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五集 第十章 汇聚

2013年2月23日 更新

    周一仙此刻看去全身上下都蒙上了一层尘土,看来似乎在那个棺材里躺了不短的一段时间,原本有的几分道骨仙风,现在是荡然无存。

    小白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自然不会去想周一仙是否是自己要躺到棺材里去的这个无聊问题,径直道:‘你怎么会在棺材里?’周一仙苦笑一声,道:‘老夫自然是被人抓住了扔进去的。’小白眼波流转,向那小黑屋看了一眼,道:‘那你旁边那两具棺材里的人是谁,你可知道?’周一仙点了点头,道:‘左边的是我孙女小环,右边是野狗道人。’小白哼了一声,瞄了周一仙一眼。

    周一仙有些尴尬,但此刻也顾不上什么面子了,连忙向小白作揖恳求道:‘这位大仙……这个、这个,你发发慈悲,既然救了老夫,也顺带救救他们两个吧!’小白耸了耸肩膀,向着那屋子走了两步,忽然眉头一皱,似乎想到了什么,转过身来,面上多了几分异样,看着周一仙。

    周一仙被她看的心中有些不自在,干笑一声,道:‘你、你看我做什么?’小白盯着他,道:‘你刚才叫我什么?’周一仙‘啊’了一声,倒退了一步,面上露出后悔之色。

    小白上下又仔细打量了他几眼,淡淡道:‘我倒是小看你了啊,居然能看破我的身份。’周一仙苦着脸,连连拱手道:‘姑娘,你看这、这……老夫并无他意,只是顺口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姑娘恕罪,姑娘恕罪。’小白在这一会工夫,仔细暗中观察周一仙,却发现此老头脚步轻浮,气血不足,的确并非是道行深厚的修真中人,只是不知为何,此人的眼光居然如此厉害,比过往许多成名的修道之人更敏锐多了。

    小白这里心中转念,那边周一仙却是多了几分焦虑之意,只是无可奈何之下,还是只好陪着笑脸对小白道:‘姑娘你发发善心,还是先救人好不?’小白冷哼了一声,瞄了周一仙一眼。

    周一仙噤若寒蝉,悄悄向后退了一步,还想再说什么,却只见小白身影忽地一晃,已经飘进了黑暗的小屋里,片刻之后,登时只听见轰鸣之声源源不绝,怪异的呜呜声从屋中传了出来。

    稍后,周一仙只觉得眼前一暗,‘啊呀’叫了一声,立刻拔腿就跑。堪堪跑开,只见刚才还摆放在地上的两具棺材,赫然被小白从小屋中掷了出来,‘砰砰’两声巨响,带着巨大轰鸣,砸在地上。

    瞬间,这庭院里再度尘土飞扬,碎屑横飞,比之刚才有过之而无不及,迷蒙飞尘之中,片刻后传来一男一女咳嗽的声音,小环与野狗道人的身影,果然从灰尘中踉踉跄跄地跑了出来。

    周一仙大喜,连忙迎了上去,将他们二人拉到一旁远远的,问长问短,小白不知何时也从小屋中走了出来,远远站在一旁,看着他们三人欢喜的样子。但她的脸色明显还有几分凝重,不时向小屋中那片黑暗深处看上一眼。

    这时庭院中尘土渐渐平服下来,小白站着不动,而周一仙那边三人得脱大难,本来都是高兴之极,但此刻不知怎么,却远远看着他们竟然有些争执起来,具体的应该是周一仙说了什么,但小环却是坚决反对,至于野狗道人如往常一样,只是看着他们说话,自己什么意见都不发表。

    小白站在远处看他们说了半天,却似乎已然无法协调意见,不由得有些好奇起来,忍不住悄悄走了过去。

    只听周一仙皱着眉头,没好气地道:‘好了,别说了,我们现在立刻就离开这个鬼地方,否则若是等那魔头回来,我们就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了。’小环冷笑一声,道:‘那里面那人怎么办?’周一仙呆了一下,看来心里也不免有些羞愧,只是口上兀自不认输,强自道:‘你小孩子懂得什么,那人身上一来被下了“诛心锁”奇术,二来棺材上还有其他禁制,我们又救不了他,那还不如我们自己先走为上。否则若是耽搁了时辰,那魔头回来了,我们岂非是白白送死。’小环怒道:‘爷爷,你又胡说了,当日那人分明是为了我们才被那魔头给擒住的,我们怎可以如此忘恩负义?’周一仙大摇其头,道:‘错了,错了,当日他被擒是真,但为了我们才被擒就根本是无稽之谈了。以老夫的眼光看去,那魔头道行之高,我们自然是远远不如,但是帮我们的那人也是决然比不上的。’小环嘴角翘了老高,恨恨道:‘反正我们不能就这样扔下他不管!’周一仙眉头紧皱,苦着脸待要再劝说这个顽固的孙女一番,忽然身边传来小白的声音,道:‘你们说的那个人,还有那个魔头,究竟又是什么人?’小环与野狗道人都是怔了一下,然后双双摇头。

    小白向周一仙看了一眼,周一仙却移开了目光,道:‘我们三个人都是寻常人家,哪里知道这些人的事,吓也吓死了,不知道的。’小白微微皱了皱眉,要说面前这个女孩和她旁边那个看去面容古怪如狗的道人不知道,她倒不怀疑,只是周一仙这老头子古怪之极,让人看了心中直犯嘀咕,多半其中有着古怪。只是周一仙一口咬定不知道,小白纵然怀疑,却也无计可施。

    她只得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向小环道:‘小姑娘,你记得那个帮你的人和那个魔头是用什么样的法宝兵器么?’小环第一眼看到小白开始,心中就为之一动,她平日也颇为自负美貌,但面对小白那艳绝天下、媚惑众生的容貌,特别是看似清淡却不管怎样都有那么一丝说不出的令人心跳的媚意轻轻挂在眼角间,这等成熟风姿,却是小环无论如何也比不上的。

    她心下就先喜欢了三分,更何况小白乃是救了他们三人的恩人,更是感觉亲切,如今被小白这么微微含笑的一问,只觉得这女子眼波柔得如水一般,自己虽然是女子,却也忍不住心中咯登一下,心跳快了几分,就连说话也微微有些紧张结巴起来了,‘啊,什、什么?’站在旁边的周一仙和野狗道人都是有些意外,向小环看去。小白微笑着,又问了一遍。

    小环定了定神,在心中暗骂了自己一句,然后低头看着地下,道:‘这个我知道,那个帮我们的人,他道行很高,用的乃是一柄仙剑法宝,通体长三尺,色泽做赤黄,施展起来那真是威力无比,就像是一团赤色火焰……’‘赤焰!’突然间,一声带着愕然,夹杂着几分惊喜与紧张的失声呼叫,竟是从义庄庭院的门口传来。

    场中四人都是吃了一惊,回头看去,赫然只见一个白衣女子,清丽出尘,手中一把淡蓝仙剑,光霞流转,一看就是上品至宝。而这女子容貌,看去竟与小白难分上下,也是人间绝色。

    却不是青云山小竹峰的陆雪琪,又是何人?

    青云山下,草庙村废墟。

    残垣断壁之下,荒草丛中,不时响起起伏不定的虫鸣声音,在这个荒凉所在,更平添了几分凄凉。

    夜色正浓,苍穹上黑云压顶,只有几颗闪烁微弱星光的星星,还顽强地露出头来,透下些许的光亮。

    村子里的某个角落,已经倾倒大半的一堵残墙边,鬼厉悄无声息地背靠着土墙,默默坐在地上。在他身旁,猴子小灰躺在地上,头枕着鬼厉的大腿,四肢摊开,四仰八叉地呼呼大睡着……

    鬼厉没有睡,他的眼睛依然睁开着,默默凝视着周围的一草一木,每一寸土地,每一处的残垣断壁。

    这里是他的故乡,是他最初人生岁月度过的地方,只是光阴悄悄流逝,这些终究都变成了记忆,只残留下这一片废墟,让人唏嘘感叹。

    可是,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呢?

    鬼厉注视着周围一切,然后慢慢抬头,仰望夜空苍穹。

    夜幕低垂,天际之上,不知道是否真的有神仙魔佛,可以聆听世人的心声?

    猴子小灰的嘴巴里动了几下,发出了‘啧啧’几声,翻过了一个身子,脑袋在鬼厉大腿上蹭了几下,又接着呼呼睡了。

    也许,它梦见了最喜欢吃的野果?

    鬼厉收回目光,落到了小灰身上,伸出手,轻轻抚摸它的脑袋,猴子头上的绒毛,触手柔和,传来一丝温暖。

    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温和而单纯地微笑着,就仿佛多少年前的那个少年,在这个曾经的村子里,大声欢笑呼喊着,用力奔跑!

    夜风萧萧,远方似有人轻声低语,草木随风而动,风中有青草的芳香。他闭上了眼睛,这样安静,安宁的夜晚啊……

    突然,猴子小灰全身一个激灵,三只眼睛一起猛地睁开,脑袋也微微离开了鬼厉的大腿,微微抬起,似乎在倾听什么。与此同时,鬼厉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嘴角边残留的那丝淡淡笑意,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他默默地、重新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又是这个世界。

    他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小灰的脑袋,小灰立刻平静了下来,转过头,三只眼睛滴溜溜转了转,却也不睡了,轻轻爬起,用手抓了抓脑袋,然后脚下微一使力,跳上了鬼厉的肩头,随后向着四周不停张望着。

    鬼厉仍然坐在这个僻静的角落里,在他面前,残破的一堵破墙恰好挡住了他的身子,只是破墙上剥落的缝隙,却正好让他可以向外看去。

    这样一个荒凉的地方,白天也不会有人前来,难道在这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竟然还会有什么意外事情发生么?

    一股诡异的气息,像是凭空而生一般,突然降临到这个废墟之中,鬼厉直觉的感觉到了什么,眉头皱的更紧了。

    夜风变得阴冷起来,仿佛像是传说中九幽地府吹过的阴风,冰寒刺骨,只是这冷的却不是肌肤,而是一种似乎寒入心脉的错觉。在这变得诡异的惨惨阴风中,一个黑影从天而降,悄无声息地落在了这个草庙村废墟的中心。

    远处,透过那条缝隙,鬼厉不动声色地窥视着那个黑色身影,但他心中却着实震动不小,这个未知的来人,身上所蕴含之邪力竟是他生平仅见,即使隔了颇远的距离,但是在这个黑影落下的那一刻,他竟然仍感觉全身气脉中一阵微微的气血翻腾。

    可是,这样一个拥有可怖修行的高人,怎么会在深更半夜来到这杳无人烟的草庙村废墟呢?鬼厉百思不得其解,只有紧紧盯住那个人影。

    很快的,他便发现了奇怪之处,他发现这个人影之所以呈现黑色,并非是此人身着黑衣,而是其全身上下,都被一层不断翻滚涌动的诡异黑气所包围,让人看不清楚他的真面目。

    鬼厉心中更是疑惑,遂更仔细暗中观察此人。不过此人落地之后,却并没有立刻动作,而是古怪地站立在原地,一动不动过了好半晌。

    正在鬼厉心中迷惑之时,那个黑影却又忽然动了一下,然后慢慢向前走了过去。鬼厉眉头紧锁,冷冷注视着那个身影。

    眼看着那黑色身影踩在草坪上,缓缓走过了一处又一处的残垣断壁,鬼厉的目光停留在他的身上,也悄悄移动着。

    这个黑色身影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看去不过像是信步走去一般。鬼厉自小在草庙村长大,对这草庙村方位熟悉无比,但也看不出此人到底是要走向何方,只是看着这黑色身影缓步而行,似乎有几分要寻找某件东西的样子。

    又过了一会,那个黑色身影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停下了脚步。鬼厉心中一动,连忙向着那人面对的方向查看,猛然间心中一紧,只见此刻那黑衣人面对的地方,赫然正是那间寸草不生的废弃草庙。

    那人全身被黑气裹着,慢慢走近了破败小庙,但并没有走进去,而是就在草庙外头站住了。鬼厉从他身后僻静的角落看去,只见那人上上下下打量着这间草庙,忽然间手一抬,却是一阵厉啸突然从手下响了起来。

    片刻之后,只见围裹在那人周身的黑气中分出一道黑影,在半空中隐隐化作黑色利箭,应声飞射而出,疾冲向小庙之中残破不堪的一根柱子。

    鬼厉手上忍不住一紧,下意识握住了拳头,但还是忍耐了下来,镇定心神,悄悄望去。

    这支黑色气箭看去威力颇大,果然在转眼之间,就撞上了那破损石柱,只听‘轰隆’一声闷响,原本就残破不堪的石柱登时被打的粉碎,石块乱飞,但更诡异的是,就在石柱粉碎的同时,那原本石柱站立的地方,突然升腾起四、五道幽光,阴气惨惨,赫然竟是几只幽魂。

    一时之间,小庙四周阴气大盛,鬼啸连连,潜伏在一旁的鬼厉心中顿时明白了过来,随即面现怒容。

    当年草庙村惨案,连累冤死的无辜人命超过二百余条,这么多的人枉死,怨念之深,自然非同小可。只是此处毕竟乃是青云门眼皮底下,是以当年青云门就已经派人下山来到此地,做法化解戾气,让许多眷念不肯离去的阴魂归入轮回,算是对草庙村的一个补偿了。

    只是不知为何,时至今日,草庙村里的这间破庙之中,竟然还有这许多幽魂附着其中,难怪这附近荒弃多年,野草丛生,却偏偏这草庙附近寸草不生。

    鬼厉心中正自转念,但下一刻只见那黑色身影的怪人似乎对这些张牙舞爪,寻常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幽魂根本就不放在眼里,相反的,他径直伸出手去简简单单的一个招手,这些幽魂似乎知道厉害,拚命向外逃去,但如同一股无形大力,他们尽数被拉扯到这个神秘身影的身边。

    片刻之后,在阵阵绝望的鬼哭声中,这些幽魂竟是缓缓融入了围裹在那人周身的黑气之中。

    不知怎么,这一幕被鬼厉看在眼中,他心头竟霍然像是被火烫了一般,似乎全身的血都隐隐沸腾了起来。一股无名的怒火,瞬间冲上心头。

    这里本是他的故乡!那草庙,本是他儿时的乐园!下一刻,他已然冲了出去。

    那黑色身影立刻发觉了身后异常,急速转过身来,待他看清落在面前的一人一猴时,这个神秘人物,竟然也似乎怔了一下。

    然后,从那层翻滚涌动的黑气之中,似乎传出了他怪异的笑声。那声音低沉沙哑,全然听不清楚。

    鬼厉寒声道:‘你是何人,为何来此,收聚阴魂,乃是伤天害理之事,你也不怕有报应!’那人周身黑气一阵涌动,突然间全身一阵翻滚,整个身子是腾上了半空。

    鬼厉吃了一惊,知道此人虽然怪异,但道行却委实非同小可,连忙凝神戒备,不料那人竟是一个虚招,在半空中一个虚晃,却是掉头掠空而去。

    鬼厉冷哼一声,更不迟疑,同样御空而起,紧追而去。

    鬼厉在半空中看着那人逃遁的方向,似乎是向着不远处河阳城的南边荒野而去的,便一路紧追不舍,他倒要看看,这个诡异的家伙究竟是什么人?

    至于前方等待他的是什么,他没有想过。

    可是又有谁会去认真想呢,而且,就算你认真想过了,会有用么?

    也许,这就像未来的事,不管怎样,是好是坏,终究是要我们去面对的罢!

已经是本卷最后一篇文章
  • 貌似疯狂:

    故事很浪漫,情节很精彩。要是看书也能挣钱就好了。

    回复
  • rattlesnake:

    回复
  • heyudong:

    回复
  • 地老天荒: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