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七十九章 小痴

2013年6月19日 更新

“呸呸呸,呸呸,呸呸呸……”一迭声气急败坏并且略带哭音的吐口水声,在大竹峰峰顶那个厨房里响了起来,白狐已经又变成了那个千娇百媚的少女,但此刻脸上多了一个刺眼之极的黑色脚印,同时嘴角边还有不少黑泥,正在拼命擦嘴然后不时地向外吐口水,要把嘴里的泥沙都吐出来。

一个头发短短、圆头圆脑的男孩,好奇地趴在不远处的厨房桌边,看着这少女的动作,而在他身边的则是懒洋洋的大竹峰镇山老狗大黄,趴在地上,不时抬起一只脚挠挠痒。至于那只灰毛猴子,此刻跳到了厨房灶台边另一个男子的肩上,安然若素地坐着,手中抓着几个也不知哪儿扒拉来的野果,吧唧吧唧吃得香甜无比。

那男孩盯着这少女看了半晌,忽然回头笑道:“爹,这就是妖怪吗?会变人还会变狐狸的。”

那男子站在灶台边正在收拾,此刻刷完了最后一个碗,又去旁边洗净了手擦干了,这才走了过来,向那少女看了一眼,脸色温和,微笑道:“是吧。”

“哼!”那少女站在厨房的角落里,有些恼羞成怒地冷哼了一声,身子微动似乎有些想法,结果地上那只大黄狗猛地抬起头来,对着她低吼一声:“汪!”

这少女一下子动作便僵住了,看着大黄的眼光里又惊又怕又不甘心,似乎还有些眼泪在打转,看去楚楚可怜,实在是惹人怜爱。

这时那少年忽然像是发现了什么,“啊”地叫了一声,跑过去拉着那男子的手,笑道:“爹,你看你看,原来妖怪也会哭的……”

那少女正施展白狐一族天生禀赋的“狐媚异术”,想着寻机脱困,谁知却听到这一句话,差点连法术都散了,一时间也顾不得魅惑之道在于柔媚温婉,恨恨地盯了那男孩一眼。

那温和的男子摸了摸男孩的脑袋,微笑道:“妖族修炼有成,化身为人后,很多时候与我们人族也是差不多,都有七情六欲的,会哭也是常理。”

男孩“哦”了一声,兀自好奇地打量着这少女。站在这里的,自然便是大竹峰上的张小凡和儿子小鼎了,五年过去,小鼎已经长成一个九岁的小男孩,虽然看着还是圆头圆脑的颇为好玩。张小凡走到桌边,那桌上放着一封信笺,上面并无字迹,他看着这信默然片
刻,还是抽出信纸,默默看了起来。厨房中一时安静下来,那少女眼珠滴溜溜地转动着,身子一点点地向厨房门口挪动。此刻她自然已知道这大竹峰上果然是如族中几位老人所说的那样藏龙卧虎,早已不敢有争胜之心,只想着把这封祖奶奶的信件送到,自己赶快走了就是。

谁知才移动两步,那只可恶的大黄狗吐着舌头,狗头也跟着看了过来,真是比鬼都精。少女恨恨地停下脚步,瞪了那大黄一眼。

信似乎不长,张小凡很快看完了,但随后他眉间微微皱起,似乎信上所言令他有些疑惑,片刻之后他转头看向那少女,打量了一下她后,道:“小白是你的什么人?”

少女哼了一声,脸上浮起一丝傲然之色,道:“她是我祖奶奶,此番是让我特意过来送信的,谁知道你们这些人如此粗鄙,不但没有善待于我,反而还……”

“汪!”大黄一个虎扑,蹿到了少女身边,张开大口就咬住了这少女的一只脚。狐狸
天生就对这大狗有些畏惧,此刻少女更是吓得面无人色,“啊”地惊叫起来,差点坐到地上,带着哭声道:“松口,松口,明儿我回去了告诉我祖奶奶,把你们这些家伙都杀光了!”

张小凡一拍小鼎的脑袋,小鼎笑嘻嘻地跑过去抓住大黄,大黄狗这才松了口,然后跟着小鼎一前一后走出了厨房,出门时还不忘凶神恶煞般回头向这只小狐狸吠了一声。

少女吓得倒退一步,心中对这些野蛮的人族狗类更是鄙视了几分,就在这时,只听那张小凡沉思片刻后,道:“当年我欠你祖奶奶一份人情,如今既然她开口了,我就去一趟便是。”说着,他放下手中信笺,看了那少女一眼,随口又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胸膛一挺,带了几分得意,道:“我叫小痴,这名字是我祖奶奶在我来此送信之前,特意给我改的。”言辞之间,对那位祖奶奶当真是敬慕无比,似乎给她取个名字都是天大的光荣。

张小凡一怔,身子也顿了一下,默然良久后,却是轻哼了一声,面色间略带几分萧索,又有几分好笑,神情复杂地轻叹道:

“你这位祖奶奶,也不是个好人啊……”

※※※

一个月后,差不多也是同样晴朗的天气,蛮山南麓那一处僻静的山谷上方,以红衣女子为首的那四个人,又出现在西侧山坡之上,躲在那块大石后头。不过这一次放眼向四周看去,却能看到有许多人同样安静而沉默地埋伏在这片宽阔的山谷缓坡上,冷冷地看着下方那个被薄雾笼罩的山谷。

远处忽然传来几声清脆的低鸣声,高低不一,带了些婉转,在山坡上飘了起来,很快又沉寂下去。但听到这阵虫鸣,大石之后的四个人身子都微微一震,红衣女子深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

“要动手了,虽说这寒鸦派不算什么厉害宗门,但如今修行鬼道异术的门派可是少见了,想来多少也有些鬼门道,你们都小心些。”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转过头来,对一直沉默不语的第三个男子道,“小王,还是老样子吧,你在暗处跟着我们。”

那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二十出头,虽然看着不如敖奎那等魁梧,但整个身躯显得如猎豹一般,充满了暗藏的力量。与此同时,他脸上有几道淡淡的伤痕,看着都是刀剑留下的痕迹,其中从右眼角向下的一条特别明显,想必当初是一道重伤,但此刻看来,却给这张年轻的脸上平添了几分戾气。

他也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随即在他原本空空的手上,忽然多出了一柄看着颇为诡异的苍白骨剑,紧握在手中。这柄骨剑一出,其他三人包括那红衣女子的目光顿时都向那骨剑上瞄了一眼。

一股隐约的冰寒彻骨之意,从这柄苍白骨剑上缓缓散发出来,那英俊阴戾的男子皱了皱眉,道:“小王,我看你这法宝,倒和下头那些家伙的鬼道玩意儿有几分相像。”

手持苍白骨剑,容貌已经有了许多变化,便是昔年青云故人还在这里,也不能轻易认出这被称呼为小王的年轻男子,便是当年离开青云山的王宗景。只是五年时光,在他身上似乎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般的变化,原本的青涩早已消失得干干净净,留下来的,只有在这穷山恶水间的冷厉。

他抬头看了看那阴戾男子,不动声色,道:“怎么,你想试试?”阴戾男子冷哼了一声,却也没什么惧怕之意,正要说话,便听那红衣女子低声呵斥了一句,道:“好了,都什么时候了还啰唆,待会儿能不能活下来还不知道呢,都住口吧!”

两人顿时都闭上了嘴。这四人中,除了壮硕汉子敖奎和王宗景外,阴戾男子名叫西门英睿,加上在四人中隐隐为首的红衣女子徐梦红,如今都是一个名叫“阴魔宗”的门下弟子。

凉州之地与神州其他地方有些不同,这里因为接近蛮荒,自古以来便尚武成风,充满了原始争斗的气息。多少年来,无数门派在这里兴旺衰败,大大小小的争斗流血杀戮无日不有,乃是一处极混乱的地方。所有的门派都似乎无时无刻不在争夺生存的空间,彼此杀戮。

阴魔宗并不是一个有多少历史渊源的门派,事实上,这个门派在凉州为人所知的年头甚至不超过十年。这种小门派在凉州大地上不知道有多少,但没有人知道的是,阴魔宗实际上却是衰微多年之后的魔教重新踏足中土所建立的一个秘密宗门,为了避免引来中土以青云门为首的几大豪门巨派的打击,是以先以阴魔宗为掩饰,数年间,发展势头明里暗里极其迅猛。

而这一天,对阴魔宗来说,也是一个筹划许久的重要日子,因为不久之前,名为阴魔宗实为魔教的一个分支,意外地得到了一个消息,在凉州地界的一个诡异门派寒鸦派,在蛮山脚下发现了一处奇异山谷,里面有在凉州流传多年的传说里“盘古大殿”遗迹的残骸。

阴魔宗对此消息自然极为重视,立刻派人过来追查,结果盘古大殿什么的乃是子虚乌有,却被门中几位重要长老发现这处名唤鬼哭峡的幽谷天生有股阴煞之气,地势又复杂难测,正是他们最好的开宗立派的山门选择。

如此一来,鸠占鹊巢便是理所当然的举动,反正凉州这里向来都是拳头大了有理。是以经过一段时间的窥视侦探,阴魔宗,也就是这个暗中重新崛起、似乎所谋甚大的魔教分支,驱动门中势力,暗中包围了鬼哭峡,就等着将这寒鸦派一举歼灭,开山立门。

大石之后,王宗景轻轻抚摸着手中的苍白骨剑,冰寒之气从指尖处隐隐传来,剑柄之上的幽冥二字,似乎也如两只眼瞳般静静凝视着他。他默默地抬头看了看青天,远处那座巍峨的蛮山映入了他的眼帘,在如此雄伟的山脉之下,人直如蝼蚁一般渺小,让人不由自主地对天地造化产生出敬畏之意。

一如当年,他仰望青云通天峰时,所有过的那种情怀。远处,一声尖利的哨声,陡然响起。徐梦红一跃而起,脸色一片肃杀,道:“走!”四人一起飞出,向地下那片山谷飞驰而下,而这片山坡上,从无数个地方同时

冒出了众多黑色人影,便如同无数阴狠凶戾的野兽,向着下方那片幽幽深谷扑去。

  • 小凡超帅:

    萧逸才究竟有什么阴谋

    回复
  • 梦里花落知多少:

    培养第二个鬼厉

    回复
  • 繁华夜空:

    让王宗景颠覆魔教

    回复
  • 亓官小海:

    直觉萧逸才的下场不会很好。。。

    回复
  • 木又:

    夏侯肯定是黑云之一

    回复
  • 爷无限嚣张:

    萧逸才和齐昊哪个是正面的

    回复
  • 无名 悍将:

    回复
  • 小小平:

    难道萧逸才是魔教的教主?他为什么要那样做?

    回复
  • 回复
  • 峰:

    看到小白突然想起来,“天火因何而生?”

    回复
  • 地狱书生:

    渐渐找到了原著的状态

    回复
  • 王宗景:

    我是卧底!

    回复
  • 罗创:

    想当叛徒了

    回复
  • 萧遥:

    怎么感觉萧逸才是最危险的

    回复
  • 临J:

    小白 小痴 小白痴 怪不得小狐狸蠢蠢的 精灵可爱蠢萌蠢萌 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 张小凡:

      没看过诛仙别说话 你知道小痴是谁吗!!

      回复
      • 槑月:

        是你丈母娘

        回复
      • 独行客:

        碧瑶她妈,小白的妹妹。比小凡高一辈

        回复
    • 爱到深处才由她:

      ………小痴是碧瑶母亲,碧瑶是小凡当年最爱的人

      回复
    • 。:

      你知道小痴是谁吗?服了你

      回复
    • 井石磊:

      小痴原本是碧瑶她妈的名字!

      回复
    • XXXXXX:

      小痴是碧瑶母亲的小名

      回复
  • 北方以北:

    诸位诛仙迷难道忘了在《诛仙》里,小痴是魔教鬼王宗宗主的夫人,碧瑶的母亲

    回复
    • rainbow:

      小白想她妹妹了

      回复
  • 风雪:

    还可以

    回复
  • 好多卧底吆:

    看出了无间道的味道

    回复
  • 凡:

    笑笑!

    回复
  • 神的逾言:

    少女胸膛一挺,带了几分得意,道:“我叫小痴,这名字是我祖奶奶在我来此送信之前,特意给我改的。”言辞之间,对那位祖奶奶当真是敬慕无比,似乎给她取个名字都是天大的光荣。张小凡一怔,身子也顿了一下,默然良久后,却是轻哼了一声,面色间略带几分萧索,又有几分好笑,神情复杂地轻叹道:“你这位祖奶奶,也不是个好人啊……”小白也挺坏的啊,勾起小凡对碧瑶的回忆

    回复
  • 哈哈哈哈呵呵呵:

    张小凡只不过是个耍猴的。棒子有。猴有。还差一面锣。

    回复
  • 麻辣男人:

    比诛仙一差远了

    回复
  • 金色阳光:

    玄火鉴便是锣喽。

    回复
  • 张小凡:

    ??????????????????????????????????????????????????????????????????????????????

    回复
  • 寻梦:

    小痴对着小凡说:快叫丈母娘!

    回复
  • 碧瑶:

    我记得碧瑶的母亲是小痴,小痴的姐姐是小白。萧鼎怎么写得撞了名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