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六集 第三章 重逢

2013年2月23日 更新

    田不易长出了一口气,面上露出了笑容。

    只是陆雪琪毕竟乃是心思细密之人,沉吟了一下,看着田不易,道:‘田师叔,你刚才的意思,是说他……可以重回青云?’田不易哼了一声,道:‘十年前青云山上真相大白,老七出走,事后我几番反覆思量,却只觉得这中间实在没有老七什么事,他根本是什么错事也没做么,结果居然就这么阴差阳错、莫名其妙地反出了青云。老夫这一辈子也不过就收了七个徒弟,一个个虽然不成器,但若说要我随随便便就当没有这回事,糊里糊涂地当没收过这个弟子,撒手不管,也是绝不可能。’陆雪琪犹如久在黑暗中人,突然望见前方竟有一线微弱光芒一般,此刻当真是又惊又喜。

    田不易又道:‘我也知道此事若果然去做,只怕还多有波折,但这十年来我始终留意老七,总算他天良仍在,并未有听说他做下什么伤天害理之事。’陆雪琪忙道:‘不错,我也曾留意过的,但也从来没有听说过他加入魔教之后,有什么劣迹……’话说到后来,她发现田不易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脸上一阵发烫,声音便渐渐小了下去。

    田不易点了点头,道:‘你也算是有心人了,这十年光阴,想来你也是不好受的。’陆雪琪默然。

    田不易咳嗽了几声,似乎有些气喘,随后道:‘总而言之,只要他还认我这个师父,那他的事,不,’他看了陆雪琪一眼,微笑道:‘你们的事,我总是不能不管的。’陆雪琪贝齿轻轻咬着唇,片刻之后,微微低下了头,低声道:‘弟子多谢师叔了。’田不易点了点头,却又是忍不住咳嗽了一阵,似乎刚才那阵突然兴之所至的谈话,让他高兴之余,显得有些疲乏起来,而面上那层似有似无的黑气,看起来仿佛也更重了几分。

    陆雪琪不由得有几分担心,道:‘田师叔,你现在还是暂且不要多说话了,先调养一番吧!’说着,她抬头看了看天色,又道:‘我看这天色,最多还有两个时辰便天亮了,到时我就赶回青云山去,告知师父和苏茹师叔。’田不易点了点头,重新闭上了眼睛。

    陆雪琪深深吸气,将自己心中兀自有些躁动慌乱的心绪平复了下来,也合上了眼眸,只是同时,她的嘴角边,却还是悄悄展露着那么一丝淡淡的笑意。

    那只属于她一个人的,小小幸福的笑意!

    远方天际,有一颗淡淡的星光在厚重的云层中探了探头,如少女单纯的眼眸,稍后,风儿吹过,一片乌云漂浮过来,又一次将它掩盖住了。

    云彩下方,隐隐有两道光影划过天际,向着这个方向而来了。

    周一仙带着小环与野狗道人急急离开了这个对他们来说倒霉到家的废弃义庄,一路走向了大道。

    周一仙老则老矣,此刻的脚步居然比年轻小伙子都快了许多,小环与野狗道人连跟着都有些吃力。

    眼看着走了许久,前方那条大路终于渐渐清晰起来,走的有些气喘的小环嗔了一句:‘爷爷,你累不累啊,怎么走的那么快?’周一仙看了看前方不远处的大道,又回头张望了一下早已看不到影子的义庄方向,这才松了口气,停下了脚步,道:‘你懂什么,我们这次真正是福大命大,死里逃生,要是还不知好歹,离那义庄远些,岂非是自找霉头?’小环顿了一下,将这几日在那义庄之中的经历回想了一遍,尤其想到了那神秘妖人的时候,果然也心有余悸,摇了摇头,道:‘想不到就在这青云山脚下,居然还有这么厉害的邪道妖人。’周一仙忽地冷笑了一声,道:‘若不是在这青云山下,你还看不到呢!’小环与站在一旁的野狗道人都是一怔,道:‘什么?’周一仙眉头一皱,却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自知失言,便向左右看了一眼,挥了挥手道:‘好了,我们快些离开这里吧,早点进城,到了人多的地界便不怕了。’小环有些奇怪地看着周一仙,周一仙却不理她,当先走去,小环紧走几步,来到周一仙身旁,正想追问,不料周一仙咳嗽一声,却抬头看了看天,道:‘小环,你看今晚的夜色不错罢……’小环啐了他一口,道:‘这月黑风高、阴气森森的晚上你居然还敢说夜色好么?’周一仙干笑两声,向前又紧走了几步,小环满眼都是狐疑地看着爷爷的背影,只觉得周一仙显然有些话不尽不实。

    她这里三人正走着,忽然间后头一阵风声掠过,却是有一道黑影从他们身后的方向迅速追了上来。

    周一仙与小环、野狗道人三人都是吃了一惊,一时间心里都泛起同一个念头:难道就是这短短时间,那魔头便已经追上来了?

    三人回眼看去,却是一怔,来人虽然也是一身素黑,却并非那个神秘诡异一身黑气的妖人,而是不久前才见过的那个神秘黑衣人巫妖。

    巫妖自然也看到了这老少三人,只是他对此并不在意,掠过他们身边的时候速度都未放慢,显然也是想早早离开此地。

    只是就在巫妖堪堪掠过之时,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喊道:‘等等。’巫妖一怔,身形在半空中一个扭转,停下了脚步,回头望去,却只见那三人中两个男子却都是一脸惊讶神色,看着站在中间的少女,而那少女却似乎也是呆了一下,一时没有说话。

    巫妖上下打量了一番小环,道:‘姑娘,是你叫我么?’小环迟疑了一下,道:‘是。’巫妖道:‘有什么事么?’小环窒了一下,刚才她突然出声叫住了这个黑衣人,不为别的,只是下意识的感觉这个身上衣着与自己那只见过两次面的神秘师父太像了,若非他们二人身上气息迥然相异,巫妖并未有鬼先生那种独有的森然鬼气,自己简直要脱口而出叫那么一声师父了。

    只是此刻巫妖这么一问,小环却一时不知从何说起,顿了好一会,才微有些尴尬地问道:‘这个……请问先生,你是不是还认识另一位,身上穿的和你一模一样的人啊?’巫妖呆了一下,摇头道:‘不认识。’小环皱了皱眉,还欲说话,旁边周一仙却是重重拉了她一把,将她拉到身后,向一身黑衣的巫妖笑了笑,道:‘这位先生,小姑娘家不懂事,你别在意。’说着,狠狠瞪了小环一眼,拉了小环就走,野狗道人看他们走了,也连忙跟上,小环神色有些尴尬,但嘴里还兀自强道:‘爷爷,你干嘛啊?’周一仙哼了一声,道:‘你没事找事么?’小环声音小了下去,悄悄回头看来巫妖一眼,只见那黑衣人兀自站在原地,忍不住又低声对周一仙道:‘可是他们真的太像了啊……’周一仙懒得理她,将她抓的更紧了,大步向远处大道上走去。看着那老少三人走的远了,风中似乎还隐约传来几句小环的咕哝声,巫妖一时感觉颇有些莫名其妙,半晌,他似是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返身欲走。

    只是他身子才微动弹,忽地却是急速转了回来,面向来时那个废弃义庄方向,双眼中精光闪动,紧紧盯着不放。

    顺着他的视线方向,远处天空里,隐约可以看到一前一后追逐的两道影子,正向着那个义庄冲了下去。

    巫妖迟疑了片刻,终于还是打消了好奇心,摇了摇头,回身飘然远去了。

    在他的直觉里,那个义庄绝不是什么好去处,还是不去为妙!

    而此刻废弃的义庄之中,仍是笼罩在一片沉寂里,陆雪琪缓缓睁开眼眸,清澈透亮的目光向四周望了一眼,只见周围静悄悄一片,并无异样,这才放下心来。

    田不易还是和原来一样,闭眼盘坐在石阶上,不时有夜风悄然吹过,只是不知为何,却始终吹不动他一身衣衫,像是所有的风儿,都绕开了他的身子。

    陆雪琪忽地心中一动,若有所思,似想到了什么奇怪之处,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目光却是落在了田不易的身躯之上。看了一会,她眼中那点疑惑之色,却是越来越重了。

    从她刚把田不易从那个禁锢棺材中救出来的时候,陆雪琪便发觉了这位许久不见的大竹峰田师叔比自己记忆中的模样,又胖了许多,但看去脸型未变,却似乎只有这矮胖的身躯,比之前更宽大了两圈之多,以至于此刻看去,穿在他身上的衣服都显得有些紧绷起来。

    只是,不知为何,虽然田不易向来发胖,但陆雪琪总觉得田不易这胖的颇有些不对的地方,但偏偏一时又看不出来是哪里不对,她心中不由得有些担忧起来。虽然她用暗含天书妙法的道法神通,破去了棺材禁制,但简单的几次交手中,她对那股禁制田不易的诡异妖力却是吃惊不小,其中妖力之盛之诡,都是她前所未见的。

    想到此处,陆雪琪感觉还是应当向田不易问个清楚才是,决心既下,便转过身去,方欲开口,不料便在这个时候,一直闭目养神的田不易突然睁开了眼睛,双目精光四射,却并未看向身边的陆雪琪,而是面容微微扭曲,盯着那如深墨一般的夜空。

    陆雪琪心中一凛,站了起来,抬眼望去,片刻之后,她的身子也为之一震。

    漆黑苍穹之上,一道黑影如疾风闪电般飞了下来,周身裹着一团黑气,未到跟前,那股澎湃的妖力却仿佛已经汹涌而来。

    田不易缓缓站了起来。

    陆雪琪只觉得口中有些发干,低声道:‘是他么?’田不易慢慢点了点头,沉声道:‘是他。’陆雪琪目光一直没离开过那个黑影,只是轻轻叹息了一声,就没有再说话了。只有手中的天琊,霞光流转,悄悄闪亮了起来。

    ‘呼!’一声风中的呼啸,那个黑影从天而降,落在了义庄之内,随即看到了站在废屋门口的田不易与陆雪琪,似也是怔了一下,却并无惊惧之意,片刻之后,反而是发出了‘啧啧’的怪笑之声。

    陆雪琪定眼望去,只见此人周身尽数被一层浓厚翻涌的黑气笼罩,完全看不清楚他的身形面容,而光是他刚才发出的几声笑声,她却是无论如何也听不出来这声音是自己印象中那位和蔼持重的掌门师伯。

    那神秘人打量了田不易与陆雪琪几眼,最后目光向陆雪琪手中的天琊看了一眼,忽地道:‘是她救了你出来?’田不易哼了一声,没有回答,只是多看了那神秘人周身笼罩的黑气几眼,眼中尽是愤怒之色,忍不住踏上了一步。

    陆雪琪面无表情,但却也向另一个方向走了两步,一时她与田不易隐成犄角之势,对着那神秘人物。

    田不易一身道行那是不必说的了,就是陆雪琪,以她此刻的道行,放眼天下也足以自夸,只是那神秘人物似狂妄之极,根本未曾将他们放在眼中一样,反是哈哈笑了出来,那笑声沙哑低沉,在这夜深人静、废弃多年的义庄里响起,直如鬼哭狼嚎一般。

    ‘田不易,你还敢与我动手么?’田不易森然道:‘你入魔已深,我唯有一战。’那人冷笑了几声,道:‘你说我入魔,怎知不是你自己看不透?’田不易右手一抬,登时只见光华流转,他的法宝赤焰已然在手,如火焰一般燃烧在他手间,只听他一字字道:‘你这一身“玄阴鬼气”,便不知害了多少无辜性命与孤苦幽魂,还有何话说?’‘玄阴鬼气’四字传到陆雪琪耳中之后,她忍不住微微变色,面上惊容一闪而过。据她所知,这名唤玄阴鬼气的诡异邪法,并非乃是魔教神通,而是相传早已失传多年的鬼道异术,全靠妖术采蚀活人精气与幽魂鬼气而成,可想而知其阴毒之处。

    只是这等怪异之妖法,却为何竟会在面前这个人身上出现,当真是匪夷所思了!

    那神秘人周身黑气一阵涌动,从中又传出了几声冷笑,似乎刚要说什么话,却又停了下来,微微转身,向后面天空望去。

    田不易与陆雪琪亦有所觉,也看了过去,脸色都是微微一变。

    半空之中,一道人影从高处轰然而下,其势如雷,人未至而疾风到,地面之上稍小一些的石块赫然已开始缓缓滚动起来,其威如此,来人修行可想而知。

    这一夜,义庄中居然是风云汇聚,各方人物纷至沓来。

    只是,人生多的,却更是巧合之后的波折了。

    ‘嘶!’与那个神秘人物不同,虽然来势汹汹,但后来的此人落地时却是举重若轻,只是在空气中迸发出清锐的啸声划破了这里原本的寂静,落在地上时,只是悄悄转了个半圈,便没有多少声息的站稳了身子,转过头看着场中。

    片刻之后,他却怔住了。

    陆雪琪怔住了。

    田不易也怔住了。

    就像是有一股热血,猛地在胸口烧了起来一般,鬼厉的身子不由自主地轻轻晃了一下,在他前方,就在他站立之处不到一丈的地方,一个个子不高的胖子正站在那里,虽然看去他的脸色有些灰败,身躯还奇怪的有些臃肿,但无论怎样,鬼厉仍然是第一眼就认了出来他是谁……

    那是从小将他抚养长大、传功授业的人,是他从小到大最为敬畏的恩师!

    他微微张开了嘴巴,却发不出声音来,十年了,好像有千言万语在腹中,此时此刻,却只有化作了无声。

    田不易深深地看着鬼厉,不,谁管那个该死的鬼厉,他看的人,只不过是他座下的第七个不成器的弟子而已,是那个张小凡。

    十年不见了,当年的少年早已不再年轻,甚至连鬓边都有隐约可见的微白,想必他这十年,一定也是过得很苦吧!田不易不是没有想过有机会会和这个反出青云的弟子再见面,他甚至想好了当面训斥一顿之后,然后谆谆教导,希望他能回头。

    只是,此时此刻,或许是他当真老了吧,曾经想过的训斥之词,他一句都说不出来,微微颤抖的嘴唇到了最后,只是化作了淡淡微笑,然后轻轻叫了一声:

    ‘老七!’鬼厉的脑海之中,轰然而鸣,这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仿佛瞬间击溃了他所有曾经的心墙,过往的一切都历历在目,青翠美丽的大竹峰上,沙沙竹涛声似阵阵而来。

    他愕然,呆立,身子微微颤抖着,就连匍匐在他肩头的猴子小灰,也少有的一声不吭。喉咙里火烫一般的感觉,却有多年未曾重温的温暖,曾几何时,那是他最可珍贵的回忆。

    此刻,那个人,就站在那里,呼唤着他。

    ‘师父!’瞬间,他像是回到了当年,那一个不顾一切的平凡少年,为了那胸口如火一般燃烧的激动,他呼喊了出来。

    眼角有泪光。

    悄然闪动。

  • 侠骨柔情:

    意外重逢,这师徒这情人,又情何以堪。田不易固执虚荣却还不糊涂,到此时还记挂着自己的徒弟,难为他了,也很感人。博主匠心独运,赞

    回复
  • 流云:

    好棒

    回复
  • 叶玖:

    好看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