓶儿魂魄并未散尽,有此为凭欲收残余魂魄,则好办的多。当日大巫师在狐岐山救治碧瑶,虽然阵法庞大的多,但其实也多靠异宝“合欢铃”中摄取的碧瑶残留魂魄,这才凭借异术穷尽九幽地府,硬生生将残余魂魄收了回来。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大巫师一则自身油尽灯枯,二来也惊动冥界护法,被冥界鬼力反噬,最终殒命而亡。

而此番小环以粗浅道行,运行这鬼道之中最诡异艰深的奇术,且缺少最关键的魂魄,其难度就算只是要在这座密林之中所有游魂之内找寻野狗道人的魂魄,但其中凶险,已经非常人可以想像了。

那两只兽妖在这里也不知道害了多少人的性命,也就不知有多少冤魂盘旋此处,未能往生。而小环布下这个阵势,却分明正是要取一魂魄入这身躯之内,这如何不让所有的幽魂为之疯狂?

一时间,风云变色,无数道若隐若现的黑气争先恐后地冲向小环,小环面上痛苦之色越来越重,面色几乎已完全被黑气笼罩起来了。

看这样子,只怕小环坚持不了多久了,但不知怎么,她竟是始终不肯放弃,那么多冤魂鬼气在她身边盘旋,或鬼哭狼嚎,或哀求不休,或凶狠相逼,林林总总,这世间痛楚绝望之所有恶情,都彷彿要刺入她脑海一般,可是小环竟仍是在苦苦支撑,以她本身残存的一点灵力,在无尽冤魂之海中找寻着。

这一次失败,只怕就再无机会了!

周一仙已经急的满头是汗了,但又不敢惊扰小环,只得满地乱走,唉声叹气。而黑暗阴影之中的那个人影,虽然周围都是鬼气森森,他却似乎完全不在乎,相反那些鬼气都似乎有些惧怕于他,离他反而远些。此刻黑衣人的目光,一眨也不眨地望着小环,竟是不由自主地为之点头,许久,轻轻传来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低声道:“怎么可能,这个年轻女子竟然在鬼道上天赋如此之高……这般情况下,竟然还能苦撑。若有鬼道明师指点,假以时日,那还得了……”

话声中,他竟然也莫名其妙地现出几分犹豫来。

便在此刻,场中小环满是黑气的脸上,突然现出一份喜色,原浸在血泊法阵之中的右手突然伸起,凌空虚抓,随即急放下,抓住了野狗道人的右手。紧接着她将自己左手也从血泊中伸起,照样虚空一抓的时候,突然间,漫天鬼气幽魂一起放声大啸,似乎全部陷入了不可抑止的狂怒之中,鬼气森森如铁,刹那间黑气笼罩而来,将小环身躯尽数围住。

法阵之外,三丈之内的树木赫然枯萎,彷彿也忍受不住这无边凶恶戾气。

周一仙大惊失色,手足无措,只见小环大口喘息,几次三番想将左手也放到野狗道人的右手上去,但无尽黑气将她浓浓围住,鬼啸连连,阴风阵阵,彷彿有股大力使她无法按下。而小环面色也越来越是难看,身子颤抖,嘴角渐渐流出血丝来。

眼看着这一场法阵就要玉石俱焚,周一仙大急之下,正欲不顾一切冲过去将小环拉开法阵,虽然不知后果如何,但远离那些鬼魂总是好的。不料他身形还没动,突然一个黑影挡在了他的面前。周一仙大吃一惊,这个时候看去,这个黑衣人彷彿也和周围的鬼魂差不多。

只听那黑衣人沙哑着声音,冷冷道:“要想你孙女活命,你就老老实实站在那里别动。”

说罢,黑影一闪,这个黑衣人已经出现在小环和那个奇异法阵的周围,更不多话,只见他手臂连连挥动,从他手中不停飞出黑乎乎的事物,“拔拔拔”破土而入,插在了法阵四周。

那些事物看去黝黑,似铁非铁,说不清楚是什么事物,但这些东西一旦插入法阵泥土之中后,陡然间法阵内鲜血似受到什么外力影响,奔流速度几乎瞬间快了一倍以上,如沸腾一般。一股红色光芒从法阵之上亮起,笼罩在小环身上。

这层红光似乎对周围鬼怪幽魂特别有用,一时之间,幽魂纷纷退避,在红光笼罩之下,小环面色迅速恢复正常,伸在半空之中的左手立刻按下,抓住了野狗道人的左手。

就在小环握住野狗手臂的那一刻,只听轻微一声爆裂声音,一股暗红光从野狗道人手掌开始,如闪电般向下延伸,转眼遍布野狗道人全身,紧接着,野狗道人全身一起亮了一亮,片刻之后,又再度暗了下去,恢复了正常。

那一刻,小环勉力睁开眼睛,紧紧盯着面前,野狗道人的头颅,忽地歪了一下,竟是缓缓出了一口气来。

小环大喜,精神一松,眼前忽然一黑,人已昏了过去了。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