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四集 第十章 末日

2013年2月22日 更新

    那一声嘶吼,仿佛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因为在漫天呼啸的热浪火焰之中,恐怖的八荒火龙的龙吟之声,听起来竟似乎有些遥远,而鬼厉与陆雪琪所直接面对的,是怒涛一般喷射而来的巨焰,还有脚下曾经坚硬的地面,此刻却完全崩溃了一般变做熔岩地狱,巨大的裂缝龟裂无数,赤红的岩浆在脚下奔腾咆哮,如浪花潮汐一般飞溅,打在残留的焦黑岩块之上,不停的灼烧着,发出咝咝的声音。

    滚滚火焰,铺天盖地,转眼已到了面前。

    在这绝望的气息中,仿佛已经无法呼吸。

    被映的通红的脸庞,鬼厉额角似有青筋闪现,在那巨大的洪涛面前,他双目圆睁,大喝一声,噬魂魔棒离开了他的手掌,漂浮在他身前半空之中。与此同时,鬼厉双手结成类似佛家法印之结印,但从掌心中泛起的却并非天音寺佛门真法惯常所有的庄严肃穆金色光辉,而是略带了一丝诡异的暗红之光。

    在他法力催持之下,噬魂猛然间直立起来,竖立于虚空之间,顶端噬血珠上,随着鬼厉手中法印结成,飘起了佛门金色的真言。而在鬼厉胸前与噬魂之间的地方,紧贴着噬魂魔棒,在虚空中空气似缓缓扭曲,慢慢凝结成了一个太极图案。

    而这个太极图案之间,闪烁的竟也非青云门道家真法的清光,而是混杂了魔教异术的种种异像。世间最强大的几门修真法门,终于是第一次,同时在一个人身上融会贯通而施展出来了。

    赤焰余光之下,陆雪琪默默站在鬼厉身后,凝视着全力以赴的这个男子,和他一起面对了前方,那恐怖的火龙!天琊淡淡的蓝色光辉,在鬼厉的身后散发出来。

    她的秀发,在滚滚怒涛余风之中,飘扬!

    下一刻,炽热无比的烈焰撞了上来。

    瞬间,仿佛整个世界都变做了火一般,如置身洪炉,身受炼狱之苦,无尽的赤焰在耳边轰然狂啸,仿佛无穷无尽的手从四面八方疯狂的拉扯着身躯,要将他粉身碎骨!

    全身震抖!

    然而,在狂涛一般的烈焰火海之中,却仍有一点异光,在被淹没之后,顽强的,在火海里挣扎闪现出来。

    噬魂!

    金、青、红三色光芒,同时从噬魂上散发了出来,凝结做无形之壁,在这末日一般的疯狂之海中,保卫着主人。

    仿佛奇迹一般,这似乎应该毁灭一切的八荒火龙一击,竟被鬼厉挡了下来,甚至就连仍趴在鬼厉肩头的猴子小灰,也闪动着三只变得血红凶恶的眼睛,向着那只火龙,怒吼了一声。

    只是鬼厉显然并不好受,曾经被火焰映的通红的脸庞,瞬间变做了苍白,看不到一点血色,站在他身后的陆雪琪第一时间感觉到鬼厉身子微微的颤抖,连忙扶住了他,只是伸手触及的时候,她已然大吃一惊。

    鬼厉的整个身体,完全是异样的火烫,连陆雪琪这等修行的人物,竟也有种手心灼伤的痛觉,更不用说鬼厉自身了。更惊心的,是陆雪琪扶住鬼厉双手的时候,立刻感觉到了,虽然鬼厉仍保持着结成法印防御的姿势,但双手双臂之上,竟然是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这一击之力,可怖如此!

    不过这一击无功而返,前方的八荒火龙巨大龙首微微摆动,似乎也有些意外,在如山般燃烧的赤焰之中,巨大的龙首缓缓低下,并没有立刻再度发动攻击,而是向这两个渺小的人类望去。

    龙眼之中,是那特有的红润透明的火焰!

    “铮!”

    清脆凤鸣,蓝光泛起,天琊从陆雪琪的手间翻然跃出,倒映着那个身影,踏上一步,将鬼厉的身子挡在身后,深深呼吸着,决然面对着那恐怖的存在。

    黑色的发,还在风中飘舞。

    有几缕发丝,在热浪中轻轻拂动,落在鬼厉的脸上,纵然是在这末日一般炼狱似的所在,那曾经熟悉的淡淡幽香,却依然传来心田。

    在你绝望的时候,有没有人可以与你相伴?

    即使无路可走,还有人不曾舍弃么?

    那眼光在瞬间仿佛穿过了光阴,忘却了这周围熊熊燃烧的火焰,看到了当初少年时,曾经的过往。

    黑暗深渊里的回忆,仿佛和今日一摸一样,像是重新回到了,那曾经天真的岁月。

    原来,这一个身影,真的是,从来没有改变过么?

    那变的人,却又是谁?

    八荒火龙龙首之后,那转动的神秘八凶神像光圈,突然开始闪烁了起来,各种诡异的符号若隐若现,在光圈之下,不停闪动。

    八荒火龙的龙首突然一顿,强大如它,仿佛也受到了什么催促一般,再度发出了一声怒吼。

    那龙吟,似山呼海啸,奔腾而来,瞬间,地面上所有的残存岩块都在剧烈震颤中迅速融解变做了岩浆,只不过片刻时候,鬼厉与陆雪琪的脚下,已完全是一片灼热的熔岩之海。而随着八荒火龙的龙吟长啸,那岩浆之海,从原来无序的涌动,转眼间纷纷如受巨力拉扯,开始向着同一个方向迅速流淌。

    岩浆洪流越涌越快,炽热的气体蒸腾而上,将这曾经的石室变做了真正的熔岩地狱。很快的,太过巨大的力量,在这个岩浆之海上扯出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毁灭一切的赤焰在岩浆上熊熊燃烧,如一场**的狂欢之舞。

    漩涡越来越大,深深陷下,被狂奔激流扯动的那一股咆哮,从这漩涡深处,慢慢的散发出来,如雷鸣一般,逐渐响亮,到了最后,它已震耳欲聋,甚至盖过了半空之上的八荒火龙的龙吟之声。

    当急速旋转的岩浆已经急速旋转到几乎疯狂的地步时候,那个巨大的漩涡宽达数丈之大,从深深漩涡里,伴随着那一声震天雷鸣:

    轰!

    刹那之间,天摇地动,从巨大熔岩漩涡里直射出一条炽热之柱,完全由岩浆组成,足有十人合抱之粗,带着无比的威势,向着与之相比仿佛脆弱渺小到不成比例的陆雪琪和鬼厉冲去。

    横扫一切,睥睨世间!

    仿佛这才是真正不可一世的力量!

    火的力量,火之精华!

    熔岩之柱未到,陆雪琪与鬼厉甚至便感觉到了身子一空,就在片刻之前他们还为之倚靠的最后一个角落石壁,在那疯狂般的力量煎熬之下,化作了碎石纷纷散落,而展现在他们身后的,并非是更坚实的石壁,竟然也是逐渐龟裂而透出赤红熔岩慢慢融化的碎岩。

    而在他们的上方,是虎视耽耽的八荒火龙;四周,是一片疯狂燃烧的火海;

    脚下,是以不可抗拒之势一般冲来的熔岩火柱!

    火光里,喘息中,是什么在微微颤抖?

    是什么,让手相握,不肯放开,紧紧相连!

    那一剑,如悠远天边的吟唱,带着幽幽蓝光,从十年、百年、千年前一路传颂,直到今日,为了所爱的人,向前刺去。

    风火呼啸!

    她如投火的仙子,白色的身影在火光中霍然绽放,是那样鲜艳不可一世的美丽,忘却了世间所有,只有手的边缘,那从来不曾忘却的温柔与坚实,陪伴在身旁。

    有什么好害怕,有什么可畏惧?

    那一剑!

    ※※※

    她的身影,向前而去,迎风飞舞,有绝世的风姿。

    在她身后,是低低的吟唱,曾经的平凡无华的烧火棍,如今的噬魂,从后而至,闪烁着青色的光芒,追上了天琊,与蓝色的剑刃同时飞驰。

    那一个身影,就在身旁,在这绝望的火海之中,紧紧相依。

    天琊神剑微微颤抖,那剑刃之上的光华,刺穿了无数热浪风云,仿佛是在映合一般,与它同行的噬魂也发出了异样的尖啸,青光大盛!

    青、蓝二色,在周围一片火海之中,从天而下,非但没有丝毫的躲避,反而向着那冲天而起沛不可当的熔岩火柱,当头刺去!

    有什么好害怕?

    有什么可畏惧?

    半空之中的火龙,猛然咆哮,龙吟长啸,隆隆不绝传了出去。四周的火焰,瞬间一起高涨,仿佛也在狂舞之中,看着这一场末世狂欢。

    那仿佛融为一体的两个身影,融化在纠缠一起的青蓝光辉,似一枚流星毅然而下,与熔岩火柱撞在了一起。

    那是怎样的一种灿烂,如巨大的赤焰之花轰然绽放,所有的熔岩之海瞬间沸腾溅起,高高冲上半空。巨大的火柱仿佛是在这看来已经狭窄不堪的地方疯狂肆虐,烧毁了一切可以烧毁的东西,只是,那一道灿烂光华,却直射至火柱之中。

    片刻之后,却又仿佛是过了很久,时光凝固,谁又知道呢?

    高涨的熔岩缓缓落下,急速旋转的岩浆慢慢变缓,巨大的漩涡开始缩小,只有那可怕的火柱,似还停留在熔岩之海上空,静止了那么一刻。

    一道青蓝相间的光辉,猛然从火柱一侧刺穿一个口子,射了出来,片刻之后,仿佛伴随着低沉的闷响,“咄咄”之声,无数个细小口子不断涌现,青蓝色光辉不停欢快地喷射而出,片刻之后,一声轰鸣,巨大的熔岩火柱颓然倒塌,重新化作炽热的岩浆,落在了脚下的熔岩之海里。

    半空之中,重新现出鬼厉与陆雪琪的身影。

    他们的衣裳,到处都有被烧焦烧破的痕迹,甚至有些地方的皮肤,还有受伤的模样。他们的脸色,更是说不出的疲倦,鬼厉的胸口嘴角边,更是已经被鲜艳的血染红。

    只是,他们相拥在一起,虽然虚弱,虽然明知是绝望,但手边的法宝,天琊与噬魂,却散发出不可直视的,从未有过的灿烂光华。

    他们的手,还握在一起。

    他们的身子,慢慢的升起。

    缓缓升上了半空,重新的,站立在八荒火龙巨大的龙首之前。

    两个渺小的人,面对着,默然伫立着。

    ※※※

    八荒火龙燃烧的双眸,注视着这一对男女,从那神秘莫测的火焰中,根本看不出火龙的内心想法,又或者,强横如它一般的存在,又哪里会在乎人类的情感。

    那神秘的八凶神像光圈,此刻似乎黯淡了许多,不知怎么,在这只巨龙龙首的背后,似乎连这八凶神像,也显得吃力的多。

    或许,要掌握越强大的力量,所付出的代价,也应该越多罢!

    这个道理,从古老的巫族直到现在,却又有几人明白呢?

    明灭不定的闪烁着光芒,八凶神像上还有不断闪动的神秘符号,缓缓转动着。八荒火龙并没有立刻进攻,似乎对它来说,也在等待着什么。

    鬼厉的身体,从强自忍耐的痛苦,终于开始无法自主的颤抖起来,胸口的那个血印,越来越大。陆雪琪默默地伸过手去,搂住他的腰,将他拉过几分,靠在自己的身上。

    那熟悉的喘息声,在耳边轻轻回响,微微带着热气,在她苍白的脸庞边缘回荡。

    有些痒吧。

    她突然这么想。

    然后,轻轻转头,看着他。

    看到的,是鬼厉望着她的目光。

    她慢慢点头,轻轻笑了。

    鬼厉凝视着她许久,嘴角边,终于也是露出了那一丝,带着淡淡血的,微笑。

    ※※※

    旋转不休的八凶神像,突然再次明亮,而这一次,除了八面狰狞凶恶的神像大放光明之外,八凶神像光圈之中那团兽神融身其中的火焰,也第一次变得明亮无比,渐渐盖过了周围那些神像。

    而整个转动的光圈,更是第一次的,离开了八荒火龙的龙首背后,缓缓下沉,那团熊熊燃烧的火焰,随着光圈的移动,赫然降临到八荒火龙的头顶,慢慢融合了进去。

    庞然大物的八荒火龙,猛然发出一声怒吼,瞬间整个火海都似乎微微颤抖起来,是什么,竟能令如此强大的生物感觉到痛楚?

    那团火焰缓慢的,但却是不可阻挡的融入了八荒火龙的头颅。

    随后,那八面闪烁着神秘符号的八凶神像,似乎顿时失去了光彩,再一次迅速的黯淡了下去。

    八荒火龙停止了咆哮,仿佛微微低下了头,过了片刻,那巨大的龙首慢慢的重新抬起,令人绝望的那股毁灭气息,再度出现,笼罩了鬼厉与陆雪琪。

    而这一次,不知为何,非但没有前两次攻击那可怕可怖的景象,相反的,周围的温度反而下降了不少,脚下的熔岩之海虽然仍然炽热,但岩浆的流动也变得缓慢,整座熔岩地狱之中,似乎突然之间,那热火之精华都在被迅速的提炼而去。

    八荒火龙,终于再一次凝视着那两个人影,这一次,它的眼眸之中燃烧的仿佛已经不再是那神秘红润透明的火焰,而是一双充斥了人类复杂疯狂情感的眼睛。

    龙首抬起,仰天张口。

    它仿佛是在,深深呼吸!

    随着那动作,所有在半空中燃烧的火焰都仿佛失去的光芒,但笼罩在鬼厉与陆雪琪身上的压迫之力,却更是让人绝望的想要放弃。

    从八荒火龙巨大的龙口之中,突然,闪过了一道光芒,不是炽热的火光,而是真正的纯粹的火焰。

    没有任何杂质,没有任何喧哗,这世间最可怕也最纯粹,可以焚毁天地一切事物的“纯质之火”!

    缓缓喷出!

    没有一丝的热力外泻,只是一道细如人身大小浑圆的火柱,纯质如玉一般,向着鬼厉与陆雪琪飞来。

    陆雪琪手中的天琊,慢慢垂下了,天琊旁边的噬魂,也缓缓回到了鬼厉手中。青色蓝色的光华,慢慢消退。

    没有任何人力,可以在这无法抗拒的纯质之火中抵挡。

    那火焰,一点一滴逼近!

    陆雪琪默默抬头,却已不再看着那边,此刻的眼眸里,她只有一个人影,只有那一张容颜。

    她深深望着,嘴角边挂着淡淡笑意,一丝一毫似都不肯放过,仿佛要刻在心中,刻入魂魄,直到千年万世之后,再也不能忘却。

    那火焰,已逼近了!

    鬼厉的袖袍,忽地没有丝毫的预兆,瞬间化作灰色粉末,散了开去,然后是他整只手臂的衣物。

    而这只手,这副躯体,又还有多少的时间?

    就这样了罢,他淡淡地想着,就这样死了么?

    只是,心愿却是终究无法了却了

    他低低的苦笑了一下,握紧了的,是那只柔软温和的手掌。

    突然,那火焰闪动的光芒,如一道流星迸裂开去,有一点火光,竟是猛然闪过他的脑海,瞬间一片混乱。

    陆雪琪立刻感觉到了鬼厉的不妥,下意识地拉住了他的手掌,而几乎是在同时,那纯质之火,已到了他们身旁,眼看就要,吞没他们的身躯。

    死?

    或生!

    鬼厉那片刻之间忽地一声大叫,用力一扯,将陆雪琪的身子猛然拉到自己身后,陆雪琪一声惊叫,却丝毫没有意思单独逃生,反将鬼厉的手抓的更紧。

    而在那电光火石之间,鬼厉的手掌之间,突然多了一块似玉非玉的牌子,周围一圈翠玉环绕,中间古老的火焰图案,正是玄火鉴!

    下一刻,纯质之火,射在了玄火鉴上。

    远处的八凶神像,猛然一颤,而巨大强横的八荒火龙,恐怖的龙头突然也为之一窒,所有的事物,仿佛突然间都停顿了下来。

    然后,像是有一个来自幽冥的声音,温柔而舒缓的吟唱,悠悠回荡,仿佛是千万年前,那个温柔玲珑的女子。

    玄火鉴亮了起来,正中的那团古拙的火焰图案,此刻仿佛如重生一般,在纯质之火的焚烧之下,如注入了无穷生机,贪婪地吸取着这世间最纯质的火焰精华。

    “啊!”

    忽地,鬼厉发出了一声轻呼,那玄火鉴已然炽热的令他再也无法握住,离开了他手心的玄火鉴,却没有向下落去,而是慢慢升到了半空之中,在八荒火龙的注视之下,缓缓闪动。

    炽热的气息,缓缓从玄火鉴上散发出来,带着些许梦幻的白色烟雾,似乎是汽化了的周围空气,在玄火鉴周围凝聚,一股巨大的神秘力量,慢慢撕扯着这周围的空间,白色虚幻的烟雾里,慢慢凝结成一个美丽的女子身影。

    那是一个衣着古朴的女子,手握着一根法杖,而面容,竟然和守在镇魔古洞洞口之外的玲珑巫女石像一摸一样。

    “玲珑”

    仿佛是一声撕心裂肺绝望的呼喊,八荒火龙再一次露出痛苦神色,随后,那一团火焰从龙首上方慢慢脱出,随即火光消散,露出的正是兽神真身,只不过此刻看去,兽神全身枯槁,仿佛已是油尽灯枯。

    只是,那样一双热切的眼眸,千万年来竟然从未变过,他忘却了世间所有,眼中只有那个烟雾之中的女子。

    他向着那个虚幻,飞扑而去,眼中带着无比的满足。

    玄火鉴默默旋转着,那个玲珑的幻象仿佛也在微笑,张开了双臂,向他拥抱。

    眼看着,他们就要相拥在一起,但兽神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失去了禁制的八荒火龙,第一眼便认出了敌人,曾经他所毁灭的躯体,令它本能地施展攻击。

    深深呼吸,龙息绵长,远处的鬼厉与陆雪琪同时变色,但兽神却似乎早已忘了周围的一切,或者,就算他知道,又怎么还会在乎?

    他扑了上去,那烟雾之中,竟非幻象,他竟然真的抱住了,那个躯体。

    玲珑

    玲珑

    他低声呼唤着,如一个孩子般,满足的闭上眼睛。玲珑微笑着,用手轻轻抚摸他的头发。

    巨龙怒吼,愤怒的火焰瞬间而至!

    吞没了所有。

    那两个身影,在火海之中,慢慢消失,只是,竟没有丝毫的哀痛,反而慢慢浮现的,是那异样的幸福。

    火光之中,玄火鉴突然闪现,从半空中直落下来,正落在鬼厉手边。鬼厉在震动之中,下意识地伸手接住,而就在同一时刻,强横的八荒火龙所处之处,突然间似乎失去了某种力量的支撑,那道巨大的缝隙开始缓缓收缩。

    八荒火龙再度发出愤怒的咆哮,充满了不甘,但以它之强横,却似乎已然无法阻挡自己巨大的头颅再一次被那神秘的空间吞噬。只是,在最后的时刻里,它满怀着毁灭一切的仇恨,向着这个空间,喷出了最后的一道可怖之火。

    天崩地裂!

    刹那间,所有的熔岩一起沸腾爆炸,石壁完全融解,巨大的空间如沙子一般纷纷倒塌,同时,无数道疯狂的岩浆洪流,向四面八方冲射而出。

    鬼厉与陆雪琪颓然看着这末日景象,却再也无力逃生,但就在这个时候,玄火鉴上突然发出一道纯正温和的光环,笼罩了他们二人,将他们包裹在一个光罩之中,迅速向上方升去。

    而在他们身下,所有的一切都化作了火焰。

    ※※※

    整个广袤无垠的十万大山大地,无数的山脉峻岭,仿佛都在那么一刻,听到了那一声疯狂的咆哮。耸立了千万年的焦黑山峰,在狂暴的岩浆怒涌之中,渐渐塌陷下去,而冲天而起的炽热岩浆,直插天际。

    在这火一般的末日世界脚下,镇魔古洞的入口,黑木愕然不知所措,而凶灵黑虎却如发狂一般狂笑着,大声呼喊着:“来了,来了,这一天终于来了啊!”

    黑木瞪大了眼睛,怒喝道:“你疯了吗?”

    黑虎哈哈狂笑,但突然一窒,两个人身子同时大震,然后,就在他们的面前,那尊守护了这镇魔古洞千万年的玲珑巫女石像,竟然瞬间碎裂,散做无数小快,随即被涌来的热浪吞没,消失无踪。

    黑虎仰天长啸,状如癫狂,“娘娘,娘娘,你等等我,我就来了啊”

    而在它脚下,黑木隐藏在黑布之后的喘息声浓重而极其激烈,忽地他大声道:“不,不,我不能就这样,我还有未了之事!”

    说罢,他突然身形一转,竟是如飞一般闪了出去,离开了这个即将毁灭的地方。

    黑虎却仿佛根本不曾在意黑木的离去,他巨大的身躯就这样守护在镇魔古洞的洞口,仰天狂笑。

    很快的,无数坍塌的碎石和疯狂四溅的岩浆洪流,将他的身影吞没了。

    大地仿佛也在颤抖,无数的猛兽飞禽惊惶失措,那一座高耸的山峰,在巨响轰鸣声中,在遮天蔽日的黑尘里,轰然倒塌!

    天际苍穹,慢慢下起了雨。

    火雨!

    在十万大山之中,一直下了三天三夜。

    ※※※

    千万年后,谁还记得那一段往事?

已经是本卷最后一篇文章
  • GSDG:

    不喜欢陆雪琪

    回复
    • 樱花:

      喜欢碧瑶

      回复
    • 逝去的年华:

      为什么呢?

      回复
  • 杨世玉:

    碧瑶和陆雪琪最后和张小凡过上了幸福的日子

    回复
  • 崔莹丽:

    心疼碧瑶

    回复
  • 暖阳:

    爱女神陆雪琪,坚持自己的爱

    回复
  • 看尽人间沧桑:

    你们喜欢碧瑶是因为她的爱纯粹,不喜欢陆雪琪是因为她.的爱理性????

    回复
    • :

      如果换换位置 陆雪琪也会像碧瑶那样的爱张小凡 不是吗 不过本身的陆雪琪也一样很好嘛

      回复
  • 逍遥自在:

    呵呵呵呵呵呵

    回复
  • 47939368:

    回复
  • 182037:

    一群傻逼

    回复
  • 曹镱潇:

    总纲好混乱,好多地方重复,好多地方衔接不上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