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四集 第五章 心机

2013年2月22日 更新

    南疆,十万大山。

    冰冷的阴风逐渐让人感觉到了寒意,天空中低沉的黑云与那个渐渐明显的幽深洞穴,都显示着那个传说中恶魔的洞穴渐渐接近。陆雪琪等一行人站在了离镇魔古洞十数丈远之外的地方,向那个洞穴方向眺望。

    远远的,一个面对洞穴深处背对他们的石像,孤独地伫立在镇魔古洞的洞口,除此之外,更无他物。

    李洵看着那个洞穴,似乎也有些莫名的紧张,低声道:“就是这里了。”

    阴风呼啸,似乎突然间拔高了几分声调,让人悚然一惊。陆雪琪、曾书书、李洵等人道行深厚,自然并不畏惧这阴风里所蕴含之阴气,而跟着他们前来的十几个焚香谷弟子,也无不是百里挑一的高手,看去也没有太多的不适神情。

    曾书书回过头来,道:“此处妖气果然是极重的,只是我们观察许久,却并无一个妖兽出没,这倒有些奇怪。”

    陆雪琪点了点头,但清冷神情丝毫不变,淡淡道:“既然来了这里,我们就过去好了,有什么魔兽妖孽,也好早早对付。”说罢,也不等李洵等人的回答,径直就向前走了过去。

    李洵与曾书书对望一眼,曾书书干笑了一声,耸了耸肩膀,跟了上去,李洵从背后看着那个窈窕的背影,忽地暗自叹息了一声,对他来说,那个身影真不知在他梦里出现过多少回了,可是当真有机会在一起的时候,却似乎反而离的更远了。

    他默然片刻,挥了挥手,招呼了一下身后的诸位师弟,也跟了上去。

    远处,镇魔古洞洞口那尊神秘石像的附近,忽地黑影闪过,向洞穴之中闪了进去,正是黑木的身影。

    几乎是随着黑木的身影闪到洞口,那个洞穴深处忽地凭空一声低吼,正是那凶灵黑虎的声音,随即半空之中的虚幻烟雾开始凝聚,眼看凶灵就要再度出现。便在此时,隐藏在黑衣之后的黑木忽地疾声道:“大哥,你先不要出来,听我说。”

    凶灵黑虎的声音冷笑了一声,但白色烟雾仍然在凝聚着,显然没听黑木的话,道,“畜生,你还敢回来么?”

    黑木站在洞穴一角的阴影里,道:“你现身之后,难免惊动到这些过来的人,今日来这镇魔古洞之人源源不绝,所为何事,难道你还不知道么?”

    虚幻的白色烟雾突然在半空中窒了一下,没有继续增加,却也没有散去的意思,片刻之后,黑虎的声音冷冷道:“你什么意思?”

    黑木冷然道:“他们前来这里,自然是要对付这个洞穴里面的人,不管怎样,这岂非正是你所希望的?更何况早先你便已经让人进去了,现在何妨再多放些人进去,有何不可?”

    洞口之外,远远响起了脚步声音,那一行人,接近了这个古老幽深洞穴。

    白色的烟雾忽地散开,在从洞穴深处吹出的强劲阴风之中,瞬间散于无形,而几乎是在同时,黑木那黑色的身影也隐没在黑暗之中。

    陆雪琪、曾书书和李洵等人的身影,在下一刻之后,出现在镇魔古洞的洞口之前。

    曾书书小心翼翼地向洞穴深处那深沉的黑暗张望了一眼,眉头皱了起来,显然对这里面妖气如此之中却又如此诡异莫测的地方,感觉有些不放心。而站在他身边的李洵,和他有几分相似,也是微微皱起了眉头,但神情之间,眼光中却透露出几分隐约的意外和惊讶,他慢慢在洞穴口附近来回走了几步,但一片都很平静,除了强劲刺骨的阴风之外就再无其他声息。

    这似乎让李洵感到了有些困惑,他凝视着这个镇魔古洞,默然不语,似在沉思什么。

    与这两个男子不同,在到达这个洞穴外之后,陆雪琪很快的就将注意力从镇魔古洞里那片幽深的黑暗上,转到了旁边那尊神秘而孤独的女子石像,她缓缓走到石像面前,凝视着石像。

    石像女子不知道已经经历了多少岁月的风霜雨雪,从上到下到处可以看见侵蚀的痕迹,但仿佛是有什么感应一般,陆雪琪却分明看出,这石像女子的神情依然是那般栩栩如生,她的面容是微微哀愁的,带着一份伤心,她的眼眸里,似也都是迷惘的,默默注视着这个神秘的古洞深处,仿佛在期待什么,又似在倾诉什么?

    只是这千万年间,又有谁听到过她的心语?

    “陆师妹,陆师妹!”

    忽然,几声有些惊讶的呼喊从旁边传来,陆雪琪全身一震,情不自禁地后退了一步,从自己莫名其妙的沉思中这才惊醒过来,向旁看去。

    曾书书脸上有几分讶异,还有几分担心,道:“陆师妹,我叫了你几次了,怎么你都好似没听见一样?”

    陆雪琪脸色微微发白,缓缓将垂在身边腰间的手握紧,却发现不知何时开始,自己的手心里居然都是冷汗。她深深呼吸了一下,镇定了下来,淡淡道:“没事,你们发现了什么吗?”

    曾书书摇了摇头,道:“没有,这里除了阴风阵阵有些诡异之外,连一只妖兽的踪迹都没看到。”说着,他转向李洵,道,“李师兄,你发现了什么?”

    李洵沉默了一下,同样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可是这里真的大有古怪”

    曾书书奇道:“古怪,什么古怪?”

    李洵一惊,连忙干笑了一声,道:“没有,我是看此处本是兽妖巢穴,如何竟无兽妖出没,所以感到奇怪。”

    曾书书笑了笑,道:“说的也是,我心里也正觉得奇怪呢,你说呢,陆师妹?”

    陆雪琪没有立刻回答,明亮清澈的眼眸中缓缓闪动着光芒,又向李洵处看了一眼,李洵不知怎么,忽然咳嗽了一声,转过头看着其他焚香谷弟子,道:“你们几个过来,别离得太远了。”

    陆雪琪默然片刻,又回头向那尊女子石像看了一眼,道:“不管怎样,我们来到了这里,就决无半途而废得道理,我们进去罢。”

    曾书书点了点头,道:“不错。”说完,他转头对李洵道:“李师兄,你的意思怎样?”

    李洵依旧皱着眉头,似乎此刻他有什么难解心思一直挂在心头,但片刻之后还是道:“陆师妹说的很是,我们还是进去罢。”

    曾书书转过身,道:“既然如此,我们就进去罢。不过这里毕竟非同寻常,我们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这样罢,我当先开路,陆师妹你居中接应,李师兄你断后,其他诸位焚香谷师兄走在中间,可好?”

    李洵点了点头,刚要答应,忽然陆雪琪在一旁淡淡道:“如此不妥,还是换一下罢。”

    曾书书与李洵都是一怔,曾书书道:“陆师妹,那你是什么意思?”

    陆雪琪沉吟片刻,道:“我走前面,曾师兄走在最后,其他的人和李师兄都在中间吧,李师兄与诸位都是焚香谷的弟子,万一出事,也好有个指挥说话的人。”

    李洵脸色微微变了变,似乎想说什么,但曾书书已然笑道:“啊,说的也是,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上,陆师妹说的有理,那就这么定了。”

    李洵皱了皱眉,但终究还是闭上了嘴,没有说话,算是默许了。陆雪琪看了看他,又转过头来对曾书书道:“曾师兄,你走在最后,视线较好,宜通观大局,运筹于心。”

    曾书书微微一笑,忽地在李洵等焚香谷弟子都看不到的角度上,背对着他们,对陆雪琪眨了眨眼睛,随即笑道:“陆师妹放心,有我断后,什么麻烦都不怕,哈哈哈”

    陆雪琪深深看了曾书书一眼,忽地嘴角似也露出浅浅一丝笑意,但随即却又消失,饶是如此,这片刻风华,却已让远处不时向她偷偷张望的焚香谷年轻弟子为之心神动荡,有人禁不住叹息了出来。

    李洵哼了一声,面色冷峻,顿时异样声响消失无踪,陆雪琪面色重新转为漠然冰冷,向周围看了一眼,道:“我们进去了。”说完,更不理会其他人,当先走去。

    曾书书转身对李洵笑道:“李师兄,我们也走吧。”

    李洵点了点头,向其他焚香谷弟子招呼了一下,跟了上去,等李洵等一行人都随着陆雪琪走入了那片幽深深沉的黑暗,曾书书却似乎还不紧不慢,向着周围风景又眺望了片刻,似乎寻思着什么,末了片刻之后,他才神秘一笑,缓缓走进了这个古老洞穴。

    低沉的脚步声从黑暗之中回荡着传了出来,镇魔古洞的洞口重新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随着那脚步声越来越低,越来越远,终于消失之后,黑暗里忽然闪过一个身影,随即黑木的身形缓缓从黑暗里走了出来,慢慢走到了那尊女子石像的身前,默默看着石像。

    在他身后,虚幻的白色烟雾缓缓飘起、凝聚,凶灵黑虎巨大的身影也再度出现,但此刻他却似乎没有立刻对黑木恶言相向,而是返身向洞穴深处那片黑暗里注视良久,忽地冷笑了一声,道:“中土这些人,勾心斗角从来不绝,便是到了这里,居然还是在斗个不停。”

    黑木转过身来,淡淡道:“人心从来如此,不要说是他们,便是你我,甚至当年的娘娘,难道不也是如此么?”

    “什么?”凶灵黑虎巨大的身躯猛然转了过来,因为速度太急太快,以至于在半空中发出类似野兽低吼一般的闷响,再看他的脸庞时,已是满脸怒容,狰狞之极,只听他吼道:“你说什么,你竟然胆敢侮蔑娘娘,而且还是在娘娘神像面前?”

    在这恐怖之极的凶灵巨躯之前,黑木的身子看去显得渺小之极,但不知怎么,虽然看不清澈他的脸,但从他平静的口吻之中,便可以听出他没有丝毫的畏惧之意,更多的,仿佛却是深深的疲倦。

    “大哥,如果娘娘当初没有心计的话,这么多年以来,你以为是什么能将那个不死不灭的妖孽封印在这个古洞之中?”

    凶灵黑虎明显为之一窒,但他显然不想承认这一点,吼道:“你胡说什么,那都是娘娘当年”

    “好了!”突然,黑木一反常态,竟然断喝了一声,打断了凶灵黑虎的话,道,“你不要老是这样把娘娘、娘娘挂在口边,对娘娘尊崇之意,我一分都不比你少了。”

    凶灵黑虎巨大的身躯僵了一下,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丝惊愕神情,半晌之后,他没有发怒,脸上神情却反而冷静了下来,从上向下看着这个前世的亲人,他忽然笑了,然后淡淡道:“你怎么了,从前你从来不会对我这么说话的?”

    黑木仿佛是自嘲一般冷笑了一下,慢慢的又将目光转回到那尊巫女娘娘玲珑的石像之上,慢慢道:“是啊,我从前是决不会这般说话的,可是为什么现在我会变成这样了?我自己都不知道,谁又能告诉我?”

    凶灵黑虎冷冷道:“那是你自己的事,我没兴趣也不想知道,你只管告诉我一件事就好。”

    黑木怔怔看着玲珑的石像,口中道:“什么?”

    凶灵黑虎道:“当初是你背叛娘娘留下的遗训,大逆不道,私自帮助那个妖孽找回了南疆五族的五枚圣器,复活了他。但今日你为何又让我放人进洞,意图对他不利?”

    黑木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玲珑的石像,半晌之后,他声音低沉而带着痛楚,道:“娘娘当年封印兽神,是做错了;我们追随娘娘,要求那长生之术,所以造出了这等怪物出来,也是错了;我以为兽神罪不当此,却不料他竟迁怒天下苍生,以至于出了这旷世浩劫,我也错了。”

    他惨然而笑,忽地回身,张开双臂,声音凄厉,仰天大喊:

    “错!错!错!原来我们都错了啊”

    那呼喊之声远远回荡,群山响应,只是天地冷漠,却仿佛什么也未曾改变一般,冷冷注视着这凡俗人间。

    凶灵黑虎巨大的身躯站在一旁,看着黑木那突然痛苦万状的身影,也沉默了下去,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默默站在他的身后,眼眶之中,那复杂的眼神微微闪烁着,只是,却没有丝毫的泪光。

    无论是他还是黑木,在这凄凉的世间,千万年来,都早已经失去了哭的权力罢!

    ※※※

    行走在镇魔古洞之中的陆雪琪,忽地似感觉到了什么,站住脚步,回身向来时的路看了一眼,只是身后来路黑漆漆一片寂静,竟是除了沉默,再没有一点声息了。

    只是那一阵突然而来的悸动,在心间竟翻滚回荡着,久久不曾平静。

    跟在她身后不远处的李洵低声道:“陆师妹,怎么了,你发现了什么吗?”

    陆雪琪在黑暗之中,缓缓转过身子,向着前方,那里,却也是一片黑沉沉的黑暗。

    她在黑暗中,沉默了片刻,然后静静地道:“没什么,继续走罢!”

    她在黑暗之中,深深呼吸,振作精神,昂然走去,黑暗在她身前悄悄散开,因为从她的手间,天琊神剑渐渐亮了起来,温柔的淡蓝色光辉轻轻笼罩在她的身边,看去如梦幻一般。

    身后,不知有多少人瞬间屏住了呼吸。

    只是,那个美丽的身影,决然向着黑暗前路而行,虽然看去有几分孤单,但竟没有丝毫的犹疑。

    这一段路,这样一个人生,却应当怎样走过?

    她没有回头。

    ※※※

    镇魔古洞深处。

    火焰在那个古老的火盆中静静燃烧着,只是若仔细看去,便会发现在那火光之下火盆之中,却没有看到有柴火或者灯油一类的可燃之物,这不停燃烧的火焰,竟似乎乃是无根之火。

    火焰在半空中闪动着,火舌晃动,照亮了兽神的脸,也映出了那个逐渐接近的男人的身影。

    鬼厉走到了火光的另一头,他的脸在光亮中,慢慢现了出来,同时看到了前方那个熟悉的面容。

    依旧坐在地上靠着那个小石台的兽神微微笑着,上下打量了一下鬼厉,道:“我知道迟早会有人来,但是却想不到会是你第一个到了这里,”他顿了一下,微笑道:“看你刚才见到我的神情,似乎并不吃惊,是不是在此之前我们见面的时候,你已经知道到我的身份了?”

    鬼厉缓缓摇了摇头,面对着这个看去年轻而温和的男子,实在是很难把他联想到之前给整个天下苍生带来旷世浩劫的那个兽妖,只是,这却是事实。

    “我是后来猜到的。”他淡淡地回答道。

    兽神看着他,温和地道:“哦,我倒很是有兴趣,你是怎么猜到的,是从传言中我的相貌,或是我的衣着,还是我的种种举动上猜到我的身份的呢?”

    “都不是。”鬼厉道。

    兽神似乎来了兴趣,道:“哦,那是什么?”

    鬼厉向他身边看了一眼,道:“是它。”

    兽神慢慢点了点头,道:“不错,这倒是最好的方法,错不了的。”在他身旁,恶兽饕餮低吼了一声。

    兽神伸出手去,从远处看,鬼厉甚至也能看出那只手是异样的苍白,似乎根本不似人的手了,那只手枯槁的仿佛是当初他在七里峒见到大巫师时所看到的手。

    只是,在那只看似无力的手轻轻拍打几下之后,似乎得到了一些安慰,饕餮平静了下来,慢慢趴在地上。与此同时,一直待在鬼厉肩头的猴子小灰却慢慢溜了下来,在地上摸了摸脑袋,又看了看鬼厉和兽神,似乎感觉这两个人之间并没有预想之中强烈的敌意。

    它想了一会,然后慢慢的,满满的向饕餮靠近,饕餮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转过头来,注视着灰毛三眼猴子的靠近。很快的,小灰就接近了饕餮的身旁,它咧嘴笑了笑,摊开了双手,身后尾巴居然还翘起晃了一晃,随后,它慢慢伸出手,向饕餮的脑袋上摸去。

    鬼厉与兽神的视线,暂时都被小灰吸引了过去,只是他们两人却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看着小灰的动作,鬼厉忽然心中一动,曾几何时,多年之前,当他还是那个普通的张小凡的时候,在大竹峰上,小灰也是这般和田不易养的那只大黄狗套近乎的。

    饕餮慢慢伸直了身体,但没有立刻站起,对它来说,似乎有几分困惑,它转过头看了看主人兽神,只是兽神似乎漫不经心的样子,看不出有什么不悦的表情,随即它又回过头来,小灰的手眼看就伸到了它的头上。

    饕餮口鼻之中,忽地低低喷了一个响鼻,似乎实在示威,小灰吓了一跳,把手臂缩了回来,随即发现饕餮并未有攻击动作,只是眼中警惕地看着自己。

    小灰呵呵一笑,在地上蹦跳了两下,忽地向前猛地一跳,跳到了饕餮的身子旁边。饕餮显然吓了一下,身子向后一缩,但猴子小灰已经慢慢摸了一下它的脑袋。对它来说,饕餮那恐怖狰狞凶恶的头颅似乎反而是很亲切的所在。

    饕餮血盆大口中发出低低一声咕哝,似乎在抱怨了一句,但片刻之后,它却慢慢重新懒懒得躺到了地上,把头枕在自己手臂上,似乎有些昏昏欲睡的样子,而小灰也靠在它的身上,不时发出“吱吱吱吱”的轻笑声,慢慢摸着饕餮的脑袋。

    两只灵兽之间,仿佛已经没有了隔阂。

    鬼厉与兽神的目光,缓缓自它们身上收了回来,一时都沉默不语。

    也不知过了多久,兽神忽然微笑道:“其实,他们反而比我快乐,不是么?”

    鬼厉没有说话。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