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蛮荒行 第四章 众议

2012年12月13日 更新

用过午饭之后,青云门各脉弟子陆续三三两两地走回了云海之上,不过在又等待了小半个时辰之后,只见山顶玉清殿上似乎依然没有传下喻令的迹象,众人便也渐渐分散开去,或聚于一堆闲谈,或三两随意闲逛。除了不能上虹桥之外,通天峰上除了云海这个广阔地方,还有其他各处奇景风光,亦是人间罕见之处,青云众弟子也有不少漫步过去观景的。

大竹峰一脉四人也随着人流走下云海,向云海西侧一条小径走去。小径两旁古木参天,松柏茂盛,才走了数丈之远,众人便已觉得适才云海之上人群的喧嚣声不知何时已经被隔在了身后,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幽静之感。又走了一小段,树林更加茂密,林中不知何处传来了清脆的鸟鸣声,在粗壮的树干枝叶里,不时会出现几只小小松鼠,手中或抓着松果,小小的脑袋歪过来,悄悄带着几分好奇注视着树下行走的人们。

田不易等人行走的林间小径是前人开发出来的,多以圆石铺地,其中也夹杂着一些白玉碎石,看去和云海地面以及虹桥上头玉清殿下那条恢弘石阶上铺的白玉石十分相似,应该是当年青云门先辈修筑这片灵山仙境时剩下的余料,便一起铺了这条小径。

此刻或许是受到了这片幽静的影响,走在这条小径上的青云弟子都放慢了脚步,压低了声音,前后相隔也离得远了些,似乎谁也不想打扰这里的安静。大竹峰四人此刻也是如此,缓步行进,熊不壮与苟不立在前,田不易与侯不静跟随在后。

苟不立压低了声音,微转过身子对三个师兄弟笑道:“你们知道这条路通向哪里吗?”

田不易还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当下摇了摇头,看看身旁的侯不静,却见他也是一脸茫然,看来也不清楚。苟不立笑道:“这条路是通往‘翡翠坪’的。”

田不易“啊”了一声,道:“莫非就是那个虽然处此绝顶高峰之地,却仍然青草翠碧、犹如翡翠的山坪?”

苟不立点头笑道:“正是,这翡翠坪虽然不如‘云海’、‘虹桥’还有小竹峰‘望月台’那般名列青云六奇景之位,但景色清新怡人,也是难得的美景。”

走在苟不立身旁的熊不壮点头附和道:“不错,正是如此……”不料他不说话还不怎样,话一出口,登时前后左右的人都纷纷看了过来,原来熊不壮天生一副洪钟嗓门,这一说话一个不小心,登时打破了这前后的静谧,惹得众人吃了一惊。

熊不壮等人随即也发现了此事,熊不壮颇有几分尴尬,干咳一声,抬头看天装作若无其事向前走去,其他三人窃笑,也跟了上去。

又走了一段路,田不易心中正想着不知还有多远,却听身旁侯不静突然开口道:“对了,看到这周围林木,我忽然想起一事,说来也是稀罕。”

田不易向他看去,前头熊不壮、苟不立也放缓脚步,转过头来,苟不立问道:“怎么了?”

侯不静面上露出一丝神秘之色,压低声音道:“今日晨起之后,你们都在准备行装,我因为厨房少了柴火,便去了后山竹林那儿想砍些黑节竹回来,不料在那林中,却看到稀罕的东西!”

田不易等三人见他神神秘秘,不由得好奇心都被他勾了起来,田不易忍不住问道:“你看到什么?”

侯不静向前后左右张望了一眼,确定没人在注意他们四人之后,这才低声道:“我看见了一只母猴子抱着一只刚出生的小猴子在竹林里……”

“嘘!”熊不壮、苟不立、田不易三人一起嘘了一声,摇头走开。苟不立口中不屑地道:“我还以为你看到了什么,原来不过是野猴,大竹峰后山深谷里到处都是原始密林,野猴无数,别说才一只,便是跑了一群上来也不见得有什么稀奇的!”

侯不静有些着急起来,道:“你懂什么,听我把话说完,我刚开始也是没当一回事,可是之后我无意中多看了两眼的时候,却发现那猴子与寻常的野猴有不同的地方。”

听到这野猴还有不同,熊不壮等三人又围了回来。苟不立道:“如何不同?”

侯不静神秘地道:“我看见那母猴子有三只眼睛!”

“啊!”田不易三人都是吃了一惊,熊不壮忍不住压低了声音问道:“当真?”

侯不静重重点头,道:“这等事我骗你们做甚,我看得清清楚楚,那母猴子果然是有三只眼睛,除了平日两只眼之外,”他伸手在自己额头上画了个小圈圈,道,“还有一只便在此处了。”

田不易三人面面相觑。过了片刻,田不易向熊不壮问道:“大师兄,你见识比我深,可曾听说过有这种异猴?”

熊不壮皱眉思索了好一会儿,末了还是缓缓摇头,苦笑道:“想不出来,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说有这等古怪猴子。”说着,他转向侯不静,有些狐疑地道,“你该不会是早上太早起来没睡醒,睡眼地看错了吧?”

侯不静怒道:“胡说,我怎么说也是修行多年,岂能与凡人一般早起会睡眼?”

苟不立忽然对他问道:“我问你,那只母猴怀中抱着的小猴,你可也看见了?”

侯不静一怔,道:“看到了啊。”

苟不立道:“那小猴是几只眼睛的?”

侯不静一呆,想了一想,干笑了一声,道:“那只小猴好像却并无什么特异之处,与寻常野猴无异。”

田不易三人都笑了起来,也不多说什么,向前走去。侯不静有些恼怒起来,追上前去微怒道:“你们如何不相信于我?”

田不易笑道:“那你告诉我们那三只眼睛的猴子叫做什么?再说了,若真有这等稀罕东西,你如何不抓回来让我们亲眼好好看看?”

侯不静摸了摸脑袋,叹了口气,道:“你当我不想吗,我也想抓来着,谁知那母猴身手迅捷,远胜过普通野猴,看见我似要上前,在竹子枝头几个跳跃,就再也看不见身影了。你们也知道后山竹林茂密之极,后来任我怎么找寻,也是找不到了。”

田不易等三人又是一阵嬉笑,显然是不大相信侯不静的话,熊不壮更是大大咧咧拍了一下侯不静的后背,笑道:“小子,你以后还是老老实实地在厨房生火做饭吧,少去后山竹林抓猴子玩了。”

侯不静面色一苦,显然这位壮硕师兄虽然是寻常一拍,力道却也不小,好在他二人同门多年,早就对这位师兄表示亲密之举有了些许防备,若是换了普通人吃了这大力一掌,多半要趴到地上去了。不过此刻侯不静却是眉头紧皱,心中不由得也有些将信将疑起来,暗想难道当真是自己看花了眼吗?

田不易等人却不去理他想些什么,仍是向前走去,此番这么一耽搁,他四人离前头其他的青云弟子又远了许多。田不易看了看前方,道:“我看我们还是走快些吧,你们看前边的人……”

话说了一半,忽地从他们四人身后传来一个带着几分意外的声音,“咦”了一声,随后传来那银铃一般清脆悦耳声音:

“胖子?”

田不易一听这声音居然有几分熟悉,但仓促下却想不起来是哪位,转身看去,登时吃了一惊,只见一个苗条少女站在他们四人身后不远处,眉目如画,清丽无双,腰间束一条琥珀朱绫,手中提着一柄仙气流转、宝光幻闪的仙剑,却不是苏茹又是何人?

两人目光相触,田不易望着那水盈盈如春波一般的明眸,忽地心头一跳,脑海中轰鸣一声,一片空白,似乎是片刻间什么都忘却了,只剩下眼前那个少女美丽的容颜。

就在田不易连自己也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却仍是恍惚的时候,忽地一个巨大的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将他的目光与苏茹隔了开来。田不易目光一旦与苏茹那水汪汪的眼眸分开,立时便清醒了过来,在心中暗骂了自己一声,又有几分奇怪,抬头看去,却只见原来是大师兄熊不壮走到自己跟前。他心中便不由得有些感激这位大师兄了,暗想大师兄果然道行深厚,远非自己能比,且目光如炬,一眼看出自己道心不稳,这才出手相救。

只是片刻之后,田不易便发觉有些不对,只见熊不壮神色间似颇有几分疑惑,上上下下打量了苏茹一番,道:“这位师妹,请问你是哪一脉门下弟子,师从的是哪位前辈长老,我记不得曾与你相识啊,怎的出口就骂人呢?”

田不易面上神情瞬间似乎有些僵硬发呆了起来,微微张开了嘴巴,而前头苏茹原本有几分微微得意的表情,突然间也呆了一下,半晌之后,她缓缓转头看了一眼熊不壮,面上神情说不出的奇怪。

熊不壮心中暗想,这少女好生奇怪,怎的叫了一声胖子就再也不说话了,不由得更觉得有些冤枉来,道:“这位师妹,你我素不相识,你为何突然叫我胖子?须知本门修行虽不如天音寺佛门一般规矩森严,但平日口德亦当注意……”

“咳咳、咳咳……”田不易忽然在旁边咳嗽起来,同时对着熊不壮连续眨着眼睛,微微摇头,神情似笑非笑,颇为古怪。

  • 无名 悍将:

    比诛仙2好看多了

    回复
  • 寂寞莫如兵:

    诛仙2更新太慢

    回复
  • 田好易:

    田不易哦!唉!

    回复
  • 一往而深:

    一往而深一往而深12年更新的前传蛮荒行和16年更新的前传蛮荒行根本就是两个版本嘛!几位怎么认识的都完全不一样,邀约同行也是方式不同。再就是怎么16年版本反而觉得文笔没有12年细腻?!怪哉5分钟前回复顶转发举报删除一往而深一往而深就是前8章做了一卷,12年版本。后边16年版本又从头细讲一遍,不过剧情设定完全不同了

    回复
  • Ruby:

    小灰的长辈出来了

    回复
  • HB:

    呵呵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