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六集 第九章 血兆

2013年2月24日 更新

    青云山,小竹峰。

    山峰吹过了青翠竹林,带起了阵阵竹涛,在空谷幽林中回荡着。

    文敏抬头看了看天空,只见天际万里无云,蔚蓝一片,看去似乎有种透明的感觉,她深深吸了扣气,心情也好了些,不过她的脚步并没有慢下来,穿过了竹林小径,很快的她便看到了师傅水月大师静修的那间小小竹舍。

    她走到门口,在门扉上轻轻敲了敲,道:“师父,我回来了。”

    水月大师的声音传了出来,道:“是敏儿么,进来吧!“

    文敏推开门走了进去,竹舍不大,进门之后她便望见水月大师盘膝坐在榻上,闭目养神。她走到一旁,道:“师父。“

    水月大师缓缓睁开了眼睛,看了她一眼,见只有她只身一人,道:“怎么,没找到人?”

    文敏点了点头,道:“是,我今日去过两次陆师妹的住处了,可她都不在,朝其他姐妹闻过,却也无人看见她的踪影。莫不是她有事下山去了?”

    水月大师面无表情,道:“雪琪向来知道轻重,若下山必定会知会我一声,你们找不到她,多半是…”她的声音顿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便转了话题,队文敏道:”既然找不到她,那就算了吧,反正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你下去自行修行功课去吧!”

    文敏点了点头,应了一声,然后向水月大师行了一礼,随后走了出去,临走是还轻轻的将竹舍的门扉关好了。

    待屋外文敏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消失之后,水月大师一向波澜不惊的脸上才慢慢浮起了一丝若有所思的神情,许久,她低低地叹了口气。

    光线从竹舍的窗口照了进来,将这间精致而简朴的竹舍照的透亮,水月大师默默下了竹榻,走到门前,拉开门走了出去,留下了一片静寂在这小小的空间中。

    望月台是小竹峰上的极僻静处,每到夜色晴朗明月当空的时候,这里的景色便十分动人,传说月圆之夜,月华如谁,经由这望月台白石折射之后,足可以辉映小竹峰整座山脉,实已是人间奇景,也是青云山上有名的景色之一。

    这过往十年中,陆雪琪便时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此对月舞剑,水月大师乃是自小养育陆雪琪长大的恩师,如师亦如母,便无人比她更了解陆雪琪的心思了。当下听说文敏朝不到陆雪琪,她略一思索之后,便料到了陆雪琪多半来了这僻静地方。

    这一路走来,竹林瑜伽茂盛,也同时离前山那些热闹的殿堂楼阁越来越远,虽然水月大师自己的居室也在僻静之地,但是走在这小径上,听着道路两旁竹涛不绝于耳,仍是忍不住心底为之一空。

    不知道雪琪她是不是也是因为这种感觉,才特别喜欢这个地方呢?

    水月大师心里悄悄地这么想着,向着王月台上走去。果然,她才踏上望月台,便望见那个熟悉的白衣身影静静地伫立在横空而出孤悬崖边的巨石之上,无尽深渊里山风呼啸不停的吹来,陆雪琪的白衣也随风猎猎飞舞。

    天琊还在她的手间,静静散发着淡蓝色的霞光瑞气。

    水月大师看着她的背影,默认许久,眼中似乎有某种复杂的情绪,眼光也闪动不停,半晌之后,她才轻轻咳嗽了一声。

    陆雪琪立刻发觉了身后异样,微感惊讶,此时正是白日,向来不曾有小竹峰的姐妹来此偏僻之地,怎么今日却有人到来此处,而且来人到了身后近处,自己却一点也没发现。

    她疾转过身子,映入眼帘的却是恩师水月大师的身影,陆雪琪怔了一下,连忙从巨石上飘了下来,来到水月大师的身前,低头行礼道:“师父,你怎么来了?”

    水月大师眼中有几分怜惜,用手拉了拉陆雪琪的衣襟,柔声道:“此处吹来的罡风颇具寒厉之气,虽然你道行已深,但也不宜多吹,总归是没有好处的。”

    陆雪琪垂首道:“弟子知道了,多谢师父关心。”

    水月大师看了她一眼,软了口气,道:“你心里是不是有些怨恨为师的?”

    陆雪琪吃了一惊,道:“师父,你怎么如此说?”

    水月大师淡淡道:“我将这个秘密告诉了你,并让你下山,谁知天意弄人,几番波折,却令你不得不出手杀了那被诛仙古剑制住的大竹峰田师叔。而且还是在那个人的面前出的手。”

    陆雪琪神情一黯,却缓缓摇了摇头,道:“师父,你别说了,弟子心里都早已想得清楚了。此事乃是天意,师父你自己也想不到的,何况当日最后时刻,虽然田师叔他老人家口不能言,但我心里清楚明白地感觉到他的心意,那一剑,田师叔也是要我出手的。”

    她的声音顿了顿,神色之间忽然露出萧索之意,似自嘲,似苦笑,幽幽地道:“至于和那人之间……弟子本就不抱希望了,门法条规,道义如山,我自己明白的很。大竹峰的田师叔是从小将他养大成人的恩师,他向来视之如父,如今却死在我的心里,换了我是他,也是难以忍受的。

    说到这里,她默然抬头,望向水月大师,凄凉一笑,道:“师父,你不用担心弟子,我。我真的都已经看开了!”

    水月大师心中一痛,以她的阅历眼光,此刻陆雪琪心中所想,她如何会看不出来,之事此事实在太过出人意料,亦无丝毫转圜余地,往日她虽然坚决反对这个弟子的感情,但此时此刻,终于还是于心不忍。

    只是再不忍,到头来还是无济于事,水月大师轻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柔声道:“雪琪,你不要太过伤心了,别伤了身子。”

    陆雪琪强笑了笑,低声道:“师父,你过来这偏僻之地找我,可是有什么要紧事么?”

    水月大师点了点头,道:“不错,这里的确有一件事,虽然不大,却看来十分蹊跷,而且我想来想去,还是只有你比较合适。”

    陆雪琪道:“什么事?”

    水月大师看了她一眼,道:“其实还是那个秘密的。对了,当日你说变故发生之后,你是亲自将鬼厉和田不易的遗体送到大竹峰上去的么?”

    陆雪琪听到鬼厉二字,脸色微微变了变,但随后点了点头,肯定的道:“是,当日他…那人受了重伤。虽然并无性命之忧,但要独自带着田师叔遗体回山,实在是太过吃力,而且此事也不宜久拖,弟子便送了他们一程。不过我也之事送到大竹峰上,一待他们落地之后,我便离开了。”

    水月大师点了点头,道:“不错,古怪便是在这里了。”

    陆雪琪略感意外,道:“怎么了,师父?”

    水月大师淡淡道:“如你所言,早在两日之前,田不易的遗体便已经回到大竹峰上了,但是直到今日,大竹峰上却并无一丝哀悼消息传出。”

    陆雪琪吃力一惊,不由得也皱起了眉头。

    水月大师负手走到一边,远远眺望了出去,只见云雾远方,大竹峰在那个方向若隐若现

    她看了半晌,道:“田不易乃是大竹峰一派首座,地位非同小可,只要消息一出,便是掌教真人也得过去祭奠,但大竹峰上秘而不宣,岂非是很奇怪的一件事?”

    她停顿了一下,转头看向陆雪琪,道:“除此之外,我早上亦悄悄派人找了个借口去了龙首峰,发现田灵儿仍然还在龙首峰上,对自己父亲过世的消息,居然也是一无所知。”

    陆雪琪默然许久,到:“弟子明白了。”

    水月大师点了点头,道:“你冰雪聪明,我也不用多说什么了。其实我并非怀疑什么,苏茹乃是我的师妹,我二人直如姐妹一般,不为别人,我其实更是担心她夫妻情深,一时想不开做了傻事,但大竹峰一日不发丧,我身为大竹峰首座,也不方便过去探望,加上此事之中颇多隐秘曲折,别人实也不方便,也只好让你再过去一趟了。”

    陆雪琪点了点头,道:“弟子知道,既然如此,若无其他失去,弟子这便过去了。”

    水月大师微微点头,道:“也好,你一路小心,如有什么变故,早早回来告知我一声。”

    陆雪琪应了一声,向水月大师行了一礼,转过身来,起手处天琊神剑神光亮起,人随剑走,只听一声破空锐啸,人已化作了一道蓝光,冲天而去了。

    水月大师看着陆雪琪那略显匆忙的身影,浑不似她往日冷静之风,便知道那个倔强痴情的徒弟随然表面坚强,口中放下,但心中却是千千万万个放不下的。

    她默然许久,最厚也只是低低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回身走下了望月台,径直去了。

    千里之外,狐岐山。

    寒冰石室里,冰霜寒气依旧袅袅升起,那个安详的绿衣女子,也如往常般静静躺在寒冰石台之上。

    面蒙轻纱的蓝姬,独自一人站在寒冰石室里,凝视着碧瑶良久,轻轻叹了口气,带着许多的无奈。

    在幽姬的心里,近来也的确有了太多的无奈,令她不解,令她痛心,也令她渐渐迷惑了起来。

    先是鬼王像是完全变了个人,从前那个刚毅果决的鬼王,如今虽然依旧雄才大略,但平日行事之中杀伐之意却越来越重了,这不过几日工夫,因为几件小事忤逆了他的意思,鬼王已是连杀了数人,其中甚至包括一位地位颇高的鬼王宗前辈。

    而这些小事,放在两年之前,鬼王只怕都会是一笑了之的。幽姬清楚的感觉道,鬼王宗内已是人心惶惶,人人畏惧,谁也不知道哪一天自己会突然因为什么不起眼的小事,便莫名其妙的一命呜呼。

    更让幽姬痛心的,便是当日她意外地撞见了鬼王与鬼厉二人竟动起手来,虽然不过是几下的光景,但是幽姬并非普通教众,她乃是位列鬼王宗四大圣使之一的朱雀,自是清清楚楚的开了出来,这两个男人之间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有了极深的裂痕,她便是看了出来,鬼王那几下出手中,未必没有杀心。

    她眼中一黯,看向碧瑶,碧瑶仍是静静安睡着。便是为了这个可敬而美丽的女子,那两个男人才走到了一块,可是到底是为了什么,在这十年之后,他们之间竟然会到了这种地步?

    幽姬实在是不敢想像,万一真的有一天,那两个男人互相残杀,会有什么样的结果?而现在看来,这种事情未必便是不会发生的。

    “男人,哼,男人!”

    幽姬在心中恨恨地念了一句,心烦意乱,当她目光转向碧瑶时,便化作了腾信。这个她一直视作自己女儿的孩子啊,每次她看道碧瑶时,她都忍不住为之心酸。

    正在她独自一人在这里默默思忖的时候,寒冰石室的厚重石门突然发出低沉的红木声,有人从外边开启了。

    幽姬转头看去,不多时,只见鬼王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慢慢走了进来,不禁怔了一下。

    鬼王随后也看到幽姬,向她点了点头,淡淡道:“你也在这里啊。”

    幽姬忽然冷笑了一声,盯着鬼王,却不说话。

    鬼王皱了皱眉,眼中掠过一丝怒气,现在的他,似乎特别容易动怒,与他往日性子大相径庭。只是幽姬毕竟不是寻常人,与他父女的关系更非他人可比,向来鬼王对待幽姬,也是另眼相看的。当下也只得道:“怎么了?”

    幽姬哼了一声,冷笑道:“你还记得有个女儿躺在这里么?”

    鬼王皱眉道:“你这是什么话,我如何不记得了,我便只有这么一个孩子。”

    幽姬肃容道:“那好,你倒是告诉我一下,你有多久没来这里看看碧瑶了?”

    鬼王一怔,一时却说不上话来,他眼中似也闪过一丝歉疚之色,软了口气,道:“是我不对,最近教务繁难,我心情不佳,就少来了。”

    幽姬冷然道:“我真是搞不懂,不止是你,还有那个鬼厉,到底都是怎么了?你们两个人,好像都变了很多!”说道最后一句,她的口气依旧是慢慢地低沉了。

    鬼王却似乎没在意幽姬的口气,而是他听到鬼厉二字之后,忽地面色一沉,哼了一声,道:“竖子不识大体,别在我面前提他!”

    幽姬看了看鬼王脸色,只见他面上隐现怒容,待要说些什么,却忽然间一阵疲惫之意卷上心头,一时间竟有了心灰意冷的感觉,摇了摇头,道:“罢了,罢了,随便你们吧,反正你们好自为之,我是真的管不了,也懒得管了。”

    说着,她转身向门口走去,鬼王看着她的背影,皱了皱眉,想要对着她说些什么的样子,但终究没有说出扣。

    眼看幽姬手正要伸到了厚重的石门之上时候,突然,在半空中她的手忽然停了下来,几乎是在同时,站在她身后的鬼王也感觉道了什么,双目中厉芒猛然一闪。

    一股无形却是沛不可当的巨大力量,如一条滚滚汹涌澎湃的巨潮,赫然从他们脚下的大地深处掠过。鬼王与幽姬都是道行深厚之人,一时都为这股诡异的力量所变色。

    只不过,幽姬是震惊,鬼王确实惊讶之中略带欣喜,双目之中精光闪烁不停。

    这股诡异的巨潮一波接着一波,直如汹涌的大海永不停歇,慢慢的,幽姬清晰的感觉道了,脚下的大地正在微微颤动,而且这抖动还在慢慢加剧。

    她脸色微微发白,这突如其来的怪力,其势之大难以想像,令人惊心,简直非人力所能抵挡,她惊骇之中回首看去,只见鬼王神情怪异,双目炯炯有神,却不知在想写什么,只是在他脸上,却并没有多少惊惧之色了。

    就在此刻,突然间这间看去被无数厚重山岩石壁包住,坚不可摧的寒冰石室里,竟是迸发出连续几声脆响,像是有什么东西炸裂开了一眼。

    这一次,鬼王却是和幽姬一样面色大变了。

    震惊之下,连忙看去,却只见原本坚实之极的石壁之上,竟是裂开了几条短短的缝隙,从那断口处,还不停掉落下几块小小的石子,而同时他们的脚下土地,抖动的似乎也越来越厉害了。

    不过幸好,这股怪力似乎是在撕裂山壁坚岩的时候,找到了发泄口,当山壁裂开之后不久,二人便感觉到脚下大地深处的这股诡异的神秘力量,迅速地减弱下去,不久之后便小事无踪了。

    幽姬默然站立许久,眉头紧缩,若不时那几道触目惊心的裂缝仍在石壁之上,她几乎要以为刚才只不过是自己的错觉了。只是裂缝如刀,却是真真切切地刻在了坚硬之极的石壁之上。

    幽姬转头看向鬼王,不知怎么,鬼王只是看了她一眼,便回过头去,看着碧瑶。

    “你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么?”

    幽姬心里突然掠过一阵阴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鬼王缓缓摇头,淡淡地道:“我也不知,回头我派人好好勘察地势,看看是否乃是地震了。”

    幽姬沉吟片刻,道:“这应该不是地震,刚才那股汹涌大力,如巨涛海潮一般,且其中分明有股凛冽杀气,绝非天灾。”

    鬼王默然,片刻之后才道:“此事我会详查,你就别管了。”

    幽姬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半晌,面上轻纱无风微动,过了一会,她没有再说话,径直转身,打开厚重石门,走了出去。

    石门在沉重的轰鸣声中缓缓重新合上,寒冰石室里又陷入了一片寂静。看着那张安详而略带微笑祥和的美丽脸庞,鬼王一直深邃锋锐的眼神中,终于慢慢变得柔和了下来。

    他默默在寒冰石床一侧坐了下来,眼中只是看着碧瑶,有着说不出的思念与伤痛之意。

    也似乎只是在这个时候,当他独自一人面对女儿时,才会展露出这一些些的软弱。

    只是,谁又知道呢?

    又或者说,就是鬼王自己,他便会明白么?

    没有人知道。

    而在这个寒冰石室的外头,幽姬才从这里离开走了几步,便又停下了脚步,皱气眉头,向四周看去。

    不知刚才是不时因为置身在极厚重严实的寒冰石室里,虽然她感觉道了那股诡异的神秘力量,但周围所造成的破坏并不厉害,当然,能够在坚硬之极的石壁上撕裂了几道缝隙的力量,这股力道已是非同小可。

    然而在寒冰石室之外,她所见到的确实严重的多的现象,在鬼王宗开而成,四通八达的甬道之内,到处都是一片狼籍,随处可见掉落的岩石碎块,远处还不是传来有人着急呼喊,有人伤痛呻吟的声音。

    显然,那股神秘力量对狐岐山造成了比预料之中更严重的影响。

    而就在这一片忙乱的时候,幽姬还发现了另外一件异常之事,那便是在这些通风良好的甬道之中,不知何时开始,空气中竟然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气息。

    这股血腥之气不知从何而来,却似乎随处都在,无论她走到哪里,都可以感觉道这股气息。虽然这异样的气息并不浓烈,但幽姬仍然是感觉到很不舒服,只是如今的烦心事对她来说,却是太多了,也没有心思再去烦这个。

    对她来说,现在她就像一股气憋在了胸口,无论如何只想着冲出这个山腹,去外面透一口气的感觉。她是这么想着,也就这么做了。

    幽姬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这个山腹甬道之中,只是那股淡淡血腥之气,却似乎还在这里悄悄弥漫着……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