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四集 第四章 断剑

2013年2月22日 更新

    中土,河阳城外废弃义庄。

    这个神秘人物一举击破周一仙施展法术,以绝对压倒深不可测的道行震慑全场,甚至连周一仙看家的逃命之术也被他所看穿,而在言谈举止之间,此人竟丝毫没有否认和青云门那神秘的联系,加上他高到不可思议的太极玄清道修行,这个神秘人物的来历,简直是无法想象。

    然而,随着这个人黑暗的身影逐渐靠近,身上那股诡异的凶戾之气笼罩而来,周一仙、小环和野狗道人已经没有多余的念头去考虑这些事了。破除周一仙术法之后,那人隐藏在阴影之后的身子似乎突然受到了什么刺激,开始有些缓缓喘息起来,呼吸声慢慢变得沉重。

    周一仙眉头紧紧皱着,盯着那个人影,眼中意外的没有多少惊惧,反而疑惑之色更多些。以这神秘人刚才表现出来的道行之高,自然是决不可能才动手几下便气喘吁吁,显然,此人体内似有隐疾,又或是什么怪异症状,竟连他这等高深道行的人物也难以自控。

    只是虽然如此,但外表看去,那神秘人物非但没有任何衰弱下去的迹象,相反,随着凶戾之气不断高涨,太极玄清道那股纯正温和的气息消沉下去,笼罩而来的杀气和威压,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个时候,任谁面对着那一双黑气之后渐渐亮起闪着凶狠暗红眼神的眼睛,都会明白接下来这个神秘人物将要做什么了!

    周一仙一咬牙,似下了决心,猛然一拉,要将野狗道人和小环拉在自己身后,伸手处,野狗道人被拉了过来,但小环那里,却是拉了个空。

    周一仙吃了一惊,还未等他回头看去,却之间人影闪过,小环竟是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前,面对着那个神秘人。周一仙愕然,却只听小环急道:

    “爷爷,你们快走,我来挡住他。”

    周一仙怒道:“你懂得什么,此人道行非同小可,快”

    他回来二字尚未出口,只见小环已然动手,面对着那个神秘人,这看去秀丽清纯的少女双手猛然扬起,一本黑色无字封皮的书从她手间隐隐闪过,片刻之后,当初鬼先生赠送给她的那七枚神秘的“血玉骨片”,出现在了她的手上。

    一股黑暗气息,无形却似有质,陡然间凭空散发出来,降临在这个废弃庭院之中。周一仙愕然止步,就连前面逼近的那个神秘人,也轻轻“咦”了一声,停了下来。

    与那神秘人身上凶戾气息截然不同,但同样蕴含着诡异黑暗气息的森森鬼气,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此处原本是一处义庄,阴气本来就极重,此番小环施展了诡异的鬼道异术,登时是鬼啸连连,阴风惨惨,直如万鬼呼啸,让人心头直糁的慌。

    七枚血玉骨片,缓缓从小环手心中飘了起来,如无形之手操控,在小环身前半空中排列出一个三角形状,每一片之上那些似血污一般的地方,都缓缓泛起了暗红色的光芒,如七只慢慢睁开的眼睛,盯着那个神秘人物。

    满院子的阴风之中,那个神秘人的衣衫也呼呼直响,但他似乎根本不受这些阴灵鬼魅之惑,那双隐藏在黑气阴影之后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突然寒声说了一句:“鬼道之术!”

    小环眉头微微皱着,原本秀美的脸庞此刻显得微微发白,不知道是因为第一次施展这等异术不熟练呢,还是女孩儿家天生就对鬼魅阴灵这些事物有些反感惧怕,但不管怎样,这第一次被她施展而出的鬼道法术,经由鬼道异宝“血玉骨片”的催化,已然成形,在小环身体附近逐渐凝聚了一层深邃黑气,并且在小环手臂翻转之间,浑然成形,却是一个与小环形象格格不入的巨大黑色骷髅头,看去诡异之极。

    而七片血玉骨片此刻也随之缓缓升空,镶入了那个黑气所化的骷髅两只眼眶之中,瞬间,那骷髅如获新生,双眼中红光大盛,张口一呼,阴风大起处,如雷鸣一般远远激荡了出去,一道黑气如利箭一般急速无比从它口中激射出来,向那神秘人射去。

    破空之声,如鸣镝尖啸,转眼即到了那神秘人身前,神秘人身形一转,看似缓慢,却是在间不容发之际将这道凶厉的鬼气之箭躲了过去,那鬼箭破空而去,激荡之声犹似尚在耳边。

    但还不容他喘息,前方那个黑色骷髅口中竟是接二连三又喷出黑色凶厉鬼箭出来,破空尖啸阵阵,直向那个神秘人物射来,且方向也微有不同,上下左右皆有,竟是丝毫不留余地了。

    站在小环身后的周一仙与野狗道人都变了脸色,所不同的是野狗道人是又惊又喜,不曾想到小环道术竟然如此厉害;而周一仙脸色表情却复杂的多,脸上也没有几分欣喜,更多的却是担心和疑虑。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周一仙忽地脸上神情一动,退后了一步,却是向这个院子里另一个方向看了过去,那里并非小环与那个神秘人物斗法的地方,相反,是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他们刚刚探查过了一个地方——义庄的那个废屋。

    那里阴影深深,不过与此刻庭院之中的鬼气森森相比,那里似乎反而更显得好些,刚才周一仙与野狗道人在门口向里面张望,里头自然是早已荒废了,什么都没有,只有残留的破瓦碎砾,还有就是看的让人不舒服的几具破旧棺木。

    但就是这些,却突然让周一仙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甚至连激斗中的小环他竟也一时没有注意了。

    那间废屋之中,却又是什么事物出现了呢?

    周一仙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那里。

    ※※※

    庭院之中,小环的鬼道异术声势逼人,竟然一时在场面上完全压倒了那个神秘人物,眼看着她召唤出来的那个黑色骷髅不停发出凶厉之极的鬼箭,一支一支破空射去,虽然没有一支能够射中那个神秘人,但也逼得那个神秘人不停闪躲,这阴森诡异的鬼道之力,似乎连那个道行高深莫测的神秘人也不愿直接其锋。

    只是这般过了半晌,虽然小环身外笼罩着的那个黑色骷髅凝而不散,并且双目之中的红光也一样亮堂,但是那个神秘人却有了变化,似乎已经看出了什么,冷笑一声,忽地在漫天鬼箭如雨中,欺身飞起,直向小环扑来。

    所有的鬼箭似乎一时都失去了准头,从他身边滑了开去,咄咄之声尖啸不绝于耳,却是都向旁边飞去了。周围野狗道人等脸上都是失色,小环也是脸色一白,眼看那黑色身影就要飞近身子,她双手猛然一合,并于胸口,顿时在她术法催持之下,黑色骷髅呼啸一声,竟是突然变小了一半左右,但同时也挡在了小环身前,那七片闪烁红光的血玉骨片急速旋转着,黑色骷髅双眼之中,瞬间洒出一片红色光幕,截住了那神秘人物的来路。

    神秘人哼了一声,似乎以他的道行,竟然也对这片红色光幕有着几分忌讳,硬生生顿住了身子,停了下来,反观小环,虽然暂时脱离危险,但紧接着不知为何,整个人身子一颤,似乎突然间元气大伤,脸上竟也闪过一道黑色,片刻之后,她手间术法与身前那个黑色骷髅,全都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

    就连她操控射出的鬼箭,也立刻受到了影响,从刚才尖啸激射、势不可挡的气势,变成了软弱无力的样子,而先前小环做法洒下的那片红色光幕,终于也是在小环吃力的神情中,渐渐抖动,终于消散了。

    意外的,那个神秘人在小环突然现出颓势之后,没有再度攻击,反而站住了身子,看着对面那个渐渐衰弱的少女,眼中闪烁过一丝寒光。

    野狗道人大急,不知道小环前一刻看去还好好的大占优势,怎的突然就似乎元气大伤的败了下来,连忙上前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小环,入手处,他顿时大吃一惊,小环的身子冰凉之极不说,那寒意中更有一股诡异莫测的鬼力妖气,咝咝散发出来,直欲择人而噬。

    幸好这个感觉很快就随着小环无力坐倒而消散,野狗道人也不敢怠慢,扶着小环慢慢坐下,周一仙默默走到小环身旁,仔细看看了她面容,摇头叹息了一声,没有说话。

    小环此刻看去衰弱之极,似乎是连话也说不出了,半空之中的那个黑色骷髅渐渐变淡,终于也消散了去,只留下了变回平淡无奇的七个血玉骨片,从半空中微微凝了一下,随即掉落了下来,落在小环身前石板之上,发出了几声清脆的声响。

    那神秘人看了看小环,突然道:“这‘血魂’之术,她修行了多久?”

    周一仙慢慢走到小环身前,挡住了他看向小环的视线,神秘人向他看去,周一仙淡淡道:“不过一月而已罢。”

    那神秘人沉默了片刻,眼中那两点红光不知何时,缓缓又黯淡了许多,随着那两点红光的弱化,他整个人似乎看起来又多了几分人味,身上那股凶戾之气也淡的多了。

    周一仙眉头一皱,他走南闯北见识阅历,放眼天下都没几人能与他相提并论,自然也看了出来这神秘人身上的怪异之处,眼中渐渐露出思索之色,随即似又想到了什么,忽然又向那间废弃屋子方向,看了一眼。

    冷冷夜风之中,那栋荒废多年的屋子孤零零耸立着,破败凄凉,当真是一点异处都没有,只是周一仙看着它的表情,却大是古怪,隐隐中还有几分期待。

    那神秘人沉默了一会,声音还是那般平淡,但看向周一仙身后的视线里,已经多了几分意外的赞赏,道:“好天资啊,只可惜却用到了鬼道小术之上。”

    周一仙转过眼看着他,道:“这位尊驾,我们并无意冒犯于你,今晚误入此地,也并无他意,更不想与你起什么冲突。如果没有其他事,请尊驾还是让我们三人走罢。”

    神秘人目光慢慢收了回来,看着周一仙,冷笑了一声,道:“误入此地,你们说的倒轻松,谁知道你们不是”

    话说了一半,突然,那人身子却是微微一抖,竟是把话都中断了,周一仙一震,随即清清楚楚地看到,那面黑色笼罩之后的面庞上,眼眶中,两点红色的光亮,竟又是缓缓亮了起来。

    凶戾之气重新泛起,无形地笼罩过来,威压一切,比之刚才竟有过之而无不及。

    周一仙脸色大变,猛然退后一步,一把将无力的小环拉了起来,对惊愕的野狗道人急道:“快,快分开跑,逃得一个是一个”

    野狗道人似乎也明白了什么,但还不等他开口说话,前方黑暗猛然一凝,阴风大盛,一个巨大的阴影霍然从天空径直笼罩而下,竟是将他们三人完全笼罩其中,更无去路可走了。

    野狗道人大吼一声,整个人扑了上去,将小环压在身下,用自己身体挡住那片黑影,周一仙怔了一下,老脸上复杂神情一变再变,但须臾之间,那片威势无比的黑暗如天幕落入人间,沉重威势不可阻挡,轰然罩了下来,如万丈泰山压顶一般,眼看就要将三人压做兹粉。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际,生死关头,那个废屋之中忽地闪起一道赤色亮光,似有人在黑暗之中猛地怒吼一声,这光亮瞬间暴涨,仿佛被压抑许久的愤怒,转眼间刺破黑暗,变做光芒无比耀眼的巨大光柱,硬生生从废屋黑暗深处迸发出来。

    随即而来的,是如雷鸣一般的轰鸣之声,整座废屋瞬间被一股大力震的四分五裂,无数碎土瓦砾在巨大的轰鸣声中被激射上天际,赤光耀耀,如火焰熊熊,一个人影化身巨龙,划过黑暗虚空,以雷霆万钧之气势轰然而至,向那个神秘人射去。

    眼看就要将周一仙、小环、野狗道人三人压得粉身碎骨的诡异阴影突然如长鲸吸水一般收了回去,巨大的压力猛然间消失,周一仙等三人竟是都不由自主地感觉到天旋地转,脑海之中晕个不停。

    而远处,迎着那个激射而来的光亮人影,这个神秘人物似也十分恼怒,双目之中血红之色更重,猛然间双手齐出,挡在身前,瞬间凝成一道黑影之墙,硬生生抵住了那道熊熊赤光。

    只是双方全力激斗之下,赤光与黑影交界之处,如光影竟也白热化,不断发出“咝咝”怪异啸声,远远看去,那周围景物竟都开始汽化,滚滚热浪开始翻滚,一点一点向上空飘荡上去。

    而此刻,他们两个神秘人物的身影竟然已经看不清楚了。

    这样一个平静夜晚,这样一个荒废义庄,竟然有如此高深道行的人物,在这里做决死的斗法!

    忽地,那光亮的最深处,迸发出一声巨响,如天际惊雷猛然炸响,瞬间一股巨大的劲风扑面而来,四面沙尘滚滚,所有的物体都被激射而出,甚至周一仙等三人的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向外翻腾飘了出去。

    那惊雷之中,竟似乎还有一个声音大声怒吼,如雷霆一般:

    “你还不回头!”

    回答那个声音的,是一声冷笑,包含着无穷无尽的不屑与狂傲。

    光影摇曳,然后最终缓缓黯淡消散而去,一个大坑,霍然在沙尘之间现身出来。坑中站立两人对峙,一人是周一仙他们从未见过的,身形矮胖,满面怒容,手持一柄赤色仙剑,凛然生威,只是不知是不是受了伤,此人的嘴角边上,已经有血丝痕迹;而另一人看衣衫服饰,正是刚才他们对敌的那个神秘人物,但此刻笼罩在他身上面前的那层黑气却已经消散了开去,不知是不是因为和这个矮胖人物斗法太过激烈,无法保持缘故。

    远远看去,这神秘人身着着青云门道袍,面目却是清庸,五络长须,给人第一眼的印象,却是得道高人、卓而不凡的样子,只是此刻他双目之中寒光闪闪,红芒闪烁,却是平添了几分诡异。

    那矮胖之人向周一仙等人处看了一眼,似乎看到他们三人暂时并无生命危险,这才露出放心一点的神色,随即神情转为严峻,盯着那个道人,半晌之后,冷笑寒声道:“你以为就凭这个‘诛心锁’道术,就可以将我困住么?”

    那道人双目之中红芒闪烁,身上凶戾之气强盛之极,几如有形之物,不断伸缩吞吐,阴森森地道:“我倒忘了,这个道术原是你那一脉祖师所创的,不过用在你的身上,滋味不好受罢!”

    “呸,”那胖子喝道,“你堕入魔道,还敢妄言。诛心锁早已被历代祖师明令禁修,如今你无视祖训,眼里还有青云门历代祖师么?”

    那道人冷笑一声,道:“当日你与我大战一场,祖师祠堂的毁坏,可不是我一人的功劳,你眼中可还有青云门历代祖师么?”

    那胖子一窒,但随即更是恼怒,只是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只是狠狠瞪着道人。那道人打量了胖子几眼,忽地冷笑道:“我看你还是不要逞强了罢,虽然你道行比我想的还要深厚,竟可以强破诛心锁禁制,但你为了救那三人,耗费修行强行打通,此刻气血回涌,全身气脉一起震荡,最多不过只剩了平日六成道行。嘿嘿”

    他阴恻恻寒声冷笑,道,“当日你全盛时候,尚且不是我的对手,被我擒下禁锢在这废棺之中,如今还敢与我为敌么?”

    胖子却没有丝毫畏惧退缩之意,凛然道:“当年你与万师兄绝代风华,荡魔除妖,我追随你们之后,便是为你们死了,也没有丝毫悔意;但今日你已非当年之人,而我所为,却正是你与万师兄当年九死不悔所做之事。”

    他一声长啸,面容上带着几分刚毅,却还有几分深深哀伤,喝道:“接剑!”

    一言未落,人影如电,瞬间融入赤光熊熊,如巨龙腾空,猛扑而来。那道人双眼中红芒大盛,瞳孔却微微收缩,眼看那赤色光柱声势之盛,竟似划破长空,割裂天地,几不可阻挡,只剩下同归于尽这一条路了。

    他却忽然冷笑,右手挥舞处,突然一道冷光泛起,并没有多少耀眼光芒,但就是在身前挡住了那道赤色光柱的去向。

    而那道冷光与赤色光柱甫一接触,陡然间闪耀光辉,看似无锋迟钝,竟然是硬生生切了进去,一阵光芒耀眼闪烁摇动。

    那胖子忽然间一声怒吼,随即一声痛呼,顿时赤色光芒倒折而回,轰然而散,胖子踉踉跄跄竟是被打飞了出去,落在地上更是站不住脚,接连向后退去,而一路倒退之中,他口中已然是鲜血喷了出来,显然伤的极重,甚至连衣衫胸口都被血染红了一大片。

    而那个道人处,冷光一闪即收,定睛看去,他手上却是握着一把平淡无奇的古剑,那古剑形式古拙,材质更是奇怪,似石非石,最奇怪的地方是,这柄古剑竟是一柄断剑,前头两尺地方,竟是折断了。

    那胖子口中鲜血流出,狠狠盯着那道人,嘶声道:“你你竟敢将诛仙剑也带下青云山?”

    那道人仰天狂笑,姿态猖狂已极。而远处,周一仙三人越听越惊,到了最后,更是惊的脑海中一片空白!

    诛仙古剑!

    那道人手中的断剑,竟是就是名动天下的仙家第一名剑——诛仙古剑么?

    那么这两个道行高到恐怖的人,又会是什么人物?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