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一百零二章 允诺

2013年7月12日 更新

王宗景看着巴乐默然无语,微微摇了摇头,旁边的徐梦红与西门英睿也都是皱了皱眉头,只有敖奎嗤笑一声,却是带了些恶意,在门口那边大声道:“你知道你的仇人有多少吗?你知道昨天晚上去巴家的人又有多少吗?你现在走出去在凉州城大街上随便点十个人,至少有五个家伙都可能是你的仇人你又知道不?哈哈哈哈……帮你杀仇人,我们杀得过来吗?”

这一次,徐梦红与西门英睿并没有阻止敖奎的话,就连王宗景也是在沉默了片刻后,对巴乐轻声道:“他虽然说得难听,但话里的意思并没有错,这件事,我们做不到。”

巴乐腮帮子鼓了一下,看起来似乎是咬了咬牙,随后他再一次抬眼看着王宗景,道:“不,我只要你们帮我杀一个人,我就将那东西给你们。”

“嗯?。此言一出,徐梦红等人都是动容,彼此对望一眼,随后缓缓靠了过来。

王宗景向徐梦红看了一眼,徐梦红微微点头.王宗景会意,转头看向巴乐,道:

“是谁?”

“宏明。”

“宏明?”王宗景怔了一下,一时竟没想到此人是谁,虽然听在耳中隐隐有些耳熟,忍不住转头向徐梦红等三人看去,不过片刻之后,西门英睿已经解开了这个谜底,虽然他脸上神情看着也有那么几分古怪之色,淡淡道:

“宏明道人,两仪观的观主?”

巴乐没有说话,只是重重点了点头,王宗景等人随即也想了起来,凉州之地两仪观这个门派的掌门观主,好像还的确就是叫宏明。只不过凉州本土之上本来就有无数小门小派,而两仪观恰巧也正是其中之一,虽然小有名气,但这名气也是一般,名声也算不上好。宏明道人贵为一派掌门,差不多也就是让人听过就忘的角色,平日里并不如何引人注目。

所以刚才听到这名字时,王宗景还真就没有立刻反应过来,直到西门英睿道出是那人后,这才恍然大悟。只是随后,他的脸上也浮现出一丝古怪的神色来,和其他三人一起看着巴乐。倒不是说那宏明道人如何神通广大道行奇高,以至于远远超出他们的能力范围让他们根本无法完成这个条件,相反,两仪观虽然小有名气但实际上名气相当有限,徐梦红等四人一听说是要杀此人可谓是毫无压力。

只是此时此刻,四人的心头都浮起一丝古怪的念头,其他三人还好,不过是心中沉吟罢了,那敖奎却是个急性子,愕然之后,却是忍不住直接向巴乐问道:

“我说……该不会是你仇人太多没法找了,就抓住你昨晚见到的两仪观人不放吧?”

男孩沉默了片刻,开口说道:“我确实不知道其他的仇人是谁,也许就像你们说的,昨晚去巴家的仇人太多太多了,我根本报不了这个仇。可是我至少还知道一个人,我爹曾亲自带我去见他的,就因为他们道观世代受我们巴家香火,所以也极信重他,甚至还亲自拜托他让他照顾我,还说日后若找到盘古大殿的线索,便要请他一同去探索宝藏……这些话,都是我在一旁玩耍时,亲耳听到的。”巴乐闭上眼睛停了一会儿,又惨然一笑,低声道,“然后呢,昨天晚上,我看到他的三个徒弟在我面前,杀死了我的爹娘。”

徐梦红等四人都沉默了下去,没有再说什么,哪怕是一开始脸上还带着几分不耐几分恶意的敖奎,也皱了皱眉后收起了笑意。王宗景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站起身走到徐梦红的身旁,徐梦红打了个手势,四个人一起走到土地庙的大门口边,压低了声音商议起来。巴乐向他们看了一眼,随即收回目光,有些疲倦地喘了一口气,似乎与这些人如此说话对他来说仍然还是压力过于沉重的一件事。休息了一会儿后,他目光落到自己的身前,然后轻轻伸出手又拿过一个包子,放到嘴里慢慢地咬了一口。

时间在这个时候,似乎过得特别慢,漫长到巴乐差一点失去了耐心。不过幸好,在他已经有些动摇的时候,那四个人好像得出了一个结论,从刚才开始一直和他说话并给他买来包子的那个小王,重新走了回来,在他身边蹲下。

“看到那个大个子了吗?”不知为什么,王宗景对巴乐说的第一句话竟是这样的。 巴乐有些迷惑,但还是点了点头,同时下意识地向门那边看了一眼,只见敖奎挺起胸膛,正一副凶神恶煞般的表情看了过来,满面狰狞,手中也不知何时多了一根巨大的黑色狼牙棒,便如小山一般在空中划过,“呜”的一声重重落在地上,登时似乎让这座破旧的土地庙都震动了一下。

王宗景淡淡地道:“如果在秘卷碎片的事上你骗了我们,他就会用那根狼牙棒,一下一下把你的四肢骨头,全部碾碎,你知道吗?”

巴乐的脸色立刻苍白起来,但他仍是咬着牙,道:“知道了。”

宗景点了点头,道:“好,这事我们干了,事成之后,你立刻就告诉我们秘卷下落。”

巴乐身子一颤,似乎没想到王宗景等人居然答应得如此干脆,反而有些不太敢相信,愕然道:“你是说……那、那宏明道人……”

王宗景笑了笑,重新站起身,神色之中没有丝毫异样只是看着他,眼神中微光闪过,静静地道:

“那……就算是他倒霉吧。”

两仪观是一处道观,观内的弟子几乎全是道士,从法统上来说,勉强算是天下第一大派青云门的远亲,当然了,这关系青云门是决然不认的,倒是两仪观的人在外行走江湖的时候,偶尔酒酣耳热时会拿出来吹吹牛,诸如“五千年前是一家”“俺们观里供奉的神像可是和玉清殿上是一样的”云云。

以神仙为远古祖先,追溯渊源的话,那自然是天下一统,谁也逃不掉的。不过话虽如此,这种牛皮两仪观的道士也只敢偶尔吹吹,真要放到台面上来讲,那自然是万万不敢的。否则,当今青云门掌教萧真人,可不是好惹的。

两仪观传承的年月也不算久,甚至不到百年,门派的规模也是一般,里头的道士虽然有些修行道行,但凉州之地上从未听说过两仪观何时出过什么大神通的修士来,反倒是这些身披道袍的家伙不时会传出些作奸犯科的恶劣行径,这才是他们小有名气的根源所在。

是以对付两仪观这种门派,哪怕是需要去对付一派之主宏明道人,徐梦红王宗景、西门英睿以及敖奎四个人,却是根本没有丝毫的顾忌,虽然真要说起来,他们所在的阴魔宗现在看起来,其实比两仪观貌似还要差一些,人家好歹也有个山门道观几十年了,你阴魔宗却是不久之前刚刚从别人手里抢了一块地盘过来……但是阴魔宗内里乃是魔教血统出身的分支,又有秦无炎、金瓶儿这等昔日跻身魔教三公子之列的奇才高人暗中镇守,却哪里又会是两仪观这种偏门小派所能比拟的?

当下主意既定,徐梦红又恢复了平日精明能干的模样,三言两语便将众人分配了出去。两仪观虽不成气候,但终究也是一个门派,他们四人也不能就这样大摇大摆杀上门去,毕竟众人的道行也还没到如此逆天强悍的程度,轻而易便能灭去一个门派了。

再者,昨夜那一场动乱灭门,两仪观的人现身巴家,他们也不知晓会不会还有两仪观的人仍然停在城中,甚至是宏明道人本身就在此处。若不将消息打探清楚了,糊里糊涂去了两仪观所在山门,结果扑了一个空,人家还在凉州城里。不是大大乌龙?

这种打探消息的事,徐梦红、西门英睿与王宗景部尽可做得,只有敖奎平日大大咧咧的,徐梦红不太放心。加上正好如今巴乐在手上,乃是极要紧的一个人质,杀掉宏明道人后还需要从他口中得知秘卷碎片的下落,是以徐梦红便特意将敖奎留在这土地庙里,叮嘱他在另外三人出去打探消息的时候好生看着巴乐,不要出什么意外。

敖奎满不在乎地摆摆手,遒:“这小鬼才八九岁大,又没什么道行在身,难道还能飞上天去?”

道理,看起来还真就是这个道理,徐梦红等三人想了好几遍,确实也想不到有什么理由会让这小鬼从敖奎的手上逃掉,加上土地庙这里素日平静,并无人来,当下也都放了心,再叮嘱几句后,便纷纷离开了这里,往凉州城里行去。

离了那上地庙走到外头,西门英睿先行走了,王宗景正想也走,忽然只听背后除梦红叫了他一句:

“小王。”

王宗景身子一顿,停下了脚步,心里忽然又想到早上那有些尴尬的一幕,顿时心中有些忐忑,又不知怎么突然觉得有些歉意,正想搜刮些言辞对红姐表示一番歉意的时候,却只听徐梦红站在他的身边,语气平淡地道:

“早上的事,你忘了吧。”

王宗景怔住了,抬眼看她,却只见这红衣女子再不多言,只是沉默地走去,没多久便消失在街道上的人海之中。

他怔怔望着那个方向,心中没来由地有些失落,却也有些庆幸的感觉,暗中松了口气,正想回头的时候,忽然在周围一片人声嘈杂里,猛地又听到一声很久以前有些熟悉的狗吠声。

“汪!”

他猛地转身,但随即还是失望,街道上仍是满满陌生的人影面孔,更远处街角似乎还有一只野狗百无聊赖地跑过,像是在找什么吃的。

王宗景盯着那野狗看了好一会儿,忽然苦笑一声,随后轻轻甩了甩头,像是要把自己心底某个不切实际的美梦丢开,然后迈开大步,却是直向凉州城的东市走去。

人海如潮,拥挤汹涌,在王宗景的身影消失于远处后,又过了一会儿.忽然从大街上某个角落跳出了一只奇大的大黄狗来,站在街头摆动狗头东张西望一阵,然后对着某个方向又是“汪汪”地吠叫了两声。 路上行人纷纷避让这只看着有些可怕的大狗,有人也向那方向瞄了一眼,不过很快就移开了目光,那不过是个通往墙角偏僻所在的小径,弯弯曲曲路挺长,但里面什么都没有。
除了一座年久失修、早已废弃的土地庙。

  • 哭苦:

    沒有張小凡

    回复
  • 不好:

    不好

    回复
  • 0.0:

    好无聊 好无聊

    回复
  • い飞跃海浪ッ:

    没有张小凡一家子的段落直接跳过,无聊死了,一点乐趣都没有

    回复
  • 我爱肉骨头:

    该我出场啦

    回复
  • mmmmmmmmmm:

    没有意思

    回复
  • 王红春:

    好了,好了。比起那笫一部是少了些什么。但比起那些量产只他妈的只是自娱自乐,让人一看就浑身起鸡皮各答的好了不知道多少倍,那就是实力,只是第=沒有符合你的心意而己。那些玄幻中要么就奔出黑魔法,要么他妈就出现英美式的语言让人看着就不舒服。

    回复
  • 金陵春:

    又是汪汪汪

    回复
  • bh:

    看这些评论看得想吐,是有多幼稚?写个第二部还不允许换主角了?起码的留白和余韵都不懂?非要死揪着几个人翻来覆去,把他们的面相穷尽,还在那里爱恨情仇?是有多幼稚?那金庸写射雕三部曲是不是就要以郭靖为核心写完所有?sb

    回复
    • 你是真心的垃圾啊。唉。为你发愁啊。:

      你是真心的垃圾啊。唉。为你发愁。

      回复
  • 槑月:

    你们啊~大黄出来了看不见?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