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三集 第五章 功德

2013年2月21日 更新

    阴风吹的越发猛烈了,刮的鬼厉与金瓶儿两人的衣服猎猎作响。他们站在镇魔古洞的洞穴入口,看着前方渐渐现出巨大而诡异身形的凶灵。

    铜铃一般大小的眼珠,在白气中猛然睁开,隐隐有血红色光芒透出,凶灵巨大的身影笼罩了过来,目光落在了站在身下的那两个凡人。

    “什么人,胆敢来到此地?”

    凶灵的声音猛然响了起来,雄浑震耳,仿佛周围的山壁都为之震动。然而片刻之后,凶灵似乎发现了什么,怔了一下,目光却是转到了站在鬼厉身旁稍微靠后的金瓶儿身上:“又是你?”

    金瓶儿微微一笑,娇媚无限,道:“是啊,就是我,我们又见面了。”

    凶灵怒啸一声,声音远远回荡了出去,仿佛在他身后那个幽深古洞里也远远的回荡着他的啸声:“你为何又来此地,还嫌上次惊扰娘娘神像不够么?”

    金瓶儿心下正自盘算该如何对付这个凶灵,从当日情况看来,这个守护镇魔古洞的凶灵决然是不好对付的。只是她心下思讨,但脸上神色依然还是微笑着,正要说话,却忽然间只听见身旁鬼厉道:“你可是当年追随玲珑巫女深入十万大山之南疆七英雄中的黑虎?”

    金瓶儿愕然,转身向鬼厉看去,却只见鬼厉面色漠然,只是看着那个凶灵巨大的身影。也几乎是在鬼厉问出此话的同时,那个凶灵竟也是不由自主的呆了一下,仿佛“黑虎”这个名字,如一记重拳狠狠击中了他深心某处。

    就算是化身厉鬼凶灵,就算为世间所弃,千万年孤苦守候,却终究还是有那么一些回忆,深藏于心中罢

    “你是谁?”那个凶灵雄浑的声音,似突然嘶哑了一般,与适才出现的情景,完全变了个样子。

    鬼厉望着那个被阴森鬼气环绕的声音,眼中闪烁过复杂难明的光芒,缓缓道:“当年追随玲珑巫女七人之中,最后回去五人,随后建立今日之南疆五族。还剩下二人,则是当年追随玲珑巫女时间最长的两位亲兄弟,黑虎与黑木,却没有回来。古老巫族传说,长兄黑虎忠心勇猛,二弟黑木坚忍执着,我看你对这神像恭谨异常,千万年下坚韧如此,化身凶灵而不悔,便猜你是黑虎了,可对?”

    那凶灵默然许久,目光凝视鬼厉,鬼厉在那凶厉目光之下,却是丝毫没有畏惧之色,正眼与之相望。慢慢的,那凶灵周围的阴白鬼气缓缓开始涌动,那凶灵眼眸之中的血红之色,更是越来越浓,就连本来就阴寒刺骨的这个镇魔古洞入口处,气温仿佛也越发的冷了。

    趴在鬼厉肩头的猴子小灰,似也有些不安,低低叫唤了两声。

    “你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能知道巫族往事?”那凶灵本来原本愤怒的声音似乎突然变了样子,声调中有说不出的冰冷。

    鬼厉却似乎什么也感觉不到,只是看着那个巨大的阴影,道:“世间人多半都是记不得太久之前的事的,只是终究还是会有传说,一点一滴流传下来。”他望着那个凶灵,一字一句地道:“今日之南疆,巫族之后裔,还依然有人记得你们的!”

    那凶灵的眼睛闭上了,许久也不曾睁开。

    金瓶儿站在后边,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看了看那个凶灵,又看了看身旁的鬼厉,这些所谓古老巫族玲珑神像一类的传说,她一点也不知晓,但看那凶灵的反应,显然鬼厉说的竟然都是实情。一直以来,她都以为魔教之中更无人能比她对这十万大山中种种异事知晓的更多了,不料这鬼厉竟仿佛还有隐藏而不为人知的事。

    她望着那个男人的身影,心中微微凛然,目光却似更冷了。

    良久,阴风还在冷冷地吹着。头顶之上,黑云无声翻涌,冷风萧瑟,一片凄凉景色。

    在这一片静默之中,忽地,那凶灵黑虎猛然抬头,仰天长啸,声音凄厉,仿佛有数不清的沧桑往事,尽在这一啸之中。当那啸声还在远山隐隐回荡之时,他已回过头来,隆隆之声,仿佛正是情怀激荡,却又终究是压抑了下去。

    “多谢!”

    那凶灵凝视鬼厉许久,忽地微微低头,这般说道。

    鬼厉面无表情,慢慢向后退了半步,合眼微欠身,算是还了礼。

    凶灵点了点头,声调已经渐渐平静下来,道:“想不到这世间竟然还有人记得娘娘与我们,嘿,不过我们当初追随巫女娘娘深入这十万大山的时候,又哪里想到过什么千古流芳?”

    他的眼神,慢慢转到了镇魔古洞洞口处,那尊伫立的玲珑巫女神像之上,他的眼神,也瞬间变得温和起来,就连说话的声音,似乎也轻了许多:“不过你们来到这里,想必不是特意前来对我这个人不是人、鬼不似鬼的东西说这几句话的罢?”

    鬼厉默然片刻,道:“是,我来此之前,虽然也曾听闻过玲珑巫女与你们七人的传说,但并不知晓你现下的情形,也不知晓你会在这里”他抬头,望向凶灵,缓缓地道:“我来这里,是为了这个洞穴之中的那个兽神。”

    巨大的身影震了一震,那个名字竟仿佛连这个凶灵也为之感到畏惧。

    只是,凶灵的目光并没有传过来,还是停留在那尊神像之上,道:“你们找他做什么?”

    鬼厉淡淡道:“我们要找到他,然后杀了他。”

    那凶灵猛然回头,盯着鬼厉,慢慢道:“就凭你们二人?”

    鬼厉缓缓点头,道:“是。”

    凶灵周身的白色鬼气转动的速度似乎突然快了起来,看上去他的身影也有些模糊了,半晌,只听他冷冷说道:“不错,兽神的确就在这镇魔古洞之中。”

    金瓶儿身子一震,脸上忍不住掠过一丝喜色。鬼厉却没有多少欣喜的表情,还是望着那个凶灵。

    那凶灵也正看着他,忽然道:“我看你的衣着服饰,应该不是南疆土人,当是中土所来罢?”

    鬼厉点了点头,道:“正是。”

    凶灵沉吟片刻,阴森鬼气之中,仿佛见他神情变化不定,道:“你可知道,我为何守护此洞口之前?”

    鬼厉道:“不知。”

    凶灵道:“我自然是为了守护娘娘神像,但除此之外,我在此守卫,一来是不容外力复活此妖孽,二来也不欲无知之人进入送死,你可明白?”

    鬼厉点了点头。

    那凶灵惨然一笑,道:“可是我终究还是辜负了当年娘娘重托,被被那个畜生所骗,铸成大错,妖孽复生,天下生灵涂炭”话说到后边,他的声音也渐渐低了下去,随后,凶灵似定了定神,又道,“我本已绝望,想来世间更无人可以阻挡这妖孽祸害苍生,不料前一段日子,他竟然是重伤而回,中土人杰地灵,竟然还有高人可以重创于他,实在大出我意料之外。”

    鬼厉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忽地冷笑了一声,道:“你也不必太在意,兽神虽然败了,但击败他的人,也未必便好的到哪里去!”

    凶灵微微一怔,不知鬼厉此言是何含义,但此刻也懒得深究,道:“能除去此妖孽,自然最好,我有此心不下数千年了,只恨纵然他当日尚未苏醒之日,我也一样奈何不得他。你们来自中土,或许能做到也未可知。若当真成功”那凶灵周身鬼气霍然一收,瞪大了巨眼,大声道:“我当替娘娘在此谢过你们!”

    说罢,他缓缓移动身子,让开了一条道路,露出了他身后那幽深而不见底的古洞。

    鬼厉向那洞穴深处凝视一眼,转过眼去,向那凶灵深深看了一眼。那凶灵也正凝视着他。

    鬼厉缓缓点头,也不再多说什么,慢慢走了进去。路过凶灵身边的时候,趴在他肩头的猴子小灰忽然抬起头,有些好奇的向着凶灵那个巨大的身躯看去,三只眼睛一眨不眨。

    那个凶灵忽然对着鬼厉的背影大声道:“还有一件事,你要担心。当日兽神并非单独一人回来,除了他身旁恶兽饕餮之外,还有一只妖孽,道行极高,你千万小心。”

    鬼厉脚步停顿了一下,道:“据我所知,他手下十三妖兽,都已经全军覆没了。”

    那凶灵摇头道:“不是那十三妖兽之一,在此之前,连我也从未见过那只妖孽,你一定要小心。”

    鬼厉缓缓点头,向着古洞深处继续走了下去。

    随后,金瓶儿也慢慢跟了上来,两人一猴的身影,慢慢的溶入黑暗之中,在阴影深处摇晃着前行,缓缓的,却终于是再也看不见了。

    那个凶灵的身躯鬼气,也渐渐模糊起来,但他的巨大眼睛,却一直盯着那个洞穴深处的黑暗,忽地,他向着那最深黑暗之地,发出了一声如惊雷一般的巨吼,那狂呼如洪涛排山倒海一般轰然而出,甚至连那凛冽阴风竟也为之倒流而回,坚硬之极的岩壁轰然作响,如天崩地裂!

    那一片狂啸声中,凶灵巨大的身躯,缓缓隐没于黑暗里

    只是,在凶灵消失的同时,他却并没有注意到在镇魔古洞之外,那尊神像的背后,隐隐闪现出一个黑色的人影,正是当日策动南疆五族内乱,抢回了五族圣器将兽神复生的黑木。

    黑色而宽大的长袍如往日一样,笼罩住了黑木的全身,散发着阴冷之气,只是他的眼眸之中,却是闪烁着极其复杂的目光,望着那镇魔古洞的深处。当那个凶灵也是他曾经的大哥消失之后,他才慢慢收回了眼神,重新的,却是落在他身旁那尊玲珑巫女的神像之上。

    瑟瑟阴风里,他似也在低语:“娘娘”

    与此同时,镇魔古洞所在的焦黑山峰远处,那片广袤的黑森林下,慢慢走出了一队十几人的队伍,当先一人,却是身着白衣若雪,容颜绝美的女子,手中一柄蓝色天琊仙剑,面若清霜,眼中却似有几分说不出的哀愁与沧桑,默默的,向这远处焦黑色的山峰眺望

    ※※※

    中土,河阳城外三十里。

    大道之上,过了这么久,逃难的难民们大都已经回到了南方家乡,此处位于青云山脚下不远的地方,却还是不时能够看到有衣裳褴褛的百姓艰难跋涉。不过其间已经多了些来往的小商小贩,比起数月之前那场浩劫发生的时候,已经好了不知道多少了。

    “仙人指点,看你半生命数啊”忽地,一声响亮吆喝在大路上响了起来,打破了这里的沉默,显得十分刺耳。

    “财运、官运,姻缘、行踪;风水、面相,测字、摸骨,无所不精,无所不通,来来来,一位只需五两银子啊,便宜了啊”

    周一仙手持“仙人指路”之招牌竹竿,迈着大步走了过来,一路吆喝,路人无不侧目。

    跟在他后面的野狗道人没有说话,和往常一样拎着全部的行礼,倒是在他背后的小环似乎是怔了一下,从一路过来一直细细观看的手中一本黑皮无字封面的书上抬起头来,有些愕然道:“爷爷,你刚才说什么,几两银子一位?”

    周一仙回过头,呵呵一笑,道骨仙风的如天降仙人一般,伸出了五个手指头,郑重其事道:“五两银子。”

    小环眉头皱起,道:“可是昨天你才叫的是三两银子啊。还有,这几天你到底怎么了,三日前我们还是好好的和往日一样,每位看相的客人收五钱银子,可是你倒好,这几日你蹦着跳着往上涨,五钱涨到了一两,过了一日变成了二两,前一天就成了三两,今天倒好,你干脆直接叫了五两了”

    小环走到周一仙身边,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周一仙一番,周一仙被她看的有些发毛,退后了一步干咳一声,道:“你个小丫头又看什么?”

    小环不去理会他,伸手却是探向周一仙的额头,周一仙吓了一跳,又退了一步让了过去,道:“你神神道道的做什么?”

    小环“呸”了一声,道:“你才是神神道道的呢。我是看你有没有发热,脑子烧糊涂了!”说着,她转头向跟在身后的野狗道人问道,“道长,你说我爷爷他最近是不是有些糊涂了啊?”

    因为此时正是白日,野狗道人同往常一样脸上围着布条,但两只眼睛闪闪发光,十分明亮,此刻被小环一看,呵呵笑了两声,然后立刻点头道:“他,呃,我是说前辈年纪大了,难免有些”

    “放屁!”

    周一仙在前边跳了起来,大怒。

    小环白了他一眼,道:“爷爷,你那么激动做什么,我就觉得道长说的很有道理,看你这几天那个样子,只怕还真的有些老糊涂了。”

    周一仙似乎特别听不得“老糊涂”三字,更是恼怒,怒道:“你们两个家伙知道什么,你们才多少年纪,知道多少人情世故,我这还不是”

    小环抢道:“是么,那你倒说说看,你为什么拼命涨价?”

    周一仙哼了一声,手中仙人指路竹竿一挥,向着周围稀稀拉拉那些行人指了一下,道:“你们看看这些人,还有我们一路过来遇到的那些人,是不是都是逃难的人?”

    小环点了点头,道:“不错,大家都是啊,包括我们也是。”

    周一仙窒了一下,老脸微微一红,随即当作没听到的样子。小环又道:“既然他们都是逃难的人,离乡背井的,我看根本就没有几个人想着看相这回事,我本来还想着是不是该减价才对,可是爷爷你倒好,拼命的抬价。”

    周一仙双手一背,将竹竿置于身后,冷笑道:“照你们这么说,我倒是错了,可是你看这几日,找我们看相的人是少了还是多了?”

    小环怔了一下,皱了皱眉,野狗道人却在旁边插了口,道:“说起来,似乎这几日看相的人的确多了一些啊。”

    周一仙又是哼了一声,面上有得意之色,对小环道:“你小小年纪,能知道什么?我告诉你罢,本来说大难之下,人人背井离乡,是未必有看相之意的。但此番则大为不同,浩劫之大,万年罕见,天下苍生涂炭,人人自危,谁也不知明日是否还能活着?在此异像之下,有我这仙人般为他们指点迷津,岂非是人人趋之若骛?”

    小环低头沉思,良久之后,缓缓摇头叹息,面上却有一丝惘然。

    野狗道人却是还有些迷惑,忍不住道:“那你为什么一直提高看向价码呢?”

    周一仙怪眼一番,道:“这等高深学问,我岂能教你!”

    野狗道人碰了个钉子,呐呐缩了回来,却只听身旁小环叹了口气,道:“这个我现在多少明白一点了。”

    野狗道人与周一仙都是吃了一惊,周一仙道:“哦,你倒说说看?”

    小环耸了耸肩膀,淡淡道:“不外乎是你料到天下人人心惶惶,对自身性命都顾之不及,又有多少人怜惜身外财物?相反,你银两提的越高,寻常百姓反以为此人道行高深,不同凡响罢这些我本来都是不信的,本想此等小伎俩,便是白痴也看的出来了,不料、不料竟还有这许多人看不出的。”

    周一仙摇了摇头,道:“你错了,小环。”

    小环愕然,道:“什么?”

    周一仙道:“你前面说得都对,只是最后一句,却并非他们这些人看不出,只是他们自己看不开罢了。”

    野狗道人在一旁听得糊涂,道:“什么看不开?”

    周一仙向着周围那些蹒跚行走的人们看了一眼,道:“天下苍生,又岂能尽是愚钝之辈,只是生死关头,却不知有多少人不肯相信自己,宁愿听听旁人安慰也好。我为他们指点迷津,所言所语,多半都是谈及日后半生,将比今日之处境好上许多。有此言在,他们付出银两,便也安心了。”

    小环忽然道:“爷爷,你是真的从相术上说的,还是对他们胡乱说的?”

    周一仙微微一笑,道:“我是胡乱说的。”

    小环与野狗道人对望一眼,一时都说不出话来。

    周一仙仰首望天,看着那悠悠苍穹,注视许久,悠然道:“如此浩劫,可一却不可二,否则天道亦不容之。”

    说到这里,他回头笑道,“既然如此,这将来日子自然是要比现在不知生死的日子要好上太多了,我也不算说谎骗人的罢。相反,老夫一路过来,安慰劝告了无数颠簸流离的百姓,更不知有多少人在老夫一番话下,重诞生机,死灰复燃,此番功德,又岂是那些和尚道士整日缩在寺庙之中颂经念佛可以做到的?”

    他伸手拍了拍小环的头,一脸仙气正义凛然,大有老夫悲天悯人救世之情怀,独下地狱挽救苍生之悲壮,便是收了这许多白花花的银子,也是大义之所在,不收不足以救人、收了更是大慈大悲之所为的正气沧桑,叹息道:

    “人生,真是寂寞啊”

    一时悄无人声,四下竟是一片静默。

    周一仙皱了皱眉,将眼光从高高在上的天际苍穹收了回来,低头向四周看了看

    “喂,你们两个走那么快干什么”

  • 889917:

    太不要脸了

    回复
  • 爱米:

    正经的不写,无聊的一大堆。天天说鬼厉,搞不懂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