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集 第八章 黑石洞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场中,众人皱起眉头,见那个妖媚女子在重围之下,拿出这一件古怪法宝,多半都想到是要做困兽之斗,当下各自凝神戒备。惟有石头大喝一声,破煞法杖迎空飞舞,冲上前去。

张小凡在后面还来不及叫上一声“小心”,只见三尾妖狐细长柔媚的眼睛向着石头那冲过来的巨大身躯望了一眼,双手各拉住玉环旁边的一条红穗,缓缓举起,摆到面前。

那个玉环轻轻转动着,似乎还倒影着她的容颜。

月光轻冷,照在了玄火鉴的上边,不知怎么,那镂刻着的古老火焰图腾,此刻却仿佛复活一般,栩栩如生,就像是真的燃烧起来似的。

石头腾空而起,破煞法杖轰然破空而至,口中大喝道:“妖孽,受死!”

就在那一刻,玄火鉴的中心,那个火焰图腾的所在,忽然从原来的暗红颜色,一瞬间就转化为鲜艳的、几乎带些透明的赤红颜色,就像是一转眼间,那个火焰图腾已被九天神火焚烧至炽热。

而那个火焰图腾,更已是化作熊熊燃烧的烈火。

以那妖媚女子为中心,一团无形炽热之气,“呼”地一声向四周迅猛冲出,除了她脚下所站立的几尺地方,周围三丈之内的所有草木,竟都在一瞬间尽皆焦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没有一点火星,并未着火。

张小凡与碧瑶相顾失色,万不曾想到在这三尾妖狐手中居然还有这等威力绝伦的法宝。人在半空向三尾妖狐扑去的石头也把这场景看在眼中,虽然也惊讶于这法宝的威势,但竟是丝毫没有惧色,右手凌空一抓,将那大放金光的狼牙巨棒抓在手中,迎风更长,在空中“呜”地发出一声尖啸,盘旋了一个圆圈,生生往那三尾妖狐当头打下。

棒身还在半空,地面上已然是沙飞石走,三尾妖狐看去弱不经风的身子仿佛都要被这强风给吹走一般的感觉。但只见她冷然而笑,双手手指勾住红色丝穗,身子微斜,对准了扑来的石头。

那燃烧的玄火鉴,倒映在她柔媚的眼眸中,像是两堆愤怒的火焰。

“轰”!

巨响声中,从那玄火鉴中心的火焰图腾处,猛然喷射出一道火龙,张牙舞爪,声势惊天,浑身上下燃烧着熊熊火焰,竟把大半个林子照得亮如白昼。

石头大吃一惊,只见那火龙迅速变大,刚从玄火鉴上出来时还是一道火焰,但到了自己前方光是那龙头竟已是有两人一般大,尤其是那炽热之气,迎面扑来,几让人怀疑自己身处洪炉之内。

从下方张小凡处看去,只见石头在那巨大火龙的冲击下,还未交手,两鬓的黑发前端竟已变作了枯黄,可想而知,石头他面对的究竟是怎样的情景。

但看石头却是凛然不惧,虽惊不乱,破煞法杖在他法力催持之下,金光更盛,向着那冲过来的龙头当头打下。

火龙在半空中咆哮一声,一双巨大龙目中真真切切地喷出了两道怒的火焰,轰然张开炽热燃烧的大嘴,一口咬住了打下来的巨大狼牙棒。

金色与赤红颜色混杂的光晕以它们交接处为中心,迅速地扩展开来,同时伴之的是轰隆雷鸣。石头只觉得片刻间自己手中的破煞法杖竟已是烫的几乎拿捏不住。大惊之下,奋起神力,硬生生从龙嘴里抽出了破煞法杖。

只见火龙飞舞在天,嘶吼不停,霍地一张大口,赫然喷出一股粗大火柱,直冲向石头。

石头大吼一声,双手握住法诀,破煞法杖横立身前,金芒闪闪,腾起一道光墙,把那道火柱挡了下来,但他的身子,却是不由自主地被那巨大之力直向后推去。

张小凡眼看石头落于下风,正在危险之中,连忙出手,烧火棍无声而起,从一旁射向火龙。不料火龙似有灵性,居然不看而知,转过头来,巨目一瞪,龙口一张,轰隆隆又是一道粗大火柱冲了过来。

张小凡猝不及防,眼看着那火焰如山,排山倒海一般冲了过来,避无可避,只得咬紧牙关,催持法力,烧火棍泛起青光,迎上前去,抵住了那道火柱。

便在这时,却见三尾妖狐长笑一声,腾空而起,手中的玄火鉴奕奕生光,直向二人冲来。张小凡与石头正与那火龙相持之中,见状都是大惊,连站在三尾妖狐背后的碧瑶也是吃惊不小,急迫之下,一声清叱,碧瑶飞身而起,右手如玉一般的手指曲伸,伤心花化作无数花瓣,满天飞舞,直向三尾妖狐背后袭去。

而在不为人所见的地方,碧瑶的左手,却悄悄放在了腰间,把那个小小的金铃,抓在了手间。

三尾妖狐似是知道伤心花的厉害,不敢硬接,闪身躲了过去,碧瑶也不追赶,闪身到了张小凡处,凌空站在他的旁边。

张小凡抬头看了她一眼,碧瑶眼波流转,却正好也向他看了过来。

张小凡不知为何,立刻又转过了头。

火龙依然在半空中扬威耀武,但三尾妖狐却在碧瑶冲过去之后,没有半分的犹豫,伸手一招,玄火鉴飞回到她的手里,整个人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树林里的黑暗深处。

张小凡等三人不由得都怔住了一下。

※※※

远处,周一仙长出了一口气,道:“还好,还好,看来这三尾妖狐还是道行不够,不能发挥玄火鉴的威力,只能吓唬一下这几个年轻人。不然若是以玄火鉴的威力,这几个人就危险了。”

小环在一旁不服气地道:“你怎么知道是她道行不够了?我看她以一敌三,还不落下风嘛。”

周一仙瞪了她一眼,道:“你懂什么,玄火鉴乃上古神物,威力绝伦,传说最厉害的时候,能够唤出八荒火龙,焚尽世间万物。那还不得把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给烧的连灰都不剩了。”

小环哼了一声,不去理他,转头向场中看去,忽然眉头皱起,道:“爷爷,你看他们好象又追了过去。”

周一仙吃了一惊,连忙看去,果然见张小凡等人似乎商量了几句,便转身往黑暗深处,也就是刚才三尾妖狐消失的地方追去,其中石头先行,张小凡走了两步,却发觉碧瑶没动身子,便转过身来,面对碧瑶,似乎想说什么,但不知为何,欲言又止,一张脸上涨的有些发红。

倒是碧瑶却是一下子微微笑了出来,口里仿佛低声嗔了一句,当先去了,张小凡怔了一下,摇了摇头,也跟了上去。

周一仙呆了一下,跺脚道:“这些少年人,真是不知死活,那三尾妖狐有玄火鉴在手,怎么还敢追下去?”

小环在旁边咬了一口冰糖葫芦(从一开始她就没把这东西丢掉过),不动声色地道:“你老人家不是说过了么,三尾妖狐道行不够,不能发挥玄火鉴的真正威力。既然如此,她有玄火鉴不是等于没有,那这些少年人有什么好怕的?”

周一仙哑然,仿佛被噎着了一般,半晌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儿,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急忙道:“快,我们也走啊!”

小环反被他吓了一跳,道:“走?去哪里?”

周一仙大步往前,道:“自然是去除妖了。”

小环冷笑着跟了上来,道:“往日里碰上了那么多的大妖小妖不大不小妖,怎么只见你跑,不见你冲上去除过?”

周一仙老脸一红,道:“我们行走江湖的,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自知之明嘛……咦?”

他话说了一半,忽然停下了脚步,目光被另一件事物给吸引了过去。小环在他身后,顺着他眼光望着,却见周一仙看着的却是从一开始就安静地停在那里、一点动静也没有的东西——古井。

此刻,张小凡等人都已经消失在了黑暗中,刚才仿佛还有无数的妖物们现在也完全不见踪影。树林里只剩下周一仙与小环两人,月光清冷,寂寂照在那口古井之上,映着那青苔、古痕,透着几分沧桑与凄凉。

周一仙深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过去。小环跟在他的身后,不由得也有些紧张,道:“爷爷,你想干什么?”

周一仙皱起眉头,道:“我倒要看一看,这井里到底有什么古怪,为什么三尾妖狐一直追问那个少年看到了什么东西?”

小环在离那古井还有三步的地方停下了脚步,心下有些发毛,只觉得周围寂静黑暗,但在黑暗中仿佛有风吹过,不知道在暗处有多少只眼睛正窥视着自己。

周一仙走到那古井边,抬头向四周望了望,见无异样,便要向下看去。小环在后边突然有些紧张,叫道:“爷爷,小心。”

周一仙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道:“没事。”说罢,他向下,向那井里,望了下去。

小环紧盯着他的脸色,忽然望见周一仙原本有些紧张而肃穆的脸庞上,出现了一丝惊讶的表情,然后在转眼间变做欢喜,却又转化为疑惑,抬头深思。

小环走上前来,低声道:“爷爷,你看见了什么?”

周一仙皱眉道:“我看见了像山一般多的黄金。”

小环:“……”

周一仙自言自语道:“这井水中倒影出来的,竟不是人的影子,奇怪啊……”

“啊!”忽地,身边小环传来一声轻呼,周一仙吃了一惊,连忙向她看去,却见小环不知什么时候,居然也趴在井边向下望去,此刻正抬起头来。

周一仙呆了一下,道:“你看见了什么?”

小环耸了耸肩膀,道:“像山一般多的冰糖葫芦。”

周一仙跌倒在地。

稍后,他们二人向着那树林深处走去的时候,周一仙悄声对小环道:“我想来想去,这口古井只怕就是古老传说中的‘满月之井’,就是在满月时分,人若望下,便会看见自己最心爱的人或事物。只不过,我还是想不明白,三尾妖狐为什么一直追问那个少年从这井里看到了什么?不过现在,我倒还真的很想知道,那个少年到底看到了什么了……”

※※※

这片树林,从外边看去似乎不大,但张小凡等人处身于其中,在茫茫夜色里,却有种漫无边际的错觉。三人各自御起法宝,穿行于黑暗之中,紧紧追踪着前方一道白光,那是三尾妖狐逃逸时的痕迹。

不料那道白光只在众人眼前晃了几晃,忽地就凭空消失了。张小凡等人驾御法宝,转眼间就来到了白光消失的地方,只见这里古木森森,林中空地之上,却有一个小丘,而在小丘的一侧,便赫然是一个洞口,洞口旁边的岩石,尽数为黑色。

不用说,这里就是黑石洞了。

三人在这洞口停住了脚步,对望一眼,向那黑石洞里看去,只觉得洞口虽然不大,但里面漆黑一片,看去给人一种深不见底的感觉。一阵阵的阴风冷冷吹出,拂过身上,仿佛有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碧瑶皱眉,道:“这洞里危险难测,而且刚才那妖狐手中法宝威力极大,我们还是不要冒险进去了罢。”

张小凡看了她一眼,还未说话,石头却已经在旁边大声道:“张兄弟,除妖务尽,我们今日放弃容易,日后这妖狐复出,只怕为祸更烈。”

张小凡立刻点头,道:“石大哥说的有理,我们这就进去吧。”

碧瑶脸色一变,正要发火,却见张小凡转过头来,脸色诚恳,压低了声音,道:“里面是真的危险,我和石大哥是正道门下,义不容辞。你、你,”他顿了一下,转过头去,但声音还是传了过来,“你自己安全要紧,不要轻身犯难了。”

碧瑶虽看不到张小凡的脸色,却听得出他语气里有几分真心关怀,心头莫名一甜,但口里却冷冷道:“我想进就进,你管得着么?”

张小凡怔了一下,一时说不出话来。

石头在旁边看着他二人神情古怪,摇了摇头,道:“张兄弟,我们进去吧,”

张小凡应了一声,忍不住又看了碧瑶一眼,只见碧瑶哼了一声,身形一动,却是抢在他二人前面,进了那漆黑不见五指的黑石洞。张小凡吓了一跳,连忙跟了上去,耳边听着风声呼啸,想是石头也跟在了自己的背后。

黑暗之中,碧瑶手边的伤心花缓缓亮了起来,柔和的白光照亮了周围五尺左右的地方。张小凡向四周看去,只见周围岩壁上都是漆黑如墨的古怪石头,看去坚如铁石,分外生冷。

这黑石洞与当日空桑山的万蝠古窟差不多,一入洞口,道路便是往下直入地底,而坡度却尤过于万蝠古窟,也不知道到底是那些村民挖出来的,还是天然如此。

三人走了一阵,已然深入地底,但四周全无声息,没有一点活物的样子,不似在万蝠古窟之中,还有那无数可怕的吸血恶蝠。张小凡走着走着,心绪忍不住便飘回了当日初下万蝠古窟的情景,又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自己与碧瑶被困在死灵渊下滴血洞中的那段时日。

便在这时,前头的碧瑶忽地停住脚步,口中发出了一声轻呼。张小凡以为有什么危险,心中一急,连忙冲了上去,站在她的身边,碧瑶怔了一下,转眼看了看他。

眼前已没有去路了。

一道断崖,横在眼前,崖下漆黑一片,但远远看去,在黑暗深处,却仿佛还有几点鬼火一般的东西闪烁不停。张小凡身子一震,恍惚间又以为自己回到了死灵渊前。

不过很显然这个地方比起死灵渊差得太多,光是空间上就小了何止百倍。张小凡皱了皱眉,回头向石头看去。石头此刻也走到了这个断崖边上,看了一眼,沉吟了一下,道:“张兄弟,看来我们只好下去了。”

张小凡点了点头,道:“石大哥,你自己要小心。”

石头面色凝重,道:“你也是。”说罢,法诀一指,金色的破煞法杖祭起,升到面前。他跳了上去,深深吸气,然后缓缓降下。

张小凡转过头,看了碧瑶一眼,但这一次,却没有说什么(估计是刚才被碧瑶呛了回来),随后便御起烧火棍,也跟着下去了。

碧瑶在他身后,忽地微笑出来,笑容里满是欢喜。

金、青、白三色光团,从断崖上缓缓落下,周围仍是那种黑色的岩石。其他的倒没什么,周边上也依然没有什么声音,只是有一个古怪处,越往下降,感觉上周围的温度,却仿佛慢慢升高了。

如此又往下降了一段距离,张小凡凭借着三人法宝的亮光,渐渐看清了周围环境,只见这断崖前边并无去路,而是一整面怪石嶙峋的绝壁。自己三人所处的地方,整个看来,倒像是个放大了千百倍的古井一般,直直向下落去。

忽然,在最下头的石头急道:“小心。”

张小凡与碧瑶吃了一惊,急忙戒备,只见在下方不远处的石壁上,有一个小小的石洞,洞里面有两团小小发亮幽深的眼眸,正望着他们。

石头向他们打了个手势,随后缓缓靠了过去,张小凡与碧瑶都是屏住呼吸,仔细地望着那里。

接近了,不知道有多久不曾有过光亮照在这个黑暗的地方,当石头的破煞法杖的金光照亮了这个小洞的时候,他们一起望见了里面的事物:却是一只巴掌大的老鼠,以这小洞做窝,此刻正瞪大了眼睛,望着这三个不速之客。

石头摇了摇头,退了回来,与背后的张小凡和碧瑶对望一眼,三人苦笑,然后又往下降去。

然而,在接下来的情景,却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

一点、两点、三点……在黑暗中或明或暗的亮光,幽幽暗暗,在他们的前后左右、上下周围,缓缓亮了起来。黑暗中,仿佛也传来了无数低沉的喘息声,又似有在黑暗深处低低的咆哮。

尽管在黑石洞的上方仿佛是不毛之地,没有半点生机,但在这断崖的下方,深入地底不见天日的地方,却不可思议地、意外地有无数生物繁衍于此。

黑暗仿佛在他们的眼前掀去了亘古的面纱,伴随着莫名的心跳,从那个老鼠洞开始,再往下去,石壁上大大小小的石洞就渐渐多了起来,到后来几乎隔了几尺就有一个洞。而在那洞里,更是栖息着各种无奇不有的生物:小到老鼠、蝙蝠,大到一人来高的黑猿、豹子,也不知道它们平日里是怎么捕食的?

这还是他们以往有点印象的动物,但再往下降了一小段距离之后,他们更是目瞪口呆地看到这石壁上居然还有原本生于水中的螃蟹,而这螃蟹还有四只钳子;然后还有模样可爱却叫不出名字的六足狸猫,额头上有‘王’字皮纹却长得像是一头猪的双角怪兽,凡此种种,不可胜数。

无数的眼眸,仿佛汇聚成幽光的海洋,注视着光晕中的三人。

张小凡越看越是吃惊,心中忍不住想到,若是当日在青云山结识的老友曾书书到了此处,以他热爱收养奇珍异物的性子,只怕嘴都要笑的歪了。

  • 弟弟亦非神:

    可怜的碧瑶;爱上了一个没心没肺的傻小子。好文采顶一下。

    回复
  • 曾宪梁:

    ………….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