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三集 第二章 决定

2013年2月20日 更新

    南疆,十万大山。

    在鬼厉与金瓶儿曾经穿越过的那片广袤的黑森林前方,此刻赫然站立着十几个人,这其中大多数乃是南疆焚香谷中以李洵为首的精英弟子,其中只有两个外人,那便是青云门的陆雪琪和曾书书。至于早先和陆雪琪曾书书在一起的文敏,却意外的不见踪影。

    这一行人中,许多人脸上都微有疲倦之色,显然他们虽然是修道中人,但深入十万大山这凶险诡异之地,对他们来说仍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只有为首李洵、陆雪琪、曾书书等人,道行深厚,面色如常。

    只是此时此刻,望着前方那一片黑沉沉诡异森林,却是谁也高兴不起来的。

    在这片黑色森林上空,剧毒瘴气很明显升腾不已,显然无法从上空越去,而黑森林范围广袤,也无法轻易绕开,加上一路担任向导的李洵已经很明白的说了,按照南疆族民的传说,兽妖的巢穴就在这片黑森林之后的镇魔古洞之中。

    这片森林,看来已经是非走不可了!

    天琊神剑散发着淡蓝色的光辉,轻柔地在陆雪琪手边闪烁着,映衬着她雪白而略显孤单的身影。文敏不在,她非但很少与李洵等焚香谷弟子说话,便是同为青云门下的曾书书,她也很少理会。这一路行来,穷山恶水毒虫猛兽,这些在在让人惊惧的事物对她而言,往往只是视而不见又或是剑下亡魂而已。谁也不知道,她内心深处到底想着什么?

    李洵不知道,曾书书也不知道,而此刻李洵却是向曾书书咳嗽了一声,低声问道:“那个曾师兄,请问那位陆师妹她整日沉默不语的,在想什么啊?”

    曾书书一怔,随即苦笑道:“李师兄,我看你也是问错人了啊。”

    李洵看了他一眼,半晌之后摇了摇头,也不禁苦笑出来。

    此刻众人正是在一天劳累之后,眼看要进入黑森林前的休息时候,陆雪琪单独一人,远远站在一块岩石边,眺望远山,在她身后,不时有许多目光,有意无意的在那个清丽背影间流连。

    李洵与曾书书站在一旁,沉吟了一下,正色道:“曾师兄,我们还是请陆师妹过来,好好商议一下接下来如何行动,可好?”

    曾书书点了点头,道:“也对。”当下转过身,走到陆雪琪身边向她低声说了两句,陆雪琪面无表情,听曾书书说完,向李洵这里看了一眼,李洵微感尴尬,干笑了一下。

    不多时,陆雪琪终于还是和曾书书一块走了回来,李洵咳嗽一声,道:“是这样,两位,穿过这片黑色森林之后,便离兽妖巢穴不远了。我们”

    “李师兄!”突然,陆雪琪叫了李洵一下,打断了他的话。

    李洵一怔,自从进入十万大山之后,可以说这是陆雪琪第一次主动与他说话,讶道:“什么?”

    陆雪琪看着他,目光中隐隐有光芒闪烁,道:“这几日下来,我有一事始终不解,想请教李师兄。”

    李洵点了点头,道:“陆师妹请说。”

    陆雪琪似乎并没有因为李洵的客气而面色稍和,一般是冷冰冰淡淡地道:“过往时候,我等从焚香谷这里听到的消息,都是说这十万大山中乃是凶险恶地,便是你们也少有进入,但不知怎么,此番前来,似乎李师兄你对这里倒是十分熟悉的,莫非你们以前来过么?还有,兽神的踪迹诡秘非常,巢穴之隐秘更是不在话下,怎么焚香谷居然消息如此灵通,能够知道这些呢?”

    李洵神色不变,面对陆雪琪的质问,似乎早就胸有成竹,微笑道:“陆师妹,我早就已经对你们说过了,以前我们焚香谷对十万大山这里的确没有在意,但兽妖浩劫一出,我们当然会注意此处的。至于兽妖巢穴,也是我们门下弟子追踪兽妖残部发现的,为此可是牺牲了不少我门下精英呢。”

    曾书书与陆雪琪同时都皱了皱眉,显然都对李洵这一番空洞敷衍的话不是很相信,但看他说的理直气壮,却又似乎不能直接反驳,只好都沉默不语。李洵笑了笑,看了他二人一眼,道:“说到这里,我又想了起来,怎么贵派那位文敏文师姐,在我们将要进十万大山的时候,又突然赶回了青云山呢?”

    曾书书一怔,不禁看了旁边的陆雪琪一眼,随即微笑道:“这个我们不是也早告诉李师兄了么,文敏师姐乃是临时有事,这才不得已赶回去的。”

    旁边的陆雪琪微微垂下眼帘,没有说话。文敏之所以临时赶回青云山,其中原因就连曾书书也不甚了了的,其实说到底,自然也是为了当日在焚香谷山河殿上,云易岚突然冒出的那一句关于诛仙剑损毁的问话。

    曾书书并不知晓实情,也就当作玩笑忘却了,但陆雪琪与文敏商量之后,却是都觉得此事实在非同小可,几番斟酌之下,终于还是决定由文敏急速赶回青云山,向诸位长辈师父禀明此事,也好应变。毕竟,诛仙古剑对于青云门,对于天下正道,它的意义实在太大了。而向来与青云门交好的焚香谷,还有那位谷主云易岚,此番意外的表现,隐隐更有些说不出的意味正在其中,令人不安。

    不过兽神这里一事,也是十分重要,不可放弃,于是商议之后,文敏赶回了青云,陆雪琪则和曾书书留下。不过在陆雪琪等人心头,焚香谷这个门阀,此刻看起来,似乎已经是处处透出着古怪了。

    此刻,李洵已经和曾书书商量了许久,将之后进入黑森林需要注意的许多事项都一一说明,曾书书从中知晓了许多闻所未闻之事,不禁大开眼界,不住点头,与李洵相谈甚欢。

    陆雪琪将那些话听在耳中,不知怎么,微觉厌烦,便站起身重新走到一旁,向着远方眺望而去。远处隐约的山势连绵不觉,高地起伏,偌大的天地苍穹下,冷风呼啸而过。

    谁又知道,在前方会是什么在等待着他们呢?

    ※※※

    青云山,大竹峰。

    这一日清晨,光景尚早,天才蒙蒙亮,大竹峰上众弟子都还未起床,从守静堂那里却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音,片刻之后,竟是田不易一反常态地在清晨穿戴整齐走了出来。

    晨光中,田不易一张圆脸上面色凝重,眉头皱着,看去心事重重的模样。苏茹跟在他的身后,也走了出来。看他们夫妻二人的模样,也不知道究竟是否是早起,亦或是整夜未眠。

    苏茹此刻面上深有忧色,走出守静堂后,她先是向弟子屋舍那里看了一眼,在意料之中的清净无人后,她低声道:“不易,我还是觉得你这么做有些不妥,不如我们再商议商议罢。”

    田不易面沉如水,眉头没有丝毫松开的样子,沉声道:“此事已经不能再拖了,从我们去祖师祠堂回来,这几日之中,道玄师兄的情况越来越坏,昨日从通天峰上传下来的消息,听说他竟然对前去劝他的范长老和萧逸才动手了。”

    苏茹一惊,道:“什么,掌门师兄他怎么会动手的,他们二人怎样,怎么触怒了掌门师兄,受伤了没有?”

    田不易哼了一声,道:“他们还能为了什么,自然是看道玄师兄行径古怪,前去劝告的,听说道玄师兄本来还好好的与他们谈话,但不知怎么突然发怒起来,一掌劈下,登时就将范师兄打的重伤,倒是萧逸才那小子却机警的很,竟然被他逃了过去,反而没事。”

    苏茹怔了一下,皱眉道:“萧逸才居然没事么?”

    田不易负手沉吟了片刻,道:“他向来聪明,而且又跟随道玄师兄多年,多少都比他人更了解的多一些。多半是事先就发现情况不对,所以掌握先机,这才侥幸逃开的。不过也幸亏他机警,这才有时间对范师兄救出来加以疗伤,否则谁也说不好会出什么事?”

    苏茹默然半晌,面上阴晴不定,许久方道:“他、他都变成这样了,你为什么还要去见他?”

    田不易深吸了一口气,道:“别人不知道也就罢了,难道你也不懂我为什么要去见他么?”

    苏茹低声道:“可是,他掌门师兄他此刻心魔入体,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而且他道行如此之高,远胜你我,你此番冒险前去,我只怕,只怕”

    话说到后面,苏茹的声音越发低了,到最后已是难以听见,显然她自己也不愿说出口。田不易叹了口气,回身凝视了苏茹一眼,伸出手轻轻拉住苏茹纤手,柔声道:“你我一世夫妻,我当然知道你担心什么。有你这份心,便是我出了什么事,也不在乎了”

    苏茹眉头一皱,打断了他,嗔道:“你胡说什么!”

    田不易点了点头,沉默片刻,又道:“你是知道的,诛仙古剑的秘密本是青云门最高机密,本只有掌教一人知晓。只是当年蛮荒一战,我、曾叔常等数人跟随万师兄决战万里黄沙,机缘巧合之下得知了这个秘密。后来我们数人就是在祖师祠堂之中,当着青云门历代祖师灵位立下重誓,终此一生,决不泄露这秘密半点。”

    苏茹叹了口气,道:“你怎么又提起这事了,当初我也在场,也同你们一样发誓的,怎么会不记得?”

    田不易森然道:“自青叶祖师留下亲笔诫碑,历代祖师无不再三告诫,诛仙古剑不可轻用。青叶祖师诫碑之中,更明言诛仙剑灵乃无上凶灵,持剑人心志不坚根基不稳,便将堕入魔道。如今道玄师兄这种种异像,岂非正应验了祖师所言!”

    苏茹低下头,默然许久。

    田不易抬头看了看微亮的天空,远方处,清晨的山雾尽头,云雾缭绕的地方,巍峨高耸的通天峰身影若隐若现。

    “这些年来,道玄师兄励精图治,将我们青云一门整顿的好生兴旺,到如今傲视天下,领袖天下正道。”田不易的声音听起来,忽然间多了几分沧桑之意,“我也曾经想过,当年就算当真是万师兄坐了掌教这个位置,只怕也未必能比道玄师兄做的好了。”

    苏茹身子轻轻颤抖了一下,低声叫了一声:“不易”只是后面的话,她却似乎欲言又止。

    田不易负着手,面上神情有些惘然,道:“这许多年间,我虽然还是暗中供奉着万师兄灵位,但对道玄师兄,老实说,我真的越来越佩服,虽然平日里多有口角,但对他为人处事,我却是没话说的,就算是十年前,他用诛仙剑劈老七的时候”

    “不易,别说了!”苏茹突然喊了出来,不知怎么,看着田不易的她,眼眶竟有些红了。

    田不易面上肌肉动了动,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但看去哪有丝毫笑意,只有痛心而已:“世间最明白我心意的人,便是你了。十年前那一战,我、我、”他长叹一声,道,“我是真舍不得老七啊!这一群弟子中,虽然那小子看着最不顺眼,但我终究还是唉!”

    随着他一声长叹,两人都不说话了,直到过了一会,田不易似自嘲一般苦笑了一下,道:“当日事后,我也曾对道玄师兄深怀不满,老七是我养大的,这十数年时光,难道我还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么?有什么事也是我来教他,说不定事情也尚有转圜余地。可是那一剑下去,嘿嘿,老七还没事,先劈死了个碧瑶,这一下倒好,老七不反也得反了。以他那个死心眼的性子,这一生一世,只怕都毁在那一剑之下了。”

    “可是,这几年间,我偶尔自省,回想起此事的时候,也曾想过,若是我在道玄师兄那个位子上,这一剑,我是斩,还是不斩呢?”

    苏茹凝视着丈夫,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无言的轻轻拉住他的手掌,用手轻拍他的掌背,带着一丝安慰。

    田不易淡淡一笑,带着几分无奈,对着苏茹,笑了笑道:“换了我,只怕也终究还是要劈出那一剑的。”

    像是早就知道了这个答案,苏茹默默低头,没有说话。

    田不易也沉默了下去,凝视着远方通天峰的方向。半晌之后,苏茹忽然道:“既然你心意已决,不如我陪你一起去见道玄师兄罢。”

    田不易摇了摇头,道:“你还是不要去了,人多了,反而不好说话。道玄师兄变成今天这个样子,都是为了天下苍生和青云门,我不知道也还罢了,可是我既然知晓其中秘密,便断不能坐视不理,总是要去看看是否还有挽救余地。只希望道玄师兄道行深厚,能从那戾气之中惊醒过来。否则的话”

    他说到这里,声音却嘎然而止,苏茹看着他,忽然间微微一笑,面上忧伤神色顿时消失,换上的是一副心疼心爱的神情,柔声道:“好了,别说了。”

    田不易与她相处日久,二人早已心意相通,此时此刻,田不易凝视苏茹半晌,终究也是再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片刻之后,他转过身去,宽大袖底,开始闪烁出赤红的光芒。

    眼看他那柄赤焰仙剑即将祭出远行,忽然苏茹在他身后,又唤了一声:“不易”那声中语调虽不甚高,但情怀激荡,满腔柔情,竟是都在这短短二字之中了。

    田不易回首,望着妻子,只见苏茹面上尽是不舍之意,眼中隐隐有泪花闪动。半晌之后,田不易忽然展颜微笑,挥了挥手,嘴唇动了一下,却还是没说什么,转身祭出赤焰仙剑,一声呼啸之中,腾空去了。

    那赤红色之光,掠过天际,只插进云雾之中,初时云雾翻涌,纷纷退让,随后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将他的身影渐渐淹没不见了。

    只剩下苏茹一人,怔怔望着天际,也不知站了多久,云鬓之上,也不知何时有了少许清晨露珠,晶莹剔透,如珍珠一般,悄然坠落。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