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四集 第二章 神秘人

2013年2月21日 更新

    中土,河阳城外,荒弃义庄。

    荒野之上,一眼看去,地势大致是比较平坦的,除了向北眺望,远处有那么一座巍峨耸立的青云山脉之外,其余的方向连起伏的丘陵都比较少见。远近杂乱的生长着许多树林,或大或小分布在这片原野之上,义庄周围,也有那几棵稀稀疏疏的树木伫立着。

    天色正是最黑的时候,加上天际云层很厚,遮挡了月亮,只有边缘几颗小星散发着微弱的光芒,照耀在这片荒凉的土地上。这一晚起了风,不是特别的大,但吹过树梢枝头,树枝摇曳,黑影闪动,发出“沙沙”的低沉声音,听在耳中,吹在身上,却仿佛觉得特别的冷。

    周一仙和小环、野狗道人三人紧紧站在一起,注视着前方那个神秘人物。从周一仙发现那人开始,过了好一会了,可是那人却似乎如僵尸一样,一动也不动的还是站在那里,只是他堵住了门口,周一仙三人却是出不去了。

    小环定了定神,压低了声音,轻声对周一仙道:“爷爷,你当真看清楚了,他穿的乃是青云门的道袍。”

    野狗道人也转过头来,留意听着,周一仙目光向那个木然而立的身影看了一眼,然后确定地点头道:“不会错了,你们看他袖口那个剑形标志,确是青云门的。”

    小环嘀咕道:“青云门不都是名门正派么,哪里会半夜三更跑到这种鬼地方来吓人的?”

    野狗道人也点了点头,显然纵是一向对正道没有好感的他,也不大相信青云门下弟子会干这种事情。周一仙白了他们二人一眼,咳嗽了一声,不管怎样,虽然刚发现那个人影时有些震骇,但时间稍久,那个诡异人影虽然依旧神秘,但并未做出伤害他们或是敌对模样的事来,周一仙胆子也不由得大了一些。

    他慢慢走上一步,干笑了两声,道:“这位这个先生,请恕我们冒犯了,我们并不知晓此处乃是你的居所”

    “爷爷!”小环在背后叫了一声,打断了周一仙的话,口气中微带恼火,而前头那个人影突然间身子居然动了一下,似乎对周一仙的话有所反应。

    周一仙眉头一皱,但立刻便反应了过来,此处乃是一座义庄,自己说此处是此人的居所,岂非就是当面骂人是死人活鬼么周一仙背后忍不住凉了一下,连忙陪笑道:“这个,这个老朽是说,我等三人乃是深夜散步,误入此地,并无他意,先生不要在意。我们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说罢,他扭头向小环和野狗道人使了个眼色,三人硬着头皮,慢慢向旁边靠去,想从这如鬼魅一般的人影身边走过。不料才走几步,三人只觉得眼前一花,那个黑色的人影赫然竟又是挡在了他们的面前,而且距离更近,小环甚至隐隐闻到了那人身上一股血腥气息。

    眼看着头顶上月黑风高,眼前黑压压一片阴影就这般掠了过来,周一仙、野狗道人为之变色,小环更是面色发白,“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向后跳出了几步,巴不得离那黑影越远越好。

    小环一声叫唤,虽然是自己害怕下意识叫出来的,本来嘛,少女儿家,总对这些事物有些厌恶的,但听在旁边人耳中,却是另一回事了。周一仙与野狗道人都是吓了一跳,周一仙连忙回头看去,野狗道人却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声虎吼嗯,更像是一声犬吠,跳将出来,挡在了小环与周一仙的面前,同时手中光环闪过,已是将自己的兽牙法宝祭了出来。

    黑暗夜色之中,那淡黄色的光环虽然微弱,但看来居然还有几分暖意。

    小环看了野狗道人如此,自己反倒也吓了一跳,不明所以,就在这刹那之间,那个面目一直笼罩在阴影之中的人影忽然晃动了。

    那人的手径直向前伸了过来,一股诡异的气息随之而起,却是断非当今青云门光明正大的道法。野狗道人心中知道此人高深莫测,但身后却是有一个女子站着,无论如何竟是都不能退后,当下一声怒喝,兽牙法宝登时光芒大盛,赢着那人打去。

    义庄庭院之中,黑暗竟似乎在瞬间被野狗道人逼退了开去,在他脸上,有那么一瞬间,眼看着那个人影似乎竟没有抵挡的模样,竟也有些错愕,更带了几分欣喜。

    下一刻,野狗道人的兽牙法宝赫然结结实实打在了那个人影的胸口,那个看起来神秘之极厉害之极的人物,竟然没有躲闪过野狗道人这一记重击。

    野狗道人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旁边周一仙和小环也是怔了一下,只见前方兽牙法宝黄光耀耀,大有胜者的气概,只是片刻之后,三人随即发现了不对。

    被野狗道人全力一击且正中胸口的那个人,竟似乎连身影也没有晃动几下,野狗道人虽然道行上远远不能与鬼厉等人物相提并论,但好歹也是修行了多年的魔教人物,这一击之力也是非同小可,寻常人只怕都被打的气血翻滚,不死也去了半条命了。

    而这个诡异人物,竟似乎毫无感觉,紧接着,片刻之后,那人似乎低低哼了一声,野狗道人忽地一声惊呼,也不见那人如何动作的,那只伸出来的手瞬间便回到了身前,将野狗道人的兽牙法宝抓在了手中。

    自己的法宝被人掌握,这对修道中人乃是极危险的事,野狗道人如何不又急又怒,呼喝一声,全力催发法力,欲将法宝召了回来,不料那兽牙躺在那人手中,也不见他如何用力,竟是对主人的法力毫无反应了。

    那人的头颅低下,看了看手中之物,然后第一次开口,声音沙哑,几乎难以听清,但却是带着明显不屑的口气,冷然道:“妖魔小道,也敢在此放肆!”

    野狗道人惊怒交集,正欲再度催持法宝,忽然间听到身后周一仙急道:“退后,快退后”

    野狗道人一惊,本能退了几步,刚想向周一仙问话,只见那人手掌突然一紧,那只兽牙法宝几乎是应声发出了“咔咔”如碎骨一般的刺耳声响,野狗道人悚然而惊,但只见黄光暴涨却又立刻消散,“咔咔”声中,如一只猛兽最后呻吟,痛苦挣扎不过,“轰”的一声,野狗道人的法宝兽牙,竟是被那人硬生生以赤手空拳压的粉碎,碎片如刀,向外激射而出,“咄咄”之声,瞬间不绝于耳,尽数打在了野狗道人适才站立之处。

    野狗道人又是心痛又是惊惧,一时竟说不出话来,那诡异人物的脸直到现在仍然被一团神秘阴影所笼罩着,三人看不清楚他的脸庞。只听他声音低沉沙哑,慢慢仰头看天,但脸上黑气阴影竟然依旧不退,说不出的诡异,在摧毁这兽牙之后,他仿佛竟有种宣泄感觉一般,缓缓冷笑了起来,听在耳中,衬着这诡异义庄,漫天呼啸的阴风,周一仙等三人俱都有毛骨悚然的感觉。

    周一仙心中正自忐忑不安,忽地目光一凝,向那个古怪之人手臂看去,只见原来捏碎兽牙的那只手上,不知何时已经泛起了一层淡淡青色,而那青光却与此人周身气息截然不同,纯正温和,竟是至精至纯道家真法的境界。

    周一仙愕然抬头,踏上一步,一时竟忘了顾虑,也不理会小环与野狗道人有些惊讶的拉阻,道:“阁下究竟是谁?身着青云门道袍,又修炼有不低于在上清境界的太极玄清道,究竟是哪位青云门大师,竟是在这种时候做这等荒谬之事?”

    青色光芒一闪而收,那人缓缓向周一仙看来,透过他面上那层迷离诡异的黑气,周一仙竟是感觉到全身一阵冰凉,只听那人沙哑着声音,冷冷道:“你知道的可不少啊!”

    周一仙哼了一声,面色凝重,不住向那人身上打量,面上的迷惑之色越来越重,沉声道:“阁下的确乃是青云门下,也决然不会是普通弟子,但你究竟是何人,是何缘故,在此作怪?”

    那人冷笑一声,却不回答,周一仙忽有所觉,回头一看,却是小环轻轻拉他袖子,低声道:“爷爷,他这个人一身鬼气,我感觉的到,这义庄四下竟无一个游荡阴灵,只怕都是被此人吓的跑了。若非如此,我也早能知晓此处不对劲了。像这样的人,怎会是青云门的人?”

    周一仙脸上阴晴不定,面色复杂,显然心里思绪也是有些混乱,面对这个神秘人物却又和青云门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似乎看起来竟没有通常那样害怕的表现,而且有些想的出神。

    那个诡异人物此刻的注意力慢慢都集中在了周一仙身上,上上下下打量了周一仙几眼,忽地冷笑一声,寒声道:“管你是什么人,胆敢违逆于我,都要死!”

    一言才落,他的手已是抬了起来,周一仙眼看那手心中青光瞬间亮起,老脸失色,连话也来不及说,忽地双手齐挥,举到胸口。只见他左右手食指、中指双指间赫然各出现了一张黄色符纸,上面弯弯曲曲、扭扭歪歪画着奇异的符咒,引风微微飞扬。

    只见那神秘人物手心中青光逐渐明亮,并对准了周一仙等人,周一仙更不迟疑,忽地口中喃喃念咒,不退反进,踏上一步,迈步之间,随着他口中咒语声声,那两张黄色符纸竟是自行燃烧了起来,两团小小火焰,在这黑夜之中,霍然出现,显得特别明亮。

    这奇怪举动似乎令对面那神秘人也有些迟疑,又或是触动了他什么记忆,竟然让他的动作微微停顿了一下,依稀听见他发出有些惊讶的“咦”了一声。

    符纸焚烧,周一仙白须飘扬,忽地他大喝一声,双手一甩,两团火焰飘出手指,竟是凝在半空之中,紧接着,“轰”的一声大响,两团小小火焰竟是迎风大涨,变做一团数尺之巨的熊熊烈火,挡在了周一仙与那神秘人的中间。

    “吼啊!”半空中一声吼叫,熊熊火焰之中,跳出了一只白额巨虎,虎虎生威,张开血盆大口发出一声声震四野的虎啸,轰然跃起,向那黑影人扑了过去。

    神秘人冷哼一声,竟也不稍做退让,右手青光一闪,直劈而下,任那巨虎来势如何凶恶,这一掌竟是直劈在了巨虎额头之上,青光瞬间侵蚀而去,那白虎似还要挣扎,张牙舞爪,但片刻之后,在发出了最后一记不甘怒吼之后,巨虎全身通体突然到处透出了青色光芒,随即一阵摇晃,这巨大的身躯竟然化做乌有,变做了几朵残焰,在半空中闪烁两下,消失在无形之中。

    只是这白额巨虎却并非结束,几乎是在巨虎消失的同时,那团巨大的烈焰之中,竟又幻生出了一只赤鬃雄狮,狮吼声中,再度向神秘人扑来。不过那神秘人显然道行高强之极,几乎是连正眼也不看一眼,又是同样一掌劈下,那雄狮的下场便与白额巨虎一般了。

    只是周一仙此番施展的异术却当真诡异的很,虽然幻化而出的巨兽当不了敌人一击,但那团熊熊火焰之中,竟不知能有多少法力幻化的奇异猛兽,在巨虎雄狮之后,那团火焰幻化的猛兽竟然越来越多,而且速度也越来越快,种种猛兽如:野猪、豹子、河马、巨象、灵鹿、山猫等等,层出不穷,且身躯雄伟俱大异平常,凶猛之极。

    不过此番面对的那个神秘人物,却似乎当真有神鬼不测之神功道行,面对着这接踵而至、目不暇接的无数怪物,他竟是也大气也不喘一口,只是看似随意的挥舞手臂,掌锋过处,再厉害凶猛的猛兽也化于无形。

    激斗之中,那神秘人忽地冷哼一声,似有所觉,猛然间将掌劈改为横扫,顿时青光大盛,一股亮色如轮,直碾压了过去,气势雄浑,一路披靡,那团熊熊燃烧的火焰遇到这股青色光柱,抵挡了两下,终究被径直刺穿,透了过去。

    半空之中,似乎顿时有万兽齐声愤怒吼叫,但随即绝耳,火焰消失,火光摇曳中,只有两团将要燃烧殆尽的黄色符纸,慢慢从半空中飘落下来。

    义庄庭院之中,暂时回复了平静,而在庭院另一面,刚刚溜到墙角意欲偷跑的周一仙三人愕然回身,显然也没有想到敌人竟然能如此迅速的破了周一仙这个法术。

    没有幻术阻挡,在背身逃跑显然是可笑愚蠢的想法,周一仙等三人身形窒了一下,都慢慢回过身来。而那个神秘人物缓缓欺身靠近,慢慢走了过来。黑色的身影带着浓浓的杀气,义庄之内,一片肃杀。

    周一仙脸上眉头紧锁,显然在顾虑着什么,但看到那黑色人影越走越近,却只觉得生死隐隐便在呼吸之间了。

    小环脸色变幻,忽地欲踏上应对,但没等她走出去,已经被周一仙拉了回来,低声喝道:“胡闹,此人非同小可,不是你这种小孩能应付的了的。”

    小环微感惊讶,愕然向周一仙看去,似乎从来也未曾见爷爷如此紧张慎重,这时,只听那个靠近的黑影停顿了一下,沙哑的声音冷冷道:“你刚才所用的幻术,可是”

    话说到一半,周一仙却突然不顾一切一样,双臂猛然挥起,此番陡然出现在他手掌上的,赫然竟是多达八张的黄色符纸。

    夜风吹过,八张符纸同时自燃,点点火焰,如在周一仙掌上狂舞,照的他眼神闪闪发亮。

    “呔!五丁众鬼,黄泉速回;

    虚影形遁,乃命吾召!”

    几乎是在周一仙呼喝声中,这义庄之内,突然狂风大作,沙石奔走,从四面八方竟是吹了进来。那神秘人身形顿住,似也有所意外,留神向四周观看,周一仙咒声出口,凌空中,“轰轰轰轰轰”五声闷响起于身旁,周一仙三人身影隐隐摇晃了一下,却又静止了下来。

    狂风呼啸,倒卷黄沙,纷纷向那个神秘人身上刮去,吹的他的衣服猎猎飞扬。但狂风之中,他面上黑气浑然不动,却是有一声冷笑,又是发了出来。

    那人竟放弃了正在施法的周一仙三人,忽地倒退连走六步,一声轻喝,左手却是向着地下插去,但只见青色光环瞬间刺下,坚硬土地登时炸开,不知怎么,在青光摇曳耀耀闪烁之中,远处周一仙三人的身影突然开始剧烈颤抖,而地底之下,也猛然发出一声带着痛楚的叫唤之声:

    “哎呀!”

    青芒一闪而收,义庄之内,狂风风势大减,沙石也渐渐平静了下来,片刻之后,周一仙等三人站立地方,地面上忽然一声爆裂之声,随即只听轰然作响,竟是生生炸开了一个大洞,原来那三个站立的人影顿时消失,竟是不知何时这三人已成了虚影。

    而地面大洞之中,带着几声惊叫和痛楚,扑通普通踉踉跄跄摔出了三个人影,却不是周一仙三人又是谁。只见三人面上多有尘土之色,周一仙面上更是青一块紫一块,显然吃了暗亏,但似乎他还没来得及顾及这些,只抬头向那神秘人看去,一脸愕然。

    那诡异的神秘人物冷冷站在远处,注视着他们,哼了一声,沙哑着声音道:“想不到你居然连‘五丁金甲’、‘小鬼搬运’这些失传已久的法术都会,而且居然还能将这两大异术与‘地遁’同时施展,我还差点小看了你,单论这等异术,只怕天下更无人超过你了。”

    周一仙面色肃然,虽然看起来有些滑稽,但此刻却沉声道:“你怎么看破的?”

    那人淡淡道:“你不是说我是青云门的人么,这些江湖小术,当年正是青云门祖师的看家工夫,我就算不会,难道还看不出来吗?”

    周一仙慢慢站了起来,心中却是心念闪动,此番面对这个神秘人物,委实令他感觉有些应付不了,道行高深莫测不说,只怕放眼天下,也难以找到可以和此人对抗之人;更令人不解的是,此人竟似乎是青云门下,且在太极玄清道上修行之高,生平仅见,但偏偏此人身上戾气之重,亦是前所未见,怎的会有这么一个人物,却又会在深夜于这飞起义庄之内出现呢?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