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五集 第六章 血阵

2013年2月22日 更新

    狐岐山,鬼王宗总堂。

    鬼厉这一路之上,只觉得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有那个神秘而模糊的女子身影,始终在他眼前徘徊不去,只是,他却分明知道,那应该是个幻觉吧?

    难道不是么?

    茫然之中,他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走回了那间属于他的石室,石门打开着,从门外看进去,仍然可以看到里面乱成一片,正是刚才他与鬼王那场莫名其妙动手斗法的结果。

    他看着那一片狼藉,默然许久,缓缓走了进去,在残破的桌子旁边,找了一张还算完好的椅子坐了下来,怔怔出神。

    猴子小灰从旁边跑了过来,看去似乎仍然是情绪低沉,一言不发地爬上了鬼厉肩头,坐了下去,然后也是怔怔发呆。

    也许它还在担忧饕餮吧!

    一人一猴,就这般枯坐许久,一点声音都没有,整个石室显得异常沉闷,末了,忽地鬼厉身子动了一下,然后伸出手去,将小灰从肩膀拉下,举到身前。

    小灰三只眼睛同时眨了一下,看着鬼厉。

    鬼厉低声道:‘小灰,你说我该怎么办?’猴子小灰一声不吭,只是望着他。

    鬼厉似乎也没有去在意它的回答,只是低低自语着:‘这条路,我到底该怎么走……’山中不知岁月,光阴如水消逝。

    狐岐山山腹的最深隐秘处,巨大的血池之中,飘荡着强烈的血腥气息,这诡异的存在,悄悄躲在世人所知的遗忘角落,静静萌芽。

    自然,除了两个人,鬼王与鬼先生。

    巨大的血池里,仍然满盛着殷红的血水,无数的气泡不时从血池深处冒起,在水面上弹起又迸裂,溅起一阵细微的血花。

    和以前一样的是,巨大的灵兽躯体,被囚禁在这血水之中,只不过除了夔牛、黄鸟之外,此时此刻,血池之中还多了两个身影,一个是正在奋力挣扎但终究无能为力的异兽饕餮,另一个身影,却是身躯异常庞大的一只怪兽,头如传说之中的龙类,身躯几乎比夔牛还大了一圈,因为大半掩盖在血水之中,具体形状看不清楚,但从几处突出水面的躯体部分,可以想像的到其必然就是魔教传说中的魔兽‘烛龙’了。

    夔牛与黄鸟受囚已久,早已奄奄一息,提不起精神来,烛龙看去也是一蹶不振,毫无生气,惟独只有饕餮因为是刚刚捉来的缘故,精神气力尚算完好,不时发出愤怒咆哮,将身边血水不停激发出阵阵波涛,显然是极为恼怒。

    只是这血池之中,似乎有一股异常诡异的力量,不但囚禁住了其他三只异兽,就是饕餮也挣脱不了,空自怒吼挣扎,终究一无所成。此外,在血池的上空,比之从前,又多了一番异象。

    那只神秘诡异的上古神物伏龙鼎,此刻正虚悬在远离血池五丈之高的虚空之中,从鼎身之下四只古朴的鼎脚上,各自发射出一道淡紫夹红的异光,从上照下,正照射在四只异兽身上,从远处看去,很明显的可以看到在这有若实体的四道光芒中,正有一股股若隐若现的充沛灵力,从那些异兽身上被强行吸取了出来,归于伏龙鼎鼎身之中。

    而因为不停地吸收着这些异兽身上近乎无穷无尽的灵力,伏龙鼎原本古朴深涩的模样,也已经缓缓开始改变,整座鼎身,都被一股蒸腾而上的祥瑞之气笼罩其中,原本古朴的颜色正在缓缓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温润如玉,渐渐变得带着几分透明的颜色。

    一眼望去,几乎让人以为这乃是传说之中的仙家圣物,超凡脱俗,与其下那血腥味十足的血池更是格格不入了。

    只是,在这等仙气萦绕的外表之下,却终究还有一个异处,那便是鼎身铭文之上的那个神秘图案,四只怪兽的图像忽明忽暗,象征着伏龙鼎本身的那个巨鼎铭文,也在缓缓变幻着颜色,只有图案的最上方,那个狰狞的神像面孔,却是殷红如血,仿佛正贪婪地吸取着力量,就要活过来一般。

    远离血池的高处平台上,鬼王与鬼先生并肩站立着。

    鬼先生一身黑衣,整个人还是像笼罩在黑暗阴影里,就算站在他的面前,似乎也看不真切他的身影。

    此刻,他正用低沉的声音,对鬼王道:‘不错,伏龙鼎鼎身铭文果然确有其事,四灵聚齐而混沌即开,此刻“四灵血阵”已成,剩下的便是等待七七四十九日,待伏龙鼎将四灵灵力收聚完毕,混沌之力则足以开天辟地,重开“修罗之门”,如此宗主你便可驾驭天地无上之神威,再无敌手了。’鬼王面色潮红,双眼异光闪耀,紧紧盯着半空中那个伏龙鼎,面上掩饰不住兴奋之色,忽地仰首向天,却是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嘹亮而猖狂,带着狂妄与桀骜,仿佛他已君临天下,只是这狂妄笑声忽地中断了下来,鬼王双眉一皱,却是用手轻轻按住心口,同时脸上红潮瞬间退却,一阵苍白之色。

    但片刻之后,只见他面上金气闪过,不多时便已恢复了正常。

    鬼先生站在一旁,将他的神情变化都看在眼中,以他的见识眼力,不禁是怔了一下,微讶道:‘你与何人动手斗法过了,那人是谁,竟有如此道行?’鬼王深深吸了一口气,面上神色已完全恢复正常,合上双眼片刻之后,又缓缓睁开眼眸,眼中冰冷寒光闪现,寒声道:‘“大梵般若”与“太极玄清道”……果然都是不世出的奇功妙法,虽然锋锐不及我魔教神通,但后劲之绵长充沛,当真可怕。’鬼先生皱了皱眉,眼中闪过一丝异光,道:‘是他?你怎么好好的会与他动手了……’说到这里,他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道:‘莫非是为了饕餮?’鬼王哼了一声,却没有回答鬼先生的话,只是淡淡道:‘此子道行进境之快,实在出人意料之外,只怕将来……或成祸根也难说的很。’鬼先生深深看了鬼王一眼,然后移开了目光,缓缓道:‘当下最要紧之事,还是以四灵血阵为先,其他之事能免则免吧!’鬼王微微点头,道:‘不错,我晓得轻重,你放心吧!’鬼先生沉吟了一下,道:‘不过以鬼厉现在高深莫测的道行,加上随着日后四灵血阵吸收灵力的加强,血腥异象必定难以掩盖,有他在此,不免多了几分变数。为免意外,你还是找个借口,将他派了出去吧!’鬼王沉默片刻,道:‘你说的是。’说罢,他微微皱了眉头,转过身去,负手在身后,慢慢走出了血池这个地方。

    看着鬼王的身影渐渐消失,鬼先生才缓缓转身,走到平台一侧,向下看去。

    只见刚才还在拚命挣扎的异兽饕餮,似乎是在血池与伏龙鼎异光的双重震慑下,渐渐失去了抵抗能力,此刻也无力地倒在血水之中,不断地喘气。

    看着这一幕景象,鬼先生黑纱之下,缓缓发出了冰冷而不带感情的冷笑声。

    ‘嘿嘿……修罗之门么……’脚步声在石门之外响起,听着颇为急促,显然来人是跑过来的,很是匆忙。不消片刻之后,一个身影出现在了鬼厉石室房门之外,半跪下来,大声道:‘副宗主,鬼王宗主传话下来,要你前去相见。’话声颇为响亮,以至于在这个石室之中还有隐约几声回音传来,只是却没有回答。

    来人怔了一下,却没有马上抬头,鬼厉在魔教鬼王宗内,向来有杀伐之名,普通教众难得也不敢接近于他,更不要说无礼了。

    那人大著胆子,又提高声调再说了一遍,只是仍然没有人反应,他这才抬起头向石室内看去,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副混乱场景,但却哪里还有鬼厉和向来与他在一起的猴子小灰的身影?

    那人叫了一声苦,摇了摇头,大步跑了开去。

    此刻,鬼厉正走在鬼王宗漫长的甬道之中,猴子小灰安静地趴在他的肩头之上。鬼厉目光向前望着,虽然看不见这路的尽头,但他很清楚,这条甬道通往的尽头,是鬼王居所所在。

    ‘不管怎样,我总不能在这里无所事事,对吧,小灰?’他似乎在轻声自语,而猴子小灰也正在发呆出神,一点都没注意到主人的话语。

    而鬼厉也并不在乎,低低地苦笑一声,道:‘好几次了,都是眼看着希望有了,到了最后时刻,就这般功亏一篑,可是只要碧瑶还躺在那里,我就不能绝望,是吧?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别着急,等我找到了医好碧瑶的法子,我自然向他要回你的朋友。’猴子小灰的耳朵忽然竖了起来,然后‘吱吱’叫了两声,鬼厉微微笑了笑,只是笑容却没有在他脸上停留多久,便又消失不见了。

    他站在了鬼王石室的门口。

    沉沉的石门外,响起了那个已经算是熟悉的声音,鬼王端坐在椅子上,脑海中不知怎么,掠过了女儿的身影。一股复杂之极的情绪,正在他的脑海中浮沉。

    石门打开了,现出了鬼厉的身影。

    ‘你来了。’鬼王淡淡地道。

    ‘是。’鬼厉缓缓点头,声音同样平淡。

    两个男人,都沉默了下来,像是他们之间应该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片刻之后,鬼厉道:‘有一件事,我想跟你说一下。’‘你说吧!’鬼厉淡淡道:‘你已经带着教众回到此处,而我也将饕餮给你带了回来,如果最近没有其他的事,我想再出去一趟,看看能不能找到救碧瑶的法子。’鬼王眉头一皱,向鬼厉看了一眼,便在这时,忽地门外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那个传令的教众跑了过来,急匆匆地正要说话的时候,忽地看到鬼厉与鬼王正面对面说话,不禁怔了一下。

    鬼王静静地向那个人挥了挥手,那人迟疑片刻,弯腰行了一礼,悄悄退了下去。鬼王的目光,慢慢转到了鬼厉的身上,这个年轻人依然安静地站在那里,放眼魔教上下,此刻无论是谁,站在鬼王面前都必然是诚惶诚恐的,只有他,似乎从来也没有畏惧过。

    这便是女儿倾心所爱的男子么?

    ‘你去吧!’鬼王的声音里,突然像是多了几分疲倦。

    鬼厉默默点了点头,不久之前的那场斗法,虽然他们两人都装着没有这回事一样,但明显的,他们之间原本就不亲切的关系,似乎又疏远了许多。

    他转身向外走去,只是就在他将要跨出门槛的那一刻,忽地,他的身躯顿了一下。一股莫名的诡异气息,不知从何而来,像是突然之间置身于万丈血水所聚之深渊,艰难而不可呼吸,又似巨涛转眼压过,血腥之气如灭顶之灾,在耳边剧烈轰鸣。

    鬼厉脸色为之一变!

    但这股诡异气息,如同一场幻梦,转瞬即逝,周围又安静了下来,恢复如常。

    鬼王的声音在身后缓缓响了起来,平淡而不带有一丝感情,‘怎么了?’鬼厉背对着他,伫立了片刻,淡淡道:‘没什么。’说完,缓缓走了开去。

    石门,在他身后缓缓合上,当与石壁完全合齿的时候,鬼厉忽地迅疾之极的一个转身,双眼之中精光闪现,深深地望着鬼王那个石门,他目光深邃难明,似乎还有几分困惑。

    而石室之内的鬼王,也是面无表情地望着那石门许久,似乎在思索什么,但终于还是摇了摇头,转身走到石室的另一头,在石壁之上某处拍了几下,片刻之后,看似完整一块的石壁竟然向旁边移开了,露出了一个一人通行的秘道,而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也从那个秘道之中散发出来。

    鬼王面无表情地走了进去,石壁在他身后,缓缓合上了。

    中土某地,距离南疆已有千里之遥,倒是和青云山更近些。

    此处是荒山野岭,人迹罕至,看去山脉起伏,其中一条长河流淌而过。

    若以地理志细细考量,则此处无名山脉,当属于庞大无比的青云山山脉的尾端一部,而崇山峻岭之间的那条长河,也算的上是河阳城外那条河流的上游支流之一。只是毕竟是远离了青云灵脉所在,这里只见得猛兽出没,猿啼虎啸,却无一丝半分的仙气灵性了。

    只是就在这天地遗忘之所在,却在今日被打破了沉静。

    两道人影划天而过,前后追逐,前一人黑影罩身,后一人却是灰光闪现,彼此都快若闪电。黑影之人在空中或上或下,忽而又坠入荒林,曲折腾挪,极尽巧事,无奈他身后追逐之灰影却当真有不测神通,见招拆招,竟是紧紧追逐,不曾落下半分,眼看着还渐渐迫近了上来。

    忽地,前头那黑影似乎知道暂时已无法摆脱身后之人的追逐,在迅疾如电的飞奔中忽地身躯猛然一顿,登时只见黑影颤动,竟是如钉子一般钉在原地。而几乎是在同时,黑影又迅速无比的转过身来,右手凭空连点了五下。

    只听‘咄咄’之声冒起,这荒林之中,白日之下,赫然竟现出了五点阴火,火焰之中隐现狰狞骷髅,呼啸风起,却是向身后追来的灰影扑去。

    那灰影瞬间已到了跟前,却也是说停就停,只是看他全神贯注,却是如临大敌,显然对这五点阴火不敢掉以轻心。片刻之后,只见灰影人手边一阵寒光流转,却是祭出了一件晶莹剔透的两头尖锐的管状法宝。

    这法宝甫一出现,登时周围附近的地面和荒木树枝之上都蒙上了一层白霜,周围的气温也顿时寒了下来。只见五点阴火如风而来,灰影人法宝在空中一个旋转,却是将这五点阴火尽数都吸在了法宝管身之上。

    片刻之后,如火遇寒冰,五点阴火缓缓黯淡下去,终于消灭。

    而黑光灰气,也逐渐散去。

    ‘九寒凝冰刺……果然是不得了的法宝啊!’似感叹,又似赞赏,却浑然没有气恼的口气,那个黑衣人静静地道。

    而站在他对面的是一个灰衣老者,赫然正是南疆焚香谷的第二号人物,上官策,而在他手中的那件法宝,自然也是当年曾经让九尾天狐也有些忌惮的九寒凝冰刺了。

    上官策干笑了两声,低沉着声音,道:‘能得到你巫妖夸赏,真是不容易啊!’这个黑衣人,竟然就是当日在南疆镇魔古洞中逃生的巫妖,只不知为何他竟然与上官策变成这般追逐的境遇。

    巫妖上下打量了上官策几眼,忽地叹了口气,道:‘老友,你我也并非是一两日的交情了,为何偏偏还要对我苦苦相逼?’上官策淡淡道:‘我的目的早就与你说过了,没别的意思,就是我们焚香谷谷主想见见阁下,有些事情不妨深谈,所以请阁下移步焚香谷,就这么简单。’巫妖摇头苦笑,道:‘你那位谷主师兄,心计太深,我虽然痴活世间不死,却自问比不上他。再说你们的来意我还不清楚么,无非就是为了我们巫族的那些秘密吧?’上官策哼了一声,道:‘你知道就好,如今南疆狼藉,五族纷乱,正需要焚香谷出来主持大计,何况我们也并非心存恶意,再怎么说,我们也比那穷凶极恶的兽妖好的多了吧?’巫妖深深看了他一眼,道:‘巫族天火之秘,我实不知,老友你看在我们多年交情份上,就放过我吧!’上官策摇了摇头,道:‘我也是身不由己。’说完,他手中九寒凝冰刺缓缓在半空划过一个半圆,散发出凛冽寒气,再度向巫妖逼上前来。

    巫妖站立不动,不知是不是已经了解了自己是不可能逃过上官策的追逐的,放弃了努力,只是淡淡道:‘老友,这世间之大,事事变幻无端,我当日没有追随娘娘和大哥于九泉之下,便是想趁著有生之年,再到中土看看这世间百态。难道连这个小小要求,你也不肯给我机会么?’上官策冷哼一声,不去理会,显然对此话一点也不相信,此刻他已逼近巫妖身前三尺,但就在此时,他忽然脸色大变,双眼紧盯着地下。

    只见白日之中,阳光照耀而下,巫妖的身躯看似飘飘荡荡,却没有影子的迹象,而且身躯随风轻轻颤动,看着竟有飘起的迹象。

    上官策身形一动,转眼已到巫妖身前,九寒凝冰刺当头劈下,登时只见一道寒光以无坚不摧之势,生生将巫妖从中间劈开两半,只是这两半身躯,转眼间竟成了黑色烟气,在空气中迅速飘散了。

    上官策气得老脸发白,自知不经意间,竟然又中了巫妖一次障眼法。狠狠一跺脚,他拔身而起,跃至半空,四下眺望,只见一道黑影远远遁逃,却是向北方而去,当下更不多言,化作灰光,径直追逐而去。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