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二集 第六章 鬼道

2013年2月20日 更新

夜色深深。

已经进了鬼门关却又被侥幸拉回来的野狗道人,此刻身上的几处伤口都已经被包扎好了。看他样子仍然还是一脸虚弱,但躺在地面之上,呼吸微弱却平缓,暂时已经没有性命之忧了。

而救了野狗道人的小环,此刻也一样是昏睡不醒,但她只是耗力过度,并无大碍,这一点在在场另两个清醒的人心中都明白,倒也没有太多担心。

对于周一仙来说,他此刻所关心的,或者说有所戒备的,反而是刚刚出手救了小环的这个神秘男子。此刻,他已经认出了这个神秘黑衣人他并不陌生,在不久之前他也曾经见过,就是在青云山脚下的河阳城内,那个义庄之中的神秘男子,不想今日竟然又遇见了此人。

周一仙坐在孙女小环身边,目光不时飘向那个负手而立的黑色身影。以他的阅历眼光,自然是知道这个人在鬼道这旁门异术之上的修行非同小可,只是当日似乎是敌非友,不想今日黑衣人竟然会出手相救小环。上次相遇时幸好有鬼厉援手,周一仙三人方才逃脱,此时这般情况,虽然这黑衣人来意不明,但自己这边三人性命,却真是握在他一念之间了。

周一仙在这里心中暗自寻思,那黑衣人,也就是一路暗中追踪鬼厉南下的鬼先生,看似成竹在胸站在一旁,殊不知心内也颇为踌躇。此番出手救人,实在是大违他平日作风,只是他所修行的鬼道之术,从来都是世人眼中诡异恶毒之邪术,在道、佛、魔三大真法派系与南疆巫法之外,独树一帜。然而,按世俗来说,便是向来名声极差的魔教,其实也是看不起鬼道的,多少年来,鬼道中人几乎都是在黑暗中悄然延续,鬼先生能得到魔教鬼王宗宗主鬼王礼遇,是一个异数,也是另有原因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起源神秘莫测的鬼道虽然延续至今,但人丁单薄之极,谁也说不清楚什么时候便断了香火。想想也是,正常人的话,只怕根本没有多少人会想到修行这种整日里与阴森鬼界打交道的诡异术法。

鬼先生修行多年,道行之高放眼天下,都是一等一的人物,在鬼道一脉之中,更是无人可及。他向来心性刚硬,这也是修行鬼道异术的结果,不料这一夜突然看到小环以年幼之龄,竟然施展出鬼道之中极高深的收魂奇术,这一惊非同小可,一来震惊于小环这看去年轻秀美的女子,在鬼道一脉之上,看去竟似乎有不可思议的极高天赋;二来更震惊的是,这收魂奇术虽然乃是鬼道密法,但却早已失传多年,便是他这个鬼道异术的大宗师、大行家,也是不知道的,但小环竟然使了出来,如何不让他惊心动魄?

当小环强行收魂时候,虽然鬼先生不懂收魂奇术,但他于鬼道上是何等造诣,本身眼光更是独到,一眼便看出小环虽天赋异禀,但毕竟太过强求,果然不过一会儿,小环虽然出乎他意料之外的竟然能够在无数幽魂中抓到野狗道人的魂魄,但已然激怒无数冤魂戾气,被鬼气反噬。眼看就要丧命的时候,不知怎么,鬼先生竟是无法坐视不理,终于还是出手相救。

他虽然不会收魂奇术,但对付这些普通幽魂,却是绰绰有余,一旦出手,立刻便催持法阵护住小环,也让小环这收魂异术大功告成。然而事过之后,他却有些犹豫起来,不知接下来如何才好。

场中的气氛,一时便是这么尴尬,直到良久之后,小环身子一动,好不容易醒了过来,口中轻轻叫了一声:“爷爷。”然后睁开了眼睛。

周一仙大喜,连忙将小环扶起。小环脸色疲惫,身体无力,但看去并无大碍,定了定神之后,她立刻转头去看野狗道人,只见野狗躺在地上,伤势虽重但呼吸平缓,显然已是当真活转了过来,小环这才露出笑容。

她目光转回,这才发现周围多了一个黑衣人,不禁怔了一下,随即她也认了出来,此人依稀便是当日在河阳城中的那个神秘黑衣人,不禁身子一缩,惊道:“爷爷,他,他怎么也在这里?”

周一仙扶着小环站了起来,低声道:“我也不知道他怎么突然来到此处,不过刚才你施法紧要关头,却是他出手相救,这才让你和野狗转危为安。”

小环听周一仙这么一说,登时也想了起来,自己施法到最后关头,毕竟修行不够而被幽魂反噬,眼看要落得一个万鬼噬心的下场时,手中阵法却突然法力大盛,将身畔所有幽魂都驱赶而去,如此大法方成,看来竟都是这神秘黑衣人所救的。

想到此处,小环向鬼先生处慢慢点了点头,道:“多谢这位前辈了。”

鬼先生似乎对小环的谢意视若无睹,只是突然寒声反问道:“小姑娘,我有几件事,要问你一下,希望你如实答我。”

小环一怔,同时感觉周一仙扶着她身子的手轻轻扯了她一下,不觉犹豫片刻,终于还是道:“前辈有什么话,尽管问吧!”

鬼先生点了点头,道:“鬼道之术向来秘而不宣,你从哪里修习了这种鬼道术法?”

小环呆了一下,道:“鬼道,什么鬼道?”

身后周一仙暗自叹气,前方那鬼先生却是吃了一惊,但看小环脸上惊讶神色,不似做伪,她似乎真的不知道这乃是所谓鬼道术法。

沉默片刻之后,鬼先生道:“你刚才所施展的收魂术法,其实便是鬼道中极精深的妙法奇术,你不知道么?”

小环怔怔摇头,道:“我、我不知晓的啊!”

鬼先生立刻追问道:“那你是从何人处修习了这收魂术?”

小环摇头道:“没人教我。”

鬼先生为之一怔,只听小环接着道:“这个收魂术是我小时候调皮,在爷爷旧宅之中胡乱玩耍,失足掉进一口枯井,从井壁上发现记载这些术法的。我当时年纪还小,胡乱学了,这么多年来也只用过一次而已。怎么,前辈你对这个法术很感兴趣么?”

鬼先生默然无语,良久之后,却是长叹了一声,听他声音中颇为苍凉,却是一股萧索之意。

小环与周一仙对望一眼,都不知这黑衣人为何突然变得心绪低沉起来。

过了片刻,忽听鬼先生在前边沙哑着声音叫了一声:“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周一仙眉头一皱,小环已经答了出来,道:“我叫小环。”

鬼先生点了点头,道:“我有些话想单独与你说一下,你可以走过来么?”

周一仙眉头大皱,显然不愿意小环和这个一身鬼气森森的家伙待在一起。

倒是小环没想那么许多,念及此人刚才毕竟救了自己一命,便点头道:“好啊!”说罢,也不顾周一仙暗中阻止,走了过去。

鬼先生看着小环走到跟前,缓缓点头,似乎对这个年轻女子颇为赞许,待小环走近,他慢慢地,似乎在说话的时候心里也在仔细斟酌着什么,低声道:“你可愿意修行这鬼道法术么?”

小环一怔,一时说不出话来,但看鬼先生黑纱蒙面的后面,一双眼睛目光炯炯,显然并非开玩笑,不觉有些犹豫迟疑起来。

鬼先生何等的阅历,仔细看小环的脸色表情,便将她心思猜了八九,当下也不逼她,只道:“刚才你施法时候,面对无数幽魂,你心中是何感觉?”

小环脸上一红,随即又有些发白,低声道:“我、我有些害怕。”

鬼先生淡淡道:“你害怕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世人无知,多畏惧鬼怪精魂,却不知鬼魂之说,只是人死之后往生之前的一种罢了。人所惧怕之处,多半乃自心魔而已。”

他一指小环,道:“拿你来说,刚才施法时你心有畏惧,虽然仍能施法,但眼前必然有无数幻象,种种狰狞凶暴画面吧?”

小环连连点头,道:“是。”

鬼先生哼了一声,道:“其实所谓鬼道,最要紧处便是控制心魔,你处之泰然,一切幽魂精怪便不能动你心志。而且你仔细想去,那些幽魂之所以发怒反噬,看去十分可恶强暴,殊不知他们正如这世间无数人一般,看到一旦有活命逃生、回返阳寿的机会,如何能不为之疯狂?”

他负手冷笑道:“世间之人,指摘鬼物凶厉,却不知自己也是一样,岂不可笑?”

小环面上若有所思,缓缓点头。

鬼先生又道:“我知道你心思,厌恶鬼道名声,但你刚才却是用鬼道异术,救了那只野狗一命,可见鬼道也并非一无是处。我今日是看你于鬼道一途上竟有百年难见之异禀,实在不忍错过,所以有心教你。”说到这里,他淡淡一笑,道:“至于将来如何,便是你发现我行为多恶,要杀了我,也无所谓的。我们鬼道中人,对这些俗礼本就看的狗屁不通一样。”

小环吓了一跳,退开一步。

鬼先生沉默了片刻,目光又在小环面上看了看,只见小环面上十分犹豫,清秀容颜中不时皱起眉头。鬼先生也不多话,伸手从怀中拿出一本半指宽厚的黑色无字封皮书卷丢给小环,小环下意识接住,愕然向他看去。

鬼先生淡淡道:“这书中所记的,乃是我半生修行鬼道的一些领悟,其中诸多法门炼器之法,我自信天下更无相提并论之人。你学也好,不学也好,尽在你自己了。”说罢,他转过身子,就欲离开。

小环看着他的背影,下意识喊了一声,道:“前辈,等等。”

鬼先生身子一顿,停了下来,道:“怎么?”

小环却是窒了一下,半晌方道:“我、我还不知道前辈你的名号啊?”

鬼先生背对身子,一动不动,过了许久方淡淡道:“我传你术法,又不是要你记住我,你好自为之吧!”

说罢,他起身又欲前行,小环面色一急,忽地大声道:“这、这……你救我一命,又传我道术,我总得、总得叫你一声师父吧?”

鬼先生身子大震,彷彿身后那个年轻清秀的女子这一声话,比五雷轰顶对他来说,还要来得激烈。只是他毕竟修行极深,很快恢复了平静,慢慢转过身来,黑纱蒙面,谁也看不到他的脸色,但从他闪闪发亮的一双眼睛中,任谁也看得出,他此刻不平常的心情。

“你叫我师父?”

小环脸上一红,反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呐呐道:“这个……这个是我自己想的,如果,如果前辈你不愿意的话,我……”

鬼先生忽然截道:“好了,不要说了。”

小环一怔,抬头望去,只见鬼先生深深向小环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再次伸手到怀中取了一些事物,递到小环跟前,道:“看在你唤了我一声师父分上,这个就送予你了吧!”

小环低头看去,只见是一叠七个黝黑三角片状的东西,每个寸半大小,边缘光滑,材质看不出来,似铁非铁。小环犹豫了一下,看了看鬼先生,见他眼色颇为缓和,便伸手接了过来。仔细看去,只见这些三角片在顶端有个小孔,孔中系着暗红丝绳绑在一起。每一块三角片上,正反两面都有不一样的暗红色神秘图案,有的似烈焰焚烧,有的似猛兽嘶吼,俱不相同。接到手中,只觉得触手冰寒,同时暗含着一股淡淡血腥之气。

身后周一仙眼尖,一眼便看出这些三角片正是刚才鬼先生救小环时所用之物。

鬼先生淡淡道:“这东西名唤‘血玉骨片’,乃是鬼道一门之中的至宝,有激发鬼道异法之奇效,原本五层的道行,有了这法宝,至少也能发挥到七层,天赋好一些的话,更能激发出十层功效。”

小环又惊又喜,连连点头,周一仙却是在远处大摇其头。

鬼先生凝视小环良久,忽地摇头叹了口气,低声道:“我和你算上今晚,不过见过两面而已,竟然……罢了,也是命数吧!他日你修行有成,若有机缘的话……”他仰首看天,道:“你帮我救一个人吧!”

小环一怔,道:“救人,谁啊?”

鬼先生默然摇头,似苦笑了一声,道:“将来再说好了。”

说着,他霍然转身,似乎再也不想停留,黑色身影如鬼魅一般,瞬间射出,转眼就消失在密林阴影之中。小环呼叫不及,刚张开口就看不见那个黑色身影了。不知怎么,那个黑衣人竟给她一种淡淡亲切的感觉,小环叹了口气,将手中那串血玉骨片紧紧握在手心。

旁边周一仙哼了一声,走了上来,将小环手中的血玉骨片拿来仔细看了看,一面一面翻了过去,小环有些不解,道:“爷爷,怎么了?”

周一仙冷笑道:“你拜的好师父,你知道这东西什么做的么?”

小环一怔,道:“是什么东西?”

周一仙道:“这鬼物乃是用至阴之人之颅骨碎片炼化而成,其中不知还加了多少生人魂魄,才有这等功效。”

小环呆了一下,接过一看,却怎么也看不出来这是人骨,倒更像是玉石一类,不由得白了周一仙一眼,道:“爷爷,是不是真的啊!这哪里像人的骨头了?”

周一仙登时气坏了,道:“你找了那个像鬼不像人的家伙做师父,便不信我了么?”

小环吐了吐舌头,将血玉骨片收到怀里,笑道:“好了,爷爷,反正将来我用这东西只做好事,不做坏事,不就行了?”

周一仙哼了一声,转身走去,口中兀自道:“信你才怪。”

小环嘿嘿一笑,娇媚无限,跟了上去。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