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四集 第九章 八荒火龙

2013年2月22日 更新

    镇魔古洞,洞口。

    玲珑巫女神像之前,黑木默然伫立,而凶灵黑虎似乎也沉默着,站在他的身后。陆雪琪等人已经进去很久了,更不用说之前鬼厉等人,而这么长的时间里,谁也不知道那个古老洞穴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是,他们两个兄弟,似乎都没有表现出关心的样子,在他们的眼中,似乎只有那一尊玲珑巫女的神像。

    突然,在这一片静默之中,脚下的大街竟然开始微微颤抖起来,隐隐的轰鸣雷声,竟是从那镇魔古洞之中传了出来。黑木身子一震,转身与黑虎对视一眼,但还不等他们想个明白,更大的异变,已经发生。

    原本黑沉沉的天空苍穹,笼罩在焦黑山峰上空的黑云层中,突然射出了一道金色的光芒,如利剑一般,从天而降,刺穿了沉沉黑暗。紧接着,厚厚黑色云层的边缘,都开始透射出淡淡的金色光芒,如同替这黑云镶嵌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边。

    隆隆雷声,千万年来,重新在这座被诅咒的山峰上空响起,云层开始疯狂的涌动,似乎有某种神秘莫测的力量,在不断的苏醒,让天地也为之动容。

    黑木与黑虎怔怔望着这天地异变,忽然间,黑木一转身,迟疑了片刻,声音似乎有微微的颤抖,低声道:“阴风,也消失了。”

    黑虎巨大的身躯,凝视着那洞穴深处,深深黑暗里,再也没有了阴寒刺骨的阴风,取而代之的,是炽热翻滚的热浪。

    “怎么回事,里面出了什么事?”黑木的声音隐隐有几分激动,但是被黑布笼罩的面容,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是见他死死盯着那个镇魔古洞。

    与他相反,黑虎面对这些异变,表情却十分的复杂奇怪,似乎有说不出的欢喜,可是那白色烟雾构成的脸上,竟然还流露着一丝哀伤。

    “是火龙,八荒火龙!”他淡淡的,低声的道。

    “什么?”

    黑木不能置信地疾转过身,盯着黑虎,道,“你说什么,八荒火龙,这世上除了娘娘之外,如今怎么可能还会有人能够召唤八荒火龙?”

    黑虎目光苍茫,慢慢转到那尊石像之上,半晌之后,道:“本来是没有人的,因为那召唤的咒文与万火之精玄火鉴,都早已失落了,可是,”他笑了笑,然后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黑木,道,“可是,这世上还有一个人曾经领悟了巫女娘娘她全部的巫法咒文,而娘娘生前唯一布下尚存并能召唤八荒火龙的八凶玄火法阵,又恰好就在这里。”

    黑木怔了一下,没有说话,半晌之后,颓然摇头道:“原来他竟然还有这一手。可是八荒火龙乃毁灭万物之凶物,他召唤这只神兽,难道忘了当年娘娘就是用这火龙将他生生焚灭的么?”

    黑虎淡淡冷笑一声,道:“谁知道,我只记得娘娘当初走的时候,弥留之际亲口对我说过的一句话。”

    黑木一震,道:“什么?”

    黑虎脸上现出浓浓的恨意,霍然转身,看着那异变越来越是明显,震动越来越大的镇魔古洞,冷笑道:“娘娘交代过,日后无论再过多少年,一旦火龙复生,在此降临,便是这一场冤孽结束之时!”

    黑木喃喃念了一遍:“冤孽结束之时”忽地,他脸色一变,道,“难道娘娘她早已预料到了?”

    黑虎没有理会他,对他来说,在这炽热之风越来越裂,天际云层翻滚,金芒乱闪,天地乱像纷呈的时刻,他的眼中,却只有那尊石像。

    他慢慢移到石像前,脸上所有的表情都消失了,低声道:“娘娘,娘娘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您别着急,再等一会儿,等一切都结束的时候,黑虎就来找你,从此永远侍奉在你的身旁。”

    黑木木然地望着这位前世的兄长,然后,他仰天眺望。

    那天,还给他的,却是一个当头雷鸣!

    轰隆!

    风云更急了,大地震颤的越发强烈。

    ※※※

    镇魔古洞甬道之中,曾书书后退半步,避开了一道闪烁冲来的白色光体,躲在一旁,但同时心中却是暗暗叫苦。自从李洵等人不知怎么就突然在这镇魔古洞之中惹到了一个白衣女子,偏偏这个看去比金瓶儿还妖媚几分入骨几分的女子,道行却是高的不可思议,李洵等焚香谷弟子一拥而上,却被她用一个古怪之极的道术尽数给挡了回来,而此刻全部的人都被这个女子施展一个法术给困住了。

    那是与小白困住金瓶儿所施展的一摸一样的法术,神秘的白色光球向着人群冲去,焚香谷弟子们用各自法宝将之击飞,却不料这法宝竟然越打越多,刚开始还没什么,但过了一会之后,这洞窟之中已然到处都是白色光辉的笼罩范围之内。焚香谷弟子众多,见机应变之能又不如金瓶儿远甚,那白色的光体几乎是一转眼间就衍生出了无数个出来,纷纷在半空之中横冲直撞,将这些刚开始还想将小白捉住好好责罚的焚香谷弟子,打的是叫苦不迭。

    眼看着焚香谷弟子陷入困境,曾书书总无法袖手旁观,只得加入战局,无奈那白衣女子道行奇高,曾书书也无法追到她,相反很快也被许多白色的光球包围住了。不过曾书书毕竟机灵过人,才几个回合,登时便知道其中有异,连忙大声提醒旁边焚香谷弟子不可乱斩这些白色光球,众人这才醒悟过来。

    只是虽然如此,这白色光体已经是漫天都是,将这些正道弟子围了个严严实实,东一个射来西一个撞,人人手忙脚乱。

    小白慢慢从天而降,落到地上,看着前方白光闪烁,焚香谷众人狼狈不堪的样子,冷笑了一声,出了一口长气。她虽然得道千年,但决然不是什么慈悲为怀、虚怀若谷的仙家人物了,被焚香谷在玄火坛中禁锢了数百年,这一口恶气当日虽然轻轻放过,但不找焚香谷的人麻烦,已经是焚香谷弟子烧高香了,如今居然送上门来,偏巧她正与鬼厉一席谈话之后,心情正坏,可谓撞到枪口之上。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忽然,春风得意的小白心中竟是一凛,一股从未有过的心悸感觉,竟是从内心深处猛然冒起,心口更是不由自主地猛跳了几下。

    一股古老而狂暴的力量,在前方,在这个镇魔古洞的深处,缓缓升起,仿佛沉眠了千年万年,终于第一次的苏醒。而只不过这苏醒的开始,竟然已让天地为之变色。

    隆隆雷声,从大地深处缓缓传来,剧烈的震颤,随即从远方如波涛一般涌来,大地开始剧烈的颤抖,这一次,无数巨大的石块都开始纷纷落下,似乎根本无法承受这巨大的力量重生一般。

    所有的人,大惊失色,仓惶之中,曾书书用尽全力,大声招呼李洵,喊道:“李师兄,这里太过危险,我们还是先出去为妙!”

    李洵脸色苍白,一剑击飞一枚冲来的白色光球,只是心乱之下用力稍大,那光球被他击飞数尺远后,却又分做了两个一摸一样的光球,重新在半空之中积蓄力量,眼看又要重新冲来。不过自从这异变陡生之后,小白似乎心有旁顾,催发道术也慢了许多,这些光球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一直被逼迫的紧的李洵脸上青白相间,忽然间一咬牙,大声喝道:“都出去,我断后。”

    说罢,飞身而起,登时剑芒大盛,一时将大部分白色光体都挡了下来,焚香谷众人向来对他敬重,闻言之后,再看看周围情况,的确也并非久留之地,当下众人纷纷向洞口方向奔逐。只是李洵却似乎并没有走的意思,曾书书飞掠过来,替他连着挡下了数没白色光球的撞击,大声道:“李师兄,你怎么不走?”

    李洵脸上闪过一丝犹豫之色,道:“可是陆师妹还在里面。”

    曾书书眉头一皱,怒道:“陆师妹她道行深厚,未必有事,你这般坚持,只怕误人误己!”

    李洵脸色变了几变,却只见周围震动更加强烈,落石趋势经过这么许久,非但没有减弱的样子,反而更有加剧之势,他长叹一声,终于还是向后飞掠而去。

    曾书书向那洞穴深处看了一眼,也随之而出去了。

    那些人的对话,每一句都落在了小白耳中,只是对她来说,却仿佛除了淡淡冷笑,什么也没有打动心弦,空洞中的白色光球运动速度越来越慢,在李洵和曾书书身影也迅速消失之后,失去了目标的白色光球逐渐在半空之中停顿了下来,随后渐渐聚集,缓缓融合,逐渐重新结成了一个白色光球,向着小白飞来。

    小白缓缓转身,向着洞穴深处凝望着。

    那股古老巨大的力量,仍然在不断加强着,小白甚至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那一股蕴含着无比强大的毁灭之力。周边的岩壁仍然在不断颤抖中剥落下大大小小的石块,在轰鸣声中纷纷摔落在地上,只是在她身影三尺之内,并无一块石头能够击中她的身体。

    白色光球飞回到了她的身旁,如一个小小的精灵,在她身边飞舞旋转着,似乎在揣摩主人的心意。

    而主人茫然若失的脸上,有的却只是担忧与失落。

    那深深黑暗之中,就在此刻,轰然迸发出一声怒吼,如巨龙长啸,龙吟对天。

    那股神秘的古老力量,终于完全苏醒了!

    ※※※

    巨大的石室,完全被强烈的火光所笼罩了,先前的黑暗被彻底驱逐出去,找不到一丝阴暗的地方。这光亮,远远超过了世间任何的光芒,甚至令人感觉,连天际烈日降临,只怕也不过如此。

    曾经不可一世的赤焰魔兽,如果与之相提并论,简直如一点萤火而已。

    在这恐怖的力量之中,最炽热的地方,无疑就是那个仍然存在并且急速转动,闪烁着诡异光环的八凶神像光圈了。那里,兽神曾经融入的火焰越来越白热化,漫天神秘的咒文,也越来越急。

    不停扩张又微微收缩起伏的焰心,仿佛如一个孵化的赤焰之卵,蕴育着某种可怕之物,而随着周围温度的持续急速升高,那古老而神秘的所在,正一点一滴的凝聚着失去千万年的力量,重新降临到这个世界。

    陆雪琪和鬼厉两个人,已经被完全挤压到了石室边缘的墙壁之上,太过强大的烈焰之力,仿佛正在烘烤着他们的身心,榨取着他们身体里每一滴的水分。

    没有汗水,因为每一滴汗水还未流出便已汽化,熊熊烈焰之中,倒映着他们通红的脸庞。

    陆雪琪忽然若有所觉,向身旁的鬼厉望去,那个男子,不知何时,握住了她的手掌。她没有任何的惊愕讶然,即使是在这绝望的火海面对那未知的神秘力量。

    手心里,指尖上,传来了温暖。

    曾经熟悉过吧,十年前曾经这样吧,那一场黑暗中紧握的手的过往!

    鬼厉身子移动,离开了两个人靠着的墙壁,挡在了陆雪琪的身前,淡青色的光芒,中间闪烁的是隐隐的金色光辉,从他手边闪起,形成了一道光壁,挡在了身前。

    顿时,酷热之意减轻了许多,只是鬼厉的背部却是微微抖动了一下,然后,他深深吸气。

    忽然,那只在他掌心的手,用力握住了他,从他的身后,淡蓝色的光辉泛起,起初,与那青色的光芒似还有些冲突,格格不入,但很快的,两道光芒融为一体,结成了更强大的光壁,抵挡着那恐怖赤焰的火芒。

    男人的肩膀,男人的背,默默地站在身前,陆雪琪紧紧握着手,嘴角边,在那漫天火光之下,有淡淡的笑容。

    ※※※

    突然,那冗长的咒文停止了,有那么一刻,仿佛一切都瞬间凝固住了,所有的火焰,漫天的火芒,鬼厉与陆雪琪奋力抵抗的身影,还有那半空中旋转不休的八凶神像。

    最炽热的火焰深处,缓缓裂了开去,从一道细缝,慢慢变大,从一个人大小左右的缝隙,变做了数倍之巨的空洞,在这漫天耀眼火光之中,那条裂缝里,竟仿佛是不可思议的最深沉的黑暗。

    然后,似什么东西,在那裂缝深处,冷冷的,向这外面的世界注视了一眼。

    一股凶戾充斥着让人发疯一般的绝望,瞬间掠过了这石室里的每一个角落。

    下一刻,如受到最疯狂的刺激,全部的火焰瞬间迸发出最热烈的光芒,龙吟声越拔越高,如一场狂欢不止不休,那火焰深处,龙吟声轰然而起,带着恐怖,带着绝望,那古老的神明灵物,从另一个世界降临其中。

    巨大的头颅,慢慢伸了出来,如烈日一般耀眼而无法直视,那分明是沐浴在烈火之中的巨大古老火龙,每一处地方,都是火焰。

    巨大的龙头,仿佛就已经占据了所有的空间,鬼厉与陆雪琪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不可一世、几乎超越这世间存在的生物,甚至忘了抵抗,只是凭借本能,两人的法宝结壁勉力抵抗着那汹涌而来的火焰,只是,那令人窒息的威势,却仿佛已宣告了他们的命运。

    八荒火龙!

    南疆古老巫族传说之中,毁灭世间万物的可怕凶兽,八凶玄火法阵最终极的召唤灵物,终于在千万年之后,重现于人世间。

    巨大的龙首,在烈焰之中缓缓转动着,并没有立刻毁灭什么的举动,被烈焰包围的它,从巨大的犄角到口中的獠牙,都呈现出一种在极度高温中才能闪现的神秘的红润透明之色。

    巨龙每一次深深的呼吸,便带动了整座石室的剧烈颤抖,仿佛这个空间,对它这样强大的生物来说,不过是一个狭小的地方,甚至它连身子,到现在也仍未出来过。

    在龙首的背后,那转动的八凶神像光圈,似乎隐没在八荒火龙耀眼的光芒之中了,若隐若现中,那巨大的光圈似乎也在微微颤抖着。

    是因为这火龙那令人绝望的力量?

    还是那附身其上悠久之前的回忆?

    没有人知道。

    也没有人会再去想那个了,因为此刻,似乎慢慢适应了刚刚苏醒之后,那异样感觉的巨大火龙,龙首之上,红润透明的巨大眼眶里,燃烧的烈焰缓缓升高,龙头也随之慢慢转动过来。

    片刻之后,这恐怖的龙头,正对了这石室之中,那紧靠在角落里奋力抵挡的两个人影。

    “吼!”

    瞬间,巨大的轰鸣声响彻了整个天地!

  • 啊Q:

    真好看

    回复
  • 方小明:

    好看你麻痹呀傻逼

    回复
  • 付绘靖:

    就是傻逼一个

    回复
  • 你爷爷:

    你们两个就是傻逼吧

    回复
  • 逝去的年华:

    能说点好听的吗?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