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六集 第十章 绝望

2013年2月24日 更新

    青云山,小竹峰

    这已是田不易遗体被鬼厉送回大竹峰的的三天了,但苏如却依然奇怪的阻止着大竹峰门下弟子向同门传报噩耗,这一点非但让宋大仁等人在大悲大痛之余感觉到莫名其妙,就连鬼厉也有些诧异了。

    只是,并没有人敢当面向苏茹说起此事了,面对着停灵在守静堂中用仙家宝物护住遗体肉身的丈夫,苏如一脸的悲伤哀切,已经让宗仁开不了口。而大竹峰一脉人丁单薄,在青云门中向来也是行事低调,若无要紧之事,也无人会来这僻静的山峰之上,以至于大竹峰在守静堂中公开祭奠了三日,居然青云门中也无人发觉。

    只是这一日清晨,终于来了一个外人,悄悄落在了大竹峰上,白衣若雪,飘然出尘,正是陆雪琪。

    淡淡蓝色霞光闪过,瑞气轻轻萦绕,天铘在她白皙的手间安静的散发着光辉。陆雪琪默然向四周望去,只见这青山绿水,静溢如常,全不似有何异样,只有在前方守静堂外两侧,挂着了两道白色丧幔,才看出了这里的悲伤。

    她默默向那白色丧幔看了一会,向守静堂走去,没多久发觉了动静的宋大仁等人身着丧服,纷纷从守静堂里走了出来,面上带着一丝诧异,同时也带有几分尴尬。

    待看清了来人乃是陆雪琪且只有她孤身一人之后,宋大仁等人明显的送了口气。

    陆雪琪拱手行礼,淡淡道:”小竹峰门下陆雪琪,见过宋师兄和各位师兄了。”

    宋大仁及站在他身后的吴大义,何大智等人不敢怠慢,纷纷还礼,随后宋大仁苦笑一声,道:”陆师妹怎么来了我们这里,这个……唉,让你见笑了。”

    陆雪琪面上没有丝毫笑容,反而几分严肃哀切之意,沉默了片刻,道:”雪琪此来并无他意,只想祭奠田师叔并拜见苏如师叔,望诸位师兄通报一声,雪琪感激不尽。”

    宋大仁等人对望一眼,沉吟了一下,宋大仁道:”陆师妹客气了,说来你也不算是什么外人,呃……”

    他突然顿了一下,陆雪琪脸上似也莫名其妙红了一下,宋大仁有些尴尬,笑了笑带了过去,道:”是这样的,师娘她眼下并不在此,今日一大早,她便独自一人去了后山竹林,还……”

    他谈了口气,面上露出悲痛之色,低声道:”师娘她老然加过于悲伤师父过失,刺去还将师父遗体带了去,告知我等她将要独自安葬师父。”

    陆雪琪眉头一皱,心里掠过一丝不安,这情况比她到来之前预想的似乎还要奇怪,不顾惊动旁人倒也罢了,如何不叫亲生女儿田灵儿知晓,苏茹便欲独自安葬田不易?

    她心中念头转过,沉吟片刻,终于还是向宋大仁问道:”那,那个人呢?”

    宋大仁起初一怔,但看了看陆雪琪的脸色,加上身后向来聪明的何大智拉了拉他的袖子,对他是了个颜色,登时也明白了过来,当下迟疑了一下,道:”小师弟他也去了后山了。”

    陆雪琪微感讶异,抬眼向宋大仁看去,宋大仁苦笑一声,道:”师娘不许我等跟随,只叫了小师弟同去。”

    陆雪琪默然不语,片刻之后,她向宋大仁等人施了一礼,道:”多谢诸位师兄,既然如此,我也不再耽搁诸位,日后当再来祭奠田师叔。”

    宋大仁等人回礼,宋大仁犹豫了一下,道:”陆师妹,此间之事颇多曲折,还望你……”

    不待宋大仁说完,陆雪琪已然道:”我晓得,宋师兄请放心,雪琪绝不对外人吐露只字片语。”

    宋大仁点了点头,不再说话,陆雪琪也不再多言,转身离去。

    看着那白色身影离去之后,吴大义走上一步,道:”大师兄,我看她只怕多半要去后山的,这没事么?”

    旁边的何大智淡淡道:”哪里施多半,这位陆师妹分明是肯定要去后山看看的。她今日来大竹峰,定然是身负了小竹峰水月师叔的吩咐,若不弄清楚师娘的情况,她回去也难以向水月师叔交代的。”

    宋大仁默然片刻,道:”她去了也好,我总觉得这几天师娘伤心过渡,一直担心会不会出什么以外,只是师娘不许我们跟去,我们总也不能违逆她的意思。虽然老七跟了过去,但我们也晓得师娘果然叫老七离开的话,以老七的性子,叫上他向来敬重师娘,只怕是也不敢违抗的。有这位小竹峰的陆姑娘过去看看,总没有坏处的。”

    总人听了,大都点头称是,随即默然无言,宋大仁欢息一声,转身走回了守静堂中去了。

    大主峰后山竹林,放眼望去,这里与小竹峰的景色颇有几分相似,眼光所及,都是郁郁葱葱的翠绿竹林,随风舞动,竹涛阵阵。晨光从天落下,在竹林缝隙见投射了点点光痕,落在了地面之上。

    细细竹叶之上,还凝结这无数晶莹露珠,光滑圆整,茹最可宝贵的珍珠。

    鬼厉置身期间,一时不觉有些惘然,多少年前,他便是在这里开始了它在大竹峰上的人生,不知有多少个晨昏日暮,他挥舞砍柴刀,挥洒了汗水,在这僻静的竹林中默默砍伐,那曾经感觉枯燥的岁月,如今想来,却仿佛如梦,只是那份曾有有的宁静,却再也找不回来。

    竹涛阵阵,山风徐徐,就在耳边掠过。

    他在身心中欢息一声,抛开了这淡淡无谓的感伤,转过头来,看着苏茹。

    田不易的遗体就躺在不远处的的面上,旁边依然还有大黄趴在旁边,=。自从田不易遗体回山之后,似乎这只狗就一直陪伴在田不易身旁,从来不曾离去。

    在田不易遗体身下,并无丝毫铺垫之物,这似乎对死亡者有些不敬,但从鬼厉到宋大仁乃至杜必书,却无一人敢对苏茹行径,有半分的质疑。

    只是纵然不会去换衣苏茹的悲伤,但她的行为,却仍然是让人十分不解的,鬼厉有心询问,只是此刻苏茹背对着他的身影却像是一面墙,让他不知如何开口。

    倒是这个时候,苏茹却打破了沉默:”怎么,你有话要对我说么?”

    鬼厉吃了一惊,随即沉吟了一下,终于还是小心的道:”师娘,我却有几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苏茹淡淡道:”你说吧,我也知道,这些话,只怕也不只是逆一个人想说的。”

    鬼厉窒了一下,他想来知道自己这位师娘乃是聪慧绝顶的人物,看来丧夫之痛,似乎并未过分影响她的想法,当下鬼厉轻轻咳嗽了一下,道:”师娘,请恕弟子大胆,弟子明白师娘对师父过世……”

    话说到这里,鬼厉目光不期然向田不易遗容望了一眼,忍不住心中也是一酸,片刻之后才继续道:”只是,弟子恳请师娘无论如何也要节哀才是。此外,虽然师娘哀伤,但师父后事也宜早日操办,何况灵儿师姐在情在理,也当要知会她回来祭奠师父才是。”

    苏茹没有回头,没有说话。

    鬼厉心中忐忑不安,微微垂首,低声道:”师娘,的自若有所说大胆妄言之处,请您莫要在意。”

    苏茹摇了摇头,缓缓转过了身子,看着鬼厉,道:”你没说错什么,逆说的都对。”

    鬼厉向苏茹看去,心中却是吃了一惊,苏茹今日打扮的与前几日颇为不同,虽然还是一身丧服,但面上却看得出曾打扮过了,精神了许多,更显出几分美丽之色,令人动心。

    鬼厉的下了头,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迟疑半晌,才道:”师娘,弟子还有一时,斗胆请教师娘。”

    苏茹淡淡道:”你说吧。”

    鬼厉道:”师父亡故,弟子与师娘同感悲切,只是师父遗体,实不宜妄自轻动,更不宜移至这后山……”

    苏茹忽然截道:”你是在教训我么?”

    鬼厉连忙摇头,道:”弟子不敢!”

    苏茹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但脸色却慢慢转为缓和,似乎也想到什么,忽然脸上露出凄切之意,道:”老七,你知道你师父与我成婚多少年了?”

    鬼厉心头一震,隐隐感觉师娘此话里似蕴涵着深深的悲切,大有哀伤之意,只是虽然明知如此,他却也不知如何安慰,当下心头担忧,口中却只得低声道:”弟子不知。”

    苏茹笑了笑,回过了身,缓缓在田不易身旁坐下了,低声道:”其实何止是你不知,连我自己也都忘了,这山中岁月,我与他二人相守共度,于我心足矣,却又怎会去想过了多少日子了?他每每笑我痴傻,说将来若是我们修道不成,难登仙录而重陷轮回,到了那生离死别之刻,却不知怎样的光景。”

    她声音渐渐低沉,道:”我当日便问过他,他想怎样,他便说并无他求,若是他先我而去,修道之人也不想什么风光大葬了,甚至连棺木也可以不要,自然而来,自然而去,只求在大主峰后山之上一壤黄土,足矣,这样他便可以日夜守望前山之人,不怕寂寞了。”

    话未说完,她却已悄悄泪流满面。

    鬼厉紧咬牙关,口不能言。

    趴在一旁的大黄脑袋微微抬起了一下,对着苏茹看了看,随后有匍匐了下去,尾巴轻轻摇了摇。

    苏茹凝望田不易许久,忽地挥了挥手,道:”你且现下山去,半个时辰之后再来吧!”

    鬼厉吃了一惊,不觉有些迟疑,叫了一声:”师娘……”

    苏茹道:”怎么?”

    鬼厉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大着胆子道:”师娘,师父他老人家生前于您的约定,弟子们自然不敢违逆,只是在师父入土之前,是否仍该知会灵儿师姐一声……”

    苏茹默然片刻,低声道:”也好,你下山便去告诉大仁,让他悄悄去龙首峰叫灵儿回来吧!”

    鬼厉点了点头,转身离开,走到路口石阶时,他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之间苏茹默默坐在田不易遗体身旁,身影孤独,看上去委实令人伤怀。他心中又是为之一酸,连忙回过头来,不敢再看,走了下去。”

    这一路走来,他心神略定,不觉有想起这几天一样情景来。苏茹不叫宋大仁等人知会青云山各脉噩耗,这本身就是奇怪之极,连田灵儿也不让通知,更是不合情理之处。今日如此这般处理田不易后事,虽然是田不易生前曾有约定,但也总归失于草率。

    鬼厉心中软了口气,甩了甩,其实修道之人本也不看重往后之事,骨肉皮囊,埋之于青土黄土之间,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了。

    他这般默默想着,也懒得驭风而行,顺着山路一路走了下来,不知不觉到了半山。要想当年,他初上大竹峰时,跟随着大师兄宋大仁和小师姐田灵儿到那后山,这一段路可走的不知多么辛苦,往事历历,犹在心头。

    却不知那位灵儿师姐,这些年来过得还好么?

    他嘴角浮现出一个淡淡的苦笑,摇了摇头,随后,他忽地停住了脚步,有些讶异的向前方看去。

    山道之上,前方一个白色身影忽然出钱,窈窕清丽,默然宁立,在晨光重不似犹半分尘世之气,默默凝望着他。

    鬼厉也望着她,二人相视良久,却仿佛都无话可说。

    山风习习吹来,吹动了她的秀发衣裳,随风轻轻飘动。

    终于,还是鬼厉先开了口:”你……怎么来了这里?”

    陆雪琪低声道:”我师父唤我前来拜见苏师叔。”

    鬼厉默默点了点头,迟疑了一下,到:”师娘正在这后山治伤,只是此刻她正想一人单独待着,并不愿有人前去打扰,嘱咐我半个时辰之后才能上去。”

    陆雪琪也点了点头,道:”无妨,那我等着就是了。”

    鬼厉应了一声,沉默下来,那边的陆雪琪似乎也不知该说什么,两人之间,在这渐渐变得沉默的时候,虽然站着不动,却似乎距离更远了。”

    过了半晌,陆雪琪轻轻道:”你身上的伤……好些了吗?”

    鬼厉轻声道:”好多了,”说着,他抬了头看了看陆雪琪,道:”当日若非你救我,我只怕也不能站在这里,说来该当谢谢你才是。”

    陆雪琪怔了一下,看着鬼厉,道:”当日我,我那一剑……”

    鬼厉忽然截道:”你别说了。”

    陆雪琪神色一黯,顿住了寇,默然垂首。

    只听鬼厉哪里似乎有些迟疑,又跟着继续道:”那些事……师娘都跟我说了,她说是我错怪了你,对不住了。”

    陆雪琪身子一震,抬起头来,之间鬼厉面上又悲伤之意,目光也肯看着她,但饶是如此,他仍是一字一字缓缓道:”师娘的话,我自然是相信的,只是师父他老人家毕竟乃是养我教我的恩师,我知道或许是我私心太重,只望你多给我一些时日,我也好……”

    “我明白,我等你!”陆雪琪忽然打断了他。

    鬼厉有些讶异,抬头向她看去,之间那清丽女子贝齿咬着唇,眼中似有泪光,但原先那看似一只给你以紧紧绷住的身子,却似乎在一瞬间都放松了下来,嘴角边,有淡淡的一丝欣慰和微笑。

    望着那个深情的女子,他嘴角动了一下,心底忽地涌起一阵柔情,正想微笑着对她说些什么,谁知便在这个时候,忽然从他们身后那山顶竹林之上,远远的竟传来一阵狂躁的狗吠之声。

    他的身子忽然僵硬了。

    那是大黄的叫声,从他带着恩师田不易的遗体回到大竹峰之后,大黄救一只沉默着跟着主人的遗体,再也没有大声喧哗过,但此刻听来,大黄的吠叫这声虽然隔了老远而显得有些微弱,但听来几如疯狂,叫声中绝望之极,更是他十数年来从未听闻过的。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会让大黄忽然间变得如此歇斯底里的疯狂吠叫?

    那心头一直深埋的隐隐担忧,忽然全部涌上心头,鬼厉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甚至于连他的手,也开始微微发抖。

    陆雪琪也是吃惊不小,但看了鬼厉的神情更是迷惑,惊道:“怎么了?”

    鬼厉没有回答,他只是身子微微颤抖,猛然大声嘶吼了一声:“师娘!”

    话音未落,他的身形已折冲而上,如风驰雷掣一般,向那后山竹林深处冲去了。

    陆雪琪何等冰雪聪明,转眼便料知了一二,一时间她脸色也是惨白,身子轻颤,若是万一因为田不易的亡故,苏茹伤心之极时再生变故……鬼厉会怎样,她不敢想像,而到时候他们两人究竟要怎样面对,她也根本无法想像了!

    望着那个疯狂掠去的身影,她忽然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无助,如庞大的阴影笼罩在她的身旁,她有心要追去,可是这身躯脚步,竟仿佛被无形的力量随束缚,一点也动弹不得。只有在内心深处,她拼命地对着自己喊着:“不要……不要……”

已经是本卷最后一篇文章
  • 侠骨柔肠:

    情之一物,教人伤心若此

    回复
  • 战魂之魄: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啊

    回复

战魂之魄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