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四集 第六章 魔兽

2013年2月22日 更新

    “好罢,”兽神淡淡一笑,转过了身子,脸上的倦容似乎又深了一些,道,“你到这里是所为何事,是为了杀我么?”

    鬼厉摇了摇头。

    兽神倒是微微怔了一下,随即失笑道:“想不到竟还有人不想杀我的,我倒是没有料到。这数月来,用你们这些人类的话来说,我荼毒天下,浩劫苍生,本是罪该万死的人,你却怎会不想杀我?”

    鬼厉默然,看着兽神,兽神也望着他,两个男人之间,那团火焰正静静燃烧,同时倒映在他们的眼眸之中。

    “我应该想杀你么?”

    “不应该么?”

    沉默了很久,很久

    “或许罢,”鬼厉的脸上,忽然现出很复杂的神情,有那么几分追忆,几分痛楚,还有几分隐约的迷惘,面对着这个世间最凶恶的魔头妖孽,他却似乎竟能完全放开了心怀,全然没有在其他人面前的那种漠然自闭。

    “换了是在十年之前,我定然全心全意要为了天下苍生除害,纵然知道我力有不逮,但终究也不能后退半步。可是现在”

    兽神盯着他,追问道:“可是?”

    鬼厉脸上的迷惘之色更重,缓缓道:“我只是突然觉得,这天下苍生,与我又有何干系?我毕生心愿,原只是想好好平凡过一辈子罢了,我不要学道,不要修仙,甚至连长生不老我也不想要的。”

    兽神脸上的神情,突然也变了,他的眼神从隐隐的讥笑变成了庄重,甚至其中竟带了几分与鬼厉隐隐相似的迷惘,仿佛是什么,触动了他深心里的某处。

    他忽然道:“那你究竟想要什么?”

    鬼厉漠然一笑,慢慢抬头仰望上空,只是那里却只是这古老洞穴里深沉的黑暗,没有一丝光亮,他道:“我不知道,有时候我也曾想过,或许能够回到十年之前,我在大竹峰上的日子?又或许,我梦想干脆回到儿时,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只是,”他低低苦笑一声,道,“这中间是是非非,恩恩怨怨,我又怎能割舍忘却?”

    兽神沉默了片刻,道:“你后悔了么?”

    鬼厉没有立刻回答,过了一会,他重新看向兽神,望着火焰光芒背后那双眼睛,摇了摇头。

    兽神冷笑一声,道:“以你说来,你半生坎坷,伤心往事颇多,但此番我问你,你却又不后悔,这又怎么说?”

    鬼厉道:“我半生坎坷,却多不由我。我欲平凡度日,却卷入佛道之争;我欲安心修行,却成了妖魔邪道;我愿真心对人,却不料种错情根,待我明白了真心待我是谁的时候”

    他的脸,慢慢现出凄凉之色,终究也没有再说下去,半晌之后,他才低声道:

    “后悔?我怎么能后悔,我后悔又有什么用”

    兽神默默看着站在那里的那个男子,十年岁月,似乎并没有在他容颜上刻画出多少沧桑痕迹,只是他站在那里的身影,却显得那般疲惫。兽神甚至忍不住开始想象,那个十年之前的少年,他却又是怎样的一种生活。

    两个男人之间,陷入了沉默,仿佛他们都不知不觉陷入了对往事的追忆之中。

    每一个人的一生,过往的往事,又有多少值得我们追忆的呢?

    十年?百年?千年

    还是终究要在时光中慢慢消磨,默默逝去?

    兽神默然想着,脸上的疲倦之色更重了,他的眼神,慢慢的移到那个古老洞穴的洞口方向,隔着无尽的黑暗,在遥远地方,还有个人影孤独伫立在那里罢?

    这样的一生,却又是怎样的一生?

    他忽然向鬼厉问道:“你说,活着是为了什么?”

    “活着是为了什么?”鬼厉低低默诵了一遍,默然半晌,抬头道,“我不知道,只是我这一生,仿佛都是为了别人活着的。”

    兽神怔了一下,自言自语道:“为了别人而活,那我呢,我又是为了谁而活?”

    鬼厉略感意外,显然没有想到兽神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随即,他却又皱了皱眉,显然回想起刚才自己的言辞,感觉有些意外,怎会这般说话出来。

    定了定神之后,鬼厉的脸上重新回复了平静,似乎刚才那一瞬间闪过的软弱,已经消失不见,从来不曾在他身上存在过一样。他深深看着兽神,道:“我今日来此,并非为了杀你。”

    兽神似乎仍然有些心不在焉,想着些什么,口中淡淡地应了一句,道:“哦,那你来这里是为了何事?”

    鬼厉一指他身边趴在地上的饕餮,道:“我是为它而来的。”

    兽神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而地上的饕餮却是立刻做出了反应,登时瞪大了铜铃般巨目,张开血盆大口,向着鬼厉这里咆哮了一声,并慢慢站了起来,杀气腾腾。而三眼灵猴小灰似乎有些困惑,慢慢离开了饕餮身边,跑回到鬼厉脚下,抬头看了看鬼厉,似乎对主人的话有些不解,不过片刻之后,它还是爬上了鬼厉的肩头,只是三只眼睛却不时的向饕餮那里看去。

    兽神哼了一声,道:“这倒怪了,你来这里不是为了杀我,却是为了这只饕餮?你要它做什么?”

    鬼厉淡淡道:“不是我要它,是另一个人想要它,而那个人的话,只要不过分,我都要帮他。”

    兽神看了他片刻,忽然笑了起来,道:“你是欠人的情,是罢?”

    鬼厉默然片刻,道:“我的确欠了人情,很多很多,多到我一辈子都还不了,不过这与你无关了。”他抬眼,肃容,向前缓缓踏出了脚步。看着他的身影慢慢接近,兽神的瞳孔似微微收缩了一下。

    火盆中的火焰倒映在鬼厉脸上,舞动的光影在黑暗与光明交界中颤抖,那个男人平静地道:“我无意与你为敌,不过看来这也是难免的了。”

    兽神仰首发出“哈”的一声冷笑,道:“你以为以你的道行,你能胜过我?”

    鬼厉没有说话。

    也没有停下。

    低沉的脚步在空旷的空间中回荡,没有风,可是不知为何,这个巨大石室中唯一的火焰突然开始摆动,光芒渐渐强烈起来。

    黑暗处如幽冥,沉默而深不可测,不知道有多少恶魔妖灵,在那片黑暗中凝视着这片光亮的人们。

    鬼厉向着火光之中的兽神走去。

    忽地,那团火焰陡然抬升,绽放出耀眼光芒,整个的火焰体积也足足比刚才平静燃烧的时候大了数倍之多。熊熊烈焰之中,竟似乎传来了一声如龙吟一般的声音,远远回荡了出去。

    随着这声龙吟,似乎整座巨大的石室空间竟为之颤抖起来,那龙吟之声从低到高,从黑暗深处回荡传来的回音竟也不曾有减弱的趋势,反而越拔越高,几成尖利啸声,到了最后,已是山呼海啸一般震耳欲聋。

    鬼厉停下了脚步,因为面前的那团烈焰已经从火盆之中霍然腾起,挡在他的面前,而那片炽热的烈焰之中,隐隐的,竟似有一双狰狞的眼眸若隐若现,注视着他。

    兽神的身影已经消失在火光之后,但他平静的声音却从火焰里清晰的传了出来,道:“这是南疆古老传承的一座法阵,名唤‘玄火八凶法阵’,你若能破了他而不死,要做什么,我也随你了。”

    他的话声方落,几乎是在同时,一记怒吼从火焰最耀眼处迸发而出,那火焰剧烈颤抖变化,周围五尺之内的土地尽数为之焦烈,可想而知这火盆附近的炽热程度。

    强烈的热风从前方吹涌过来,鬼厉的衣服都为之向后飘扬,但他的脸色似乎却不受任何影响,甚至连趴在他肩头的猴子小灰,对着这炽炎也是三目注视,却并无畏惧与痛苦之色。只是,他们的神情却是严肃的,任谁也知道,这只是开始而已。

    第一块血红色的凶神图案,缓缓在烈焰上空现身出来,那狰狞的面目与怪异的姿势,果然与当初在焚香谷玄火坛中看到的图案一摸一样。鬼厉盯着那幅图像,脸上慢慢现出了复杂的神情。

    一幅接着一幅,依次亮起,血红色的光芒在烈焰的周边渐渐连成一块,成为了一个圆环形状,环绕着中心那团熊熊燃烧的火焰。

    最后的血红光芒,在火焰的下方合拢的时候,突然,整个红色光环瞬间大放光芒,红光暴涨,就连其中的火焰似乎也被压制了下去,尽皆着,一股凶戾之极的戾气,凭空将临至这个空间。那团火焰深处,那一双若有若无的眼眸,也在瞬间放大。

    “吼!”

    震天一声怒吼,刹那间整座石室一起晃动,炽热的光焰如妖魔狂舞不休,疯狂摆动,那火焰深处,凶恶的巨兽披着一身烈火,咆哮着睥睨世间,现身出来。

    赤焰魔兽!

    曾经在焚香谷玄火坛中守护这座古老巫族传下的八凶玄火法阵的魔兽,再度现身,而第二次面对它的鬼厉与小鬼,忍不住也微微变色,小灰龇牙咧嘴,趴在鬼厉肩头,对着那只魔兽,愤然怒吼了一声。

    赤焰魔兽巨大的身躯从八凶玄火法阵巨大的光环之中不断出现,先是巨大的头颅,然后是肩膀、前脚,慢慢的,身子与后肢也缓缓现身,随着它的到来,整座石室之中的温度更是狂升不止,鬼厉的衣服甚至都开始出现了焦黄的趋势。

    终于,最后一部分燃烧着烈火的身躯都出现了,赤焰魔兽这个庞然大物浑身被烈火包围着,站在鬼厉与小灰的面前,鬼厉甚至只有这只凶恶魔兽的半只脚高。而在这只魔兽身后,那八面凶神图像组成的诡异光环时而明亮时而闪烁,跟随在赤焰魔兽的身后。

    仿佛是恶魔,在前方狞笑!

    凶戾的气息,从四面八方涌来,熟悉的感觉似乎又开始隐隐在血液之中沸腾,甚至还依稀记得,上一次在焚香谷玄火坛那里,那一场惨烈的剧斗。

    鬼厉没有动,他只是深深注视着眼前那不可一世的魔兽。

    张牙舞爪的赤焰魔兽缓缓回过头来,一股炽热的热浪涌过,那双仿佛是在燃烧着的双眸,看到了鬼厉,还有他肩头的三眼灵猴小灰。

    赤焰魔兽巨大的头颅停住了一下,片刻之后,它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大嘶吼之声!

    那吼声之声,满含着愤怒、怨毒与强烈的复仇之愿!

    炽热的火焰,瞬间如爆裂开来一般,从赤色的光芒几乎转为纯白,无数的火芒升上半空,形成熊熊燃烧的火球,不停的急速旋转,恐怖的头颅,霍然张开巨口,咆哮声中,一口咬下。

    头未及地,这周围地面已然尽数龟裂,无穷无尽的烈焰如烈日落入人间,狂啸着扑下,将鬼厉的身影瞬间淹没。

    那瞬间轰然而起的火焰,如一场人生狂欢之后的**,灿烂盛放!

    而火焰背后,那双疲倦的眼眸里,却漠然而看不到人生的半分悲喜了。

    ※※※

    周围是一片黑暗,四下寂静,陆雪琪等人已经在这个古老的洞穴中行走了很久了,虽然他们一路提高警惕戒备,但走了这么许久,却没有遇到任何的袭击困扰。

    黑暗之中,被柔和淡蓝色光辉所笼罩的美丽身影,陆雪琪清冷的面容从黑暗中凝望过去,仿佛更似清丽的难以形容,在黑暗的衬托之下,似乎还多了一丝丝神秘幽冷的气息。

    便仿佛,那传说中在黑暗里悄悄绽放的黑百合,生长千年,绽放只有一刻。

    身后不时注视又移开的视线目光,挥之不去,只是陆雪琪却似乎对此已然是毫无感觉了,她明亮的眼眸里,只是凝望着前方,虽然那里只有不尽的黑暗,但在黑暗深处,却仿佛有她希望看到的东西。

    她向前走去,不曾回头。

    黑暗在她身前悄悄退避,然后又在她身后缓缓合拢,那样一个柔和的身影,在黑暗中显得这般显眼夺目,甚至掩盖了她身后那些人的光芒,看去,仿佛是在独行。

    忽地,她突然停下了脚步。

    身后众人随即也停了下来,李洵警惕地向四周看了一眼,走了上来,正欲开口询问,忽地怔了一下,只见陆雪琪脸上现出复杂的神情,其中似乎极为戒备。

    便在此时,前方原本一直沉寂的黑暗,突然有了异变,一阵若有若无的轻轻悸动,仿佛在黑暗中陡然出现,然后慢慢开始翻滚、变大、强烈

    黑暗中,竟似乎有什么缓缓凝聚,似呼啸,似怒吼,但一切竟都无声。

    片刻之后,来了,来了

    从远方不知名处,一阵强烈的震动,伴随着低沉的呼啸之声,隆隆从远方向这里传来,随即迅速变大,似这座洞窟深处,竟有不可一世的巨大灵兽,仰天长啸!

    周围原本沉寂的黑暗,此刻竟如被点燃一样,开始逐渐沸腾,黑暗深处,不知有多少呼啸之声四面八方涌来,一时人人变色。

    李洵退后几步,疾喝道:“围成一圈,小心戒备。”

    焚香谷众人都是久经战阵的老手,虽惊不乱,纷纷靠在一起,警惕地望着前方。

    周围石壁开始慢慢颤抖起来,似乎有某种巨大的力量开始缓缓散发出来,甚至连脚下的土地也有微微颤抖的趋势,前方黑暗之中,诡异的骚动更加强烈,仿佛相应着什么,呼啸着什么。

    就在这几乎是山崩地裂一般的大变状况之下,陆雪琪的身影不知为何,却没有后退半步,远离身后那些结阵严阵以待的同伴,她独自伫立在黑暗面前,淡蓝色的光辉前头,黑暗仿佛狰狞地面对着她,要将她随时吞没。

    毫无预兆的,一股热浪,从黑暗深处猛然冲出,如排山倒海的巨涛在这古老洞穴中轰然涌过,陆雪琪全身衣裳与秀发瞬间同时飘起,只是她的身影,却没有半分动摇。

    热浪吹在脸上的感觉,隐隐带着几分疯狂,更难以想象,这洞穴深处,那力量的源头,此刻是怎样的一副情景。陆雪琪没有说话,只是在这狂暴风中,凝视着前方猖狂而舞的黑暗。

    热风正狂!

    她却忽然抬头。

    那风吹着她脸色如霜,只是那眼眸之中,竟仿佛有更加火热的眼神正燃烧着深心。

    那黑暗深处,那黑暗的远方

    她霍然一声长啸,身形竟是在这地动山摇、热风狂涌之中,逆风而山,欲向着黑暗深处射去。

    身后李洵、曾书书等人骇然变色,不解其意,李洵刚欲呼喊,却只见那淡蓝色光辉身影,如利箭离弦,竟没有丝毫的停顿犹豫,转眼已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他哑然收声,半晌说不出话来。

    曾书书慢慢走到他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李洵没有回头看他。

    热浪渐渐减弱了,周围那阵剧烈的晃动也逐渐稳定了下来,一切都缓缓恢复了原状,若不是周围掉落的碎石瓦砾,几乎让人错觉,这只是黑暗之中的一场梦幻而已。

    只是,那个已然消失的美丽身影,却明白无误地说明,这诡异的洞穴里,危机四伏。

    李洵沉默片刻,镇定了一下心神,刚欲说话,忽然身旁一个年轻焚香谷弟子叫了起来:“有人,是谁在那儿?”

    其余众人都是一惊,连忙向前看去,果然见黑暗中人影一闪,竟是走出一个人来,看去身形苗条,走路时带着一丝妩媚,乃是一个美貌女子。

    众人都为之一怔,一瞬间都以为乃是陆雪琪去而复返,李洵而险些大喜之余唤了出来,但话到嘴边,忽然,他脸上笑容转为僵硬,慢慢变得铁青,眼中竟有仇恨之意,同时还有几分不可思议的冷笑,道:“原来是你”

    那女子听到人声,似也吃了一惊,抬头看去,脸色又是一变。

    这女子容貌秀眉,娇媚入骨,却正是金瓶儿。

  • 侠骨柔肠:

    其实,凡雪之间是有些心灵感应,只可惜那个傻女人不能真正的理解心爱之人的心和处境,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