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五集 第二章 回归

2013年2月22日 更新

    青云山,小竹峰。

    夜色深沉,苍穹如深墨般凝固了,只能隐约望见浓重的乌云在天上缓缓移动,从那无边的黑色之中,落下悄无声息的雨水。更远处的天边,隐约传来隆隆的雷鸣,不知道是否将有更猛烈的风雨,即将而来。

    青云门诸赴南疆的弟子,已经回来数日了,其中的陆雪琪在见过师门长辈之后,便回到了小竹峰,再不曾出现过,甚至连青云门中因为道玄真人与田不易神秘失踪所引发的暗流,仿佛她也不曾留意过。

    峻峭秀丽的小竹峰,仍如过往千百年来一般的平静,满山遍野的修竹,在这风雨之夜,依旧低吟着沙沙竹涛之声,默默凝视着这山头的人们。

    小屋青灯,烛火如荧。

    门扉轻合,窗子却还有一半敞开着,山间风雨悄然而至,雨粉不时飞入屋子,打湿了修竹所制的窗台,慢慢凝结成水珠,悄悄滑落,留下一道道水痕。从远处吹来的风,将窗子轻轻摇动,在这静默的雨夜里,发出轻轻的‘吱呀’声。

    摆放在屋中桌子上的烛火一阵阵的摇晃,明灭不定,好几次看似都要被吹得灭了,却总在挣扎之中,坚持到了山风减弱,缓缓复明,重新明亮起来。

    夜色中,再无其他的光亮,离着这一点烛火稍远的地方,便被一片阴影笼罩。

    陆雪琪坐在灯下,默默地望着这点烛火。

    青灯,红颜,在这样的夜里,仿佛凝结不去的忧郁,默默铭刻在了光阴中,却不知,又有多少时光,可以留住?

    门外,远远响起了轻轻脚步,陆雪琪的头微微动了一下。一阵山风从窗口间吹来,桌上烛火晃动消长,她鬓边秀发,也随风轻轻飘动了。

    门,发出低沉的一声,被人推开了。屋外风雨,忽地大声了起来,仿佛风势瞬间变大,将要冲进屋中,所幸的是,在那片刻之后,来人已走进了屋子,返身将门关上,也隔断了屋外风雨,重给了这屋中一片宁静。

    陆雪琪站起身来,微微低了低头,道:‘师姐,你怎么来了?’来人正是文敏,她看了陆雪琪一眼,走到桌旁,微叹道:‘你自从回山之后,就难得见你出这房门,我若再不来看你,只怕都不知道你现在到底怎样了?’陆雪琪抬头向文敏看去,只见师姐嘴角挂着一丝微笑,眼神柔和,分明满是关怀之意。

    她低声笑了笑,道:‘我哪会有什么事呢,多谢师姐关心了。’文敏看了她半晌,只见陆雪琪除了脸色稍显苍白之外,神气一如平常,这才慢慢放下心来,随即又道:‘师妹,你没事就好,不过做姐姐的,看你变成如今这个样子,心中着实心疼的很。还有,你回山之后,只在当日见了师父一面,之后便自闭于这小屋之中,再不曾去见她老人家,不管怎么说,你可不能在心中责怪师父,要知道,我们可都是她老人家抚养长大的。’陆雪琪摇了摇头,道:‘师姐,你这是怎么说的,我决然是不敢存丝毫责怪师父的心意,我不敢前去拜见师父,只是自知不肖,害怕徒惹师父生气伤神罢了。’文敏怔了一下,看着陆雪琪,半晌之后,脸色复杂,欲言又止,只低声叹息了一下,站了起来。

    此刻天际远处,忽地一道闪电划过,随之而来一声惊雷,霍然而起,声如裂帛,却仿佛是回荡在头顶之上了,回音袅袅,许久不散。

    屋外风声,似乎又紧了几分。

    文敏皱了皱眉,走到窗前,向外边看了一眼,道:‘看这天色,好像这雨又要大了。’陆雪琪站起身子,也慢慢走到窗口,站在文敏身旁,向外看去,夜色里,两个苗条的身影,并肩站着,凝视着那沉沉黑夜和无尽风雨。

    远处,沙沙竹涛,雨打竹叶之声,正幽幽传来。一时之中,不知是否沉静在这片宁静里,两人都无言。

    许久之后,文敏才深深吸气,微微一笑,道:‘说起来,我们也好久没这样一起看雨了吧?’陆雪琪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道:‘是,其实我也记得,当年我儿时上山,最开始便是师姐你照顾于我,那时候不懂事,每逢有风雨之夜,雷声轰鸣的时候,我便特别害怕。’她慢慢转过头来,眼光中尽是柔和,低声道:‘每次都是师姐你带着我,一起坐在窗子旁边看雨,告诉我不用害怕的。’文敏摇头失笑,伸出手轻轻抚摸陆雪琪肩上柔顺的长发,忽地发出一声感叹,道:‘一转眼,你已经长大了。’陆雪琪感觉到了文敏的手掌,轻轻拍在自己的肩头,仿佛从那里,传来着几分暖意。

    沉默了片刻之后,陆雪琪看向师姐,道:‘师姐,你有什么话,就对我说吧!’文敏微怔了一下,末了微微苦笑,道:‘我知道你从来冰雪聪明,什么都瞒不过你……’她顿了一下,道:‘师妹,其实以你的聪慧,远远胜过了我这做姐姐的,可如何你就看不穿,悟不透呢,徒然白白心中自苦?’陆雪琪嘴角的微笑慢慢消失了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熟悉的淡然神情,只是,面对著文敏,她不再有那种冰冷的感觉。

    ‘我不苦!’陆雪琪凝望窗外夜色,这般静静地道。

    文敏愕然看去,陆雪琪的目光远远飘去,不知望向这深深夜色中的哪里,只是她话中语气,却是再也明确不过了:‘我从来都不苦的,师姐。从来师门传道,便是要我们无牵无挂,心境自在,参悟造化,以求长生,不是么?’文敏点了点头,道:‘不错,其实在修行之上,我们道家与佛门都有几分相似之处。’陆雪琪轻轻扶上了窗台竹把,一阵冷风吹来,她仿佛有些寒意,身子缩了一下,但还是站着,白皙的手掌上,很快凝结着晶莹的水珠。

    ‘可是,我要长生做什么?’文敏微微张大了嘴,眉间皱了起来。

    ‘我知道,青云门数千年以来,祖师传下的这些教诲,决然是不会错的,我等凡人欲要脱离轮回,以此修行,或可达成长生。过往以前,我也是这般想的,所以一心修炼。只是如今……’陆雪琪低声微笑,像是对着自己深心,道:‘如果要我一生无情无爱,要我心若白纸而登仙,那这样长生,如此神仙,却又怎是我想要的啊!’文敏呐呐道:‘师妹,你、你究竟在说什么?’像是没有听见文敏的话,陆雪琪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师姐,你多半是骂我不知人事,不知这世道艰险,我心中所想所求,泰半都难有结果。其实我又何尝不知?若说心苦,我也的确曾为此苦过。只是现在,我却是想开了,人家说世难容,不可恕,而我终究不能如他一般,破门出家。但即便如此,我也只求心中有那么一个人可以相思,而且我还知道,他心中也有我,只要这般,我也就心满意足了。’文敏哼了一声,道:‘难道你不知,你们终究是不会有结果的么?难道这你也不在乎?’陆雪琪的脸上,第一次变了神情,仿佛那一阵深深黯然,悄然掠过,半晌之后,她才低声道:‘我当然在乎,若有可能,谁不愿长相厮守,谁不想天长地久?只是明知道难以达成,便不去想了吧!反正将来怎样,谁又知道,我却是终究不肯忘怀的。’文敏深深看着眼前这清丽女子,夜色之中,她如百合一般美丽幽雅,寂寞中盛放。

    她轻轻叹了口气,道:‘反正我也早知道是劝不了你的了,明日一早,你去见师父吧!’陆雪琪怔了一下,转过头来,道:‘我虽然并非不愿拜见师父,只是若是去了,多半又是惹她老人家生气的。’文敏摇头道:‘今日是师父私下让我前来唤你的,所为的乃是正事,你放心好了。’陆雪琪迟疑了一下,道:‘南疆一行,兽神陨灭,正道的心腹大患已去,还有什么事么?’文敏犹豫片刻,道:‘是魔教死灰复燃了。’陆雪琪身子一震,同时眼神里闪过的却是一道复杂难明的眼光,道:‘什么?’将陆雪琪异样的神情都看在眼中,文敏心中叹息,但口中仍然平静地道:‘近日传言不断,当日在兽妖浩劫之中溃灭于兽神手中的魔教贼子,竟然仍有余孽,似有卷土重来之意。而且我们青云门此刻内忧外患,师父她似乎也是忧心忡忡,你知道她老人家一向最器重你,多半也是为了此事才叫你过去的。’陆雪琪默然许久,点头道:‘是,那我明日一早就去拜见师父。’文敏点了点头,道:‘那你也早点歇息吧,我走了。’陆雪琪也不多留,送到门口,文敏忽然顿住了身子,转身看了看陆雪琪,道:‘师妹,将来你若有事,一定不要憋在心中,若信的过做姐姐的,便和我说说,总比闷在心里要强的。’陆雪琪缓缓点头,低声道:‘是,师姐,我知道的。’文敏看着她的神情,料到她虽然答应,但以陆雪琪的性子,多半便是有了什么苦事,也是不会说的。当下只得苦笑了一声,转身走了。

    陆雪琪倚着门扉,目送文敏走远。

    她缓缓收回目光,只见夜色如墨,风雨萧萧,这天地静默,仿佛都透着一股萧瑟之意。

    她一时竟是望的痴了,许久许久,仿佛才从梦中醒来,默然转身,轻轻关上了房门。

    天地风雨,也一并关在了门外。

    正如青云门里暗中得到的消息一样,远在千里之外的狐岐山,曾经冷清的山里,突然之间在此热闹了起来。大批大批的魔教弟子,回到了鬼王宗的驻地,曾经封存的机关一一开启,废弃的哨卡也在有条不紊的指挥之下,逐一恢复。

    在一个晴朗的白天里,魔教最后一支,也是此刻最具实力的派阀鬼王宗,在鬼王的率领下,重新回到了中土。

    大大小小的包裹,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长队,仿佛是一群远道回巢的蚂蚁,而在这个队伍之中,最引人注目的便是每隔数十丈,便会有上百个魔教弟子护卫押送了某个庞然大物,外面全部用厚重灰布覆盖,呈现巨大方形形状,而在布幔之下,不时传来的是令人惊心的低沉嘶吼,吼声中满含凶戾愤怒,但不知怎么,听起来,多为中气不足,似乎是疲惫之极的某种怪兽。

    这巨大神秘的事物,很快的被这些看起来已然轻车熟路的魔教弟子运送进了狐岐山鬼王宗那世代经营的巨大山洞,空气中,只残留下渐渐远去,低低回响的一声声未知怪物的哀鸣嘶吼,同时,风中不知怎么,一股异样的血腥气息,渐渐从周围泛起,在风中飘荡。

    鬼王负手,站在山洞里的一侧,目送着最后一个神秘巨物被运送进洞穴深处,面无表情。

    一眼看去,他仿佛什么都没有改变,只除了发间鬓边,那曾经为了女儿而白的头发,又多了些。

    在他的身后,站着两个人影,一是幽姬,仍是那黑纱蒙面的模样,沉默不语,另一位更是全身笼罩在黑色阴影之中,正是鬼先生。

    当魔教弟子几乎都进了这个洞穴之后,很快有数人跑上前来向鬼王低声奏报,鬼王默然听着,也未说什么,只是缓缓点了点头,那些魔教中人很快散开,在无声的命令之下,洞穴入口的巨石机关,缓缓落了下来,将外界的光亮挡在了外面。

    鬼王在黑暗中,轻轻呼出了一口气。这熟悉的、洞穴的味道。

    幽深的洞穴甬道中,缓缓亮起了光亮,那是魔教弟子逐一点燃了挂在通道上方的火炬,熟悉的昏黄火光下,影子也开始出现晃动。

    身后,幽姬慢慢走上了一步,轻声道:‘宗主,你要不要去见一下鬼厉?’鬼王的眼神中仿佛闪了闪光,道:‘我回来后,还未见到他,他人在何处?’幽姬低声道:‘他一直都在碧瑶那里。’鬼王正要迈步前行的身子,顿了一下,片刻之后,道:‘我过去好了,你们不必跟来了。’幽姬应了一声,目送着鬼王走向远处,直到那个背影消失。

    她回头过来,却突然一惊,自己身旁那个神秘的幽影,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了。黑色面纱之下,幽姬两道柳眉慢慢的皱起,目光中闪烁着复杂的表情。

    山脉洞穴深处的寒冰石室之外,与外面那一片热闹情况截然不同,这里没有喧嚣,仍如往昔一样的寂静,或许在有些人眼中,这里更多的,应该是寂寞吧!

    鬼王在寒冰石室门外站了很久,面对着那扇石门,不知怎么,他始终没有伸手打开,厚重的石门横亘在他的身前,但他的目光,却仿佛已穿透了这看去坚不可摧的石块。

    石门之后,寒气森森的所在,女儿依旧平静的躺着么?

    坚强如他这般的人物,会不会也会有软弱的一刻,不愿面对自己的女儿?

    也不知过了多久,时光悄悄流逝,鬼王的身子动了一下,慢慢伸出手去,掀动机关,低沉的轰鸣声传来,石门在他面前,缓缓打开。

    一股寒气,从石门后头扑面而来,隐隐还有丝丝袅袅的白气,在石室中飘荡。

    鬼王迈步走了进去,石门在他身后,重新关上。

    一切,都没有改变。那平静躺着的身影,甚至包括了记忆中一直坐在一旁的那个男子。

    鬼厉没有回头哪怕看上一眼,他仍然只是望着碧瑶,而鬼王也没有说什么话,默默走到了寒冰石台的另一侧,凝视着女儿。

    碧瑶仍旧是那般平静中带着一丝满足微笑的表情,静静地躺着,在她身前交叉的双手间,那枚神奇的魔教宝物合欢铃,正安静地停在她的手心里。

    淡淡的、金色的光辉,仿佛从合欢铃的铃身上折射出来,散发出长短不一的光芒。寂静无声的石室里,却不知怎么,总让人有那么一种错觉,仿佛从哪里有低低回荡的、清脆的铃声,可是仔细听去,却总是找寻不到踪迹,只有那始终闪烁的铃身上的淡淡光辉,仿佛是温柔的眼眸,注视着这两个石室中的男人。

    ‘我不在的这些日子,她还好么?’鬼王淡淡地道,他的视线,从进入石室开始,就一直在女儿的身上。

    鬼厉慢慢抬头,向鬼王看去,鬼王也从碧瑶身上收回了目光,看向鬼厉。

    两个男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会,似有无声的风雷。

    在他们之间,碧瑶手中,合欢铃上的光芒,轻轻流转。

    ‘她很好。’鬼厉站起了身子,淡淡地道。

    鬼王点了点头,道:‘有你在,我很放心。’他顿了一下,又道:‘你此番前去南疆,可有寻获些许还魂异术的消息?’鬼厉脸上掠过一丝黯然,摇了摇头。鬼王默然,低头看了碧瑶一眼,轻声叹息。其实此番鬼厉前往南疆,所为主要自然便是追踪兽神以及受鬼王密令,抓捕兽神身边的异兽饕餮,但此刻二人对话,似乎却早已将这事忘却了。

    石室中,又是一阵沉默。

    末了,鬼王面容一肃,淡淡道:‘我还有些事要与你说,不过此处不宜,我们还是出去吧!’鬼厉点了点头,也不多说什么,最后看了一眼碧瑶,不知怎么,眼中闪过一丝愧疚之意,随即转身走了出去。鬼王跟在他的身后,走出了石门,厚重的石门缓缓落下,再一次将寂静截留,偌大的寒冰石室中,只留下了空自流转的合欢铃的淡淡光芒。

    两个男人,并肩走在宽敞的甬道之中,一路之上,有遇上的魔教弟子,纷纷退让到两旁,低头行礼,脚步声声,轻轻回荡。

    绕过几道拐角,二人来到了鬼厉所住的居所,鬼王向鬼厉看了一眼,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鬼厉眉头轻轻皱了一下,但是并没有看向鬼王,只是在微一犹豫之后,伸手打开了房门。

    两个人走了进去。

    ‘吱吱吱,吱吱……’‘吼……’猴子小灰熟悉的叫声中,还伴随着几声异样的吼叫,曾经是跟随在兽神身边的异兽饕餮,此刻正躺在鬼厉的房中地上,只是它看去似乎精神很是萎靡不振,懒洋洋的样子,闭着它铜铃般大的眼睛,一动不动地伏在地上。

    倒是猴子小灰仍如往日一般的精神,在饕餮身边跳来跳去,左摸一下,右打一下,一会拉拉饕餮的尾巴,一会拍拍饕餮的脑袋,更有甚者,偶尔还把手伸到饕餮血盆大口上,拉开饕餮嘴巴,有几分好奇的样子向里面张望。

    看小灰的样子,似乎是想让饕餮精神起来,一起玩耍,不过显然对饕餮没什么效果。

    鬼王和鬼厉走进来之后,饕餮视若无睹,依旧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躺在地上,猴子小灰发出一声欢叫,两三下跳上了鬼厉身上,趴在主人的肩头。

    鬼厉摸了摸小灰的脑袋,淡淡地对鬼王道:‘就是它了。’鬼王没有说话,只是注视着趴在地上的饕餮。在他的嘴角边,慢慢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只是笑里却是多了那么一丝高深莫测之意。

  • 万紫沁:

    确实不错,眼前一亮的好文

    回复
  • 花痴:

    雪琪终于向别人承认自己已经爱上小凡了

    回复
  • *I *love (]﹏[)¢you:

    讨厌陆雪琪

    回复
  • *I *love (]﹏[)¢you:

    讨厌陆雪琪

    回复
    • 不回家:

      喜欢陆雪琪

      回复
      • づ碧瑶:

        若有可能,谁不愿长相厮守,谁不想天长地久?只是明知道难以达成,便不去想了吧!反正将来怎样,谁又知道,我却是终究不肯忘怀的。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