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五集 第九章 猥琐

2013年2月23日 更新

    上官策只觉得背部伤口周围一片麻木,同时冰凉的阴寒之气绵绵不绝地从那枚阴魅之上窜入身体中的气脉之上,如被万蚁啃噬,剧痛难忍。

    不过片刻工夫,他额头上已是冷汗淋淋,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

    站在屋顶上的小白将上官策的窘态看在眼中,面上笑意看去更浓了,大有幸灾乐祸的意思,笑道:‘没想到吧,老鬼,你也有今天?’上官策一咬牙,口中冷哼了一声,强自支撑身体,厉声道:‘妖孽,你居然还敢现身见我?’小白‘哈’的一声笑了,似乎听到什么最可笑的话语,袖袍一挥,整个人轻飘飘从房顶飘了下来,落在上官策身前不远处,微笑道:‘我不敢出来见你?是啊,我胆小,不敢见你,所以出来给了你一下当见面礼,这才敢出来相见的。老鬼啊,你害的我在那玄火坛中幽居了多少年,这一次,我不好好答谢你,真是对不起你了。’上官策满面怒容,但心中却着实有些惊惧,当年在玄火坛中,大半是靠着玄火坛本身地火灵力,加上其时还在的八凶玄火法阵残阵,这才将这只千年妖狐镇压其中,否则以九尾天狐的道行,他还真没有把握就一定能对付的了。

    只是如今时移事异,九尾天狐已然挣脱一切禁锢,偏偏自己一时大意,还着了这妖孽暗算,元气大伤,只怕多半不是她的对手了。

    此刻,荒野之上夜风萧萧,四面八方尽是传来鬼哭狼嚎之声,似乎在这凄凉深夜,无数夜鬼同时哭泣,阴气大盛。义庄之内,小白与上官策依然对峙。

    虽然上官策已经受了暗算,身负重伤,但看去小白并没有立刻动手对付这个宿敌的打算,相反的,她似乎只是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上官策,如猫抓耗子一般,面带讽刺之色。

    上官策自知此刻自己最需要的,便是找一个安全安静的地方,运功疗伤,逼住伤势,但眼前站着这么一个高深莫测的千年妖狐,实在令人恼火不已。

    恼怒之下,上官策恨声道:‘你既然执意要来对付我,为何还不动手,站在那里不动,是何用意?’小白微微一笑,道:‘我没事啊,说给你听也没关系,我可不似你们这些人类,总是以为人生恨短,我呢,可是有大把大把的时间不知怎么打发,所以我就站在这里,慢慢看着你好了,反正我有耐性的很。’上官策听在耳中,气得差点是七窍生烟,这妖孽摆明了就是要拖住他,明知他身有重创,偏偏不让他有机会疗伤,如此时间一久,上官策自然疲于奔命,不消九尾天狐如何动手,只怕他自己先支持不住了。

    无奈何上官策知道归知道,但对小白这等颇有些赖皮的法子,却当真是束手无策。打嘛,身负重创,对方道行高深莫测,多半难以取胜;不打嘛,伤势越来越重,拖下去更是死路一条。看来其他法子都没用,只有落荒而逃了。

    只是小白一双水汪汪看似勾魂夺魄的眼眸,清清爽爽将上官策看的死死的,连他自己也没多少把握,能从小白手中逃脱。

    这可当真是四面碰壁,身处绝境了。

    上官策面如死灰,面上愤恨、恼怒、畏惧、焦灼,种种神情一一掠过,小白看在眼中,心中大乐。

    她被焚香谷一众人囚禁在玄火坛幽居多年,若非鬼厉无意中解开封印,真不知道是不是一辈子都要待在那个鬼地方,这里头的苦楚当真也是难与人说。是以在小白心里,对焚香谷上官策这些人,实在是恼恨到了极点,虽说当日她与鬼厉遁逃出来之后,颇有一番彻悟,也并没有故意回头去找焚香谷的麻烦,但此番等若是上官策自动送到眼前,她哪有当作没看见的道理?

    慈悲为怀,与人为善,那都是九尾天狐心情好的时候做的事,但她从来也不是不记人过、宽以待人的菩萨心肠。想到得意处,小白忍不住笑出声来,这多年的怨气,今晚似乎都发了出来,当真痛快。

    上官策的心情自然就没有小白这么好了,相反的,看去他的伤势似乎已经难以压制,全身都开始微微颤抖起来,阴魅鬼力升腾,淡淡蓝色光辉,笼罩了他的背部。

    小白的笑意更浓了,上官策口中喘息之声越来越急,忽然,他向着小白是连着走近了几步,小白眉头微微一皱,面上微有戒备之色,上官策虽然落难负伤,但此人一身修行到底是非同小可,小白也不敢过分大意。

    只是匪夷所思的事,转眼发生。

    只见上官策满面痛楚,脸上青筋暴起,看去是伤势大发,似乎就要撑不住了。

    而他本人,更是双眼翻白,脸上闪过一丝畏惧,扑通一声,赫然竟是向小白跪了下去,口中哀求道:‘狐仙姑,你饶我一命罢!’若说是上官策出手便是惊天动地的神通妙法,小白多半也是凝神接招,就算此刻上官策突然一声大喝,然后旁边跳出三、五十个焚香谷的高手来,小白也能接受这个现实。

    但面前这个突然跪倒哀求饶命的老头,给小白的印象完全颠覆了过去所知,一时之间,纵然以她千年道行,竟也为之一呆,手足无措起来。

    只是这一呆,不过片刻,小白便已经醒悟过来,只是上官策处心积虑,不惜欺身作践,就是为了这片刻空隙。

    刹那之间,刚才还奄奄一息的上官策顿时如同换了个人一样,整个脸上杀意大盛,痛楚表情尽数消失,甚至连他背部的蓝色光环,也转眼之间就被压制了下去。

    九寒凝冰刺银光乍现,如惊龙掠空,从他手底‘轰’的一声倒飞上来,直向小白胸口打来。

    小白怒叱一声,身子迅速无比地向后飘去,同时袖袍飞起,挡在身前,形成了一片布墙。但上官策这一击实是他毕生修行之所在,威力非同小可,只听‘嘶嘶’之声爆裂,在九寒凝冰刺所含距离之袖袍登时被撕扯成碎片,几乎是同时变作了冰块,碎裂开来,掉到了地上。

    而银白色的光芒,丝毫也没有停留,径直向小白袭去,小白身子仍在后退,但仓促之间的后退之势,无论如何也没有上官策处心积虑的致命一击来得快,眼看这夺命光芒就要追上身子,小白脸色苍白,但并无惊惶失措,只见她双手忽地合握胸前,交叉屈伸,却是做了个古怪手势。

    ‘咻……’一声悠长神秘的长啸,突然从未知名处回荡开来,啸声苍凉孤傲,幽静自许,直把人带入神秘意境,月圆之夜,荒野之中,一只白狐对月而鸣……

    下一刻,九寒凝冰刺光芒暴涨,一片银光闪动,将小白整个身子笼罩其中。

    上官策绝地反击得手,但面上却并无得意之色,反是恨恨咬牙,大有不甘之意。只是他毕竟非常人可比,当机权衡之后,没有丝毫的耽搁犹豫,立刻整个人倒飞了出去,只几个起伏,他的灰色身影已然消失在义庄外茫茫的荒野之中了。

    银色光环缓缓退去,地上有淡淡血迹,但小白却不见了。

    半空之中,那声神秘的狐啸之音仍旧绵绵而长,许久才悄悄落了下去,与之相应的,像是凭空出现一般,小白的窈窕身子再一次出现在半空之中,缓缓落了下来。

    她低下头,看了看地上那点血迹,银牙咬唇,面上大是愤怒。刚才她一时大意,竟没料到上官策为了活命自甘猥琐,想出这等法子来,反而是遭了他的暗算,差点送了性命。

    不过幸好她并非常人,她是九尾天狐。

    狐有九尾!

    未可算之也!

    夜风阴冷,从远处吹了过来,吹在面上,着实有点寒意。

    小白站在庭院之中,定了定神,随后,慢慢转过身子,看向那间黑暗的小屋。

    她慢慢走了进去。

    义庄屋子之中,仍旧是一片静默黑暗,似乎刚才那一场惊心动魄的激烈斗法,却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她的身影站在屋子的门口,在这个夜晚黯淡的星光之下,她的身影此刻看去,也渐渐有些飘忽起来,显得多了几分诡异。不过显然小白是不会如常人一般害怕这种气氛的,她本来就是这些妖魅之道的老祖宗,要说装神弄鬼,别说是人,便是当真有真鬼来了,也未必比的过她,被吓跑的还不知道是哪个呢!

    此刻,小白清亮的眼眸在这黑暗的小屋之中掠过一圈,中间更细细地将这屋子之中的几具棺材看了个遍,在她眼中,闪过了几丝迷惑的目光。不过到了最后,她的注意力还是集中到了停放在那个僻静角落的棺材上。

    ‘出来吧,我知道你在里面。’小白没有走过去,只是站在那里,这么淡淡地道。

    没有人回答,有的只是一片沉默。

    藏身在棺材之中无法动弹的巫妖,不知此刻是什么样的心情,他自以为可以瞒天过海的计策,躲进了棺材里,不料先后被上官策和小白发现,甚至就连棺材之中,居然还有个活人比他更早进来,而他居然也没有发现。

    想来那心情一定失败的很罢……

    小白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向前走了一步,但随即又停了下来,同时向周围这片黑暗处又看了看,眼中的迷惑之色更浓了几分,倒似乎这里的黑暗深处,有什么东西,竟让她也有些为之忌惮,踌躇不前。

    她沉默了片刻,又道:‘我知道你的身份,当日在镇魔古洞里,想必你也见过我了。既然如此,我们之间并无仇怨,我只是有一件事,要请教于你。’她的声音轻飘飘在这屋子里回荡,屋外阴风仍旧嗖嗖刮着,刚才上官策在墙上撞出了一个大洞,此刻从那个洞里,似乎也吹进来不少寒气。

    半晌之后,忽然巫妖的声音从那个棺材中响了起来,‘不错,我记得你,你要问我何事?’小白双眉一扬,盯着那具棺材,道:‘难道你不能出来说话么?’巫妖窒了一下,然后缓缓道:‘我便是喜欢这样,你有话快说吧!’小白哼了一声,道:‘好,那我也不浪费口舌了,我来问你,天火因何而生?’此言一出,巫妖明显吃了一惊,片刻之后,他沉声道:‘你问这个做什么?’小白淡淡道:‘当日你那个主人答应了我的事,结果没做到就死了,我好不容易知道居然还有你这个漏网之鱼,自然要来向你问个清楚。’巫妖哼了一声,道:‘他并非我的主人,只有巫女娘娘才是。’小白反唇相讥,道:‘那这些年你做的又是什么事?’巫妖默然许久,道:‘我之所为,并不为了天下人明白道理。’小白有些不耐烦,道:‘罢了,你那些什么道理,我才懒得理会,也懒得去管,我只想知道我的事,你到底肯不肯说?’巫妖又是一阵沉默,半晌之后,缓缓道:‘南疆五族乃是巫族后人,这你应该知道吧?’小白眉头一皱,道:‘怎样?’巫妖淡淡道:‘巫族之秘,便当有巫族后人承袭。言尽于此,你不要再问了。’小白在心中将巫妖这两句莫名其妙的话儿反覆念了几遍,但面上并未有什么改变,只是冷淡地哼了一声,道:‘装神弄鬼!’说罢,她似是下了决心,竟然大步走向巫妖所在的那具棺材,这屋子并不大,几具棺材横七竖八摆着,没几步路就遇到了一具,再走两步便是巫妖所在的棺材了。

    黑暗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蠢蠢欲动,直盯着小白的身影。

    小白面无表情,看着正要继续向前走去,但就在她脚步迈动之间,突然她身子猛然一转,从原本的缓步慢行瞬间变如脱兔,几如疾电一般,右手陡然伸出,修长秀气的五指,赫然抓住了她身边那具巨大的棺材。

    轰隆!

    一声轰鸣,那庞大的棺材,体积看去几乎有小白身躯两倍之大的巨物,竟然不可思议地被小白仅仅用五根秀气的手指,硬生生给抓了起来!

    而接下来更是令人瞠目结舌,小白整个身子立刻向小屋外飘了出去,而她手上五指着力,竟是将这具庞然大物举在手上,也给带了出去。

    巨大的棺材在半空中发出低沉的轰鸣,‘呜呜’之声低低回响,庞大的阴影笼罩在小白那纤细苗条的身躯之上,看去当真是诡异。甚至连墙角棺材之中的巫妖,也被小白这突如其来的怪异行为看的呆住了。

    而屋子之中的黑暗,似乎也被小白这异样的举动惊扰了一般,剧烈的空气流动中,散发出阴森的‘嘶嘶’之声。

    只见小白落在义庄庭院之内,更不迟疑,全身聚力,五指上淡淡白光一闪而过,右臂急挥,但见得偌大的棺材被一股大力牵引,在小白手臂挥舞之中,轰然撞向坚硬的地面石块之上。

    轰!

    巨大的轰鸣声瞬间响彻远近,令人窒息的厚重飞尘瞬间如水气般四处飞了起来,整座巨大的棺材被撞的粉碎,到处是飞溅的碎裂木屑。

    小白早已经是躲藏到一旁,尖刺木屑她自然不放在眼中,但那些肮脏的飞尘却是她难以忍受的。而穿过那厚重的烟尘,突然之间,竟然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片刻之后,只见一个身影从灰尘中跌跌撞撞滚了出来,全身衣服破破烂烂,满面尘土,狼狈不堪。

    小屋之内,巫妖只觉得全身寒毛倒竖,目瞪口呆,这小屋旁边的棺材之内,竟然还藏着人……一时之间,巫妖只觉得自己周围当真是鬼气森森,似乎什么地方都是可疑的了。

    而就在他无意中向下看的时候,却发觉同棺而处的那个胖子,眼神中多了几分嘲讽之意,同时却似乎也有几分欣慰之色。

    而在庭院之外,飞尘渐渐平息了下来,那个从棺材中踉跄而出的人正爬到一边,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小白伸出手,有些厌恶地在身前挥舞拍打了几下,将残存的一些烟尘扇了出去,慢慢走近了那个人。

    那人回过头来,干笑了一声。

    小白仔细看了他一眼,突然一怔,失声道:‘怎么是你?’那人苦笑一声,似乎也有些尴尬,伸手抹了抹脸上尘土,干笑道:‘自然是本大仙人我了……’出现在九尾天狐小白面前的此人,出人意料的竟是自称‘仙人指路、铁口神相’的周一仙。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