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集 第九章 火龙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无数双黑暗中的眼睛,此刻都注视着三团光晕中的人。张小凡不知怎么,心中还是有点发毛,往碧瑶和石头处看去,却发觉他们二人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想来他们以前也从未曾经历过如此情景。

尽管如此,但周围的那些无数生物却没有做出什么攻击他们二人的举动,除了几只看去性格暴躁的虎豹咆哮了两声之外,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动静,只是沉默地观望着。

他们继续缓缓地下降,大概又落了四、五丈的距离之后,张小凡忽然发觉,周围那些生物发光的眼睛,数量渐渐减少,但感觉上,似乎倒是每个发光的眼睛的大小,比起刚才看见的,都要大的多了。

他皱了皱眉头,无声无息地往石壁边上靠近了些,果然,凭借着烧火棍发出的光芒,他发现,漆黑石壁上的洞的数目少了许多,但每一个洞的大小却无不是比上边要大了一倍以上,几乎个个洞口都有一人来高。而相应的,在这洞里的生物,也明显彪悍凶恶的多,几乎都是体型颇大,利齿獠牙,面目狰狞,看去让人心里一凉。

其中更有凶恶的,望见张小凡靠近,模样像是山猪却有巨大熊首的一只怪兽,咆哮一声,巨爪挥出,险些就打中了他的身子。

张小凡吃了一惊,连忙驾御法宝,退后了数尺。这时,碧瑶与石头听到声响,都向他这里看来,张小凡轻声道:“这里好象都是比较凶猛的怪兽,我们小心些。”

碧瑶与石头都点了点头,各自凝神戒备。

但除了靠近石壁,会受到那些怪兽的攻击之外,他们三人却也没有受到其他的骚扰。似乎这些怪兽虽然凶猛,却并未有飞空的本领,所以只能呆在山洞之中。张小凡一边小心地控制自己飞行,一边暗想:也不知道这些怪兽不会飞行,在这绝壁之上,却到底是如何捕食的?

如此这般,三人又往下降了数丈。此时从黑石洞断崖往下,他们至少已深入地底近百丈之深,但往下看去,这幽深巨大的黑洞,除了周围那些怪异生物的眼睛发出的亮光,却依然深邃而不可见底。

而与以往认知更不相同的是,在这深渊之下,非但没有觉得寒意,相反,这里的温度却比黑石洞表面之上高了许多,此刻张小凡甚至都感觉自己有些要出汗了。而看周围,却依然是漆黑一片,连一点火星热度的迹象也没有,十分诡异。

石头驾御着他的破煞法杖,在缓缓下降的时候,忽然嘴里咒骂了一声:“格老子的,这只死狐狸,居然找了个这么古怪的地方做窝。”

张小凡倒没什么,但却听见旁边不远处的碧瑶“扑哧”一声,低低笑了出来。笑声清脆悦耳,虽然她压低了声音,但在这静谧的空间里,却仿佛传的很远。

张小凡向她看去,只见在伤心花白色而柔和的光晕中,碧瑶笑颜如花,眉眼间盈盈都是温柔,此刻她仿佛也感觉到了什么,转头向张小凡看来,二人目光相接,张小凡心里一跳,连忙又转过了头去。

再往下的地方,情况却似乎又发生了些许变化,石壁上的洞口依然在慢慢变大,里面的生物的体型也比上边石洞里要更大一些,看去已经要比常人要大了。但在此处,三人却意外地发现了有将近一半的石洞之中,都是空的。而一直以来都比较清新的空气里,此刻仿佛也隐隐传来了淡淡的血腥气息。

三人对望一眼,眼中都有警惕之色,但饶是如此,却并未减慢他们下降的速度。

脚下那无边的黑暗里,仿佛有什么东西,似星光,似火苗,悄悄地亮了一下。

※※※

深渊之上,周一仙与孙女小环好不容易在火把的照明下,提心吊胆地走到了刚才张小凡等人跃下的那个断崖边上。看着这前无去路的断崖,还有脚下深不可测的无底深渊,周一仙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小环毕竟年纪不大,虽然小小年纪已经和爷爷浪迹天涯,但处身在这黑暗寂静的黑石洞中,心里还是不由自主地有些害怕。她探头往断崖下边看了一眼,立刻就把头缩了回来,悄声向周一仙道:“爷爷,你有办法下去么?”

周一仙眼珠转了几转,颓然道:“我们不会道法,又没有准备绳子,这下可就糟了。”

小环却是松了口气,用手拍心口道:“还好,还好。”

周一仙瞪了她一眼,道:“好什么好,底下说不定有金山银山玛瑙翡翠山在等着我们呢,这下可、可、可是吃大亏了!”言下痛惜不已。

小环哼了一声,拿起右手握着的冰糖葫芦,咬了一口,道:“还金山银山呢,我看说不定是尸山骸山骨头山在等着你!好了,既然下不去,我们就快走吧。不然万一碰到一、两个小妖,你这个大名鼎鼎的青云子祖师第十三代传人又要丢尽祖师爷的脸面了。”

周一仙大怒:“胡说,我周一仙何等人,岂会丢祖师爷的……”

话声未落,忽然这寂静山洞之中,来路之上,从黑暗里“唆唆”两声,竟是闪过两道光芒,迅如急电,转眼之间,竟落在了他们二人身前。

周一仙惊喊一声,一拉小环,右手伸到怀里,握住了黄色纸符,就要施法遁走。不料那光芒晃了两晃,现出两个身影出来,来人的动作更是快如鬼魅,还不等周一仙拿出纸符施法,只听“嘶”的一声脆响,周一仙脖子一凉,却是已被一物架在了颈边,登时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心中叫苦不跌。

稍稍定神之后,周一仙发觉对方并未下手取他性命,但颈边之物也未拿开。壮起胆子向那两人看去,却见是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男的面如冠玉,极是英俊,女的亦是面若芙蓉,娇艳无双。

此刻他们二人离周一仙和小环都还有一丈之远,但那男的挥手处,却是有一件状如玉尺、纯正温润的法宝抵在周一仙脖子边上,而那美貌女子也同时遥控着一把青色仙剑,制住了小环。可怜小环吓得面色苍白,右手还紧抓着冰糖葫芦,口里已是大声哭了出来,道:“妖怪哥哥,妖怪姐姐,你们别吃我,我人小肉少,不好吃,要吃你们就吃我爷爷吧。”

周一仙差一点摔倒在地,大怒道:“死丫头,老夫真是白养你这么大了,平日里看不出来,一到生死关头,就要出卖你爷爷不成?”

小环带着哭腔道:“爷爷,你别怪我,你死之后,起码还有我隔三岔五的送你一串冰糖葫芦给你……”

周一仙怒道:“胡说,老夫生平最讨厌就是这甜甜腻腻的东西,要送也送些叫化鸡、清蒸寐鱼什么的!”

小环点头道:“爷爷,我记住了,你就放心去吧。”

周一仙这才松了口气,道:“这还差不多,那我走的也安心些……等等,等等!”他忽然惊醒,须眉倒竖,“死丫头,我放什么心,去哪里去啊?没良心的,我……”

听着周一仙接下来叽里呱啦连绵不绝喋喋不休地说了一大堆痛斥小环的话,而且看他样子不到明天还说不完的样子,那如神仙一般的两个男女都皱起了眉头,对望一眼,同时收回了法宝。

只听那女子道:“师兄,我看他们身上并无妖气,不似妖孽。”

那男子道:“不错。”说着转过头来对着周一仙,大声喝道(非如此不足以打断周一仙的长篇大论):“你们是什么人?”

周一仙愣了一下,立刻换了个心平气和的表情,道:“呵呵,老夫与孙女乃是知道了此处有妖孽横行,特来降妖,为民除害的。”

小环在旁边为之哑然,转眼盯着爷爷,却见周一仙处之泰然,神色如常。

不料那男的上下一打量他们爷孙二人,冷笑一声道:“我看你们道法粗浅,只怕连只普通小妖也不是对手,居然还敢到这凶险之地来,还是趁早回去吧。”

周一仙老脸一红,只得道:“是,是。”说着拉了小环,转身就向外走去。

那着那一老一少消失在黑暗之中后,那男子转头看了看前方的断崖,道:“师妹,看来我们要下去了。”

美貌女子道:“是。这一次真是天助,让我们从那小镇上得知这妖狐余孽居然藏身在这黑石洞中。若果真能除去妖孽,追回玄火鉴,谷主必定大为欢喜呢。”

那男子潇洒一笑,道:“事不宜迟,我们走吧。”

说罢,光芒亮起,这一男一女,如闪电划过,往断崖之下的无底深渊,投身而去。

但在断崖之上,黑暗中,火光一闪,周一仙与小环却又是缓步走了出来,原来他们二人并未去远。

只见周一仙眉头紧皱,沉吟片刻,对小环道:“这两个年轻人资质极佳,道行高深,刚才我看他们袖子边缘都锈着一团火焰图案,只怕是焚香谷门下的弟子。”

小环一惊,道:“焚香谷?”

周一仙点头道:“焚香谷势力极大,在修真界中与青云门、天音寺并列三大正道大派,门下高人极多。近日里听说又出了两个极出色的弟子,也是一男一女,男的叫李洵,女的唤燕虹,从他们二人刚才的法宝来看,多半便是这两人了。”

小环向那断崖下望了一眼,不免有些担心道:“那刚才下去的那三个人……”

周一仙耸了耸肩膀,拉着小环向外走去,嘴里道:“那我们就管不着了,反正今晚这么热闹,我们是占不了什么便宜了,唉,真是可惜。”

小环轻笑一声,也不言语,跟着爷爷向外走去。

只有断崖下依然漆黑一片,李洵与燕虹的身影,也早已消失不见了。

※※※

张小凡处身在黑暗之中,除了周围温度越来越热,还不时有些怪兽的眼睛盯着之外,真的有仿佛再次回到死灵渊的感觉。

周围的那些山洞,越来越是巨大,此刻洞口大都已经大到了一人半甚至两人高左右,里面的怪兽也是越来越是凶猛,体型亦是更加巨大,但空着的山洞,却也是越来越多。而空气里的那股血腥气味,仿佛也越来越是浓烈。

甚至于,他在这下降的过程中,隐隐听到从不知名处传来的轻微咀嚼之声,就像是什么未知巨兽,撕扯吞咽着食物,听来让人毛骨悚然。

便在这众人蹦紧了全身肌肉,几乎可以听见自己心跳的微妙时刻,忽地,从下方黑暗之中,张小凡忽然感觉到一阵剧烈的风从自己脚下吹过。

几乎是出于一种本能,他心随意动,烧火棍在那风声触体的一瞬间,向旁边迅速移开了三尺。

“啪!”

一声巨响,映着微光,黑暗深处仿佛有一条巨大无比的如触手一般的事物,像鞭子一般甩过张小凡的身边,重重打在漆黑的石壁之上。

整个绝壁,仿佛也震动了一下,哗啦啦尘土飞扬,掉落下大大小小的石块。片刻之后,凄厉的叫声忽然从这深渊之中,石壁之上响了起来,狂呼不止。张小凡等人大吃一惊,回头望去,只见那如恶鬼一般的巨大触手竟是冲进了石壁上一个巨大的石洞,搅动抽搐了几下之后,收了出来。

张小凡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觉得腥风扑面而来,一只体型硕大的五目剑齿怪虎,被那巨大触手卷住,硬生生从洞里拖了出来。尽管五目剑齿怪虎张牙舞爪,咆哮不已,但比常人大上一倍的身体与这不可思议的巨大触手相比,竟是渺小的如婴孩一般,无能为力。

那触手一旦捉住了怪虎,立刻就向下方黑暗处迅速缩了回去,转眼间就没于黑暗之中,只留下那怪虎凄厉绝望的吼叫声。

三人都顿住了身形,相顾失色,尤其是碧瑶,脸色更是苍白。

脚下方那黑暗沉沉,深邃不可见底,真不知道还有多少可怖的东西,藏于其中。

过了片刻,石头咳嗽一声,正想开口说话,不料碧瑶眼尖,忽地惊叫:“下面,小心!”

张小凡与石头又是一惊,连忙向下看去,只见在脚下黑暗之中,火光突地一闪,片刻间这周围空间里热度猛然上升,只见那火光迅速变大,伴随着狂风热浪呼啸而来,稍到近处,三人看得真切,立刻都变了脸色,只见一道火龙,昂首狂啸,从那地底深渊,奔腾咆哮,直冲上来。

看那火龙模样,与之前三尾妖狐用玄火鉴召出的火龙相差不多,但不知为何,此刻的火龙在体型大小和威势之上,却已远胜于刚才在地表之上的火龙。

虽然三人心中有这疑问,但此刻自然不是细想的时候,眼看着火龙狰狞,热浪盈天,转眼间就到眼前,竟是锐不可挡,三人慌忙分开,驾御法宝,以避其锋。

三色法宝毫光,俱是大放光芒,保护主人,但这火龙威势实在太大,相形之下,立刻把这些法宝光圈压了下去。张小凡等三人也几乎同时被巨大火浪向后推了出去,片刻之后,“砰砰砰”撞到了石壁之上。

火龙直冲上天,余势惊人。张小凡后背撞上了坚硬的岩壁,更是痛的眼前一黑。不过他还算是幸运的一个,稍稍定神之后,他便看见远处石头巨大的身躯不偏不倚,居然就撞入了一个洞穴之中,而很不幸地,很快的就从那洞穴之中传出猛兽咆哮之声。

张小凡大吃一惊,正欲冲过去帮忙,但只听石头大吼声中,那洞穴里“砰砰”作响,末几,金光一闪即收,一个巨大身躯被掷了出来,却是另一只模样希奇古怪的怪兽,看那样子,便是有气也不多了。

张小凡这才放下心来,心想这人叫做石头倒也不是没有道理,果然比石头还硬!

就在这时,那冲天而起的火龙在上方折了个圈子,狂啸声中,势若狂雷一般又冲了下来。

这一番从高冲低,威势更是惊人,张小凡咬紧牙关,紧握法诀,从半空中生生向旁快速移开一丈,避开那狰狞龙首,右手一指,烧火棍破空射去,直取龙颈。

那火龙龙吟一声,喷射着火焰的龙目流转,巨大的左前龙爪一抬,却是抵住了烧火棍的青光,张小凡脸色一白,只觉得前方热浪如焚,滚滚而来,当下惟有咬牙苦苦支撑。

此刻只听娇叱一声,被火龙照亮的深渊之上,水绿身影闪过,碧瑶绿裳飘飘,盈然飘下,伤心花白光大盛,漫天飞舞,花雨凄厉,向着火龙巨首当头罩下。

“吼……”狂焰之中,火龙又是一声龙吟,右爪一抓,登时满天白色花雨都被它抵退三尺。但张小凡与碧瑶二人合力,法力汹涌,立刻就把火龙向下压低了一丈,正好撞到了刚从洞穴中冲出来的石头。

石头定睛一看,只见张小凡与碧瑶二人都在与那巨大火龙全力抗衡,周身都被火焰包围,虽然有各自法宝护身,但二人的脸庞却都已经是被映的通红。

石头圆睁双眼,纵身跳起,人在半空之中,却化作盘膝坐姿,双手托起破煞法杖,片刻间金光大放,整根狼牙棒透出金光,几欲透明,显然被法力全力催持,而石头本人更是法像庄严,远远看去,几如佛门高僧一般。

但见他猛然睁目,如灭魔金刚,威势逼人,身在半空化作疾电金光,在空中划过,轰隆巨响声中,整根破煞法杖生生插入了坚硬石壁。瞬间,原本坚如铁石的石壁竟然凹了下去,范围几达四丈。

只见石头原本粗豪的脸上青筋蹦起,几近可怖,甚至连嘴边也似乎缓缓流出淡淡的血丝出来,但手中的破煞法杖却是金芒腰眼,不可逼视。但听着他大吼声中,所有的金芒忽地收缩,聚为一道巨大金光,射中了那火龙龙首。

这一下威力非同小可,不问可知乃是石头全身法力之聚,饶是火龙凶猛无比,被这当头一击,加上张小凡与碧瑶从上边两相夹攻,重压之下,火龙发出了长长嘶吼,声震四谷,但终究还是无力抵挡,掉了下去,迅速没入脚下黑暗之中。

石头一击成功,身子却是一晃,脸上更是血气闪过,一失足间,竟是险些也跟着掉了下去。幸好张小凡眼看着石头脸色不对,立刻冲到他的身边,追上了他,一把把他拖住,石头这才站稳了身子。

然而还未等他们二人喘息,上边的碧瑶却又是一声惊呼,绿裳飘舞,冲了下来。张小凡眼角一瞄,亡魂大冒,只见刚才那如恶鬼一般巨大无匹的庞大触手,居然又冲了上来,而这一次更是直接向着他二人头顶打将下来。

风声刮面生疼,石头气息未定,张小凡猝不及防,眼看就要丧生于这巨大触手之下,却只见碧瑶面容苍白,但身形如电,片刻间身影闪过,挡在了张小凡身前。她手中的伤心花瞬间幻化出六朵奇花,围着中间那花儿,每只花又有纯白光芒与之相接,看去成一白色光轮状,张小凡看在眼中,顿时想起当日在死灵渊下她抵抗黑水玄蛇时似乎也是用这术法。

但显然这黑暗中的未知生物也是与那黑水玄蛇一般,都是极其强横的生物,虽然比不上黑水玄蛇,但一击之力,碧瑶的白色光轮虽未如那日对黑水玄蛇立时涣散,整个人却是身形大震,立刻被打了下去,眼看就要被压入无边黑暗之中。

张小凡脑海中“嗡”地一声作响,只觉得眼前一热,不知哪来的气力,也根本不曾想到什么,放开已经站稳的石头,腾身疾下,烧火棍青光大放,迅速追上在空中狰狞扭曲的巨大触手和勉力支撑的碧瑶。

碧瑶正自苦撑,但只觉得压力如山,几乎就要失去控制的时候,忽见张小凡突然现身在身边,心中一惊,失声道:“你快走……”

话未说完,只见张小凡附身烧火棍上,青芒闪动,疾冲而去,重重打在压在碧瑶上方的巨大触手上。那触手被烧火棍击中之处,突现萎缩,原本是滑腻的皮肤,竟是瞬间枯死了一大片。

那触手似乎受痛,立刻收了起来,碧瑶压力一松,见张小凡居然不顾生死前来救护,心中又是欢喜,又是担忧,但还未等她开口,脸色却刷地白了。

黑暗处,那巨大触手竟是赫然再现,这一次却是悄无声息,从脚下直冲张小凡,张小凡一时猝不及防,身子一痛,竟是被那触手卷住,随之被硬生生拖了下去,没入了黑暗之中。

碧瑶与此刻赶到的石头同时失色,更不言语,飞身追下。

推荐链接