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三集 第八章 情伤

2013年2月21日 更新

    诡异的气息,伴随着热浪一波一波在这个空阔的空间中回荡着,那只火龙张牙舞爪,容貌狰狞,但并没有继续膨胀,似乎目前这个样子已经是它的极限。饶是如此,在那炽炎之下,连坚硬的地表都开始有了龟裂的痕迹,反倒是那个看似破旧古拙的火盆,反而安然无恙。

    火光熊熊,倒映在兽神眼眸之中,仿佛他的双眼里也在燃烧。

    火焰的那一头,那个女子的声音却淡淡笑了一声,道:“你的法力是真的不行了,还是说要故意骗我的?虽然说这法阵并无玄火鉴催动,当初在你复生之时又受到毁坏,但威力也绝不止就这一点。”

    兽神那英俊的脸庞上没有什么波动,平静地道:“你既然如此提防我,我就有些搞不清楚了,为什么你偏偏又要来救我?”

    那女子声音哼了一声,道:“我不是早就和你说过了么,一来我是为了这古巫族传下的奇阵,另一个便是我看焚香谷那装模做样的云老头不顺眼。”

    兽神微微一笑,似乎并不把那女子的话放在心上,道:“云易岚虽然背约,但说来我也并未曾当真相信过他,当日若是我胜了青云山那一战,他必定不敢若此。落井下石,岂非正是多数人之所为?”

    那女子道:“只可惜他还是不知道,你与我是不一样的,是杀不死的。”

    兽神的目光深邃,慢慢凝视着火光背后的那片黑暗,熊熊火焰,却似乎还是照不进那处地方。

    “你又怎么知道,我是杀不死的呢,若是我现在告诉你,我已经是可以被杀的了,你又会怎么想?”

    他盯着黑暗处,嘴角却似还有淡淡笑容,仿佛带着几分挑衅,又似有几分诱惑一般,缓缓地道。

    那女子突然不说话了,整个山洞里,似乎只剩下火焰燃烧时的声音,但不知怎么,却似乎比原来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更加的死寂一片。

    也不知过了多久,兽神忽然道:“我们相识到今日,已有多少年了?”

    过了许久,那女子淡淡道:“记不得了,当年我得道之日不久,便误闯误撞来到了这里,说起来,你当初倒是为何对我另眼相看?”

    兽神笑了笑,慢慢低下了头,脸上疲倦之色仿佛更加浓了,道:“我那时虽然不是人,却也是受不了寂寞的。”

    那女子又是一阵沉默,仿佛也有些吃惊,过了半晌道:“你今日怎么看起来的确有些不一样了?以前你从来不会说这种话的。”

    兽神肩膀颤抖了一下,发出了两声剧烈的咳嗽声,但脸上依然还是带着淡淡的微笑,似乎在他的眼中,什么都是不在乎的:“你见过快死的人,能和平常一样吗?”

    那女子几乎是立刻接着道:“但你不是人!”

    “你怎知我不是人?”

    火盆中的火焰,忽地拔高,似火龙无声的一记咆哮,然后缓缓落下,周围八幅神秘的凶神图案也缓缓落了下去,光芒黯淡,渐渐消失在黑暗中。火龙逐渐融入了火焰中,化作了普通的火光,周围一一暗了下来,只有火盆周围,还有些光亮。

    “你对自己做了什么?”那女子许久之后,轻声问道。

    兽神没有回答,也没有说话,他看去仿佛越来越是疲倦,慢慢举起了手。火光中,他的右手手腕上,皮肤仿佛都失去了光泽般灰暗,隐隐的,还有一条暗红色的气脉隐藏在手腕肌肉里面。

    兽神看了那条气脉片刻,摇了摇头,轻轻用手在手腕上划了一下,片刻之后,手腕上缓缓现出了一道口子,然后慢慢溢出了一滴血。

    鲜血!

    红色的鲜血!

    “怎么可能”黑暗中的那个女子似乎太过惊讶,竟连话都说不下去了,半晌之后,她才似回过神来,愕然道:“你你竟然变成人了!”

    兽神没有说话,只是微笑,那样沉默的笑容,没有人知道,究竟是苦笑,还是欣慰的笑。

    “难怪,我心里一直都在奇怪着,你本是禀天地戾气所生,本当是不死不灭之所在,怎的会在青云山头诛仙剑下,受此大创。原来你竟是不知什么时候,变做了你向来讨厌的人了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女子不知道是觉得太过荒诞,又或是难以自制,竟是笑了出来。

    兽神的目光,凝视着自己手腕上那点滴红色的鲜血,眼中闪烁的却是难以言语的复杂情感,似欢喜,似悲伤。

    “我从来都没有,讨厌过人啊”他疲倦的微笑着,“我能到这世间,有我神志明识,不也是人之所为么。”

    那女子一怔,道:“你说什么?”

    兽神缓缓抬头,望向那火盆中燃烧的火焰,他的声音,在这黑暗与光明交替闪烁的地方,仿佛又回到了过往悠悠的岁月里。

    “我第一次有意识的时候,见到的就是她了,那个时候我甚至还未有身体,只是在恍惚之间,那个女子仿佛注视着我。只是随着时间流逝,我渐渐成形,终于也知道了原来她是一个人类,是巫族那一代的巫女,名字叫做玲珑。”

    饕餮在兽神的身旁,低低吼叫了一声。

    兽神伸过手去,在它的头上抚摸了两下,饕餮安静了下来。那个女子一点声音都没有,似乎知道某个尘封在过往岁月中无数时光的秘密,就要为之揭开。

    兽神的眼光中,温柔慢慢占据了全部位置,他的眼光,也望向那遥远的黑暗深处,洞穴的远方,那里,或许也有个曾经的灵魂,在静静聆听。

    “是玲珑以巫法秘术,收化南疆这里的天地戾气,并从中提炼精华,造出我来的。”

    兽神淡淡的说着,这个曾经迷惑千万年的秘密,从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那些巫族所谓的英雄,跟随着玲珑一定要将我置于死地,如果知道了我竟是他们所尊敬的娘娘亲手创造出来的话,真不知道他们会是什么心情啊!”

    他微微的笑着,过往的那些杀戮与戾气,似乎从来也不曾存在过他的身上,此刻他所有的,不过是一份回忆而已了。

    “我曾经问过玲珑很多次,为何要造我出来,可是她从来都不肯说。但是我后来终于明白了,其实她不过也是为了两个字而已。”

    那女子忍不住追问道:“什么?”

    兽神淡淡道:“长生!”

    那女子声音微讶道:“长生?”

    兽神点了点头,道:“不错,你也觉得可笑罢?可是当日,她就是为了这个目的的。当时的玲珑,巫法造诣已经是远远超过古人,放眼天下,几乎更无敌手,而巫族之中,所有人更是对她敬畏如神。她无聊之余,所为之事,便是给自己找另一个目标了。这听起来倒和如今中土那些修道中人差不多,可是长生之迷,本是天道,她虽然乃是绝世聪慧的女子,却始终参不破。终于有一点,她想到了非人的法子。”

    “非人”

    “人之所寿,皆有所限,纵然修道有成,也不过多活个几百年罢了。但非人之物,却往往性命更加悠久,而天地造化、阴阳戾气等等,更是天地开辟以来,恒久不灭者。她既然想到这里,便悉心钻研,终于是竟被她于那本无生机之中,生生造出了一个我来。”

    “她当真是了不起”那个女子幽幽地道。

    “嘿嘿。”兽神淡淡笑了笑,道,“是啊,她当真是个了不起的女子。从我来到这世上,第一眼醒来,便看到的是她了。然后不知过了多少的岁月里,我的世界里都只有她一个人而已。慢慢的,我开始成形,而因为我本体乃是禀天地戾气所生的,既然有了神识,自然便开始吸收周围戾气,渐渐强大起来。”

    “只是,她却似乎有些不安了,看着我的眼神,渐渐不再那般亲切,当我的力量终于开始可以和她勉强相抗衡的时候,从那一天开始之后,她便再也没有对我笑过。”

    “我那时很疑惑,不知道到底为了什么,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力量增长的如此之快,可是对我来说,力量又有什么意义呢,我只是想和她想和她在一起而已。”

    “你可以告诉她,她不就知道了么?”那女子忍不住道。

    “我说了,说了很多次,现在想起来,大概和孩子向着母亲撒娇差不多罢。”兽神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可是又消失了,“但是,她从来也没有相信过!”

    那个女子沉默了,许久没有说话,兽神也沉默了,仿佛沉浸在回忆中。

    ※※※

    火焰,还是火盆中燃烧着,在半空中轻轻抖动,似乎也在喘息。

    时光在这黑暗的地方仿佛停下了脚步,侧耳,倾听!

    过往的岁月是凝固了记忆的冰,一点一滴的融化,然后慢慢的消失。

    谁能挽回呢?

    是你还是我?还是我们其实都是,光阴中喘息奔跑的人儿,却终究追不过时光,渐渐老去,消失在那片阴影之中

    ※※※

    “终于,有那么一天,我不再想一直待在只有她的那个屋子里,我想出去看看。那天,她离开了许久也不曾回来,我破解了她下的禁制,打开了她的屋子的门,走了出来。”

    “有很多、很多、很多的人可是每一个人看到我,都是惊恐大叫,畏惧逃命,不知怎么,我那个时候开始十分惊慌,随即恼怒,最后,我觉得心中有股戾气直冲上来。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十几个闻风而来的战士开始向我扑杀,我一边招架一边后退,我不想和他们动手,我很后悔,我只想和我的玲珑在一起,我只是想出来看一眼而已的”

    “我拼命的说,拼命的解释,可是没有人听,直到我错手杀了第一个人”

    良久的沉默。

    “那个年轻的战士倒垂在我的手中,慢慢垂下了头,身体里流出了鲜红的血。我呆住了,其他人也呆住了,然后他们更加凶猛的冲来,在他们的喝骂声中,我分明听到远处还有哭喊声,是那个战士的亲人在哭泣罢!我不知道,但是从我第一眼看到鲜血的时候开始,我的身体已经发生了变化了,那种杀戮一般的**就像疯了一样缠绕着我,我不想杀人,可是我控制不了,于是我动手了,我杀人了。”

    “我杀了很多人,很多很多人”兽神低下了头,但是他的声音还在继续。

    “我站在血泊中,不知道站了多久,慢慢清醒过来,然后,我看到远处,在无数人的簇拥下,玲珑回来了。她看着我,眼也不眨的死死的看着我,脸色苍白的无以复加,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很害怕,我觉得我好像真的错了,可是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做错什么了”

    “然后,玲珑动手了,她亲自向我动手了,我不肯还手,我希望向她解释,我想对她说,以后我再也不敢出来了,我只要呆在那个屋子里,从此以后只要陪伴着她一个人就好了,我就心满意足了。这样的话,我说了无数遍,可是,她一次都没听进去。”

    “她的巫法不是那些普通战士可以比的上的,很快我的身体就被打的千疮百孔,可是,这些伤口每受伤一次,它就会自己吸食周围的戾气康复,甚至连我自己都感觉的到,玲珑每打我一次,我的力量反而增长的更快一分。最后,玲珑她也发现了这一点,她的脸色好似死灰,仿佛绝望了一般。”

    兽神还是在微笑着,回忆着,只是脸上,终究是多了几分痛楚:“我慢慢开始感觉到,玲珑她是真的恨我,她发狂一般的用各种巫法对付我,我的身体虽然不死不灭,但是我的心真的很难受,所以到了后来,我自己跑走了。而在逃跑的途中,所有遇上的人都被我吓坏了,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当时的样子,在那些普通人眼中,真的是很吓人。”

    他轻轻拍了拍趴在他身边的恶兽饕餮,道:“我当时的样子,可是比它还要难看多了。”

    “离开了玲珑,我逃进了十万大山,不久之后,我发现这个洞穴,便在这里暂时住了下来。可是我想回去的,我全心全意,其实只是想和玲珑在一起。于是我终于还是回去了,可是迎接我的,便是这个法阵。”

    火盆中的火焰,发出噼啪的声音,似乎在回应着兽神的话。

    “我从来没有想到,这世上竟然能有如此可怖的力量,玲珑用玄火鉴之力,布下八凶玄火法阵,召出了八荒火龙,在那焚尽天地万物的炽焰之下,纵然我是不死不灭之体,竟也被烧的元气大伤,形体尽毁。”

    “我拼命告诉玲珑,我不想做什么其他事,我只想和她在一起,可是她好像一点都听不进去,就想将我烧死。最后,我落荒而逃,逃回了这个山洞。我不知道为什么,玲珑她要这么对我,可是我不甘心,我真的是想和她在一起的。”

    “回到这里之后,借助十万大山这里独有的天地凶戾之气,我回复的很快,就在我打算再悄悄去找她的时候,她竟然已经追了过来。她带着七个所谓的勇士,追到了这个古洞,她亲自进来,找到了我。”

    “我不意外,因为我本来就是她创造出来的,若说天下有人能对付我,了解我,除了她还有谁呢?可是我真的不懂,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对她说了那么多的话,为什么她一点都不听呢。但是这一次,玲珑她竟然回答我了,她说:其实一切都是她的错,造出我这样一个怪物,更是她大错特错。因为我乃是天地戾气所生,天生有杀戮之机,若容我活在这世上,只怕世间苍生都会惨遭劫难。”

    “我拼命对她解释,说我不会的,我只要和她在一起,其他的我什么都不想。可是她只是凄凉的苦笑了一下,说她是相信我的,其实她何尝不是愿意和我在一起,可是,可是若是她死了之后呢?”

    古洞之中,幽幽远方,仿佛有人在黑暗中叹息着,为了千万年前的那一幕,却不知当年落下的泪珠,可还有人记得么?

    “我呆住了,心里一片空白,我知道自己是不死不灭的,可是我从来没想过,玲珑她是会死的。我到现在还记得那么清楚,玲珑她苍白的笑容里,却有泪珠掉了下来。然后,她再一次发动了八凶玄火法阵,将我困在其中,将我本体再一次焚毁,可是我化作的那股戾气精华,她终究是灭不了的。”

    “法阵过后,她也已经元气大伤了,但是我是她造出来的,在火焰之中,我还是问她,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这一次,她什么都没说。”

    “她将法阵布在这古洞之中,禁制着我,日夜焚烧,只要我戾气稍微回复,这炽炎便会将那点戾气焚毁。末了,她怔怔望着我,突然问我还有什么心愿?”

    兽神低低笑了一声,道:“心愿,我能有什么心愿呢?我全部的心愿只不过是想和她在一起。于是我问她,我为什么不能和她在一起?玲珑她低着头,慢慢的说,因为我不是人,甚至不是生灵,注定了我们不能在一起。”

    “我便在那熊熊火焰中,对着她,大声说:那你,就让我做人罢!”

    他的声调忽然高亢,猛抬头,向着洞穴的穹顶,大声呼喊。

    “让我做人罢!”

    “轰隆”,四壁齐震,乱石纷纷落下,声若擂鼓,震耳欲聋。

    飞尘之中,兽神慢慢低下了头。

    “后来,怎么样了?”那黑暗中的女子声音道。

    “她好像呆住了,良久过去,一动也不动。我忍受着烈焰焚身之苦,万念俱灰。可是,她却突然站了起来,停下了法阵,走到我的身边。我木然看着她,不知道她想做什么?”

    “她低低的,对我说:是她对不起我。然后,她”说到这里,兽神的声音不知为什么,突然开始微微颤抖起来,“她开始念颂一个冗长的巫法秘咒,慢慢拔出了刀子,然后开始一刀一刀向自己割去”

    “什么?”黑暗中的女子惊呼了一声。

    “我也呆住了,不,是吓傻了,真的是傻了,不知道她究竟在干什么。慢慢的,玲珑她用自己的血肉,甚至还有自己的白骨,在地上搭建了一副身躯骨架出来,然后,她将我放在这骨架之上,随着她的咒语越来越急,我渐渐融入了这副身躯,就连意识,也开始慢慢模糊了。”

    “我听见她声音越来越低,可是还是在对我说着:这是她最后能为我做的事了,日后只要有人找到五枚圣器,放置在这骨架之中,我便能死而复生,但是复生之后,我虽然妖力还在,身躯却已经是个人了,既然是人,便不再是不死不灭之体。”

    “她说她一心追求长生,冒犯天道,造出了我这样一个怪物,却发生了不伦之情,更是错上加错;又因为我,她害死了无数性命,更加令天下苍生浩劫重重。而她亲手害我,却又是说到这里,她什么都没有再说了,我的意识也渐渐要消失了,恍惚中,只听到她最后说了一句:”

    “我会一直陪你的”

    这句话,我一直都不明白的。

    直到我,千万年后,死而复生,重新站在了古洞洞口。

    那一尊,被风霜雨雪吹打、日晒月寒磨砺却依旧深深凝望着这古洞深处的人像。

    ※※※

    我抱着她。

    我明白了。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