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六集 第五章 别离

2013年2月23日 更新

    “啊……”

    像是从喉咙深处艰难挤出来的声音,沙哑而迟钝,田不易轻轻叫了一声,像是不由自主一般,他的身躯开始微微颤抖,但很快又平静了下来。只有他的脸上,那曾经是若有若无、若隐若现的黑气,此刻却已经浓郁得像是要遮盖住他全部的面容。

    陆雪琪的手心里,突然满是冷汗。

    就在那片刻之间,她终于发现了自己心头一直萦绕不去的一个困惑,一个关于田不易为什么突然看去有些发胖的困惑。

    原本因为田不易意外发胖而显得略有紧身的长袍,此刻却松弛了下来,很明显田不易并未发胖,他的身躯一如往日,而他看起来发胖的原因,却只不过是衣服绷得紧了,而此刻,他的长袍从他的背后处,裂开了,松弛了下来,也带来了真相,展露在陆雪琪与鬼厉的眼前。

    一把样式十分古朴的剑柄,从半空中被风吹得起伏不定的衣袍中显露了出来,它就那么安静地在那里,悄无声息地,插在田不易的背上。

    鬼厉的整个身子,不知为何,都慢慢开始发抖起来,甚至连他的嘴唇,都失去了血色,微微颤抖着,看他的表情似乎想要大声呼喊什么,可是话到嘴边,竟没有了声音。

    就在刚才还斗法斗得惊天动地的局面,就这么瞬间凝固了,鬼厉与陆雪琪茫然地望着田不易,就像是忘了身后还有一个恐怖的大敌道玄真人。只是道玄真人居然也没有动手偷袭他们两人,他只是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

    冰冷的笑意!

    并指如刀的手掌,五根修长的手指突然一曲,凭空而生的黑气在指尖旋转着,浮沉着,最后又渐渐散去,而与这个动作相呼应一般,几乎就在同时,远处的田不易发出了一声闷哼,身躯大震,整个人如被电击,头颅更是猛然向天一抬,带着一股绝望的气息。

    “啪!”一声低低的响声,在鬼厉与陆雪琪的注视之下,田不易的胸口,一柄没有剑尖、似石非石的断剑刺穿了出来,露出了一小截剑身。

    奇怪的是,田不易没有流血,一滴血都没有流淌出来。

    诛仙!

    这一把举世无双、不可一世的古剑,已经将田不易的身躯贯穿。

    田不易脸上的黑气像是重新拥有了旺盛的生命,此刻完全活了过来,肆无忌惮地疯狂爬行着,将田不易的容颜吞没。而田不易的头颅,慢慢地垂了下来,耷拉在身前胸口,随后,他的身体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先是从不离身的赤焰完全失去了光芒,离开了他的手心,从半空中坠落,而紧接着,那个曾经无数次在鬼厉记忆中闪过的矮胖身子,摇晃了几下,终于再也支持不住,从半空中掉落了下去。

    就像是,一颗燃烧殆尽的陨星,扑向它最后的归宿——大地。

    鬼厉颤抖着,他整个身躯都在发抖着,曾经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坚强去面对世间所有的厄运,可是此时此刻,他仿佛又回到了十年之前,那绝望的气息如狂暴的狰狞魔兽,再一次将他完全吞没。

    “啊……”

    他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狂呼,不顾一切地飞身追下,向着那个坠落的身躯,向着那个熟悉的身体。他的去势如此之快,如电闪雷鸣也无法阻挡,挟带着狂风闪过,在田不易坠落地面的前一刻,他接住了养育他长大成人的师父的躯体。

    触手——冰凉,毫无生气!

    这分明是已经亡去多日的一具身体,连基本的体温都没有了,鬼厉紧紧抱着田不易,口中喘着的粗气越来越重,不知何时,他已泪流满面。

    “小心!”

    突然,一声焦灼的惊呼从背后传来,陆雪琪的白色身影急飞而来,而在半空之上,道玄真人的手势划了一个大圈,那低沉神秘的咒文,瞬间停止。

    鬼厉几乎是本能地,心里掠过一丝警觉,但是他抱着田不易的手,那脑海中悲痛万状、汹涌澎湃的感情,竟硬是将他的理智压了下去。

    他没有放手。

    这个身体,这个人,从小将他养大,传他功业,教他做人,那十数年来他一直望着这个人的背影而生活、而行走、而前进……那音容笑貌,每一张定格的记忆画面,都仿佛一声声惊雷锤打在他脑海里,让他动弹不得。

    他如何能放手?

    诛仙古剑亮了起来,那光芒瞬间刺痛了他的眼睛,让人无法看清眼前的一切,曾经多少年前的、熟悉的绝望味道,笼罩而来。

    电光火石之间,陆雪琪拼尽全力,堪堪赶到,全身扑上,抓住鬼厉借着巨大的冲势,一

    起倒在了一旁。

    “轰!”

    如电芒四射,瞬间便消散,耀眼的光环顷刻内敛,诛仙古剑无情地穿出了田不易的胸膛,飞上半空,直到道玄真人的身旁。有力而修长的手掌伸了过来,握住了剑柄,刹那间,天地齐暗,就连仅有的遥远天际的几点星光,终于也没入了乌云之中。

    没有血,一滴也没有!

    鬼厉仿佛失去了魂魄,也同时失去了所有感觉,木然地爬起,脚下一拌却跌倒在地,他挣扎着不顾一切地向着田不易爬了过去,陆雪琪伸手要去扶他,可是手伸到一半,却僵住了。

    她突然扑到鬼厉身上,拉住他,她的喘息声非常急促,像是从深心中散发出来的恐惧:“你……你看田师叔的手……”

    “轰隆!”天际,一声隆隆惊雷滚过,天空里厚厚的乌云云层中,终于开始飘下了雨点。

    只是这雨水,赫然竟是黑色的。

    伴随着雷声隆隆,逐渐变大的雨水,天空中如游龙一般出现了闪电,划破了黑暗苍穹。那泥土之中,田不易的躯体上,他的手掌,赫然其中的一根手指,动了一下。

    鬼厉呆住了,可是片刻之后,他脸上的悲伤神情并没有变做恐惧,取而代之的,是一阵不可抑制的狂喜!他大声呼喊着:

    “师父!”

    然后,他冲了出去,向着田不易,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

    陆雪琪脸色苍白,眼中却比鬼厉更多了几分理智,但一惊之下,急忙伸手去拉鬼厉,却没有拉住,只抓住他一片衣袍,嘶的一声扯裂了下来。

    半空之上,立于云端的道玄真人黑气绕体,所有的雨丝狂风都避开了他,他面色狰狞,望之几如魔神,傲慢地注视着脚下凡人,像是掌握了他们的命运。

    他手中的诛仙古剑,似石非石、似玉非玉的古朴剑身上,再度闪过了一丝诡异的光芒,映着他的面容,更增添了几分凄厉!

    鬼厉像是绝望中看到了一线生机,狂喜地冲了上去,却根本没有发现,田不易此刻的脸上,黑气非但没有随着他生机泯灭而消散,反而更加浓厚,此时更已是完全盖住了田不易的脸庞。

    就在鬼厉冲了上来、张开手臂要将师父抱起呼唤的时候,田不易的手掌忽然翻起,瞬间灌注了无上法力,如一柄巨锤,重重击打在了鬼厉的胸口。

    鬼厉面上的神情瞬间凝固了。

    片刻之后,他的身躯倒飞了出去,一路之上“噼啪”之声连着响起,田不易一身道行放眼天下都足以自负,这一掌之威,可想而知,鬼厉又没有丝毫防备,登时不知被打断了多少胸骨,五脏六腑只怕都尽数移了位,受了重创。也是他修习过天书真法,加上天音寺大梵般若自动护体,这才没有当场送命,饶是如此,他也是当场飞出了三丈之远,瞬间眼前一片漆黑,金星乱闪,胸口更是痛得连知觉都没有了。

    但他脑海之中,这片刻间只回荡着一个声音:师父怎么了?师父怎么了?

    “哈哈哈哈……”

    凄厉至极的笑声,从天空中传了下来,道玄真人立在云端,狂妄地笑着:“你不是要和我同归于尽吗,你不是要为民除害么?怎么样,我让你尝尝这柄诛仙古剑的味道如何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田不易的身体,缓缓站立了起来,虽然动作看去有些迟缓,但每一个动作里,都充斥着诡异的力量,他面上的黑气正在疯狂地涌动着,每一次都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田不易右手缓缓伸出,突然五指一张,坠落在远处的赤焰仙剑登时亮了起来,片刻之后,竟是自动飞回了他的手中。而田不易握紧了赤焰之后,便迈动他有些迟缓的脚步,赫然向着重伤在地的鬼厉走去。

    黑雨,越下越大,也越下越急了!

    “仓啷!”如龙吟一般,天琊出鞘,陆雪琪脸色苍白,横剑站在了鬼厉身前,她胸口急促地起伏着,雨水打在她的肌肤之上,白衣蒙尘,却增添了几分凄艳。

    雨水打在地上,将泥土变做了泥泞,鬼厉嘴角渗出了血,瞬间便染红了身前衣衫。就连他的声音,也变得嘶哑与断断续续:“师父……你……你怎么了?”

    田不易像是听不到任何声音,而狂风和渐渐已变做的暴雨,也对他没有丝毫的影响,他的身躯只是木然地向着躺在地上挣扎的鬼厉与脸色苍白紧咬牙关的陆雪琪,缓缓走了过去。每一步,都带着杀机与杀意。

    “轰!”

    一声炸雷,当头而响,就算凌空立于云端的道玄真人,竟也为之一震,片刻之后,他脸上的神情,突然出现了一种古怪至极的变化。

    那似乎是一种迷茫的神态,仿佛沉眠于一场大梦,将醒未醒之间,似乎想起了什么,却又始终抓不住、想不起,一时茫然了。

    仿佛是和道玄真人的异常神态相对照的,在他手上握着的诛仙古剑上一直流转闪烁的诡异光芒,也同时暗淡了下去。

    “轰隆!”

    惊雷如巨锤,震动苍穹世间,似乎天上神明,也为之发怒。

    大地隐隐发抖,人间尽是风雨!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那一个刹那,田不易的脚步突然停了下去,而笼罩在他面上的浓浓黑气,似乎突然间也失去了某种力量的支撑,消退了一点点,露出了田不易的一双眼眸。

    一个瞬间,有多长?

    佛家说芥子须弥,刹那永恒,本是一般的;可是那一息的光阴,又是怎样的一个瞬间呢?

    那一双眼眸,深深望了鬼厉一眼,看着他挣扎在泥泞之中,口吐鲜血,呼喊着师父二字。

    赤焰的光芒如火焰般熊熊燃烧!

    倒映在了他的眼中。

    那一个瞬间,能有多长?

    田不易猛然甩头,似用尽全身力量,找到了陆雪琪的所在,深深看去。

    电闪雷鸣!

    风雨正狂啸!

    天琊神剑绽放着淡淡蓝色光芒,伫立于风雨之中。

    陆雪琪的视线,在那一刻,与田不易相触!

    如雷轰,如电闪,如狂风,如巨涛,她分明看到,那汹涌如巨浪般的东西正在那双眼睛里,死死地盯着她,似有无尽之意,最终只化作了无声!

    下一刻,陆雪琪再没有了一丝一毫的血色,连她的唇,都变得几乎透明起来。

    ※※※

    惊雷掠过,道玄真人身子轻轻一震,迷茫之色消散了,几乎是在同时,诛仙古剑之上的诡异光辉重新亮了起来。

    大地之上,风雨仍在呼啸着,而田不易的眼睛,已经再一次地,被翻涌的黑气所掩盖。

    他的脚步,重重地踏在泥泞之中,溅起了肮脏的水花四散而去,一步一步,向着原来的目标走去。

    杀气森森!

    森森杀意!

    “田、田师叔……”陆雪琪不知为何,话声变得艰涩无比,隐隐带着一丝凄苦,道,“你别过来,求你别过来了……”

    鬼厉撑起了自己的胳膊,抬头望去,只是身子刚抬起一半,便无力地再次摔倒在泥泞之中,泥浆溅满了他的脸庞,可是他似乎完全感觉不到。

    他只是拼命抬头,望着那死而复生的师父,一步一步走向他们。

    赤焰熊熊燃烧着,不知焚烧着谁的灵魂血脉。

    风雨中,田不易走近了,陆雪琪握着天琊的手微微发抖,面色仿佛惨白得透明了一般。

    “田师叔……站住啊,站住啊!”

    回答她的,是赤焰仙剑。

    炽热的火焰当头劈下,瞬间在三尺之内的雨水尽数蒸发干净,田不易被这神秘异术控制之后,一身道行功力,似乎不退反进。

    陆雪琪勉强抬起天琊一挡,“铮”的一声锐响,她整个身体连人带剑被一股巨力打得飘了出去,从鬼厉的身前像断线的风筝,落到了田不易的身后。

    师徒之间,再没有了阻隔。

    田不易停下了脚步,赤焰缓缓举起,鬼厉虽然无力地躺在地上,但一双眼睛仍是睁得大大的,盯着田不易,只是田不易面上尽是黑色之气,根本看不清他的神情。

    风雨萧萧,天地凄然。

    霍然,田不易一声大吼,赤焰瞬间光华大盛,当头向着鬼厉劈了下去。鬼厉没有躲避,事实上也躲避不开,他的嘴微微张着,不知是不是在呼喊着什么,只是那一点声音,全部都淹没在了赤焰带起的炽热狂风中。

    “轰!”

    苍穹之上,再度惊雷!

    人间被一道闪电赫然刺穿,那瞬间照亮了这黑暗的天地。

    田不易的动作,突然僵住了,赤焰停在了离鬼厉头颅仅仅一尺的上方,鬼厉甚至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那炽热的火焰即将将自己焚烧殆尽。

    但是没有!

    田不易所有的动作都停住了,赤焰的光华火焰,也悄悄地,一点一点退去。在田不易的身躯之上,从他的心脏之处,透出了一段剑尖。

    闪烁着淡蓝色光辉,瑞气蒸腾不止的天琊神剑,再一次贯穿了田不易的身躯和心脏。

    风雨如刀,敲打在田不易身后的那个人影身上,凌乱的秀发贴着肌肤,无数的水珠顺着脸庞滑落,她面如死灰,全身发抖。

    “轰隆!”

    刹那之间,天际苍穹连续三个惊雷,竟都是炸响在道玄真人身侧左右,道玄真人身躯大震,突然间整个身子竟是蜷缩了起来,面上露出痛苦至极的表情,片刻之后他仰天狂叫一声,竟是化作一道黑光,如电一般急速飞驰,离开了这里。

    大地之上,鬼厉再一次地呆住了,他的目光怔怔地望着师父胸口,那透胸而出的一段剑尖。

    没有血,一滴血也没有!

    “铛!”赤焰完全失去了光芒,如废铜烂铁一般掉落在了地上,鬼厉的眼角肌肉抽搐了一下,身子微微发抖。

    随后,田不易似乎是双膝一软,慢慢地身体跪倒在了泥泞地中,就在鬼厉身前。他面上的黑气正急速地散去,但仍自有淡淡一层笼罩其上,缠绵不去。

    陆雪琪握着天琊的手,也开始微微发抖起来,但是她并没有犹豫,只是闭上了眼睛。片刻之后,天琊神剑上的淡蓝色霞光瑞气亮了起来,以之本身固有的千年祥瑞正气,从田不易体内一点一滴散发了出来,将那层黑气驱散的同时,也同时将田不易胸口的伤处,扩大了十倍不止。

    “呃啊……”鬼厉喉咙中发出了嘶哑的喊声,如绝望的野兽,泪流满面,不知从哪里迸发出来的力气,他重创之身,竟是鱼跃飞了起来,扑在了田不易的身上,将他拖离了天琊,而天琊也正好驱散了最后一丝的诡异黑气。

    田不易那熟悉的面容,再一次出现在了风雨之中。

    他的眼睛是睁开的,不知是不是一直就没有闭上过。

    然后,他的嘴角牵动了一下,对着鬼厉,笑了笑。

    站在他身后的陆雪琪,像是用尽了身体内所有的气力,再也支撑不住身体,脚下一软,跌坐在了地上泥泞之中。

    鬼厉只看了一眼田不易胸口,心中便已知道,这位养育自己长大成人的恩师,已然是走到了生命尽头,再也无法挽救了。

    “为什么,为什么?”……他嘶声喊叫着,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这一次,他却是对着陆雪琪,他的身子在地上泥泞中挣扎着,想要爬过去质问她。

    可是一双颤抖的手,拦住了他,这只手无力而脆弱,但鬼厉顿时便被他拉了回来,鬼厉喘着气,嘴唇发抖,嘶哑着声音,道:“师父,师父……”

    田不易望着他,气若游丝,像是在拼命凝聚着这具残躯中最后的力气,挣扎着对鬼厉道:“不……不怪……她,不怪……她!”

    鬼厉伸出手,紧紧握住田不易的手掌,那手心之中传来的,只有冰冷之意。

    他再也忍耐不住,放声大哭,在这风雨之夜,号泣不已,口中只能发出那仅有的两个字:

    “师父……师父……”

    田不易凝视着他,嘴角微微牵动了一下,声音渐渐变得低沉:“老七……”

    “师父,我在,我在。”鬼厉拼命凑近了田不易,泪水一滴一滴落在田不易的手掌上。

    “我死之后,你……你将我的尸身……带回大竹……峰,交给你……你师娘……”

    鬼厉拼命地点头,面上肌肉扭曲,身子颤抖不已,田不易在他注视之下,喘息声越来越急,声音也越来越小:

    “你……你要……劝她,不要……伤心……莫做……傻……事啊,啊……”

    最后一声,田不易突然提高了声调,随后戛然而止,而握在鬼厉手中的那只手掌,瞬间垂了下去。

    鬼厉呆住了,一直发抖的身体,也停止了颤抖,僵在了原地。

    萧瑟冰冷的风雨,原来竟是如此刺骨冰寒,直寒入了深心魂魄里。

    这般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只低低地,唤了一声:“师父……”

    随后,他眼前一黑,昏倒在了田不易尸身之旁。

  • 侠骨柔情:

    真是苦哇,为了师门虚名断送性命,害了爱人,也害了徒弟和他的爱人。这代价忒高了些

    回复
  • 保护地球:

    作者怎么不写猪脚被劈成两半然后爬起来大发神威呢。像杨过那样多叼啊。一只手一样天下第一……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