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四集 第一章 天狐

2013年2月21日 更新

    小灰的身影转眼消失在了黑暗之中,似乎鬼厉也没有想到小灰会突然有这个异样的举动,吃了一惊,但随后他却并没有起身追去,反而是慢慢抬起了头,聆听着那黑暗中传出的幽幽歌声。

    这歌声竟有几分熟悉,仿佛曾几何时,在哪里听过?

    多少年的光阴,便如这歌声一般,匆匆而过了。

    金瓶儿走到鬼厉身边,小心注视着四周,低声道:“怎么了?”

    鬼厉没有回答,脸上却现出了复杂的神情。小灰的声音从远处依稀传来,似乎在那“吱吱”叫声之后,还有个微带讶异的“咦”声,不过很快的,小灰就再无声息,而那阵缠绵幽怨的歌声,也慢慢停了下来。

    黑暗的洞穴之中,周围是一片出奇的沉默,似乎黑暗中有什么注视着他们的身影,鬼厉的眼神慢慢变得清亮起来,凝视着前方那片黑暗。金瓶儿却仿佛有些心神不宁,刚才那阵歌声,她听了很不舒服,而此刻阴森森未知的黑暗,本能的令她感觉到了反感。

    她下意识的向鬼厉走近了一步,刚想说话,忽然,黑暗深处精光一闪,几乎是与此同时,鬼厉与金瓶儿脸色都是一变,不同的是,鬼厉是有些错愕,金瓶儿却似乎是长出了一口气。

    幽幽一道白光,在黑暗深处闪亮,迅疾无比的飞出,向着两人所处的光亮处射来,鬼厉站着没有动弹,果然那白光穿过他的身旁,却是直打向金瓶儿。

    金瓶儿微微冷笑,对她来说,似乎敌人陡然的袭击反而不放在心上,她更在意的,反而是刚才未知的沉默。

    那白光转眼就到了眼前,金瓶儿俏脸一寒,口中一声轻咤,右手一翻,顿时只见紫芒亮起,在鬼厉噬魂青色的光环中,掠过一道带着些梦幻味道的青紫微光,凌空劈下,准确无比地斩在了那道白光之上。

    “啪!”

    那道白光竟被金瓶儿这紫芒刃法宝一刀两半,分作了两份,向两边飞散了出去,只是不曾飞出六尺地方,那两道白光竟是又亮了一亮,原先缩小的一半形体,霍然又回复了原来大小,等于是同时出现了两道诡异的白色光环,呼啸盘旋着又飞了回来,同时半空中尖锐啸声陡然响起,那来势竟是急了一倍有余。

    金瓶儿原本轻松平静的脸色为之一变,哼了一声,紫芒刃再度泛起,但只见两道紫芒几乎同时亮起,重新飞来的白色物体又被她同样的斩成两半,变做了四个,无力地倒飞了出去。

    只是,那诡异的白光如妖魅一般,又一次在飞出不远之后,重新发亮,迅速回复了原状,变成了四个与原来大小一样的白色物体,再一次向金瓶儿急速射来,来势更急。

    金瓶儿脸色终于是沉了下来,露出凝重神情,向后退去,但这幽深洞穴之中,又岂有多大的空间,很快金瓶儿就被这些诡异的白色光环包围住了,只听金瓶儿清声呵斥,紫芒闪闪,那些白光迅速被金瓶儿击落或是打飞,但这些小东西着实诡异,几乎都是片刻之后又回复了元气,重新冷酷无情的向金瓶儿袭来,同时被金瓶儿切断分生的白色光体越来越多,慢慢的,已经将金瓶儿的身影掩盖过去了。

    远远看去,白色的光环飞舞萦绕,像是慢慢织成了一个光茧,将金瓶儿就要困在其中。

    站在一旁的鬼厉看着金瓶儿对这些神秘的白色光体应付的越来越是吃力,却并没有出手,但可想而知,那黑暗中的神秘人物还未现身,只凭借这一个道法竟然就将金瓶儿缠的如此吃力,可见此人妖法之强,委实非同小可,多半便是那个凶灵黑虎口中提起的神秘妖孽了。

    眼看着金瓶儿形势渐渐危急,但不知怎么虽然白色光体越来越多越来越盛,金瓶儿却依旧能够坚持下去,白光越攻越急,声势越来越大,诺大的山洞之中,此刻白色的光亮竟然已经压过了原来噬魂的青光,而半空之中的呼啸之声也越来越建立。眼看着金瓶儿也渐渐左支右绌,但偏偏能够坚持下来,只是谁也不知道她还能应付多久。

    鬼厉忽然身子一晃,却并非向金瓶儿飞去,而是欺身冲入了黑暗之中,几乎是在他身形启动的同时,一直笼罩在他身上的噬魂青色光亮瞬间熄灭,下一刻,他便融入了黑暗之中,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

    远处,仿佛有一声冷哼。

    熟悉的黑暗里,冰冷的气息四处游荡,远远的地方,还传来围攻金瓶儿那些诡异光体呼啸的声音,但近处四周,却是一片异样的平静。

    突然,平静的地面开始剧烈颤抖起来,连带着周围洞穴的石壁也开始震动,洞顶之上在发出巨响之后,开始慢慢掉落下无数小块石头和沙石尘土,一片迷蒙景象。

    轰隆声中,乱像四现,黑暗越似越发浓郁,便在此刻,那些落下的石块突然在半空之中硬生生停了下来,有那么一刻,几乎似时光停顿,万物静止,片刻之后,尖啸骤起,所有的石块尘沙汇聚成一条规模巨大的洪流,隆隆向前方黑暗某处冲去。

    那洪流声势惊人,一路之上气势如排山倒海,更无一物能阻挡,眼看便冲到了黑暗尽头,忽地,那黑暗中,竟伸出了一只白皙而纤细的手掌。

    那手掌食指尾指竖立,无名指半曲,拇指中指轻轻相扣,结的赫然是一个类似佛门的法印,却并无半分佛门庄严气象,更多的反而乃是说不出的诱惑妖魅之像与森森妖力。

    无形之气,从那手结之印上瞬间凝结,那个刹那间,似乎那个手掌竟放大了无数倍,如一只巨掌,硬生生挡在了洪流之前,而下一刻,仔细看时,却发现手掌还是那只纤细的手掌,什么都没有改变。只是那曾经不可阻挡的洪涛,竟被挡在了半空之中,发出了震天巨响,无数的巨石失去了动力,轰然坠落,瞬间沙土飞扬。

    鬼厉消失的身影,突然从沙石飞扬的尘土中闪现而出,如电般向那只手掌扑去。

    那只白皙的手结印一变,四指并立半屈,拇指从中横扣而出,向下一沉,几乎是在同时,远处金瓶儿一声呼啸,原本被那些白色光体压制下去的紫芒突然暴涨,如紫色光环迸裂开去,一时光芒大盛。

    但看去并非是金瓶儿突破了那些白光压制,相反,她面色非常难看,而此刻已经分散作无数点的诡异白光飞散开又汇聚到一起,竟是结成了一面巨大的白色光墙,说时迟那时快,如一面炽烈光墙,从背后以怒涛一般的速度向鬼厉身影更快冲来。

    光涛尚未及身,鬼厉的呼吸竟然已为之一窒,在半空中飞掠而来的身体亦为之晃动,可见那光涛威力之强,若是被它撞上,当真是有粉身碎骨的可能。

    只是鬼厉面色不变,竟似乎根本不把身后那危险之极的白色巨涛放在眼中,身形越发急速向那只白皙手掌之处冲来。只是他身形虽快,那光涛却当真如疾光雷电一般,竟是从远及近,怒涛一般已冲在了身后,眼看着就要将他的身影吞没。

    金瓶儿在远处,忍不住轻呼出口。

    而黑暗中,那只白皙的手,似也微微颤抖了一下。

    便在此时,鬼厉的左手忽地向后伸了出去,拇指内扣紧贴掌心,中指半屈,三指笔直竖立如山,竟是赫然结成了一个佛家正宗金刚法印。看他手掌缓缓推出之势,法相气度庄严肃穆,几给人以凝重如山之感。这一推之力,便是佛祖当年发大慈悲用大神通移山之威力!

    于无声处竟有惊雷!

    于黑暗中大放光明!

    瞬间,掌心中庄严金光大盛,佛门真言一闪而过,那怒涛一般的光墙轰然而至,硬生生撞在了这只结成法印的手掌之上。

    “轰!”

    声若流星坠地,隆隆远去,绵绵不绝,这洞穴之中异光大起,彩光耀耀,竟似瞬间有无数彩色眼眸同时睁开,闪闪发光,动人心魄。

    那白色光墙轰然而散,流星若雨。

    只有身前黑暗,一如往昔!

    鬼厉已到了那只手掌跟前。

    他伸出手,右手,向那手掌抓去。

    白皙之手翻起,竟不退缩,五指忽成爪,凌空迎上,鬼厉右手瞬间闪过,却是避开瞬间尖锐似刀的指尖,抓向白皙之手的手腕。

    那神秘人物的手掌一翻,竟是在间不容隙之间闪了过去,反而是并指如刀,切向鬼厉右手手掌根部。须臾之间,两个人在半空中的两只手掌竟是疾如电快如光般急速闪动,招招皆是对敌凌厉之极的杀手,却都被对手闪避过去,反击回来的是更加凶狠的回击。

    只是这电光火石之间,竟没有了一丝声响,两个人斗法斗到这等地步,生死似已在呼吸之间,但两人的手掌,却始终没有接触过。

    直到,背后的流星光雨,终于完全坠落,黑暗突然重新将临,将所有的光亮全部掩盖。

    黑暗深处,才忽然响起了一声轻轻的微响。

    “啪”

    那声音清脆而低沉,幽幽传来,没有半分的杀气,却仿佛儿时我们在一起,两只手轻轻拍打着的声音。

    然后,一切都归于沉默。

    ※※※

    抓住了,那只手。

    握住了,那只手。

    感觉到的,没有杀气,没有妖力,却只有,柔软与温柔。

    ※※※

    像是突然间,天旋地转,飞越了万重山水,碧海青天,竟是都拥入怀中。那一个个温柔身影,竟都在身旁,不曾离去。

    就那样,一生欢乐,欢笑一声,逍遥度过了

    这岂非是仙境,这难道是人生?

    从此醉了罢,不醒了,莫非更好?

    幽幽黑暗,仿佛也在诱惑着谁?

    只是,他在黑暗中猛然睁开双眼,双眼如血,仰天长啸!

    那只手掌猛然一抖,向后缩了回去,鬼厉全身青光大盛,噬魂瞬间出现在手上,顶端的噬血珠珠体之上的暗红血色全部亮起,妖气腾腾,向着那黑暗最深处,刺了进去。

    无声无息!

    那一个空间却突然凝固了,整个的黑暗如凝成坚硬岩石,坚不可摧,但噬魂钝而无锋,不知怎么那以至强妖力凝结的结界,竟对其毫无作用,被噬魂势如破竹一般刺了下去。

    终于,有人微怒地轻哼了一声,那个黑暗结界瞬间散去,一个人影向后飞出了一丈,让开了噬魂这妖气腾腾势不可挡的一刺。

    只是转眼之间,鬼厉的身影竟是如影子一般贴了过来,那个神秘人影周身黑影不散,也并无慌乱模样,却是又伸出了一只手来,此番却是五指合拢,握成了一个看去十分秀气的拳头,向鬼厉打了过来。

    鬼厉却是脸色微微一变,身形顿时一窒,眉头微皱之下,双眼中血红之光突然间尽数消散,连噬魂也瞬间消失在他手里。只见他胸怀大开,却是双手扬起,迎着那个看似平淡无奇的秀气拳头,缓缓凌空虚画而下,凝重如山,轻飘却如流水,片刻之后,柔和清光泛起,他双臂之间,半空之际,缓缓现出了一个太极图案。

    太极玄清道。

    那拳头打了上去,一拳正击在太极图案正中,竟是缓缓陷了进去,将这个太极图案打的向内凹了下去。

    鬼厉的面色微微白了一下,似乎那个瞬间,他的呼吸也停顿了下来,但是片刻之后,半空之中的那个太极图案慢慢开始旋转起来,而被拳头打陷进去的地方虽紧绷却不断,相反,随着旋转缓缓变快,那无声之中蕴含的巨大妖力,被这道家无上真法的柔韧之力,一点一点都化了去。

    太极图案越旋越快,连带着那只手掌也开始慢慢颤抖起来,前方那神秘人物又是哼了一声,但此番声音却是微微有些痛楚,显然太极玄清道反挫之力,亦是非同小可。

    “吼!”

    一声低啸,太极图案散了开去,而那只白皙的手也缩回到了黑暗之中,仿佛是有那么一阵的平静。

    突然,鬼厉蹂身飞上,前方深沉的黑暗似乎根本都不能阻挡于他,就似乎纵然在黑暗之中,他也有一双眼眸藏在心中,慢慢看清了前路。

    那个黑暗中的神秘人影正在向后退却,身形飞快,鬼厉却追的紧紧不放,两个人在这个古老洞穴之中,在那最深沉的黑暗里,竟是越飞越快,化身为两道黑暗中的疾电,向洞穴的最深处闪过。

    这一飞,仿佛又是永无止境,前方的黑暗如狰狞的恶兽张牙舞爪扑来然后瞬息落在身后,而更远的地方还有无数的未知黑暗等待着,疾风扑面如刀,那电光火石的瞬间,你可会想起了谁?

    那追逐就像人生,永不停歇,只是到了后来,却不知迷了路,还是忘却了初衷!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也不知追逐了多少路途,只知道一路而来地势缓缓向下,似乎已经深入到了极深的地底,而身后一片寂静,金瓶儿早已被他们二人甩开了不知去向。

    那个神秘的人影忽然停了下来,在黑暗中一个转身,面对着来时方向,鬼厉立刻发现了这个动静,身形一顿,也慢慢停了下来。

    黑暗中,两个人对峙着,一时都没有说话,片刻之后,鬼厉身上青色的光环又一次亮了起来,照亮了周围地方,只是前方那片黑暗,光亮却似乎还是照不进去。

    那个神秘的人影忽然道:“好神通!”

    这声音听来柔和悦耳,虽只是淡淡而言,但不知怎么听在耳中,却有种令人心动的异样感觉。

    鬼厉在淡淡青光之下,注视着那片黑暗,脸色平静,语气也平和,根本不似刚刚与面前此人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斗法模样,道:“过奖了。”

    那女子声音冷笑了一声,道:“适才斗法,你在须臾片刻之际,将魔教道法、天音寺大梵般若佛法与青云门太极玄清道道家真法,三门方今一等一的真法修行见机而用,转换之际更无丝毫迟窒,可见已是完全融会贯通。且三门道法修行俱是非同小可,单是那太极玄清道的修行,如此厉害,只怕除了那个道玄老头子,便是青云门中,也无人及的上你了。”

    她慢慢停顿了一下,然后一字一字道:“你的道行,为什么精进的如此之快?”

    鬼厉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那团黑暗,忽地笑了笑,慢慢地道:“怎么,我修行顺利,你难道很奇怪么?”

    黑暗阴影之中,忽然响起了几声熟悉的“吱吱”叫声,片刻之后,一个身影窜了出来,仔细看去,灰色毛发,尾巴长长,却是猴子小灰,只见它咧嘴笑着,抓了抓脑袋,在地上蹦跳了两下,回到了鬼厉身边,又窜上了他的肩头,这才坐了下来,尾巴在身后还一直晃呀晃的。

    黑暗中的那个女子没有说话,沉默了下来。

    鬼厉看着那片黑暗,眼睛中慢慢有了感情,声音似乎也柔和了一些,微笑道:“是你罢?我真是没想到的,会在这里遇见你。”

    那个隐身在黑暗中的女子忽地“呸”了一声,道:“你还记得我么,你不是身边有那么一个千娇百媚的女人么?”

    鬼厉一怔,不禁有些尴尬,苦笑道:“你胡说些什么啊?”

    那女子显然有些恼怒,寒声道:“你这么做,不怕对不起还躺在寒冰床上的那个人吗?”

    鬼厉摇头道:“你误会了,我不知道这个地方是鬼王宗主令她带路的。”他停顿了一下,淡淡道,“我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那个黑暗中的女子哼了一声,但显然听来已经不那么生气了,道:“我怎么知道你是什么人,我只知道男人从来都没好人的!”

    鬼厉皱了皱眉,微微摇头,苦笑不答。

    前方的那片黑暗缓缓散了开去,在鬼厉噬魂青光的照耀下,慢慢现出了一个人影。趴在鬼厉肩头的小灰对着那个窈窕身影“吱吱吱吱”咧嘴叫了几声,很是亲切。

    幽光中,那女子动人艳色、柔媚入骨,不是那失踪已久的九尾天狐小白,又是谁?

第一篇文章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