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一百零三章 男孩

2013年7月13日 更新

“你这几日到我这里的次数太多了。”香酒居的老掌柜有些无奈地看着坐在靠墙那边桌上的王宗景,这样说道。

王宗景没理会他的抱怨,看了一眼窗外空空如也的巷道后,道:“你昨晚没有去巴家?”

老掌柜摇了摇头,道:“没去。”

王宗景有些不太相信地看了他一眼,老掌柜哼了一声,道:“我自己那张碎片都给你了,还去巴家那里凑什么热闹,难道拼命再抢一块来给你?”

王宗景默然片刻,道:“昨晚巴家灭门,死得很惨。”

老掌柜皱了皱眉,顿了一下,随后轻轻叹了口气,道: “算他们倒霉吧。”

“倒霉?”微微扯动了一下,随后看了他一眼,道,“巴家灭门差不多都是因为那条传言说他们得到了一块秘卷碎片,但这传言是谁传播出来的,你可知晓?为什么这么多世家门派,偏偏就挑了他们一家?”

老掌柜拿过一盎劣酒,放在王宗景的面前,淡淡道:“这凉州城里有多少人,便有多少传言,怎么可能每一条都找得出根源?”

王宗景皱着眉头看了一眼面前的酒壶,道:“我不喝这酒。”说着又沉默了一下之后,轻声道:“昨晚在巴家那里,可有人得到什么了?”

老掌柜还是摇头,道:“昨晚太乱,时间也太短,什么消息都没有,而且就算有人有所收获,如今最聪明的手段也是默不作声。”

王宗景缓缓点头,心想换成是他自己只怕也是如此,同时心中浮起那巴家唯一逃生的血脉巴乐的模样,正想着是否也跟老掌柜提一下的时候,话到嘴边忽然又缩了回去,鬼使神差般地换成了:“家里那边,好像也来人了。”

老掌柜看了他一眼-却只见王宗景脸色淡淡,似乎并没有其他的异样神情表露出来,沉吟片刻后,道:“是啊,听说来的人还不少。”

王宗景眉头一挑,道:“还不少?”片刻后又低声道,“昨日我在城里,只看到了管皋与风恒二人。”

老掌柜点了点头,道:“他们二人是当年那一批青云试中最出色的两个人,修炼最快道行最高,所以也最早下山行走,到这凉州之地来,只怕是他们自己的抉择。”说着,他似乎有意无意又瞄了王宗景一眼,道,“算起来距离当初那次青云试已经五年了,那一批弟子里,可是着实出了不少人才英杰,如今应当都到了下山行走的时候。”

王宗景目光转动,望向窗外,那个安静的小院里,小池平静白杨挺拔,鸡鸭嬉闹找食,一派安宁气象。他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又坐了片刻后,一声不吭地站起,走了出去,离开了香酒居

破旧的土地庙里,巴乐沉默地坐在一个墙角,目光带了些散漫,漫无目的地看着周围,偶尔会盯着某个地方看上很久很久。在庙的门口处,被留下来看守这个少年的敖奎则是有些不耐烦地坐着,脚边那个黑色巨大的狼牙棒被他特地拿了出来,威武无比地放在那儿,不时用带了几分凶狠的眼光瞪上巴乐几眼,像是在恐吓他不许逃跑。

只是这样的动作开始几次似乎还让巴乐有些害怕,后来也不知是不是巴乐渐渐习惯又或是想起了另一些伤心事,脸上掠过一丝哀恸之色后便麻木了起来,对敖奎的戏弄恐吓便没有再多的反应,这让敖奎觉得有些无趣,便再也懒得看他了。

他背靠门框,大马金刀地坐着,阳光从庙门外的白杨树上落下,洒落到他的身上,暖洋洋的,很是舒服,让他恨不得倒地再睡一会儿,不过敖奎毕竟也是跟随徐梦红走了好多年江湖的人,虽然性子直了些,但绝对不是那种毫无脑筋的无知莽夫,甩甩头之后,便将这个诱惑丢出了脑外。

不知怎么,他心里总是觉得对巴乐这个男孩有些看不顺眼,哪怕明知道巴乐的身世已然极凄惨,但他仍很想欺负他、恐吓他,当看到巴乐惊惧害怕时候,摸样,敖奎便会觉得从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满足感。

虽然,连他自己也不明白这样奇怪的心情是为了什么。

但是他确实知道自己还是不舒服,最好还是再去戏弄一下这小鬼,从而让自己高兴一下算了。反正只要不杀了他不伤到他,便是徐梦红等人回来之后,也不会把自己怎样的。

想到这里,敖奎一个挺身站了起来,看去就像是一座巨灵宝塔般,气势不凡,当他转过身来的时候,那巨大的身影甚至从门口盖住了一半庙里的地方。这动静是如此地大,把正在出神的巴乐都吓了一跳,回过神来,看着敖奎脸忽然浮现出几分狞笑之意,脸上顿时现出了几分害怕。

敖奎顿时心中一阵满足,恍惚中却记起许多年前,自己不过是凉州某地一个奴才家出身的小孩时,被那些主人家的少爷围在一起狠狠鞭打,他叫苦连天声音凄厉,但周围那些衣着光鲜的小孩却都哈哈大笑地围着他,打下的鞭子越来越痛。

他身子震了一下,从回忆里惊醒过来,脸上狰狞之意更甚,一步踏出,向巴乐走了过来。 巴乐下意识地感觉到这个可怕的大个子不怀好意,身子向后缩了缩,然而这土地庙里他根本无处可逃,只能拼命躲在角落不停发抖,面无人色。

敖奎忍不住笑了出来,他哈哈大笑,笑得满心畅快,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汪汪!”

忽然,在他的笑声之中,从某个地方传来几声狗吠的声音,敖奎身子一震,笑声顿止,庞大的身躯以难以想象的轻敏一下子掠至土地庙的门边,一手抓起地上巨大的黑色狼牙棒,一手则探出庙门,向外看去。

过去数日里,这里可是从来没有任何野狗的踪迹。

庙门之外是一小块空地,稍远处便是通往外头街道的那条弯曲小径,只是他目光所及处,一片空空荡荡,没有一个人影,当然,狗影也是没有的。“难道是听错了……”敖奎皱起眉头,脸上掠过一丝狐疑之色,但很快他便否定了这个猜测,平日里他可没有什么幻听的毛病,刚才那一声狗叫他听得清清楚楚,不可能是听错了。庙门之外的情形似乎有些怪异,但行走江湖的经验告诉他,这种时候多半是有些问题的。

他的脸色阴沉下来,手上抓的狼牙棒又更握紧了些,缓缓向门外走了几步。周围一片寂静,除了旁边两棵高大的白杨树被风吹过,缓缓有些摇动的枝叶轻轻响着。

忽地,敖奎若有所觉,目光向前看去,只见那小径拐角处,忽然黄影一闪,片刻之后,却是慢慢走出了一只黄毛大狗。这狗身躯极高极大,足足比寻常犬只大了三倍,差不多都到了成人胸口这般高,当真是敖奎平生见过的最大的狗。

敖奎脸色微变,盯着这只大狗看了一会儿,那只大黄狗显然也很快发现了这边有个大个子不怀好意地看着自己,似乎也没有畏惧之意,反而歪过脑袋,目光炯炯地也盯着敖奎看了一眼。

敖奎心念转动,这狗如此巨大,绝非凡物,多半便是哪一处修道士家中圈养的妖兽怪物,那么在它身后,只怕便多半有人在了。想到这里,他冷笑一声,握紧狼牙棒,却是慢慢向前走了过去,一只土狗不过是身躯长大了些,他又怎会害怕?

只是他这里缓缓向前走着,却没发现在自己的头顶之上,那棵挺拔的白杨树枝头叶片后,忽然探出了一个脑袋,却是一只灰毛猴子不知何时爬到了树上,伸手挠挠脑袋,目光向自己身下那个兀自浑然不知的大个子看了一眼,随后目光徽动,却是落在了敖奎手边那个巨大的黑色狼牙棒上。

巴乐缩在角落里,在看到敖奎忽然转身走出门去后,这才松了一口气,但心底仍是怦怦急跳,刚才那一丝恐惧仍然没有完全褪去。在昨夜之前,他不过是自小生长于父母爱护呵护中的一个幸福但天真的孩子,何曾真正体会过人间冰冷严酷的风霜,然而只在一夜之间,他的世界便像是完全颠倒过来了。

他只能咬着牙,用尽自己全力去学,但至少眼下,他仍然没有太多长进。

敖奎走出土地庙后,这里便陷入了一片沉静,巴乐等了一会儿,却并没有等到敖奎的回来,忍不住心头便是一跳,难道是家里还有人侥幸活下来,过来救自己了?

然而不过片刻之后,就算是他年纪不大,却也知道这不过是一个虚幻的空想而已。

他缩紧了身子,脑海中浮起这四个人的面孔,发现自己最害怕的无疑是敖奎这个大个子,而最喜欢或者说是相对有些安全感感到温和的人,便是那个叫小王的年轻人了。

他忽然很盼着王宗景早些回来。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只听庙门之外响起了一声“砰”的声音,似乎有什么重物倒地,而当他还在惊疑不定的时候,只听“汪汪汪汪”几声狗叫夹杂着“吱吱吱吱”另一种奇怪声音里,忽然一个身影从外头跳着跑了进来,圆头圆脑短头发,身背一个蓝布袋,看着居然是个和巴乐差不多大的男孩,脸上笑嘻嘻地转头看了一圈,随后就看到了巴乐,顿时像是吃了一惊,“咦”了一声,愕然道:

“你是谁,怎么在这儿呢?”

  • 无名 悍将:

    无语了!

    回复
  • 萧鼎:

    小鼎出场了

    回复
  • 小龙:

    小凡到什么境界了

    回复
  • 诛仙:

    我特么的觉得大黄小灰戏份比小凡还多!!!

    回复
    • LOVE:

      我也觉得

      回复
  • 雨戏:

    ……

    回复
  • 188*****813:

    圆头圆脑短头发,身背一个蓝布袋 哈哈哈,真6

    回复
  • 最美钟祥:

    都铺陈100章了,觉得唯一一次小高潮便是青云试那一次,为之激动下,张小凡展示实力,诛仙一让我激动了三次啊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