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八十三章 寻药

2013年7月7日 更新

青云门,天音寺!

幽深的山谷里,有那么片刻功夫,完全呈现出了一片寂静。

数百年来,这两个门派在这片神舟浩土上叱咤风云纵横睥睨,天下间岂有不知之辈,如今青云门仍是欣欣向荣,天音寺多年前虽闭寺声名稍退,但放眼天下,又哪里会有人当着敢轻视于这座千年古刹,更何况如今天音寺门下弟子数十年后重现人间,只怕正是开寺的征兆,假以时日,焉知不会重新声名大盛,重现昔日风光?

但更重要的是,在这片幽深的山谷里,阴魔宗实际上便是昔日魔教隐藏起来的分支,天下尽知,魔教天字第一号大敌,血海深仇不死不休的门派,便是那青云一门,至于天音寺……那不是排在第二至少也会在第三吧。

幽谷之中,在寂静之后,一阵骚动从那些阴魔宗弟子身上传了出来,隐隐有一股杀意弥漫。

巨大的洞穴口处,徐梦红人事不知,敖奎与西门英睿大吃一惊,只是抬头向高空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却被终年不散的那层迷雾所遮挡,看不清楚半空中的人物。也就是差不多同时,西门英睿忽然听到旁边小王的方向一声轻响,似乎也是吃惊不小,转头看去的时候,只见王宗景也抬起了头向空中遥望,面上并没有太多表情,但目光闪动,似乎情绪有些复杂难明。

“这些家伙怎么跑到这种穷乡僻壤来了!”背着徐梦红的敖奎嘴里咕哝了一句,没好气地道,“上头会不会直接就留下了?”

王宗景目光一闪,旁边的西门英睿却是已经微微摇头,道:“这两大门派的弟子不可小觑,而且听声音还在颇远处,万一留不下来反是将我们暴露了,如此再引来青云门的关注。岂不是得不偿失?”

仿佛是呼应西门英睿的话语一般,没过片刻,山谷中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遥遥响了起来,道:“此地乃本门阴魔宗宗门所在,因寒鸦派擅自入袭,故有争斗。诸位名门侠士,莫非有什么说法?”

高空之上好一会儿没有动静,又过了一会儿,却似乎是有人远远冷哼了一声,意态甚不屑,但随之而来的便是破空之声穿云而去,看来是这些路过的名门大派弟子对下方这些亦正亦邪的小门派争斗没什么兴趣,也懒得插手,这便先行走了。

外头的许多阴魔宗弟子都松了一口气,若非不得已,也没有多少人愿意跟青云门、天音寺这等豪门大派随意起冲突,当下该干的事继续干,打扫战场清理洞穴,一个个有条不絮地行动起来。王宗景等人扶着徐梦红走出洞口,向山谷里望了一眼,果然便看到前头不远处,那只邪兽黑煞巨鸦已经如小山一般颓然倒在地上,脖颈致命处有一处巨大伤口,鲜血汩汩流出,已然是毙命了。

自这一日起,凉州大地上的修真界里,又少了一支门派,不过这种事情在凉州无日不有,血腥而混乱,也没有人会多加注意,更何况每一日里还有更多门派出现也说不定。

鸠占鹊巢至此完成,这支在多年后重新出现在中土大地上的魔教隐秘分支,也拿到了第一个立足点。
※※※

山谷前侧一处洞穴内,因为刚刚打下这处幽谷,一切都还在杂乱之中,王宗景他们也不客气,直接先占了一个洞穴将徐梦红搬了进去,然后仔细查看清理了一下她的伤势,却是比之前想象的还要棘手得多。

那黑水也不知是何物,但是、显然是剧毒之物,且腐蚀之力极强,如今已经将徐梦红原本俏丽的脸蛋烧得面目全非,隐约可见白骨,那只左眼也是彻底废了。

三人在洞中面面相觑,都是束手无策,不得已只能打发敖奎出去请阴魔宗内擅长疗伤的一位长老过来。只是一场大战过后,虽然阴魔宗大获全胜,但门下弟子伤亡也有不少,特别是最后被那只邪兽黑煞巨鸦给意外冲了一下,很是死伤了一些人。

是以这位名叫卞良吉的阴魔宗长老过了好一会儿才在急得跳脚的敖奎不停催促下,急匆匆赶到山洞这里,但是当他走进看了一眼之后,便脸色大变,脱口而出道:“糟了,是‘魔鸦毒’。”

西门英睿与敖奎心中都是咯噔一下,暗叫不妙,站在一旁的王宗景眉头一皱,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欲言又止。

卞良吉蹲下身子,小心翼翼地看着徐梦红那张惨不忍睹的脸庞,眉头紧皱,道:“这魔鸦毒是由那邪兽剧毒唾液提炼而成,毒性极烈,但分量稀少,极其罕见。怎么会突然有这么一大片挥洒出来?”

敖奎忍不住道:“卞长老,红姐她不会死吧?”

卞良吉哼了一声,脸色不快,但并没有多说甚么,只道:“现在还很难说了,不过看这伤势,毒性当是被她本身道行暂时挡住,我再给她一粒丹丸撑一撑,但最多不会超过六个时辰,你们若想她活下去,便立刻找来‘白虹藤’‘清虚花’和‘鬼猪涎’三种东西,我配制一服解药给她,或许还能保住性命。”

西门英睿愕然道:“这些药物你没有?”

卞良吉“呸”了一声,手中拿出一粒黑色药丸送到徐梦红嘴巴按了下去,同时冷笑道:“我若有了还跟你们说什么,快去吧,迟了人救不活,我也无计可施。”

说罢,他转身就走,脚步急快,王宗景忽然又赶前两步,对卞良吉低声道:“卞长老,若是解药找来,红姐她这张脸……”

卞良吉干瘦的脸上掠过一丝冷酷,淡淡道:“都烧成那样了,没法子了。”说完之后扬长而去。

王宗景皱着眉头转过身来,洞穴中敖奎和西门英睿都听到了他刚才最后的问话,一时都是默然。过了片刻,西门英睿强笑道:“其他线不管了,咱们先去找解药吧。”

敖奎蹲在徐梦红身边,急得直搓手,道:“这仓促之间,却是要到哪儿去找这三种东西?”

王宗景与西门英睿却是对望一眼,很快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了然之色,西门英睿忽然开口道:“你带他去,我看着红姐。”

敖奎一怔,却只听王宗景断然道:“不行。”

西门英睿脸上掠过一丝怒色,面色阴沉下来,道:“小王,你三番两次跟我作对,是什么意思?”

王宗景淡淡道:“我跟你一起去,分开找,敖奎在这里守着。”

西门英睿眉头一皱,正想说写什么,只听王宗景抢着又道:“这三种东西不常见,敖奎平日粗心,去了也没用处,找不到的。”

西门英睿默然片刻,却是缓缓点头,道:“你说得对,还是我们两个去。”说着转身对敖奎道,“那你留在这里,看好红姐,等我们回来,万一有什么人想要过来,你可守好了。”

敖奎点了点头,却是兀自有些不解,道:“你们说的我怎么听不太懂,这是要去哪儿找解药啊?”

王宗景没有说话,西门英睿哼了一声,道:“这种罕见之物,仓促之间荒郊野外的当然找不到,自然便只能去繁华热闹的凉州城了。”

敖奎这才“哦”了一声,恍然大悟,王宗景看了他一眼,临走之前,却又叮嘱了他一句:“那定魂石收好了,千万别拿出来。”

敖奎连连点头,王宗景与西门英睿对望了一眼,随即快步走出了洞口,四下一看,见谷底战场上已经打扫得差不多了,整座山谷看着安静了许多,只是空气中弥漫着的血腥味,仍是挥之不去。远处幽谷更深的地方,比外头这一片迷雾更浓重的雾气弥漫着,同时隐隐有类似鬼哭狼嚎般的低沉怪物声从山谷深处传了出来。

两人都知道那里是这片山谷里最深处的地方,阴煞之气较之外头这一片更浓烈十倍,便是有道行在身的修行者也不能轻易进去,否则一不小心便是煞毒攻心死于非命的下场。单看这些寒鸦派弟子平日都在外谷这一圈,从不踏足谷内也可知一二了。

西门英睿忽然道:“听说很多年前,这里曾有个‘鬼哭峡’的名号,不晓得将来会不会也叫这个名字。”

王宗景皱了皱眉,没有回答他的话,西门英睿似乎也不在意,两人一起施法飞起,却是向那南面凉州城的方向飞驰而去了。

※※※

凉州城自来号称凉州第一大城,往来人口众多,各种珍稀罕见甚至凉州本地都未见的奇物珍物,也只有在这个繁华大城里才有可能找到。所以仓促之间想要找到那三种稀罕药物给徐梦红救命,王宗景与西门英睿唯一的选择便是这里。

凉州地大物博,虽有穷山恶水,但越是原始蛮荒所在,各种珍罕灵物就越多,这早就是公认的道理。是以天底下修道士何等之多,来凉州探险寻宝的人也是无数,多少年来,凉州城就这样一步一步发展成了一个常年人口百万以上的巨城。

当西门英睿玉王宗景感到这里时,已经是过了半个时辰左右,两人对望了一眼,微微点头,王宗景抢先道:“我去东市。”

西门英睿皱了皱眉,城中专为这些修道士开辟有两个大是市坊,其中兜售种种珍奇异宝罕见玩意儿,便叫东市西市,相比之下倒是没有太大区别,不过王宗景这么抢着说,倒让他心中有些不快。不过仔细一想,却也没什么,当下便点了点头,与王宗景约定一个时辰后在此碰头,其余的也不多说,掉头向西面而去。

王宗景向他的背影看了一眼,默然片刻,转身向东而行,没过多久前头一阵如菜市场一般喧嚣热闹的声音传了过来,一个规模极大的市集出现在眼前,人流拥挤摩肩接踵,许多平日高高在上的修道士此刻看去,从某个角度说,倒和那些在菜市场里的凡夫俗子真没有太大区别。

王宗景很快没入了人群,但他并没有在那些大小商铺或是干脆一些散修随地摆摊的摊位上流连,而是面色漠然地穿过一条又一条街道,在庞大的东市里转了小半圈同时确定自己身后没人跟踪之后,才悄悄拐入一条僻静的小巷子里。

巷子里头也有几家铺子,兜售各种修道士可能会用到的物品,其中也有不少灵药材料,但王宗景并没有进去查找的意思,而是径直走到小巷子尽头,那里是一处门庭冷落的小酒馆模样,门上挂了一道布帘,写着“香酒居”三个字。

  • 小凡超帅:

    当西门英睿玉王宗景感到这里时,已经是过了半个时辰左右,两人对望了一眼,微微点头,王宗景抢先道:“我去东市。”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

    回复
    • 蒲一民:

      木兰啊。。

      回复
    • 泡泡丶:

      旦辞爷娘去 暮宿黄河边

      回复
        • 大黄活了多少岁:

          三层回复

          回复
      • 匿名:

        你七年级吗

        回复
    • 亓官小海:

      好有意思的样子。。。

      回复
    • 逗逗:

      都我呢

      回复
  • 。:

    回复
    • 。:

      回复
      • 。:

        。。。。。。。。。。。。,,,,,,,,

        回复
        • 。:

          不玩了

          回复
          • 。。:

  • 剑姬:

    有意思吗?

    回复
  • 倾听~花开雨落:

    木兰诗,早学了

    回复
  • 吾皇:

    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

    回复
  • xiamengke:

    旦辞黄河去,暮宿黑山头

    回复
  • 你妈:

    666

    回复
  • 汪训名:

    是不是要变强都得先成魔

    回复
  • 马明骏:

    我看是

    回复
  • 张平凡:

    ???????????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