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四集 第三章 重逢

2013年2月21日 更新

    青云山,大竹峰。

    守静堂外,大竹峰众弟子从宋大仁开始到杜必书,一字排开站在了门外,脸上都有着急担忧神色,不时向着守静堂中观望着。

    过了一会,守静堂里想起了脚步声音,走出了一个女子,却是小竹峰的文敏。宋大仁等大竹峰弟子一下子围了上去,宋大仁与文敏相熟,看了看文敏身后空无一人,低声问道:“我师娘她怎样了?”

    文敏点了点头,轻声道:“苏师叔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刚才回山时候那阵突然昏晕,听我师父说乃是担忧太甚的缘故,现在我师父在里面陪着她,已经醒来了。”

    宋大仁等众人不约而同都松了口气,但面上神情却没有一个人能高兴起来,杜必书苦着脸道:“这可真是晴天霹雳啊,师父没了消息,这下子连师娘也差点出事了”

    “闭嘴!”宋大仁皱着眉头喝了一句,杜必书苦笑一下,摇头不语。宋大仁转向文敏,道:“我师娘她有没有让你向我们嘱咐什么?”

    文敏摇了摇头,道:“没有,苏师叔只是和我师父低声说着话,说了几句师父就让我也出来了,似乎有什么事也不想让我知道的。”

    宋大仁愁眉苦脸,道:“这个这个”

    文敏见他着急,心中微有不忍,劝道:“宋师兄,你也别太着急了,反正多大的事,不是还有苏师叔和我师父他们在么!现在发生变故,苏师叔看着心力交瘁,这里的担子你可要多多担待才是。”

    宋大仁叹了口气,点头道:“你说的是。”沉吟了片刻,转过对其他师弟道:“好了,好了,既然知道了师娘平安,我说大家也不用一直站在这里了,不然若是被师娘知道,反倒给她添乱。大家先回自己房间去,该做的功课还是要做,我就先在这里收着好了。”

    吴大义、何大智与杜必书等人相互看了一眼,沉默了片刻之后,老二吴大义点了点头,道:“这样也好,我们听大师兄的话好了。”说完,他又转向宋大仁,道:“大师兄,迟一些我过来替你吧。”

    宋大仁刚想摇头推辞,何大智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大师兄,你嘱咐我们好好休息,自己可不要胡乱不当回事,师娘也不会喜欢你这样的。”

    宋大仁苦笑了一下,点了点头。当下众人都渐渐散了去,只有宋大仁和文敏站在守静堂外,一时无语。

    两人之间对望了一眼,文敏忽然脸上一红,慢慢低下了头去,宋大仁咳嗽一声,却也感觉自己有些心跳加快,连忙定了定心神,干笑两声,道:“文师妹,你不是前不久刚刚和你们小竹峰的陆雪琪一起去了南疆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文敏摇头道:“我是去了南疆了,本也没打算这么早就赶回来,但临时那里出了些怪事,我与陆师妹商议之后感觉此事非同小可,便由我先赶回来禀告师父和诸位长老,陆师妹仍留在南疆见机行事。”

    宋大仁一怔,道:“什么事,竟然如此重要?”

    文敏迟疑了一下,向四周看了一眼,随即靠近宋大仁,凑在他耳旁低声说了几句,不等她说完,宋大仁听了脸色已然有些变了,待文敏一一道来,然后离开了他的身边,站在他面前看着他,低低叹了口气,道:“这下你知道我为何要赶回来了罢。”

    宋大仁脸上阴晴不定,半晌才怔怔说了一句,道:“这真是多事之秋啊。”

    文敏默然许久,低声道:“谁说不是呢,我也觉得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加上我回来之后,本门里居然又出了这样的事情,唉。”

    她一声叹息,没有再说下去了,宋大仁陪她站在一起,忽然觉得身旁这个女子身膀消瘦,看去竟多了几分柔弱之感,忍不住慢慢站的近了些。

    文敏正低头沉思着,似乎没有感觉,但嘴角却轻轻动了一下,不过也没有说话,只是那么安静的站着了。

    两个身影,就这般安静的站立在大竹峰守静堂外。

    远处,大竹峰竹涛阵阵,和煦的阳光正照耀下来,蔚蓝青天里,却正是天高气爽、万里无云的美丽景象,温和的注视着这人世间。

    ※※※

    守静堂后院,僻静卧室之中,两个女人相对坐着。

    水月大师沉默了许久,道:“师妹,你要不还是去床上躺一会罢。”

    苏茹慢慢摇了摇头,虽然看去她是一脸的倦意,但仍然口气坚决而低沉地道:“我不去,就算去躺了也是睡不着的。”

    水月大师叹了口气,道:“师妹,你不要太过担忧了,就像我刚才对你说的,不管怎么说,田不易是和掌门师兄同时不见的,你没有见到他真的遭遇什么意外,便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再说了,虽然说道玄师兄近日有些不妥,但他修行神通之高,远在我等之上,定力也是如此,田不易乃是他多年师弟,他断然不会乱来的。”

    苏茹默然,眼眶却又有些微微发红了。

    水月大师摇了摇头,站了起来,在房间中来回走了几步,显然也是有些心烦意乱。目前青云门这个乱局,连普通弟子都看的出来,更何况他们这些多少知道一些内幕的长老人物了。

    苏茹强笑了一下,岔开了话题,道:“师姐,你怎么今日会突然也到了通天峰上去了?”

    水月大师没好气地道:“还不都是为了焚香谷云易岚那里的破事,本来是要去找掌门师兄商议的,没想到却又出了这么大的事,到最后连堂堂一门之主居然都失踪不见了。”

    苏茹皱了皱眉,道:“焚香谷谷主云易岚?他又有什么事关系到我们青云了?”

    水月大师冷笑一声,道:“我门下弟子陆雪琪和文敏到南疆追查兽妖下落,你是知道的罢?”

    苏茹点头道:“知道啊,我刚才正奇怪呢,怎么看着文敏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跟在你身旁,那个陆雪琪也回来了吗?”

    水月大师摇了摇头,道:“雪琪尚未回来,这次是她们两个商议之后,由文敏先回山向我禀告的。”

    苏茹道:“出了什么事?”

    水月大师道:“她们在南疆去拜会那个云易岚的时候,云易岚突然向他们询问,我们青云门的诛仙古剑是否已经损毁了!”

    苏茹脸色大变,愕然道:“什么?”

    水月大师冷笑道:“你也吃惊了罢,我当时听闻,当真也是为之震动,云易岚身在千里之外,怎会知晓这绝大的秘密,当日道玄师兄将我们几个有弟子在场的门脉叮嘱的如同防贼似的,就是生怕此事泄露,你可还记得?”

    苏茹默然许久,眼中担忧之色又重了一层,叹道:“这真是坏事传千里了。”

    水月大师来回踱步,道:“而且你有没有想过,云易岚为何要对那几个小辈说这种话?”

    苏茹缓缓点头,道:“我也正在想此事,若说是看在同为正道份上,他便不该当众提及,反而要替我们隐瞒才是;若并非如此,他乃是心怀叵测,却也应该深藏不露,看准时机才是他这等人物该做的事。”

    “不错!”水月大师哼了一声,道,“问题便在这里了,云易岚这老儿看着像是做了一个傻瓜才会做的糊涂事,两面俱不讨好,但偏偏我等都知道此人并非傻瓜,而是个老奸巨猾之人,但他到底想做什么,却实在让人想不通。”

    苏茹沉思许久,却忽然伸手揉了揉额角,面露痛苦之色。水月大师吃了一惊,连忙走了过来扶住了她,自责道:“你看我,本来你就够心烦的了,我还跟你说这些,好了,不说了,不说了”

    苏茹淡淡苦笑,道:“唉,若是从前时候,有掌门师兄主持大局,我们本来也根本不怕这些事情的,可是如今青云门自己先乱作一团,外面时局又纷乱无比,不知道有多少外敌虎视耽耽,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水月大师皱眉,随即柔声道:“师妹,别说了,你看你都累成什么样了。不是跟你说了么,掌门师兄虽然这些日子脾气古怪了些,与往日不同,但他道行修行通神,心志坚定,我们本不用害怕什么的。”

    苏茹摇了摇头,随口道:“师姐,你不懂,掌门师兄他道行虽然高强,但诛仙古剑凶戾之气反挫却是遇强越强,他道行虽高,只怕入魔还更是深了”

    水月大师一怔,道:“你说什么?”

    苏茹一惊,这才发觉自己说漏了嘴,正欲掩饰过去,水月大师眉头深锁,走到她的面前,肃容道:“师妹,到底那诛仙古剑还有什么秘密,你竟然知道的,快说于我听。”

    苏茹默然良久,叹了口气,道:“罢了,反正到了现在,迟早也是瞒不住的了,师姐,我这便告诉你罢。其实,这都是百余年前的事了”

    ※※※

    南疆十万大山,镇魔古洞深处。

    久别重逢,在最初的话说完之后,小白和鬼厉都有种不知该说什么的感觉,只有趴在鬼厉肩头的猴子小灰,似乎十分高兴看到小白,咧嘴笑个不停。

    鬼厉忽然一怔,似乎想起了什么,转头向来路看了看,却只是一片黑暗,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对小白道:“和我一起来的那个女子,你把她怎么样了?”

    小白哼了一声,淡淡道:“我能把她怎么样?你操心的事情还真是多啊。”

    鬼厉默然片刻,摇了摇头,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加纠缠,当下道:“对了,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当日你走了以后,我一直都没你的消息,这次我来了南疆,也暗中打探过,可是也都找不到你。”

    小白笑了笑,身影似乎在青色幽光中轻轻晃荡,摇动之间,满是动人风韵,道:“我走的时候不是对你说了么,我要找那个‘八凶玄火法阵’给你的。”

    鬼厉道:“我记得,所以我也有去过焚香谷的玄火坛,可是什么都没发现,对了,你还没说你到这镇魔古洞做什么来了?”

    小白耸了耸肩膀,道:“我来这里,自然便是为了那个法阵了,还有顺便看看一个老朋友。”

    鬼厉看着她,沉吟了一下,道:“难道你是说这里”

    小白点头道:“不错,焚香谷玄火坛那里的法阵损毁之后,世间便只有这个镇魔古洞里留着完好的八凶玄火法阵了,另外,我的那个老朋友也正好在这里呢。”

    鬼厉脸色变了变,慢慢地道:“你说的那个老朋友,莫非是”

    小白微微一笑,道:“便是你们口中的那个兽妖之王,兽神了。”

    鬼厉虽多少有些想到了,但听得小白亲口说出,仍是怔了一下,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半晌之后,鬼厉缓缓道:“你怎会与他有交情了?”

    小白看着他,脸上依旧带着一丝柔媚笑容,但目光却清澈如水,却又似带着几分讥嘲,道:“你难道不知道么,我就是一个老妖精了,年纪大了,自然知道的事情多,认识的怪物也多了啊。”

    鬼厉默然,小白看了他一眼,道:“那你呢,你来这里做什么,刚才你说是鬼王命那个女子带你来到这里的,他又想搞什么鬼?”

    鬼厉摇了摇头,道:“鬼王宗主令我前来这里,倒并非要追杀那个兽神的。”

    小白一怔,道:“不是杀他,那要你千里万里的来这里做什么?”

    鬼厉道:“他要我收服兽神身边的一只异兽饕餮,带回去给他。”

    “饕餮?”

    小白又是怔了一下,皱眉思量了片刻,自言自语道:“怪了,他什么时候居然对饕餮感兴趣了?”

    鬼厉淡淡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他是这么传令的,我照办就是。”

    小白哼了一声,道:“那饕餮可是兽神身边须臾不曾离身的灵兽,你要收了它,必然要过兽神那一关,难道你有把握能胜过兽神么?还是你也以为,他受伤之后,想落井下石?”

    鬼厉看着小白,没有说话,片刻之后忽地微微笑了一下,却是迈开脚步,从小白身旁走了过去,向着洞穴更深处的黑暗里走去。

    小白面色微微一变,跟在他的身旁,道:“你是什么意思?”

    趴在鬼厉肩头的小灰看到小白就在身旁,“呼”的一声从鬼厉肩头跳了下来,落在了小白身上,小白将猴子接住,搂在胸前,摸了摸它的脑袋,眼中也不由得有了几分亲切之色,随即又转头看向鬼厉。

    鬼厉缓缓道:“你是知道的,宗主他吩咐我的事,只要不是太过分,我都会替他去做。”

    小白哼了一声,道:“你有没有想过,你自己这般做了,心里可能会舒服一些,但这些年来你做的事情,只怕也未必都是碧瑶她喜欢你做的罢。”

    鬼厉的脚步忽然停了,整个人似乎停滞了一下,小白皱了皱眉,也停下了脚步,却没有去看鬼厉,而是低头慢慢看着猴子小灰,轻轻抚摸它的毛发。小灰三只眼睛眨了眨,似有些不解,一会看看小白,一会又向主人看去。

    鬼厉沉默了好一会,才低声道:“你既然知道这样做会让我稍微舒服一些,为什么还要这样说?”

    小白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鬼厉的身影看上去似乎突然显得有些孤单,只是他站在那幽幽青光里,却并没有回头,就像他早就习惯了,不曾回头一样,他沉默了许久,最后只说了一句:“伤天害理的事,我没有做过!”

    说罢,他再不多说一字,继续的向前走去,望着那个身影,小白也沉默下来,半晌之后,她望向怀中的小灰,却只见猴子的三只眼睛正看着自己。

    小白苦笑了一下,道:“你那个主人啊,这十多年来居然没有发疯,当真也是奇怪!”

    ※※※

    两个身影,在镇魔古洞的深处走了很久,鬼厉没有着急赶路,小白却似乎也是心思重重的样子,既没有阻拦鬼厉前去寻找兽神,也没有开口指点道路方向,只是陪在他身后走着,若有所思。

    忽然,鬼厉停下了脚步,在他的面前,前方黑暗之中,忽然亮起了一道幽幽的绿光,闪烁不停,在距离地面数丈之高的地方闪闪发光。

    而四周,一片寂静,别说呼吸,便是连那些凶恶魔兽的腥臭之味都一点没有。这时,走在他身后的小白叹了口气,道:“到了,前面绿光之下是一个门,过了那门是一间大石室,你要找的人和灵兽,便都在里面了。”

    鬼厉没有说话,不过小灰却是看了看小白的脸色,忽然跳了起来,几下又跳回了鬼厉的肩头,然后回头向小白咧嘴笑了笑,摸了摸脑袋。

    小白对着小灰也微微一笑,随即又对鬼厉道:“你听我说,我和兽神交情非浅,所以要我帮你对付他,只怕是不行的。他的道行神通,我想你虽然未曾交过手,但多多少少也该心里有数罢。他虽然重创于诛仙剑下,但也不是寻常修真之人能够对付的了的。所以”她看着他,慢慢地道,“真的,你现在放手,还不迟!”

    鬼厉沉默了一下,却是对着小白,慢慢摇了摇头,随即深深吸气,定了定神,便是向那个绿光处走去,望着他的身影,小白没有继续跟了上去,眼神之中,却是闪烁着淡淡一丝幽怨温柔之意。

    忽地,她向着鬼厉的身影稍微提高了声调,道:“你身上可还带着那个玄火鉴么?”

    鬼厉怔了一下,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来,道:“是,怎么了?”

    小白面上,似有几分无奈,缓缓摇了摇头,道:“你记住:第一,兽神他是可以打败的;其二,危急关头,你可以用玄火鉴试试看。”

    鬼厉点了点头,虽然心中还有几分不解,但也不愿多问,道:“多谢了。”说罢,继续转身,融入了黑暗,远远的,传来猴子小灰“吱吱”几声轻声叫唤。

    小白望着那片黑暗,站在原地,默默伫立,仿佛已是怔住了,又像是在默默等待着什么。

    ※※※

    绿色幽光之下,果然一扇石门,不过门扉早就不见了,只有此刻看的清楚的那处绿光,原来是一枚硕大的绿色宝石,正镶嵌在石门岩壁之上。

    鬼厉没有停顿,走了进去,顿时眼前一亮,一个燃烧的火盆,孤独的摆在远处地面之上,在火盆火光的周围,又是一片黑暗,看不清楚这个石室到底有多大,但是火光背后,他却真真切切的看到了一个男子,一个身着鲜艳丝绸衣衫的男子,背靠在一个小石台坐在地上,正微笑着看着他。

    那个人的容颜,他却是曾经熟悉的,而在那个男子的身旁,恶兽饕餮慢慢站了起来,满怀敌意的低声咆哮。

    那个看去有些妖艳之气的男子,虽然是一脸的疲倦之色,但眼神之中,却似乎还是带着淡淡笑意,微笑着对站在门口的鬼厉,道:

    “我们又见面了!”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