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四集 第七章 追逐

2013年2月22日 更新

    只是此刻金瓶儿脸上神情竟是十分的疲累,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精疲力尽的样子,不过虽然如此,面对着这些正道弟子,金瓶儿却仍然还是露出了动人心魄的笑容,黑暗之中,她看去竟是分外的楚楚可怜。

    “自然是我了,这位焚香谷的公子,怎么,我们不过见了几次面,你便对我念念不忘么?”

    李洵面上一红,退了一步,怒道:“谁与你念念不舍,你这个妖女,当初害了我燕虹师妹,如今正要向你讨要血债。”

    说罢,李洵一挥手,身形如电,已是向金瓶儿掠去,曾书书在背后皱了皱眉,欲言又止,而在他身旁的众焚香谷弟子迟疑了片刻之后,呼喝声中,纷纷也拥了上去,一时声势颇为浩大。

    金瓶儿哼了一声,眼里闪过讥嘲眼色,只是这许多仇人一起扑来,自己此刻又是疲惫之身,她自然不会是去逞强相斗。只见她柔媚脸上,忽地闪过一丝刚强,似下了决心,同时一声轻喝,右手边缘紫光泛起,杀气大盛。

    李洵与金瓶儿交手数次,深知这魔教妖女的厉害,当下连忙留心戒备,同时发现身后风声嗖嗖,竟是多位师弟都蜂拥而上,李洵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出声喝止,众人一怔,纷纷停下身形,但便在这微微混乱时刻,突然间前头金瓶儿处紫芒暴涨,如一团紫色火焰席卷而来,李洵大喝一声,挡在众人面前,手中仙剑祭出,将这紫芒挡了下来。

    只是这看似威力无比的法术,李洵挡下之后,却突然皱了皱眉,怔了一下,原先预料到的威力竟然如一张薄纸般一碰即破,看似强大的术法瞬间消散,而紫芒背后,金瓶儿的身影不知何时居然已经重新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李洵脸上铁青一片,恨声道:“狡猾的妖女,又着了她的道,我们快追。”

    说罢,当先追去,身后焚香谷众人自然以他马首是瞻,纷纷赶上,曾书书半张了口,想说什么,但看着人影僮僮闪动,随即无力摇头,叹了口气,向四周小心地看了看,慢慢跟了上去。

    李洵对金瓶儿似是极为愤恨,一路追踪而来,须臾不肯放松。其实以金瓶儿的道行本领,若是在平日随便什么时候地方,算计李洵在先,要想这般神不知鬼不觉的溜走,对她来说也并非什么多难的事情。无奈此刻她却是极不走运,一来是在这似乎只有一条道的古老洞穴之中,避无可避,二来不久之前她刚刚与那个突然出现的神秘女子,也就是九尾天狐小白斗法一场,虽然没有受伤,并趁着小白与鬼厉纠缠之时好不容易脱了身,但却也是被小白那种古怪的法术给耗费了大量法力。

    要知道小白乃是狐妖一族的老祖宗,一身道行修行了只怕早已过了千年,其道行之高,妖术之强,放眼天下也是一等一的人物。金瓶儿虽然也是聪慧之极的女子,但终究还是在小白手下吃了暗亏,本来这也不算什么,一来不算丢脸,二来金瓶儿也并未受伤,小白也无心伤她,谁知却在这等虚弱时候,竟遇上了李洵等人。

    这一路李洵追来,片刻不得喘息,焚香谷名列正道三大派阀,李洵又是焚香谷谷主云易岚最得意的弟子,一身修行实不可小觑,金瓶儿几番用巧或全力奔驰,竟然都无法躲过追在后头李洵的耳目。时间一久,金瓶儿竟感觉自己开始慢慢胸闷,连呼吸也有些慢慢不匀了。

    金瓶儿心中越来越是着急,自从进入这镇魔古洞之中,怪事是一件连着一件,先是遇到那个神秘女子小白,后来鬼厉又与那神秘女子同时失踪,刚刚不久之前,这洞穴深处传来的异啸怒吼与炽热之极的热浪,仿佛都说明这洞穴深处似乎已经有人动手斗法,然而金瓶儿几番思讨,却终究不愿贸然深入,毕竟对她来说,她可不像鬼厉那般愿意干冒大险深入进去,鬼王宗和她关系虽然此刻非浅,但也不到她为之卖命的地步。

    只是此刻背后有人苦苦追逐,金瓶儿一路闪掠,也不知又向镇魔古洞深处飞进了多远。这一个古老山洞当真深的可怕,从外表根本看不出来,只是感觉上这洞穴地势并没有严重向下倾斜的模样,却不知它这么到底通向何处。

    黑暗中,耳边风声尖锐如刀声,不知何时开始,那阵阵阴风已经消失了,但是李洵的声音却始终跟在身后,不曾消失过。

    便在这时,前方黑暗之中,忽地竟有个模糊人影一闪,金瓶儿何等眼里,瞬间便看出正是那个刚才让自己吃了大苦头的女人,也就是九尾天狐小白。

    而默默伫立在黑暗里的小白,似也发觉了什么,身上亮起了一道白色的柔光,缓缓转过身来。

    “又是你!”小白皱了皱眉,向金瓶儿淡淡道。

    金瓶儿去路被她挡住,不得已停了下来,刚才她已领教过小白的手段道行,委实不敢轻举妄动,只是此刻前有堵截,后有追兵,一时她也为之变色。

    小白脸上似乎心事重重,看了一眼金瓶儿,没有让开道路的意思,仿佛是不愿让她过去,正要开口说话,忽然间她又是一怔,转身向来路看去,然后忽地冷笑一声,道:“怪了,今日来这里的人可真是多啊!”

    说话声中,李洵的身影伴随着呼啸从黑暗中掠了出来,待看清场中竟然又多了一个绝美的陌生女子之后,李洵显然有些警惕之意,没有立刻对站在前方的金瓶儿出手,而是站住了脚步。

    小白向李洵看了一眼,忽地目光中一寒,似乎是认出了李洵,片刻之后,只听呼呼风声大作,李洵身后的黑暗中又不停闪动人影,却是其他焚香谷弟子赶到了,这些人道行不如李洵,速度也比他慢了许多。

    小白目光在这些焚香谷弟子脸上和衣衫饰物上转了一圈,忽地冷笑道:“焚香谷的人?”

    旁边金瓶儿忍不住看了小白一眼,隐约听出小白对这些焚香谷的人抱有不满之意,不禁心中暗暗高兴。而前头李洵一时摸不清小白虚实,而且他也不愿在此刻节外生枝,当下朗声道:“在下李洵,乃焚香谷云易岚谷主座下弟子,不知姑娘是哪位?我等并无意冒犯姑娘,只是这女子,”他一指金瓶儿,道,“她却是作孽多端、恶贯满盈的魔教妖女,我等正要将她除去,如姑娘没有其他事情,麻烦站在一旁,我等感激不尽。”

    小白哼了一声,非但没有走开,反而慢慢向前走了两步,淡淡道:“我正是有些事情,所以不能走开。”

    李洵脸色一变,他身后众焚香谷弟子有几个已然怒声喝了出来。

    李洵沉声道:“这位姑娘,你维护这个妖女,便是与焚香谷为敌,也是与天下正道为敌,你可知道么?”

    小白“哈”的失笑,伸出白玉也似的手掌,轻轻抚弄鬓边秀发,冷笑道:“与焚香谷为敌?与天下正道为敌?无知小辈,这些早就是你家姑奶奶几千年前玩剩下的了。”

    焚香谷众弟子一起大哗,李洵脸上也是闪过怒容,只是他定力毕竟比这些师弟要好,而且一时搞不清楚这个神秘女子来历身份,反而是拦住了要冲上的几个师弟,寒声道:“这位姑娘好大的口气,请问阁下是谁?”

    那里的小白却没有回答她,反而看去有些发怔,半晌之后,她似自言自语了两句,忽然却又是“噗哧”一声,竟是自己莫名其妙笑了出来,摇了摇头,低声笑道:“姑奶奶唉,好久没这么说话了,居然连自己听了都有些回不过意思来,真是唉,难道真是老了么?”

    说着,她脸上笑容慢慢消失,怔怔出神,表情看去,竟仿佛有些出神起来。

    金瓶儿在一旁为之哑然,一时不知这古怪的女人到底在想些什么,而前头李洵脾气再好,却也是被小白气得几乎要炸开了,怒道:“我好言劝你,你若再不让开,可不要怪我们得罪了。”说罢,他冷笑两声,道:“单凭你刚才那几句挑战天下正道的话,我就可以将你擒下,你可不要不知好歹。”

    小白慢慢抬眼,向李洵看了过来,深深看了看他,忽然道:“那个小姑娘。”

    金瓶儿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直到小白喊了第二遍,这才怔了一下,愕然道:“你在叫我?”

    小白哼了一声,道:“不是你我又是喊谁?”说着,她轻轻摆了摆手,走上一步,却是挡在了李洵等人与金瓶儿的中间,道:“你走罢,这些人我替你挡着。”

    李洵等人登时勃然变色,金瓶儿却是大喜过望,一时竟有些不敢相信,连忙道:“多谢多谢前辈。”

    说完生怕这古怪女人反悔,连忙闪身向前头黑暗中掠去,李洵等如何能让这杀人凶手再一次逃脱,刚要发力追去,却只见白色光辉一闪,瞬间一片光幕已然亮起,挡在了小白身前,将去路挡了个严严实实,片刻之后,金瓶儿的身影已然不见了。

    李洵直气得咬牙切齿,回头对着小白怒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帮那个妖女?”

    小白微微一笑,似乎李洵的恼怒在她看来,反而更加令她高兴,悠然道:“我?我是谁你管的着么你!至于说我为什么要帮她,不为别的,就因为我看你们这些焚香谷的人不顺眼。”

    李洵和他身后所有焚香谷弟子都怔了一下,一时哑然,都说不出话来,李洵忍不住问道:“这位姑娘,难道我们之前曾经见过么,又或者我们曾经得罪过你?”

    小白摇了摇头,微微翻眼,眼波流荡,如水一般,嘴角间更挂着淡淡勾人魂魄般的笑容,道:“我们没见过,你们也没得罪过我,可是我啊”她微笑着,似乎很是高兴的说道:

    “可是我就是看焚香谷不顺眼,你能拿我怎么办吧?”

    李洵等人当真是气得牙根都痒了,也不等李洵下令,早有焚香谷弟子怒喝着扑了上去,李洵也不阻挡,这女子如此辱骂和挑衅,若还不教训她一下,只怕焚香谷日后都无脸面做人了。

    黑暗中,只见着十几道人影,从黑暗中纷纷跃出,向着那片白色光幕,纷纷扑去,而光幕背后,小白的笑容依然,只是眼光之中,更多了几分嘲讽之意。

    ※※※

    风,伴随着急速掠过的身影,化作尖锐的轻啸声在耳边不停呼啸,不知道有多少路途,在脚下纷纷消逝。陆雪琪飞驰在这古老黑暗的洞穴之中,向着前方那未知的神秘而去。

    不知怎么,她分明仍不知道,在前方等待着她的会是什么,可是在她心中,竟有种狂热一般的情绪,在她如冰霜一般的心里熊熊燃烧,如最热烈的火焰。

    于是她飞驰,再也不顾其他。

    身后的人影都早已消散,刚才掠过一个地方的时候,她几乎是下意识地感觉出,那里的黑暗中仿佛有个身影隐藏其中,只是这感觉转眼即逝,只在那电光火石之间,那暗中的人影仿佛有些异动,随后似发现了什么,竟然又消失了下去。

    远远的身后,那阵阵呼啸而过的风中,不知是否有那么一声轻叹呢?

    陆雪琪不知道。

    这感觉她丝毫也不曾放在心上。

    这样的一生,又会有多少的事,或人,值得你这般不顾一切呢?

    如果没有,或许是悲哀罢?

    如果有,那就不顾一切吧!

    天琊神剑握在手间,绽放出越来越强烈的光芒,如同最澎湃的心潮,轰然闪动。

    那一片,蓝色的身影,越飞越远,却又仿佛,越来越近!

    风,还在刮着,前方的路,依然还黑着,只是,终究还会有个人,在这条路的尽头罢。

    她飞驰,飞驰,飞驰着

    ※※※

    那一束,绿色的光芒,在前方缓缓亮起,陆雪琪终于看到了黑暗中第一束的光亮,远远的,在黑暗中,如一个寂寞的幽灵轻轻徘徊。

    她忽然停下了脚步,瞬间,天琊神剑上所有的光辉都收敛了起来,如悄悄隐藏的害怕的女子。黑沉沉的黑暗缓缓涌上,将她的身影吞没,掩盖过去。

    她在黑暗中,默默凝视那一盏绿色之光,在那绿光的背后,会是什么等待着她?

    是失望,还是他?

    若是他,又怎样?

    她竟为之而犹豫,而踌躇,那充盈心间的狂热如火焰,依然燃烧而不曾消失,只是那火焰深处,竟还有几分幽幽的酸楚。

    她凝视了很久,很久,慢慢的,移动脚步,向后退了一步。

    是畏惧么,是退缩么?

    这一生,还有你不能面对的人么?

    不能,还是不敢?

    缓缓的,有窒息的感觉,黑暗在周围狞笑着,谁在前方?命运从来不曾微笑,谁又能这般容易战胜自己。不曾畏惧生死,不曾害怕时光,可是谁能够,完全面对深心?

    黑暗里,一片寂静。

    她仿佛又要后退。

    看不见的容颜,又是怎样的痛楚?

    忽地,那炽热的热浪陡然出现,在那绿色的幽光背后,传来巨大的轰鸣。

    赤色的火焰,仿佛狰狞的凶手,在这世间猖狂的狞笑,咆哮的声音,震慑着世间万物。脚下的大地与周围的岩壁,再一次开始纷纷震动,大概是因为接近的缘故,颤抖的大地震动的更加厉害,直令人无法想象,在那火焰深处,又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

    火光远远倒映,双眸在黑暗中霍然闪亮。

    燃烧的,仿佛是眼眸罢!

    淡蓝色的光辉,突然再次闪烁,从黑暗中迸发出来,热浪滚滚之中,那一个美丽身影迎风而立,秀发飞舞。

    轰!

    巨大的咆哮与大地的震颤如雷神一般让凡人惊惧,整座洞穴都仿佛发抖,无数的落石在身边落如细雨,只是那个身影,却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她飞驰,在那如末日一般的景象中,在越来越如疯狂的落石之中,飞驰着,向着那火焰深处,最亮的地方,飞驰而去!

    没人知道,在前方会是什么,可是谁又在乎呢?

  • :

    诛仙里的女子,印象最深的是雪琪。雪琪无疑是一个完美到极致的女子。天琊与噬魂,原本是宿敌,却为何偏偏遇上了人世间的这一双出色的儿女。

    回复
  • :

    她在黑暗中,默默凝视那一盏绿色之光,在那绿光的背后,会是什么等待着她? 是失望,还是他? 若是他,又怎样? 她竟为之而犹豫,而踌躇,那充盈心间的狂热如火焰,依然燃烧而不曾消失,只是那火焰深处,竟还有几分幽幽的酸楚。 她凝视了很久,很久,慢慢的,移动脚步,向后退了一步。 是畏惧么,是退缩么? 这一生,还有你不能面对的人么? 不能,还是不敢? 写的真好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